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谁的等待,恰逢花开(三)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九十六章:谁的等待,恰逢花开(三)

“好啊,正好我妈前些天寄送了些新鲜的凤梨过来,都是家里面的地里面自己种出来的,原本打算制作成果干再给南姨送过去的,那就正好这周末的时候,我去拜访南姨吧!” 白止听见这话很是高兴,这就代表着,她今天被她二哥拎过来当僚机的作用算是达成了! “对啦!今天我二哥也有过来哦!他本来是要去公司开会的,但是出门的时候听见我说要来听你的课就说送我过来呢!” 说着,白止拉着祁智恩往前一推,笑道:“哥,我还有点事情,就先走啦!你和智恩好好地聊聊!” 说着,白止白止便喜滋滋地溜了。 祁智恩看向朝她走来的秦柠,有些恍惚,好像她哭着跟他发誓一样地诅咒自己再也不要喜欢他了以后,那些痛苦到连呼吸都变得艰难的日子,变得很久很久。 她很久很久没有见过秦柠了,秦柠走到她的面前来,她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是要说好久不见的老套寒暄吗? 那样多没面子,好像是他们在一起过,她却被分手了一样的无奈。 秦柠目光沉沉地望着她,似乎是有话要说,但是祁智恩等了许久,却没有等来秦柠开口。 最后,祁智恩只好无奈地问:“你怎么会想到要过来?公司的事情应该很忙吧?” “很忙,不过可以放放。” “哦,那你先回去吧,我这边也有点事,得先走了,很抱歉没办法跟你多聊会儿了。下次一起吃饭吧,叫上白止和秦大哥,大家好久没有一起聚聚了。” 秦柠不答应也不拒绝,反而是问:“我以为你回南城了。” “没有,这里的条件和待遇都挺不错的。我妈的意思也是让我自己决定将来要发展的路,所以,就先试试看。” “这所学校的资源是不错,除了上课时间之外,你的时间支配也很自由,可以多留心思在你喜欢的事情上面。” 我喜欢的事情? 祁智恩无奈地耸肩,“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拢共也就是这么些吃吃喝喝生存的事情,就是,找些事情来分一分自己的注意力,这样的话,也过得开心些。” 秦柠同意地点头:“这样挺好,你在北城,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就直接开口,不用客气。” 这句话,如果是在他们大吵一架之前说。那么她一定是会高高兴兴地,觉得秦柠这是终于肯接受他的意思了,但是现在很明白了,不会的,秦柠这个人啊…… 说的好听点儿是有礼貌进退得宜,说不好听点儿,就是什么事情都看得透透的,让大家都不会尴尬,却也是有情的时候更加无情。 “好的,我不会跟你客气的。” 祁智恩看了一眼手机,不好意思道:“我这边快要迟到了,不好意思,先走一步,再见。” 祁智恩要走,秦柠却拦住了他的去路,道:“你要去哪儿?我送你过去,正好我的车就停在门口,很方便。” 祁智恩几乎就是要看外星人一样的眼神去看秦柠了,这位大佬是在搞什么鬼,突然对她的态度好起来,这不是他的为人才对啊。 更何况,是秦柠自己说的,她应该要离他越远越好才对。 “秦柠,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要跟我说?你大可以直接说的,不用这样子勉强你自己。” 秦柠笑了笑,否认了:“没有什么事情,你一个女孩子,我总不能让你自己到处跑,现在正好是下班时间,路上很堵的,打车也不方便。” “我们不顺路,还是别那麻烦了!” 祁智恩再次拒绝,她好不容易才打算从那么久远的单恋秦柠的生活中走出来,不想要再陷进去,一个名叫秦柠的坑,实在是太苦了。 “你去哪儿?” 祁智恩暗中思躇了会儿,想着秦柠应该是要回公司的,那么就是去市中心,他们还真的是不顺路,便直接道:“我去郊外,去那里走走,晃晃,休息休息。” 一南一北,就在祁智恩认为秦柠不会再说什么的时候,秦柠却说:“正好,我也要去郊外,我送你过去。” 祁智恩有点懵逼:“秦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这样实在是太不像你了,你这样子做,就不怕我再次喜欢上你,给你添了更多的麻烦么?” “没关系,只要你高兴,我奉陪。” “我不高兴,我们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好好地说话,是因为我们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在一起过,所以从头到尾只是我一个人的单恋,我能够安慰自己,从来没有得到过,也就从来没有失去过的痛苦,和不甘心,你明白吗?” “就因为我没有给过你承诺,所以我们现在不得不,一定要保持距离?” “不然呢?!”祁智恩的火蹭地一下就起来了:“秦柠,你这样,你的那些女朋友们知道么?你的林姑娘知道么?还是说,真的就像是人们常说的那样,越是得不到的,男人才会越喜欢?” “好,是我唐突了,不好意思,但是这次,我还是应该要送你一程,不是刻意绕远路,只为了送你,而是我真的在郊区有公事,元北集团打算在那里开发一片高级住宅区,我过去看看。” 祁智恩盯着秦柠,警惕地问道:“我们就只是顺路而已。” 秦柠点头:“我们就只是顺路,我不会再做任何让你觉得不好受的事情,如果有,你周末去家里面见我妈的时候,大可以跟她告状。” 秦柠天不怕地不怕,但是独独不敢招惹他妈,只要是招惹了他妈难受,不用等他妈说什么,他爹就会立即出手整治他了。 “好,那就走吧。” 秦柠以为他已经向祁智恩主动地示好,祁智恩的态度应该会变得不一样,但是实际上面并没有,祁智恩上车的时候,气呼呼地将车门甩的震天响,显然是已经生气的不行。 …… 车子一路飞驰,《梦中的婚礼》钢琴曲子婉转悠扬,这是祁智恩很喜欢的一首曲子,但是秦柠一向是不乐意在车上面听歌,嫌弃很吵,影响开车的注意力。 祁智恩一直盯着车窗外面看,夏日的景色飞驰,生机盎然,祁智恩却是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在冬天待了很久了,冷的她手脚冰凉,好不容易自己想要努力地离开冬天,找个温暖点儿的地方待着,秦柠却是又出现了。 手机铃声响起来,祁智恩接起来:“我已经下课了,嗯,就在去找你的路上,你给我准备点儿吃的吧,我饿了,超级饿,绝对不能简单,一定要吃大餐,你给我弄个好点儿的!” 祁智恩聊完,收手机的时候,却发现秦柠正在看着她,她奇怪,问道:“拜托,你是司机耶!好好看路不可以么?我还不想死啊!” 秦柠收回视线,问道:“你和别人有约会?” “是啊,要不然我一个人在郊区住着,凭借我的美貌,我还是很危险的好不好?” “那倒也是,所以,你找了谁当你的保镖?” 祁智恩本不想就这个话题聊下去的,但是或许是出于报复心里,她想了想,回道:“就高慎言啊,正好这段时间,他忙完了新店,这段时间正在休息的时候,所以我就把人拎过来帮忙了!” “这样挺好。” 高慎言能有悠闲的时候,这个真的是他秦柠今年听见的最好笑的笑话了,不过,他不动声色,问了些美术上面的问题,祁智恩一听见问的是自己喜欢的专业,便滔滔不绝地聊了起来。 “小止那丫头,性子太急躁,我妈正准备让她选一件可以定下心来好好练习的兴趣,借此好好地练一下她的心性,要不然,你推荐一个老师,让她好好地学学。” “小止么?只是想要锻炼一下小止的心性的话,还是很简单的啊,甄晞哥的围棋水平出神入化巅峰造极,我前些天听说甄晞哥要回来了,到时候让甄晞哥教导一下小止,不是更好?” 祁智恩和白止的关系不错,两家家世背景相当,刚开始认识秦柠的时候,还不知道秦柠的身份,也是后来在参加白止的生日会的时候,白止的家人全部出场,她这才发现自己的好朋友小闺蜜,竟然就是她暗恋对象的妹妹,刚开始发现这件事情的时候,她还以为能近水楼台先得月呢,没想到,白止那家伙是一点儿用的都没有。 而据她所知的情况,如果甄晞哥回国,能够亲自教白纸那丫头围棋的话,这丫头是一定会很高兴的! “秦柠,你怎么不说话了?” 车子咻地在路边停下了,秦柠沉声问道:“你现在,是在划清界限?还是只要是我拜托你的事情,你全部都会拒绝?” 祁智恩本来是没有这种想法的,但是秦柠这么一说,她自己想了想,倒是很有这种味道,但是天地良心啊,祁智恩郁闷,她真的是想到了白止的那点小姑娘的心思,明明喜欢,还要想东想西给自己找一堆的假设来吓唬自己,所以才想着说,给他们两个创造机会的。 结果还真的是不讨好,祁智恩的脾气本就是大小姐,家里面是老幺,爹妈疼着,兄长宠着,因为喜欢秦柠,生生地将自己的脾气压制下来之后,忍到憋出内伤来了,竟然一无所有不说,现在学着人与人之间的安全距离了,还被秦柠说是耍小孩子脾气! 祁智恩的火气也是一下子就上来了,“我就是不想要跟你秦柠扯上一点关系,不行么?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的奇怪啊,刚刚明明就说好了不再提,就只是顺路送我到郊区而已!!!秦柠,出尔反尔,不是你的作风吧?” 秦柠难得的沉默了,他不知道该如何跟祁智恩解释,可是,他后悔了,的的确确地后悔了。 是的,祁智恩根本不是他喜欢的那种女人,知书达理温婉大方,能够跟他有共同语言。 刚刚祁智恩口中的林姑娘,就是这一类人,但是,还是差了点什么,总是哪里不对劲儿。 前些天,他出差从国外回来,进到公寓里面,突然发觉,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儿了。 太安静了,他的生活安排的妥妥当当一丝不苟,就像是一滩死水,完全没有波澜。 但是祁智恩在的时候就不一样,那是有风,有阳光,有雨,也有雪的日子,和他小时候便想要的生活完全不一样,却别有一番味道。 秦柠也就是在那时候,发现自己应该是喜欢祁智恩的,但是,他做错了一件事情,还是很严重的那一种——他将小太阳一样的祁智恩给骂走了。 “对不起,我那次不应该那么说你,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 祁智恩怔住了,骄傲如秦柠,竟然会主动跟她道歉,她掐了一下自己的脸,突然觉得自己莫不是在做梦,或者说从在教室里面见到秦柠的那个时刻开始,她就在做梦。 日有所思也有所梦,她早就知道,自己还是会想着秦柠这个混蛋,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大约是时间还不够久,她还没能够彻底地完全地,忘记秦柠,忘记这个在很久很久之前便像一颗种子一样扎根在她的心底,然后逐渐用她满满的爱意浇灌,长在她的血肉之上的男人。 “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还记得么,你教过我的,不管是谁,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其实你也不过就是不爱我,忍受不住我经年累月的折磨,终于和我开诚布公地讲明白了,这不是一件特别大的事情,我也不是那种小气的人,这点小事,我还能好好帝看开,你不用道歉。” 因为你一道歉,就好像是将我这些天的自我折磨变成了更加一文不值的胡闹,就好像是我自己默默地躲在角落里面舔舐伤口,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却还是给了你添麻烦了一样。 “你倒是变了很多……” 印象中,祁智恩不是这样的,她哪里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按照他记忆中的祁智恩,这是个,只要逮着机会,就会得理不饶人地诉说自己的委屈和难过的小姑娘。 但是宁愿祁智恩不要变,就还是像以前一样的就好了,这样好的小姑娘,应该好好地被守护着,天真烂漫,自在逍遥。 可以说,在祁智恩的身上,秦柠找到了久违的理想化的生活,祁智恩这个小姑娘,代表的就是他一直在追寻的,一切美好的缩影。 只是他怎么就那么笨,硬生生地就把人给弄丢了,还是那么愚蠢的,难以挽回的方式弄丢的。 “人都是会变的,不然怎么办,我不变的话,难道要继续傻乎乎地不管别人的想法,神经兮兮地追在你的屁股后面跑着,你跟我说句话,我都能一个字一个字的拆开,反反复复来来回回地猜想,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会不会是对我有一点点的好感的意思呢?” 祁智恩觉得自己憋得实在是太久了,这件事情,爱上秦柠的事情,花费掉了她所有的精力,但是她又不能跟别人说,哪怕是自己的好朋友白止,都不能透露一个字,现在…… 或许是今天的天气很好,或许是秦柠再次出现,就好像是一把钥匙,将她刻意锁起来的所有思绪,全部都释放出来了,汹涌奔腾而来,她不做点什么,就不痛快! “你知道,你让我滚,离你越远越好的时候,我有多难过吗?我甚至想过,这辈子离你最远的方式,就是去死!!秦柠!为了你的一句话,我想过结束自己的生命!是不是很恐怖?我对你的执念到了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步,所以,你要是再来招惹我,在我努力努力努力地,不断地告诉自己要放下的时候,我真的会,缠着你的,就算是变成了鬼,也会缠着你的!” 祁智恩一说完,秦柠就愣住了,他的确是说过,让祁智恩滚开的话,但是那时候,是有原因,他只是不想要,让祁智恩掺和到那次危险的事件中。 祁智恩不愿意离开,除了说狠话,他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办法能够让祁智恩赶紧离开。 秦柠回想起来,自己那时候正处于极度的愤怒之下,他推开祁智恩,吼她赶紧滚,这辈子都不想要再见到她…… 然后她就真的滚了,从此音讯全无。 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如果是他爱上的人对他这么说,弄死那个人都是轻的,他一定会让那个人生不如死! 秦柠看着满脸写着委屈和愤怒的祁智恩,突然想起来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样子。 那时候,他本来是要奉命回家吃饭的,本来已经要上车了,想起来给他妈的礼物没有带,便返回去拿,谁知道就被室友高慎言拜托去送伞,高慎言言辞之间十分恳切,还说那是他最亲最亲的妹妹,作为哥哥,是不忍心看着妹妹淋雨的。 他想着,反正也是顺路,就顺手帮了个忙,然后遇见了她。 小小的一个丫头,望雨兴叹,可怜巴巴的,诗赋中描绘的江南水乡美人一样,美如画。 他远远地便见到了祁智恩,想着室友说的那句‘你等会儿到了那儿,见到的长得最漂亮的那个女孩子,就是我们家智恩,你只要照着这个找,一定不会有错!’ 高慎言说的没错,的确是这样的,他走过去,有了第一句话,然后,这个小丫头竟然便跟在自己身后,永远笑眯眯的。 祁智恩唯一的一次埋怨,是他将妹妹介绍给了朋友,祁智恩嘟嘟囔囔地说,还是妹妹呢,一点也不疼她! 这小丫头真的是挺没良心的,明明很疼来着,他是把他跟小止放在一样的位置上面疼着的。 他以前可是连她摔一跤,都恨不能把害她摔跤的那块石头给挫骨扬灰。 怎么可能不疼呢? 虽然没有意识到那是爱情,但是本能是无法掩盖的,下意识便会因为你爱的人,喜怒哀乐跟随着她变化。 祁智恩昂着头看他,就像是要跟他打一架那样,秦柠没有生气,倒是觉得这样很好,祁智恩还会在他面前张牙舞爪,这样至少比在他面前装深沉,转成熟来的好。 毕竟年纪也不大,还比家里面那个无法无天的小止,小了好几个月呢! 秦柠将自己的怒气收起来,盯着祁智恩看了好一会儿,这才道:“那我们就一起纠缠在一起好了,这辈子如果纠缠不够,那就下辈子也算上,我们总共有几个辈子,都全部加上去,最好是真的有月老的红线,在我们之间打个死结!” ……………… 沉默,很久很久的沉默,直到秦柠以为祁智恩是连话都不愿意跟他说了之后,祁智恩突然间笑了:“秦柠,你爱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