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谁的等待,恰逢花开(四)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九十七章:谁的等待,恰逢花开(四)

…… 三天了,自从那天她问出那句话之后,秦柠便直接将她送到了郊区,期间没有再说过任何的话,看来果然是不爱的,前面说了那么多有什么用,到了最关键的问题上面,还是骗不了自己的。 祁智恩从房间拎了水桶出来,高慎言正在花园里面逗小狗,一人一狗玩的不亦乐乎。 祁智恩笑笑说,“你真的不要上班吗?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天了,你的助理该疯了吧?” ‘“我是老板耶!还不能有自己的休假时间了啊!你放心啦,我是真的没有什么事情,这一天天的专注于赚钱,都掉到了钱眼里面去了,还是应该学习你,有时间的时候就来这里养养花种种草,陶冶陶冶性情,也省得对着那群只会朝前看的大老粗们,分分钟想要爆发,给人直接打趴下!” 祁智恩拉了把椅子,在院子里面坐下,一手舀水,一手招呼小狗过去。 “那可不行,高阿姨可说了,你要是敢打架,就把踢出家门,高阿姨可是说到做到的,我可不想到时候还得帮你去哄高阿姨!” “哼!你哥我像是那种控制不住自己脾气的人吗?那是不可能的!” “你厉害!你厉害!甘拜下风!” 祁智恩准备帮小狗洗澡,高慎言凑过来打下手,两个大人折腾一只小奶狗,竟然是没有办法完全招架得住,没一会儿,刚给小奶狗抹上沐浴露,小奶狗便蹭地一下给溜了,速度之快令人叹为观止,祁智恩先是愣在原地好一会儿才醒悟过来。 “高慎言!你儿子跑了,你赶紧地给我抓回来!” 高慎言也是很懵逼,他还从来没有过在乡村小道上面抓小奶狗的经验,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才比较好,偏偏祁智恩又大呼小叫地催着他,高慎言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小奶狗别看刚出生,各自小小的,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林黛玉既视感,但是撒开爪子跑起来,那是虎虎生风,就差没有踩上两个风火轮直接上天了! “站住!不许动!” 祁智恩和高慎言两个人,住在小奶狗的屁股后头,从村东头追到了村西头,一路上引来无数晒太阳的老人家的注目,笑呵呵地感叹,年轻真好啊,肆无忌惮的玩乐,但是对于祁智恩来说,可就没有那么美好了。 她从小就不喜欢运动,学校的体育运动是能请假就请假,实在是请不了假的,也是从来没有及格过,现在小奶狗风一般的撒欢姿态,她追了一会儿后,就受不住了,一手叉腰一手撑着墙壁,苦哈哈地开始大喘气。 高慎言见她没有跟上来,便停了下来,返回去看她,“难受了?” “不是,就是觉得太久没有运动了,现在突然这么跑一下,心脏有点受不了,嘿嘿,没事,以后常锻炼,还有你啊,赶紧地去把你儿子给我抓回来,那这小子,竟然敢不听我的话,一定要个机会好好地教训教训它!快点去!不把那个小混蛋抓回来,我就不姓祁!” “知道了!知道了!你现在这里等我!” 高慎言见她气喘吁吁的样子,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觉得这一幕很好笑,他们两个竟然在这里追着小奶狗,就是为了给它洗个澡,这件事情要是说出去的话,都不会有人相信的。 也是啊,谁能想得到,高顿集团的少东家和祁家的千金小姐,会放在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溜达到乡下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扛着锄头下田地里面去种菜,背着竹篓上山去捡柴火竹笋的。 但是他对于过这种古朴的生活,竟然也没有任何的,不喜欢的想法。 为什么呢,大概是因为,这里有祁智恩,有她在,仿佛一切都是好的,各种美好的加了滤镜的景象,这三天,简直比过去的三年都要来的有趣! “跑就跑了,等小狗饿了,自然就会回来的,不怕,但是你的脸色不是很好的样子,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给你拿点水!” 祁智恩本想说不用,但是刚要开口,便察觉出来喉咙处的腥甜,直往上面冲出来,祁智恩只好什么都不敢说,直接点头。 高慎言去拿水了,祁智恩靠着墙壁休息,那种从胃部升上来的恶心反胃的感觉还没有下去,她捏紧了指尖,粗粗地喘着气。 大概是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运动了,要不然怎么会才跑了一会儿,便又有如此大的反应,祁智恩手握成了拳头,抵在胸口处,有一下每一下地顺着气,好一会儿后,才感觉舒服了些,这时候,她听见了小奶狗汪汪汪的叫声,嘹亮清脆,似乎还没有见到小奶狗,便可以从它的叫声中,感觉到小奶狗欢快地摇着尾巴的画面了。 “这个小混蛋,等一下被我抓住,看我怎么收拾你!洗澡耶,多舒服的事情,竟然不懂得享受!简直是气死我了!” 祁智恩念念叨叨的,伸长了脖子朝小巷子尽头的拐弯处看去,听声音,应该是从那里传过来的,只是,怎么有点奇怪,为什么刚刚跑出去的时候那么欢快,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现在跑回来,就跟蔫了似的,这大半天,还不见踪影! 祁智恩念念叨叨,死盯着巷子口的拐弯处,但是,下一秒,一个打死她都想不到他会出现的人,从巷子尽头走了过来,长款风衣,衬得来人身形挺拔,玉树临风,丰神俊朗。 祁智恩深深觉得,现在这个从远处朝她走来的男人,她能够想到的所有描绘一个男人优秀的词语,都可以用到他的身上去。 男人走到了她面前,站定,摸了摸怀里的小奶狗,小奶狗舒服地眯起了眼睛,尾巴晃了晃,很是悠然自得。 祁智恩愤愤地想,你倒是会享受,我追了那么多年,连手指头都没有碰过一根,你竟然能够爬到他的怀里面去,我真的是想打人……不对……是打狗了! “你的狗,我刚刚过来的时候,遇见了,就顺手帮你带回来了。” 我靠!顺手都能遇见他们追了大半个村子的小奶狗,秦柠你和这只小奶狗的缘分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深刻啊! 祁智恩在心里面默默地想,但是脸上却是强逼着自己云淡风轻,甚至还有一点点的假装自己很冷漠,祁智恩看了眼小奶狗,小奶狗也看着她,一人一狗对视了之后,祁智恩道:“不是我的狗,我不要它了,你想要的话,你拿走好了!” 秦柠不解,问道:“为什么不要?” “因为不乖!我不喜欢它了!不行吗?!” 秦柠皱了皱眉,眼神严肃:“你喜欢它的时候,就觉得什么都好,你不喜欢它的时候,就觉得哪儿哪儿都是缺点,小狗本来就是不易受控制的,你在收养它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到这件事情,不是吗?想养就养,想丢就丢,你还有没有点责任心了!” 祁智恩目瞪口呆,这话是秦柠说出来的?这话竟然是秦柠说出来的? 简直是不可思议,如果不是她亲眼见到的话,还真的是无法想象,秦柠竟然会说出这般有良心的话来,按照秦柠的人设,这时候他要说的,不应该是…… “既然不听话,那就不要了,再找一只足够听话的。” 这样子的话,才是她印象中,秦柠这种冷心冷情的人说得出来的话。 “秦柠,这些天,你是受到什么刺激了吗?” 秦柠一脸不解,倒是他怀中的小狗,两只小爪子一搭上去,直接在秦柠的怀里面呼呼大睡起来,很是悠闲的很。 算了算了,和秦柠争执这个没意思的很,祁智恩朝着秦柠伸出手,到:“我不是因为你才把这只小狗重新带回去的,是因为本来就是开玩笑的,谢谢你帮我把小狗带过来。” 话音刚落,秦柠却是往后退了一步,跟祁智恩是故意要来抢夺他心爱的宝贝一样,祁智恩嘟囔:“不给啊?” “你脸色不好看,我来抱着……”末了,秦柠还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加了一句:“小心等会儿把它给摔了!” 祁智恩差点没忍住直接飚粗口,感情一只刚刚见过面的小奶狗,都抵不上她上蹿下跳在他面前折腾了这么多年是吧! 秦柠,算你狠,我算是看透你了! 祁智恩心情不爽,甩了人便要回去,谁知刚转过身,便看见高慎言站在不远处,手里还拿着一瓶矿泉水,正愣愣地站着,也不知道到底站了多久了。 心底心心虚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祁智恩举起手,使劲儿地挥了挥手,然后喊道:“高慎言!还愣着干什么啊!没看见我快被渴死了吗?赶紧地过来接驾啊!” 高慎言愣了下,继而急匆匆地奔了过来,关切道:“怎么样,还是不舒服吗?” “你看我刚才那么一嗓子,生龙活虎中气十足的样子,像是不舒服的样子吗?”祁智恩拍拍高慎言的肩膀,安慰道:“没事的,我就是长久不运动的后遗症,很快就好了额,到时候你先把小狗带回去吧,这身上都是泡沫的,等会儿凝在毛上,弄得更加脏兮兮的。” 说到这里,祁智恩才想起来,秦柠这么洁癖严重的人,竟然会主动将小奶狗抱在怀里,所以说,小奶狗这么萌萌哒的生物,就连秦柠都拒绝不了了,是吗? 一想到这个,祁智恩便没有收住自己嫉妒的小心情,往秦柠怀里的小奶狗看了过去,瞪了它一眼,小奶狗似乎还翻了个白眼。 “汪汪汪!!!” “嘿,你还跟我发脾气嘿!你给我等着,你个小狗腿的,亏我还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养到这么大,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吗?气死我了你!” 祁智恩恨恨地要去抓小奶狗,谁知下一秒便被打横抱起,因为突然的失去重力,祁智恩惊呼一声后,下意识地便揽住了高慎言的脖子,后怕地深呼吸,委屈道:“你干嘛啊!想吓死我啊!高慎言我跟你说,我可是有哥哥的人,小心我让我哥来揍你哦!” “就你哥那小胳膊小细腿儿的,还是别了吧,等会儿我给他打残了,祁伯伯祁伯母,非得也把我打残了不可,那我不是很冤枉吗?!” “我哥可是跆拳道黑带耶,就你还敢说我哥细胳膊细腿的,小心我去告状,然后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两人你来我往的斗嘴取乐,结果倒是将秦柠给晾在后面,跟着他们亦步亦趋地走着,等走到了家门口的时候,祁智恩才恍然大悟地假装看见秦柠,惊呼道:“哎呀啊,你看你,也不说话,来者是客,我们怠慢了你,该多不好意思啊,来!高慎言,你把我放下来,好好地招呼招呼秦大少爷才对的啊!” 秦柠额头青筋跳了跳,努力地维持脸上的笑意,道:“没事,这样就挺好的额,以我们的关系,不用刻意来招呼我。” 说着,秦柠自己个儿便往小院子里面走,这里说是北城的郊区,但是实际上面是单独的一个小村庄,因为前些年北城经济发展的缘故,便将这里重新规划成了北城的一部分,许多开发商都瞄准了这里,打算大展拳脚。 元北集团自然也是其中的一个,不过和其他家公司不一样,对于这里,元北集团正在筹划一个比起津市的金茂度假村,更加宏伟的计划。 “嘿!”祁智恩从高慎言的怀抱中跳了下来,附耳在高慎言的耳边,小声嘟囔道:“还挺不把自己个儿当个外人!” “你别针对他啊,等会儿你后悔了,又得是难过的掉眼泪!”高慎言心底不爽,但还是强打起精神来,劝道:“秦柠既然来了,就好好地谈一谈,没什么事情,是谈一谈解决不了的,还有,别耍小孩子脾气,这是不对的,明白么?” “谁要耍小孩子脾气啊,我已经不想在见到他了好么!还有啊,他今天怎么会突然还这里啊,我跟你说哦,元北集团打算在这里投标地皮,虽然不知道要做些什么,但是元北集团一出手便是大手笔,这是肯定的!你还记的当年的金茂度假村么,我记得我妈跟我说过,金茂度假村那个项目,当你所有人都觉得不可能会成功的,意外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但是偏偏,金茂度假村最后还是建起来了,甚至还成为了全亚洲最大自然生态度假村!” 祁智恩絮絮叨叨的,因为喜欢秦柠,所以将齐宁有关的事情全部都了解了一遍,就是希望和秦柠在一起的时候,能够和秦柠有话题可以聊起来,但是似乎这也没有用处。 不爱的人,你再如何努力,也会是不爱的,根本不会因为你对他身边的事情有多了解,他就会多看你一眼。 想到这里,祁智恩突然觉得自己挺没有意思的,都决定了不再在乎秦柠,结果对于和他有关的事情,还是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的,会立马展开发散性思维,想很多,生怕想少了,就不能跟上他的步伐一样! 祁智恩和高慎言两人一前一后地进屋,秦柠坐在石凳子上面,逗弄着小奶狗,见两人进来了,没看祁智恩,直接向高慎言说:“我有件事情,想单独和你谈,不知道方不方便?” “方便,我们到楼上去说。”话音未落,高慎言便将祁智恩拉到了另外一边,然后叮嘱她说:“你刚刚的脸色真的是很不好看,现在马上去床上面躺着,小狗我来帮它洗澡,等会儿事情忙完了,我就给你做饭,今天早上的那条鱼,给你炸小鱼干吃!” 刚才在说话的时候,祁智恩是留意了秦柠的表情的,本来这一路回来的时候,还是说说笑笑的,谁知道转眼间,竟然突然严肃起来,倒是让人很不适应! 这人是学过变脸是么,真的是挺利落的啊,连起承转合都不需要的,直接唰地一下,变成了黑面神秦柠! 祁智恩点点头,嘱咐道:“小心些,秦柠总是有很多花招,我看他现在就是不怀好意的,所以你千万要小心,别被秦柠给骗了!” 高慎言看着祁智恩皱着眉头担忧的小脸,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宠溺道:“知道了,你天天小脑袋瓜里面是在想些什么呢,赶紧去休息吧,晚上有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