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谁的等待,恰逢花开(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九十五章:谁的等待,恰逢花开(二)

祁智恩随了她爹的智商,从小背着天才少女的名头长大,家里面又是南城背景雄厚的第一家族祁家,亲妈还是赫赫有名的商场铁娘子,妥妥的人生赢家配置,但是自从遇见秦柠之后,她的人生便蒙上了一层阴影,还是直逼PM2.5的程度。 高慎言是她爹好友的小儿子,完美遗传父母亲的美貌和性情,她和高慎言丝毫没有辜负父母长辈的期待,成为了最好的朋友。 这天,学校新出了一个规定,说是可以每周周三可以让校外的学生们来教室旁听,就当做是为了响应官方推出的“活到老学到老”的活动月。 祁智恩作为每个学期的美术鉴赏课都是整个学院最受欢迎的课程的老师,自然是收到了许多校外人士的喜爱,场场爆满,原本这也没有什么,但是却让她遇见了一个许久未见,也没有想到会以老师和学生的身份再见的人士。 上课铃响之时,祁智恩因为一通叮嘱她妈要好好休息的电话,赶在上课铃响起来的最后一刻进了教室,同学们开始起哄,祁智恩刚开始也没有怎么注意到那个人的存在,直到学生们提出来,作为老师的惩罚,要玩一问一答的游戏,当然了,是学生问,祁智恩回答。 事实上面,的确是自己做的不到位,祁智恩也没有什么可拒绝的理由,便点头同意了,然后,也不知道学生们怎么想,竟然是直接便沸腾起来了,跟等会儿可以看见祁智恩耍杂技似的,纷纷热情高涨,摩拳擦掌地等着问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关于她的兴趣爱好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她作为国际美术大奖金牌的获得者,竟然选择来学校教书,原因究竟是什么,第三个问题是…… 前面的问题都很常见,祁智恩一一回答了,但是到了最后一个的时候,祁智恩就没有办法淡定了,因为有一位女学生八卦且充满敌意地问她。 “祁老师,上次下雨天,来给你送伞的那位帅哥,是不是你的男朋友啊!” 什么?原来那天高慎言来帮她送雨伞,顺便接她回家,被学生们看见了吗? 怎么会这么巧合啊?! 但是,更加不可思议的是,为什么会有人觉得,高慎言会是她的男朋友呢?简直是无法理解的一个问题,祁智恩支支吾吾地半天,只憋出来了一个反问。” “你为什么会觉得,他是我的男朋友呢?就因为他来给我送伞了?” 女学生摇摇头,说:“那位帅哥,很帅气啊,对祁老师超级温柔的,还帮祁老师您拎包,我觉得祁老师和他很配啊,就是书上写的,俊男靓女,郎才女貌的感觉啊!” 祁智恩无奈地摇头笑了笑:“他很帅,我是承认的,不过,我们的关系很好是因为我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他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我们无话不说,无话不谈,他那天来帮我,纯粹是想着我们是一起玩到大的小伙伴,所以,你们不要想太多哦!” 台下的学生们顿时就炸开了锅了,祁智恩被封为美术学院的院花,还是唯一一个以老师的身份登上去的,自然是分外取得关注,这次问到关于男朋友这样私人的事情,每个学生都是兴趣盎然的,让祁智恩不知道该如何招架! 其中,有道清脆生生的女孩子声音传到了她的耳朵边,“祁老师,你喜欢什么样子的男生啊!” 这话一出,其他人更加是沸腾了,纷纷嚷嚷着让祁智恩回答,祁智恩对这个女孩子的声音还是很熟悉的,她顺着声音来源看过去,没有意料之外的惊喜,因为她猜对了。 这个女孩子就是白止,她小时候的玩伴之一,还是特别好的那一种,可以称呼为闺中密友,所以现在,是来挖坑给她跳下去喽! 祁智恩丢了个‘你给我等着’的眼神过去,想了想,笑眯眯回答道:“我喜欢的男生嘛,这个也没有什么不好说的,今天大家就当做都是朋友,闲聊闲聊。” “那么老师你快点儿说吧,咱们班级上面有很多的男同学,伸长了脖子等着您的那一刀下来呢!” 祁智恩笑了:“我喜欢的人,必须很聪明,很厉害,但是呢,不会因为自己的外在条件内在条件很好,就对其他人不屑一顾,他还是很善良很友好的,待人接物,都有自己的一套准则,而且是让人挑不出来一点点不是的那种好!当然啦,他也必须很帅气英俊,这样我们俩才能生出一个漂亮的孩子来啊!” “哇唔!祁老师,你说的这么仔细,好像是按照某个人的特点来说的啊!祁老师,你该不会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吧!” 祁智恩淡淡一笑:“好啦!刚才的问题已经是最后一个了,其他的问题,你们就等着我下次迟到的时候,再提出来玩儿吧!” “哦…………” 学生们不无失望,祁智恩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但是事情远远比他所想的还要来得惊悚和吓人,因为她听见角落里,传来一道光是听见第一个音节,她便能猜出来这人是谁的声音。 秦柠,他怎么会在这里? 是了,白止在这里,他这么疼这个唯一的妹妹,陪着白止来这里胡闹,也是想得通的! 只是,刚刚她说的那些话,被秦柠听见了以后,秦柠要是认为她现在还对他念念不忘,那可怎么办才好,虽然这就是事实,但是,那时候分开,她可是信誓旦旦地告诉过秦柠,这辈子,就算是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她也不会再喜欢他的了! 艾玛,现在是打脸啪啪响! “你还喜欢他,对吗?” 秦柠问,祁智恩恨不能冲上去,直接给秦柠一个飞毛腿,这个混蛋,竟然还敢跑到她面前来说这么奇怪的话,她现在已经没有再想尽一切办法,无论如何都想要去接近秦柠了,秦柠现在跑过来,问这句话,是还想确认一遍吗? 祁智恩觉得自己很受伤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这么说,不觉得很伤人吗? 就算我是喜欢你,我也不必被你这样的羞辱吧! 短短几秒的时间里面,祁智恩越想越觉得难过,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水光盈晕地看着端坐于角落处的秦柠,若不是碍于现在还是在上课,祁智恩是恨不能直接冲过去,揪住秦柠的领带,问个究竟,问他自己不就是喜欢他,喜欢了很多年吗?自己究竟是哪里对不起他了,为什么要受到他这样子的羞辱! 还是在自己已经决定要和他划清界线,从此以后你只当成是好朋友的哥哥,这样来相处,就够了,但是秦柠竟然还来挑衅她! “喜欢?当然不!天下男人千千万,我若高兴天天换!” 祁智恩盯着秦柠,咬牙切齿道:“我不要喜欢他了,再也不要了,世界上面的好男人那么多,我何必在一棵树上面吊死,更何况,这棵树,说不定是中看不中用呢!” 这话说完,祁智恩很满意地看着秦柠的脸色瞬间变化,风云变幻中,最后落在了暴怒上面,虽然外人看起来,秦柠可能一如既往的是扑克牌的死人脸表情,但是她追着他的屁股后面追了这么好几年,秦柠越是生气的时候,越是没有表情的! 祁智恩挑衅地扬了扬下巴,转身开始上课,一节课结束,同学们纷纷跟祁智恩说再见,祁智恩像往常一样收拾着教学用具,白止蹦蹦哒哒地就往讲台桌上面跑了过来,一到她面前便伸出了手,对着她来了个热情洋溢的法式熊抱,差点没有把她直接给勒死。 “我想死你了!智恩啊,你说你就在北城,为什么不来家里面找我玩了啊!我妈前些天还念叨着你呢,说你的厨艺好,她最近想到了一个点子,想要和你一起尝试一下新的凤梨酥的制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