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铮斗(二十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九十二章:铮斗(二十一)

秦夏铮:“回来了啊,池子,真是好久不见。” 池子:“好久不见。” 打完招呼,两人便无话可说,秦夫人早就带着秦厉北和二儿子二儿媳妇先走一步,留下秦夏铮,不知道该怎么做,才是对的,才是好的。 这半年来,发生的事情太多,原本定好的新剧虽然顺利开拍,但是池子在婚礼之后不久便离开了北城,就连剧本都是从国外直接邮件回来的,秦夏铮这个投资人,连编剧的面都见不着,更别说聊上一两句的了。 对了,想到剧本,秦夏铮突然有了主意:“《时光》拍摄进度已经快接近尾声了,我这边对于剧情和结局有点想法,想和你聊聊。” “《时光》?”池子有点为难:“夏铮哥,其实我这次回来之前,剧本是已经写好的了,如果是想要修改剧本的话,你知道我的,我不会同意的。” 秦夏铮暗叹不好,他为了找话题聊天,竟然将这件事情给忘记了,池子是编剧,而编剧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来提要求修改剧本了。 秦夏铮眼见着池子似乎不高兴了,忙解释道:“不是这样,我就是说些,对,就是读后感,我想跟你说说我的看法,没有想要修改你的作品的意思,池子,你别担心!” 池子点点头,道了谢,拉着行李要走,秦夏铮好不容易将人盼回来了,怎么会就这么轻易地便放过这个机会,忙伸手一拦,说:“我,我有点东西先给你看,你能不能和我一起来?”“什么东西?” 池子问,语气淡淡,不像是感兴趣的样子,但是秦夏铮想起了董叔跟他说的,当年他爹就是靠着‘不要脸’这三个字,成功地追到了他妈,把当年恨极了他爹的简小姐,变成了秦夫人。 “你去看了就知道了,是很好玩的东西,你相信我。” 池子淡淡地笑了笑:“夏铮哥,相信你,我看起来很傻么,被骗了一次,还会傻乎乎地钻进笼子里面再被骗一次?” 秦夏铮知道池子说的是事实,半年前的婚礼上面,他的的确确是做了两套计划的,第一套计划便是直接出手抢亲,而第二套计划,就是如果直接出手抢亲不成功的话,那就从徐遇那边下手,逼迫徐遇在女人和江山之间选择。 后来的结果也证实了,第二套计划很成功,徐遇那个人,事到临头还是选择了事业江山,慕将池子抛下。 秦夏铮知道自己不能在这个时候反驳,事实上这个也没有什么可反驳的,他干脆地承认了:“是,是我的错,但是这次,我也不是傻子,我知道你不会再上当的额,所以,我不会再骗你了,我向你保证,如果我再骗你的话,我就变成笨蛋!还是全世界最笨的笨蛋,好不好?” 池子奇怪地看着他,“你哄小孩子呢,你变成笨蛋关我什么事情啊,你变成笨蛋,我又不用照顾你一辈子,别乱说了,走吧,到底是要去哪儿啊?” 见池子答应下来了,秦夏铮忙拉过池子的行李,笑着做了个邀请上车的手势,说:“请池子小姐上车,等会儿,就知道了!” …… 秦夏铮让司机停在帝豪花苑,下了车,池子皱着眉头,很是奇怪,秦夏铮带他到这里来的意思究竟是什么? 难道是她离开的这段时间里面,秦夏铮又弄出了个什么金屋藏娇的故事来,现在要她帮忙出主意带给南姨过面么? 想到这儿,池子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期待真的是挺蠢的额,竟然还以为秦夏铮真的是要给她一个惊喜,可是自己才是世界上面最傻的那个,秦夏铮根本不知道她会在今天回来,又怎么可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之内,便准备好所谓的惊喜。 池子的心凉了下去,面上倒是没有表现出来,问道:“接下来呢,要我做什么?” 秦夏铮沉浸在自己的欢天喜地中,没有注意到池子的细微变化,牵住池子的手,欢快地往楼上去。 “我七岁之前,是一直住在这里的,和我的父亲一起,你应该知道,我的父亲是谁,他离开人世之后,我妈,其实也是我的姑姑,才将我接回身边教养,而帝豪花苑这边的房子,也就空着,一直空着。” 秦夏铮用密码打开了大门,领着池子走了进去,池子疑惑:“这么多年没有住人,还是很干净的。” “的确是很多年没有住人了,我被我妈接回身边之后,这边就直接封存了起来,没有一处动过,全部都是按照当年我的父亲还在世的时候的布置放着的,一直到了我十八岁的时候,我妈才将这里的钥匙交给我,而我不想让我妈担心,也一直没有到这里来过。” “那现在,你……” 进来的时候,没有发现有女人生活过的痕迹,池子的心回温了些,但是,她还是有些不明白:“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这间房子里面全部都是我最珍贵的回忆,我第一次冒出来结婚这个念头的时候,想的就是要在这间房子里面和我最爱的女人结婚,生下一儿半女,半年前,我把这里重新打扫装修过了,以后,打算将这里当做我的婚房……”秦夏铮看向池子,笑道:“这里离公司也很近,以后我们住进来的话,你有时候需要去公司办事的话,散着步,晃悠晃悠着就过去了,是不是很好?” 池子看着秦夏铮笑得美美的样子,也跟着笑了笑:“还能锻炼身体呢,是不是啊?” “是的,是不是觉得很好啊?” “嗯,是很好,但是,这跟我无关。” 话音落下,池子转身要走,秦夏铮反应迅速,直接将大门一脚给踹关上了。 池子吓了一大跳,往后面一躲,问,“你想干什么?” “跟你有关,这间房子等着的女主人就是你,人的一生有多长,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我不确定,但是我想的是,无论多长,也是经不起我们肆意挥霍的,我想要好好地把握剩下来的人生,想要和你在一起,创造更多的,属于我们两个的,美好幸福的婚姻的记忆。” 池子眼眶一热,其实等了这么久,要的也不过就是这一句,她不得不承认,只要对方是秦夏铮,无论他对自己做了什么,无论是伤口多深,最后,她都能够原谅秦夏铮。 “……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连结婚戒指都准备好了,是我妈替我挑选的,她说,你不喜欢那些纹饰繁杂的,就简简单单的一个素戒,就很好,但是我觉得还不够,所以,我刻上了我见到你的那一天的日期,我记得很清楚,那一天,是我的生日。” 秦夏铮从衣领里面掏出来一条项链,项链上坠着的,就是两只戒指,一大一小。 他将项链解开,举起戒指,单膝跪地,收起了笑容来,认真严肃道:“这么多年过来了,我想,老天爷派你在那天来到我的面前是有原因,你就是上苍送给我的,最美好的礼物。因为有了你,我会重新拥有一个,专属我的家。” 池子捂住了脸,蹲了下来,从细碎的哽咽渐渐地变成了嚎啕大哭。 秦夏铮伸手,将池揽在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安慰着:“傻丫头啊,你哭什么啊,我又没有欺负你,哭的这么惨,要是被我妈看见了,还以为我又欺负你了呢!” 池子窝在秦夏铮的怀里,哭得下气接不上上气。 “就是你欺负我了,你为什么不早点说,为什么要让我等这么久啊!!” 秦夏铮立即怂了,忙不得地认错:“是我不对,是我不对,所以,你愿意嫁给我吗?池子小姐?成为我的秦太太?” 池子揪住了秦夏铮的衣角,重重地点了头。 “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