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谁的等待,恰逢花开(1)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九十四章:谁的等待,恰逢花开(1)

“红色预警、红色预警。据省气象局发布最新消息,第XX号台风“XXXX”,已在我市沿海登陆。凌晨三点至明日地区有暴雨到大暴雨……” 听着电台里一遍又一遍传来主持人紧急清脆的声音。祁智恩无奈的看着外面瓢泼的大雨,深深的叹了口气。她只是过来拿下忘记的东西,两分钟的事情而已,没想到就是在这两分钟之内,天地变色,倾盆大雨瞬间就把她给淋成了落汤鸡。 现在她都可以预见到高慎言因为她没带伞而嘲笑她的场景,可他却不知道,她从来不愿意带伞的原因。 祁智恩有时候会想,如果当初从没遇见,或者说,她没有在最狼狈的时候遇到他,会不会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 至今,她还记得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和今天一样,也是在下雨。 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雷阵雨不期而至,忘记带伞,导致浑身湿透的祁智恩蹲在房檐下望雨兴叹,叹着叹着,雨幕中出现了一道人影。 “是祁智恩吗?” 祁智恩点头,暴雨倾盆,却成了最好的背景布,秦柠穿了身白衬衫黑西服,正好是祁智恩心中白马王子的样子,一见钟情啊,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我是高慎言的室友,我叫秦柠,他让我来接你回寝室。” 说着便把伞撑起来举过她的头顶,祁智恩别别扭扭的看着脚面蹲在地上不肯起来,正犹豫间,一片黑色从头罩下,祁智恩抬头,却只看到了少年清冷的侧脸,正发愣,却见少年突然转过身,冲她露出了一个略显宠溺的笑容,“还不走?” 祁智恩笑了,轻轻的回答,好。 秦柠其人,祁智恩是知道的,学校的风云人物,一手代码玩得出神入化,打篮球弹琴作曲也是手到擒来,出场自带光环,妥妥的男神级别人物,高慎言曾说过,他们宿舍每年情人节都能拿巧克力放网上拍卖,多亏了这位大神。 高慎言不知道的是,祁智恩也是秦柠众多迷妹中的一位,只不过她每年都用化名给秦柠送礼物,然后看着高慎言他把自己亲手做的巧克力卖出去,唯一值得高兴的,怕是有人买家来问,那一款巧克力还有没有,想再买一盒…… 按理说,靠着高慎言这一层关系,她应该近水楼台先得月才对,然而秦柠神龙见首不见尾,祁智恩根本没有机会近距离沐浴到大神的光辉。 这一次雨中相见,祁智恩得以认识秦柠,后来又因为高慎言让秦柠帮祁智恩辅导功课,两人渐渐熟络起来,秦柠待人,温和有礼,可祁智恩总觉得里头有点淡淡的疏离,不像高慎言,嘴巴损起来想让人把他打死,可却觉得无比亲近。 高慎言让她帮忙送早餐,还神秘兮兮的告诉她,“笨蛋呐,秦柠最爱吃三食堂入口处的那家早餐店的豆奶和油条呦!” “为什么啊?” “因为那家早餐店,味道和秦柠他妈妈做的早餐的味道最相似啊!你一定要把握好机会哦!” 祁智恩讶然,她以为自己那点小心思藏得很好,殊不知早已是破绽百出。 “先下手为强。”高慎言捏了捏祁智恩的脸,挑眉:“懂?”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祁智恩抱着一大摞书,拔腿就跑,身后高慎言恨铁不成钢的喊:“你有机会不懂把握!你气死我算了!” 不得不说,高慎言真的称得上是感动中国年度好友,为了帮祁智恩制造和秦柠相处的机会,绞尽脑汁,鞠躬尽瘁。 这样过了一个月后,期末考试成绩出来的那天,一直忙着的祁智恩终于还是又被高慎言抓住了机会,趁没人的时候把她堵在了教室。 “祁智恩,最近你跟秦柠之间……怎么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祁智恩斜了他一眼,“高慎言你什么意思?” 高慎言看着她,“你跟秦柠,现在的关系?你到底是想改变。还是不改变?” “你瞎说什么呢?”祁智恩急忙辩驳。 “就你每年在厨房折腾那些锅碗瓢盆,以为我不知道呐?如果你真喜欢,就去告诉人家!” 祁智恩沉默了,好半天才嗫嚅的回答,“说起来什么改变不改变的。实际上我们一直都是在改变不是么。就像世界上不存在两片相同的树叶一样。也不存在不会改变的个人吧。上一秒的自己和下一秒的自己也是在改变着的吧。” 高慎言被祁智恩的话绕的有些头晕,索性全部无视了,“改不改变的,和现在有什么区别吗?” 也许会变好。也许会变得很糟糕。那我想还是不改变吧。 “然后一辈子这样下去?”绕了半天,高慎言算是明白了,鄙视的看着她,“你傻不傻,喜欢不说,结果彻底暗恋了吧!” 祁智恩回敬了个白眼,“你更悲剧好么,前年是谁啊,说了也没结果,还被人拉黑了!!” 两人四目相对,也不知道是谁开的头,突然就哈哈大笑起来,高慎言笑够了,搭着祁智恩的肩,语重心长,“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希望我们两个暗恋的人早日转成正宫,一统天下。” 正宫?秦柠的?祁智恩下意识的摇摇头。 高慎言惊讶,“怎么?你不想吗?” 祁智恩想了半天,也没想出答案,是像高慎言说的转成秦柠的正宫?还是一辈子这么暗恋下去?最后摇了摇头,小声的回答,“我不知道。” 这一句不知道之后又过了小半年,这小半年祁智恩忙着努力充实自己,她告诉自己,再等等,等她足够好了,就去向秦柠当面告白,成与不成,她都认了。 托福考试结束后,祁智恩接到高慎言的电话,说是宿舍野餐,要携伴出席的,问祁智恩有没有时间。 “那秦柠去不去啊?”祁智恩小心翼翼的问。 “去啊,那家伙神秘兮兮的,鬼知道要带谁。”高慎言又问:“你来不来啊?” “去!”祁智恩想,择日不如撞日,就明天,她一定要告诉秦柠她的心意。 事实上,祁智恩这个怂货积攒了半年多的勇气,在见到秦柠带着林姑娘出现的时候,就已经被那天的阳光蒸发,渣都不剩。 林姑娘,性别为女的秦柠翻版。 她的手心很凉,脑子一片空白,秦柠领着人过来一一介绍,到她时,秦柠说:“这是祁智恩。” 祁智恩笑得没心没肺,依然打趣:“哈哈,郎才女貌啊,恭喜啊,秦柠眼光真不错!” 林姑娘挽着秦柠的手臂,笑得甜蜜。 祁智恩觉得自己没眼看了,找了个借口去一边吃烤串。 秦柠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祁智恩身边,看着不远处和朋友们闹成一团的姑娘,问祁智恩:“你觉得她怎么样?” 祁智恩也看那个姑娘,把嘴里的烤鱿鱼咽下去后反问:“你喜欢她吗?” 这时候林姑娘看过来,对着秦柠挥手,她笑得欢,梨涡浅浅,盛满了阳光一样的温暖。 秦柠嘴角上扬,点点头,“很喜欢啊。” 那是一种怎样的喜欢,才会让一向不苟言笑的秦柠笑得一脸温柔呢,祁智恩觉得心口插了根针,正一点一点往心脏深处扎去。 林姑娘很好,可祁智恩说不出任何赞美她的话,“喜欢就好啊。” 喜欢就好,不是我没关系,只要你喜欢就好。 祁智恩借口去洗手间,末日逃生一般飞快再次遁走,路上巧遇高慎言,高慎言见她这幅样子,一副了然。 “让你不要来,你偏要来,自找苦吃。祁智恩啊,听哥的,会认为你像大胖的人,眼光绝对不好。” 祁智恩一脸懵逼,高慎言凑过来热情的为祁智恩答疑解惑,她直觉想让高慎言闭嘴,后来果然证明她的第六感没错。 “大胖是秦柠养的一条金毛,狗随主人,长得可帅!” 拜托了,就算是再帅,我也不想和一条狗比颜值好么?!更何况还性别不同!我是萌妹纸好么?! 祁智恩很想对着那张欠揍的脸挥一拳,却又听他说:“笨蛋啊,你一直在想着配上他,可是如果他喜欢你,他早就会从神坛上走下来靠近你的。” 高慎言难得认真,这突然一下让祁智恩有点反应不过来,然而祁智恩的脑子还未转过弯来,高慎言又恢复了欠揍模式。 “笨蛋啊。”高慎言拉着她上了车,“走吧,带你装逼带你飞,一切不愉快,今天之后管你是要锁起来还是能忘了,都不许再纠结了!” 后来,后来发生了些什么呢,轰隆隆雷声不断,祁智恩惊了一跳,回过神来才发现面前有一双锃亮黑皮鞋,她的视线往上移,高慎言那张潇洒恣意的脸落入眼帘。 这么多年,早已从少年变成男人的高慎言仍旧笑得欢,“笨蛋啊,下雨了,我送你回家。” “你不是,没空?” “说你笨蛋,你要不要这么配合?我不来,你就打算在这里等到雨停?”高慎言拿过祁智恩的包,一手把她揽入伞下,颇有指点江山的味道:“走,回家!” 祁智恩愣……半晌后才点了点头,“…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