第三百九十一章:铮斗(二十)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九十一章:铮斗(二十)

池子最后没有回答秦夏铮是与不是,是或者不是有什么关系呢,事情走到现在的地步,不是三言两语,也不是一个当着众人的面求爱求婚便可以重新来过的事情。 她走向门边,拉下门把,看着秦夏铮,从来没有哪一刻,像是今天这般清醒和理智,没有丝毫的犹豫,也知道自己绝对不会在接下来的人生中有任何的后悔。 “夏铮哥,闹剧结束了。我还得继续完成婚礼,你先出去吧,我和徐遇有话要说。” 秦夏铮还想要说点什么,池子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直接将门打开,做了个请的姿势。 “我等你,不管多久,我都等你回心转意的那一天。” …… 秦夏铮离开之后,休息室内只剩下了徐遇和池子,池子走到徐遇面前,半蹲下来,抱歉道:“对不起,是我的错,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在这么多人都在的场合里面,我让你丢人了,徐遇,你骂我吧,骂我,想怎么骂都可以,你骂我,这样我可以好受一点。” 徐遇看着池子,他今天的新娘子,笑起来的样子很美很美,就在半小时之前,他站在天父面前,等待着她穿过花海和人群,来到他的身边,缔结一生的约定。 刚才秦夏铮说会等她,等她回心转意,回到他身边的时候,可是又有谁知道,他也等了池子很久很久了,久到他自己连时间都记不清楚,终于在今天,他原本以为这么多年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只有三米多一点点的距离,他们就能永远在一起。 “池子,我怎么舍得骂你。你没有错,我不会怪你的。” 徐遇搂住了池子,将人往自己的怀里带,小声地,小心翼翼地问:“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会和我,继续完成这个婚礼?” “会的,我答应过你,我就会做到。我倒是害怕,怕你觉得我配不上你了,你不想要我了。” “我要!我要!” 徐遇将池子抱得更加紧了些,人,总是容易在很年轻的时候爱上一个人,从此以后,底线和原则,甚至是连同尊严,只要是为了她,就什么都可以,什么都可以妥协和退让。 池子窝在徐遇的怀抱里,哭的像个孩子,眼珠子不要钱也不要命地往外面洒,直接在徐遇的黑色西装上面染上了一片的水渍。 “别哭了,等会儿把妆哭花了,那可就不漂亮了。” 徐遇本来想要问池子,究竟爱不爱他,但是现在,抱着在他怀里奔溃大哭的池子,徐遇无比明白,池子不爱他。 他们的婚姻,是池子感激他这么多年照顾和陪伴的报答,等价交换。 但是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么一想之后,也不是很伤心了,对于池子不爱自己的这件事情,接受起来也变得简单,只是接受起来还是需要点时间而已。 …… 徐遇宣布婚礼照常进行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这其中就包括秦夫人和池子的亲生父亲王琦。 在所有人的眼中,徐遇和秦夏铮比起来,那是不能比较的,一个是秦家的长孙,身后是现如今北城的最为神秘的三大家族之一, 身家背景远远地便将徐遇给甩在了身后,可是新娘子却是选择了徐遇,这个结果,看起来怎么都像是,新娘子做错了选择。 而王琦,更加无法明白,他从董邵那边听说的是他的这个女儿,默默地暗恋秦家那个生性风流的大公子很久了。 而且,在他看来,他的女儿嫁给秦夏铮,比起徐遇来,是更加好的,当年他的妹妹王瑶嫁进秦家,后来又和秦厉北离婚,这对于他们王家来说,是奇耻大辱的一件事情,虽然离婚是他妹妹自己也想要的结果,后来也又嫁给了秦世勋,相当于是重新嫁进了秦家,但是,这口气,总是不出不行。 偏偏,池子还拒绝了秦夏铮,想要继续嫁给徐遇,王琦心中有火,气得脸色都变了。 …… 而秦夫人是觉得池子是喜欢秦夏铮的,而秦夏铮也终于在池子默默地等候了十几年之后,认清楚了自己的心意,跟池子她表白,结果,竟然是池子坚持要继续和徐遇的婚礼。 秦夫人很是无法理解,这到手的儿媳妇就这么飞了,秦夫人的内心很心塞,在会场门口堵住了秦夏铮,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痛骂! “这就放弃了?老婆不要了?打算一辈子单身了?” “没有放弃,老婆还是要的,如果池子不会来,我一辈子单身,也就一辈子单身了。” 秦夏铮搂住他妈,故作轻松道:“幸亏你还有秦柠,估计以祁智恩的速度,妈,你很快就能当奶奶了。” “别闹了。妈和你说正经事儿呢!你不是已经和徐遇开战了吗?现在你还眼睁睁地看着池子嫁给徐遇,将来你们谁输谁赢,你觉得池子会怎么样?她都会痛苦一辈子的!你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笨不笨啊你!” 秦夏铮很是无所谓:“徐遇那边,是我和他在工作上面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而且,妈,你相信我,今天的婚礼,并不能代表什么!” 秦夫人狐疑,反问:“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有后招?秦夏铮我告诉你啊,别动那些歪心思,那是池子,是你想要携手走过一生的人,你要是敢在她身上动歪心思,这结果就不会好的!明白吗!” 秦夏铮点头:“我明白,你从小这么教我的,我能不知道吗?我啊,就是想要试试看,对于徐遇来说,事业和爱情,究竟哪一个更加重要!” …… 最终,婚礼还是没能举行,在牧师宣读结婚誓词的时候,徐遇的助理给徐遇递上了一个电话,然后徐遇在接完电话之后,便神色不渝地看了台下的秦夏铮一眼,而后跟新娘子池子说了句对不起,便离开了。 婚礼就这么中断,一场刚开始就出现新娘子被人抢亲,后面以为婚礼要继续的时候,新郎又中途跑掉的婚礼,可以说的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这场婚礼的闹剧实在是太大,足够北城上流圈子八卦好一阵子了,秦夫人猜想自己一旦出现在那些贵夫人的酒会慈善晚会中的时候,一定会被追着询问很多事情,便干脆宣称自己身体不适,带着秦厉北跑到国外去度假了。 而白止暑假结束,便又收拾收拾了包袱,回到学校继续去当混吃等死的学渣了。 而,荒诞剧一般的婚礼草草结束之后,一直宣称自己并不喜欢祁智恩的秦柠,竟然是一反常态地跟祁智恩飞速领了结婚证书,然后开始了旅行结婚。 一时间,就只剩下了秦夏铮一个人,守着偌大的家,开始了一个人吃饭看书听歌的日子。 就这么一过,就是大半年,这大半年里面,徐遇和秦夏铮两个人之间的战斗,从来没有停止过,而战绩,有时候是秦夏铮赢了,有时候是徐遇赢了,总之来来回回,无数次的交手,到了最近,已经是秦夏铮占据了上风,而南娱集团,也在两人的对抗中,在秦夏铮彪悍的手段离,一步步地实现了秦夏铮原先跟秦夫人说过的,南娱集团的改革。 而天遇集团,现在规模比起当初刚刚和南娱集团谨行战略合作的时候,缩小了许多,这大半年以来,一些刚进入这个圈子的演艺新人,还会以为天遇集团就是南娱集团旗下的一家子公司而已,而徐遇嘛,自然就是这个子公司里面的一个总经理而已。 …… 这天,秦夫人终于是结束了和秦厉北漫长的度假,从国外回来,同时一同回来的,还有秦柠,和已经生下一个儿子的祁智恩。 秦夏接到他妈电话时候,还以为自己是在梦里面还没有醒过来,狠狠地下了决心掐了把自己的脸,这才恍然大悟地奔向机场,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机场,还会再遇见一个万万没有想到,会再见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