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铮斗(二十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九十三章:铮斗(二十二)

…… 既然池子答应了他的求婚,那么这件事情是一定要上报给两家的长辈的,秦夏铮当天晚上就回家向秦夫人报备了这件事情。 秦夫人听说之后,很是感慨,连连说是秦夏铮对不起池子,这么多年,生生地将一个好好的女孩子给拖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一生最美好的年华,都在等待中蹉跎过了。 “你以后得对池子好点儿,尽量将这些年失去的给找补回来!我呢,得好好地想想,给你们弄一个什么样子的婚礼比较好,怎么的也得比之前的那个还要好才行!毕竟是我的干女儿池子嫁人,还是我的儿子娶媳妇儿,怎么的,这次婚礼的规模,也得按照上次的两倍来折腾!” 秦夫人踢了一把秦厉北,秦厉北放下老花眼镜,忙不迭地表示自己同意,自己没有意见:“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需要什么支持和帮忙就跟我说,我一定好好地帮你!” 秦夫人得到了支持,笑得开心,“你呢,明天带上池子,还有请你董叔和王琦叔,咱们一起在家里面吃顿饭,聊聊聘礼和婚礼,也听听你们两个主人公的意见!” 秦夏铮没想到自己能得到他妈的无条件支持,不过转念一想,他妈想要池子当儿媳妇已经很久了,现在正好是随了她的心愿,秦夏铮也是高兴,老婆找到了,这个比什么都重要! 第二天,秦夏铮专门去了一趟董家,在董家院子找到董叔的时候,他老人家正在院子里面摆弄一株黑色玫瑰,小心翼翼的样子,生怕给弄坏了。 秦夏铮是知道这株玫瑰,听说是前段时间王琦叔参加庆城一年一度的玫瑰花展的时候,在花展上面看见的,特地找了那位园艺师,亲口求了回来。 其他人都特别为董叔觉得不值得,将近三十年的时间,董叔叔人生的一半已经全部花费在了王琦叔的身上,不仅仅是一次又一次的散尽家财帮他,就连后来为了好好照顾王琦叔的女儿,也就是池子,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有要一个。 但是,秦夏铮倒是挺羡慕董叔的,这么多年的时间里面,他应该是过得很满足的。 按照自己的心愿活着,心酸甜蜜,都是好的,没有什么对的或者是错的,只要自己要的额,就是不后悔的。 秦夏铮:“董叔,要我帮忙吗?” 董叔摆摆手:“是夏铮啊,别了,就你毛毛躁躁的,再把我的花给弄死了,我这花这么名贵的,那到时候我肯定是气的想要把你也给弄死了的,但是我把你弄死了,估计你爹和你妈也能马上追过来,随手就把我也给弄死,哎呦喂,那可真的就就是真真的冤冤相报何时了,一朵玫瑰引发的血案啊!可别了,就这样吧。” 说着,董叔叔往旁边走过去,边接过佣人递来的湿毛巾擦手,边往一边的茶几那边走,问:“你小子今天怎么有空来秦夏铮这边了?公司最近还好吗?” “还不错,让董叔挂心了。” 秦夏铮伸手为董叔将椅子拉出来,董叔点点头,示意秦夏铮也坐下。 “前些天的那个什么全国的娱乐媒体集团的见面会,聊的是什么啊?是不是又有人想要打咱们南国娱乐城的主意了?” 这半年以来,董叔在股东会议上表明了会帮助秦夏铮改革的行动之后,便将南国娱乐城的大部分事业交到了秦夏铮的手中,而直到现在,秦夏铮也只是接手了一部分而已,所以在秦夏铮全部接手南国娱乐城的事务之前,有时候,董叔也会去娱乐城看看,对有些事务也是仍旧保持着决策权的。 因而,秦夏铮将这段时间他的工作,一五一十地照实说了。 “博纳那边是提出来想要两家公司合作一部电视剧,博纳的影视制作水平您是知道的,国内顶尖的水准,但是他们家的艺人市场曝光率就有点一言难尽,这次秦夏铮们两家公司合作,取长补短,或许能够探索出一条更好的,良性循环的发展道路。” 董叔看了秦夏铮一眼,赞赏地点头:“有想法,那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还有,现在有些公司的势头也很是厉害,这个圈子里面啊,风云瞬息万变,说到底其实就是靠着人心在赚钱,你呢,得到了最多的人心,那你就赢了,你要是失了人心,那你就是彻底输了,输得一塌糊涂,所以那些平时看起来无足轻重的小公司最后将前辈拍死的前车之鉴也不是没有。” 秦夏铮知道董叔这是在提点他,徐遇的天遇集团,这半年来,虽然经过半年前的那一场战之后,伤了些元气。但是徐遇还是有点手段的,接着南娱集团,几次调整公司战略,现在的确是发展势头大大有赶超任何一家二级娱乐公司的样子,而国内顶尖的娱乐集团,数来数去也就这么几家,所占的蛋糕份额也是有限的,天遇集团想要再进一步,不是吞并掉其他集团,就是彻底的取而代之。 所以,他们还是会继续地斗下去! “董叔,我有件事情,想要问你,不知道您有没有空?” 董叔笑了起来,眉眼之间依稀可见他年轻时候的丰神俊朗,眉目如画。 秦夏铮想,二十年前,董叔还是当红小鲜肉的时候,那可是站在颜值界傲视群雄的,现在即使老了,也依旧很帅气啊。 “我现在就是一个等待着退休的老人家,成天在家弄弄花弄弄草的,时间有的是,你就直说,什么事情?想要问我什么?” “徐遇这个人,单纯从工作的方面来看,您觉得如何呢?您觉得他,会不会有可能,创造出另一个南娱集团来,在国内的娱乐市场上面,和南娱集团分庭抗礼?” 就在秦夏铮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董叔叔直接打趣地看了秦夏铮一眼:“你什么时候又突然关心起徐遇来了?我还以为,这半年了,你咬着人家不放,是已经彻底将你们的关系定位成为竞争对手了,怎么,现在又动摇了是吗?还是说,有什么事情你之前不知道,现在又突然间,还是偶然间知道了呢!” “我们当然是竞争对手,只是,我和他是竞争对手,这只是其中的一中关系,我在想的是,徐遇这个人,是否足够分量,成为南娱集团需要正视的对手!董叔,我现在知道也不晚,因为我接下来,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 “既然是竞争对手,不管是你个人的对手还是集团的对手,现在知道就是晚了,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了,做事情要有前瞻性,要懂得提前预防和戒备吗?而且,你作为南娱集团的掌舵人,你的对手,多多少少都会对集团产生这方面或者那方面的影响的,你啊你,真的是……” 董叔看着秦夏铮,想了想,问道:“扥会儿,你刚刚说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我,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就说嘛,你会突然来找我,还提了一个半年多没有在我面膜前提起过的徐遇!” 秦夏铮神秘一笑:“董叔,池子回来了,而且,她也已经接受了我的求婚,我们就要结婚了,以后,我就要改口喊你爸爸,而不是董叔了。” “池子要和你结婚?等等!”董叔奇怪道:“我怎么觉得这件事情这么有蹊跷呢?池子这么快就决定将后半辈子的幸福交托到你身上了?这丫头,怎么就不知道多晾着你几年啊!把你好好地急一急,看你以后还会不会不重视我们家池子!” 董叔听了秦夏铮的话,一蹦三尺高,秦夏铮赶忙上前去扶着,生怕他老胳膊老腿的,摔了的话,隔了碰了这里哪里的都不好。 “董叔,您别激动!我既然决定了和池子结婚,我会一辈子对她好的,一定会的,就像是,我爹对我妈那样,宠着她,护着她,惯着她,让她一辈子都活在幸福里面。” 秦夏铮边说边扶着董叔重新在藤椅上面坐下来,董叔盯着满桌的茶杯看了许久,这才缓缓道:“池子那丫头真的答应了和你结婚?” 秦夏铮假装惊愕:“您就这么不相信我啊?我还会在这种事情上面骗您吗?而且,我可是您看着长大的,给您当女婿您还信不过我啊?” 董叔摇头,紧接着跟秦夏铮抱怨:“这丫头,当年非要去国外发展,去就去呗,结果回来和徐遇闹了那么一出,然后灰头土脸地就又回去了,现在又是这么突然地又回来了,要结婚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也不来亲自跟我商量!还真的是越来越没有将我放在眼里了!” “呵呵,先生,您现在才知道啊,早就晚了,我早就跟您说过,池子小姐和她那个父亲一样,都是属白眼狼的,喂饱了就跑了,当初您就不应该将池子小姐带回来!” 未闻其人先闻其声,秦夏铮脸头都不用回,就知道这是谁了,这是董叔家的管家奶奶,年纪很大了,但是精神爽朗,前年大冬天的还能够去跟年轻人拼冬泳,也是因为照顾董叔从小到大,所以说起话来,也就是无所顾忌,一点儿都不怕会得罪了董叔。 “张妈,你这么说,我还不知道你吗,刀子嘴豆腐心,我当年把池子带回来的时候,你可是比谁都心疼那丫头,不爱吃饭挑食儿,你就不厌其烦地带着想办法把肉混进蔬菜里面,做成各种小动物的形状,哄着池子那丫头吃下去,我这个得了她一声爹的,都没有你用心照顾!” 张妈将热气腾腾的药盅递到董叔面前,嗔怒道:“我那是爱心泛滥了,现在终于看明白了,所以你啊,也还是早点看开点儿,那小丫头和她爸,该干嘛干嘛去,你也不要为他们父女俩着想安排了,省的弄得自己一身的病痛。” 董叔和王叔这大半辈子风风雨雨的,的确是该好好休息,而且,这药盅闻着,秦夏铮不禁问:“董叔,您在生病?” “有点感冒,没事。” 张妈冷冷地笑了:“还没事呢,急性重感冒,那天晚上被池子那丫头的那个不要脸的父亲气的,医生说了,西药再吃下去这命就没了,这不,喝了半个月的中药了,还是多亏了你妈每天熬了送过来的那些补药,现在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 “董叔,看来今天,我真是不应该来这里麻烦你,让你好好地清净地待着,再好不过了。” 张妈很是赞同的点头,道:“你知道就好。” “好啦,张妈,你帮我去准备一下晚饭,我等会儿让池子那丫头回来吃饭,对了,夏铮你也留下来,有什么话,你还是应该和池子一起,当着我的面跟我讲清楚,我是一手把池子带大的,那是我的女儿,可不能让你给欺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