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谁的等待,恰逢花开(五)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九十八章:谁的等待,恰逢花开(五)

…… 祁智恩上楼之后,高慎言的笑容便冷了下来,转身看向秦柠,问道:“你想和我聊什么?” “要聊的东西很多,比如高顿酒店的业绩,比如你作为高顿酒店的少东家,是不是能够压得住集团里面的那些股东,牛鬼蛇神的,还个个都是不好得罪的叔伯之类。” 高慎言失笑:“我们当了这么多年的兄弟,还是第一次感觉到你这么关心我,不过,秦柠,你的关心是有代价的吧,说吧,要从我这边拿走什么?” 秦柠皱眉,其实他不清楚的是,为什么,他最好的朋友,会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一样,甚至夹枪带棒地跟他说话,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情况。 “你现在的心情不稳定,是因为祁智恩那丫头?” 高慎言讥笑道:“你不要跟我说,你是现在才发现这件事情,秦柠,我当年知道智恩喜欢你之后,是真心希望你们能在一起的,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一个是我看做亲妹妹的小丫头,你们在一起,都是知根知底的,我放心,但是这么些年来,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你对祁智恩做了些什么!” 说实在的,秦柠觉得呃高慎言说的太严重了,那是在他没有发现自己也喜欢祁智恩的时候,那时候,准确来说,他和祁智恩之间并没有打算要往成为夫妻的方向发展,所以如果是按照高慎言所希望的那样对待祁智恩的话,将来万一没有结果,受到的伤害最大的,只能是祁智恩! “难道你希望我,欺骗祁智恩那丫头,是吗?” 秦柠的反问令高慎言说不出话来,的确是,他自然是不愿意看到祁智恩被秦柠所欺骗的,如果真的是那样,他一定会亲手了解秦柠,为祁智恩出一口恶气,但是现在这样,祁智恩活得不高兴,他也不愿意看着她继续这样下去。 高慎言无奈了:“既然你不喜欢智恩,智恩也好不容易决定要重新开始,忘掉你,那么就不要再出现在智恩面前了,不好么?” 秦柠反问,“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清楚,请你,秦柠,离开祁智恩,越远越好,再也不主动出现在她的面前。” “你喜欢祁智恩那丫头。” 秦柠笃定道,高慎言仿佛是被戳中了心底最深处的秘密,眼神不自然地瞥向一边,支支吾吾道:“你胡说些什么?” “我有没有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高慎言,我把你当成好朋友,所以我现在明白地告诉你,我不会放弃祁智恩那丫头的,我要追其她,同时,如果你也喜欢她的,我愿意和你公平竞争,到时候,看看祁智恩那丫头会喜欢谁!” 高慎言冷冷地看着秦柠,只觉得这个人真的是疯了,秦柠一向对他自己要的东西,是势在必得,但是万万没想到,他以为秦柠不爱祁智恩,现在看来,事情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子。 “我不会让她知道我喜欢她,就像你说的,高顿集团里面的那些老狐狸,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我现在一个人孤军奋战,前方等待着我的可能是胜利,那时候我便能用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来好好照顾她,但是也有可能是一败涂地,到时候,我不仅不能保护智恩,还会给她带来无尽的麻烦,甚至丢掉性命,所以,我这辈子,只能是智恩的兄长,也只会是智恩的兄长,但那时我告诉你,这并不代表着,我便会允许你,或者是其他的人,随意地随便地,欺负我们家智恩,明白吗?” 高慎言说得明白,秦柠也听得明白,他想过这辈子,在夺取祁智恩的心,这件事情上面,高慎言会是他做大的敌手,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啊,高慎言竟然不准备进入战场,愿意甚至还是为了保护祁智恩。 秦柠往前面走了一步,伸出手,作期待握手状,认真道:“我也可以跟你说个实话,我喜欢祁智恩你那丫头,我会好好滴照顾她,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帮助我。” 高慎言惊愕,秦柠之前可是口口声声地说他对祁智恩没有兴趣的,但是现在却突然说他喜欢祁智恩,真的是个很惊悚的故事,而且,还要他帮忙,这个事情就好像是跟他说,要把他心爱的女人送到别的男人床上面去的意思一样,高慎言怒了。 “你特么的,还拿不拿我当兄弟,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看起来就那么好欺负是么?你不喜欢我们家智恩的时候,我怎么跟你说,对我们家智恩好点,哪怕是看在我的份上也对她好点,你自己不管不顾地一而再而三地欺负我们家智恩,现在喜欢上了,觉得我们家智恩好了,却又跑来跟我说,你希望我能成为你的帮手,帮你追到我们智恩!” 高慎言怒极了,双手握成了拳头,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挥了上去,然而下一幕,却是惊呆了高慎言。 秦柠没有躲开,生生地接下了他的一拳,整个人剧烈地晃了晃,然后扶着墙壁,这才勉强地站稳,然后抹了把嘴角血渍,淡然道:“还要再来一拳吗?” 高慎言怒吼:“秦柠你是不是有病?” “是!我是有病!在我发现我爱上祁智恩的那一刻起,我就觉得自己病的不轻,祁智恩就是个疯丫头,有什么好的,完全不是我喜欢的女人的样子,但是我现在就是爱上她了,我能怎么办?我每天都很不能看到她在我身边,可是她却跑到这犄角旮旯里面来躲着,我为了知道她的信息,派了人来日夜蹲守,我希望自己能够掌握和她有关的所有事情,甚至是在我知道她和你一起养了只小狗,她还把小狗当成还是你的儿子的时候,我嫉妒的快要发疯了,我特么的居然嫉妒一只狗,真的是不可思议匪夷所思是不是?但是就是这样!事实就特么的是这样!” 高慎言直接愣住了,这特么的就是个完全和以前不一样的秦柠,而且是特别吓人的秦柠,高慎言开始有些同情秦柠了,原本好好的一段感情,非得被他自己给折腾没了,现在恍然大悟他自己喜欢祁智恩了,可是祁智恩已经开始在学习,如何不爱他。 “好吧,你要我帮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高慎言决定先拖延时间,说不定,秦柠只是在哪里受了刺激,现在发了疯地准备追求祁智恩,但是等到过一段时间,说不定秦柠又发现,这特么的就是个误会,是荷尔蒙发泄错了地方,到时候,一切就会顺其自然地解决了。 “你说!” 高慎言想了想,说:“想办法帮我坐稳高顿集团少东家的位置,到时候,我会帮你追到我们家智恩。” 秦柠毫不犹豫地便点头道:“好,这件事情我会帮你,但是首先,高顿集团得和元北集团合作,买下这里大部分的地皮。” 高慎言反问:“为什么?” “我想将这里建造成第二个金茂度假村,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而且,相关部门那边一定会同意的,这点你不用担心。” 瞧着秦柠信誓旦旦的样子,高慎言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有内部消息,还是秦家那边去运作了?或者是,你手头上面有什么资源?” “没有内部消息,秦家那边我爹还没有出手,至于我自己,资源还还没有动过,只是看了一篇报道,不出两年之内,这里肯定会作为北城某些城市功能向外移动的最佳场所,到时候,在我们手上建立起来的临湾度假村,一定会是地标性的建筑物!到时候,临湾度假村的收益,肯定会比金茂度假村来的多得多,高顿酒店里面的那些老狐狸,年终分红拿得多之后,尝到了甜头,想要继续分钱,就得老老实实地在董事会上面听你的话,不听话的,那就直接给丢出去!” 高慎言想了想,觉得还挺有道理的,而且在度假村这一方面,高顿酒店虽说是做酒店起家的,但是和专门经营房地产建筑业的元北集团还是有差距的,更何况,元北集团在简总裁的主持之下,和白氏集团进行了好几次的战略合作,现在北城,以及整个北方的房建筑,大部分都是由这两家集团承包了。 “好。我同意,不过你必须得答应我,如果智恩明确决绝你之后,你绝对不能逼迫她和你在一起!” 秦柠想了想,点头答应了。 …… 时间过得很快,秦柠和高慎言一起拿下了北城城郊的地皮,筹建了临湾度假村,而秦家此时正因为秦夏铮和王池子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他回家的时候,慕他妈不是在叹气,就是在拼了命的叹气。 而他妹妹因为和何家的大公子何以礼谈了场恋爱,也被何家的何夫人三天两头地找上门来,冷嘲热讽,说是他们家的女儿配不上他们何家的儿子。 秦柠听见这话的时候,恨不能冲上去,直接给那个何夫人一巴掌,如果不是看在何夫人是长辈的面子上面,他真的会将何夫人打的满地找牙! 秦家的大儿子和小女儿都出了事,他也不敢再闹出点社呢么动静来惹他妈担心,便每天除了上班之外,推掉了所有的应酬,专心在家准备祁智恩的生日礼物。 祁智恩很聪明,年纪小小地便读完了博士,然后进学校教书,但是这并不影响她成为一个妙龄少女,这一年,祁智恩也才刚刚满二十岁,还是娇嫩的花骨朵儿般的韶华年纪,秦柠想要为她准备一个毕生的生日宴会,然后在生日宴会当天,正式地跟她求婚,但是事与愿违,那天他犯了个很大的错误。 他选定的生日晚宴会场,是在南国娱乐城的贵宾包厢,但是贵宾包厢有两间了,当天,就在隔壁相邻位置的另一间包厢,是林姑娘带着几个朋友在玩,玩的还挺嗨的,秦柠从楼梯出来的时候,正好撞见了在外面抽烟的林姑娘。 林姑娘一身皮夹克朋克打扮,原本黑长直的头发变成了麻花卷儿,烟熏妆,妖艳红唇,看起来就像是不务正业的街头小太妹。 这画面太有冲击感,秦柠有那么一瞬间,怔住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竟然是已经被林姑娘拉着手,进了包厢。 包厢里面,她的朋友们都在,笑着指着我,跟秦柠打招呼,将秦柠称呼为林姑娘的男朋友。 祁智恩还在隔壁包厢等着他,他好不容易才在高慎言的帮助和他自己的努力下,缓和了跟祁智恩的关系,现在若是被祁智恩发现他和林姑娘见面,肯定又是一笔说不清楚的烂账! 秦柠挣脱开了林姑娘的手,黑着脸准备离开的时候,林姑娘却突然哭了起来,然后她的朋友们纷纷管也不管林姑娘,便直接地跑了……跑了…… 人都走光了,秦柠看着已经哭的都开始抽抽的林姑娘,本想直接离开的,但最后还是受不了良心的谴责,蹲下来想要劝劝她回去好好休息,谁知道,林姑娘边哭边控诉秦柠他的无情无义,对她根本就是利用,利用完了之后就扔掉了,可是她却等在原地等了这么久。 这件事情,本质上面是他的错,他认了,问林姑娘要什么赔偿,林姑娘说她要秦柠陪她喝一杯酒,当做是对往事的告别,从此以后,天涯陌路! 秦柠觉得这样也不会有什么大事情,便答应了,谁知道喝完了一杯酒后,秦柠便本能地察觉到了问题,酒里面下了药,而且,那是什么药,秦柠再清楚不过。 秦柠起身便要拉开门出去,但是却发现,包厢的门被锁住了,想来是刚刚出去的那些林姑娘的朋友们锁上的,秦柠有些无法理解,林姑娘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秦柠靠着门板,深深地呼吸,恶恨问道:“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我想要的很简答,就是你的孩子,还有秦家少奶奶的位置!” 秦柠简直是要被林姑娘的之上给笑死了,这叫做什么?一个没脑子的女人,他们的圈子里面,玩女人的多得是,玩出私生子的也不少,最后娶进家门的,没有。 林姑娘却妄图以为一个孩子就能换来下辈子的荣华富贵,真的是太天真了。 秦柠冷眼看着林姑娘脱了衣服朝他扑来,然后秦柠一家踹开,进而直接毁了门,跌跌撞撞地拐进了另一边的包厢,包厢里面,所有人都在,秦柠强撑着所有的意志力,愣是坚持到了生日会结束,然后在送祁智恩回家的路上,没有忍住,差点将祁智恩给拆吃入腹! “你怎么了?” 秦柠几乎快要忍不住了,事实上,喜欢的人就在眼前,他也不是很想忍住了。 “我中药了。” 祁智恩起先还是茫茫然地问什么药,但是看秦柠满头大汗面色潮红的样子,也大概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于是乎,在秦柠的意料之外,祁智恩却是道:“我再问你一遍,你爱不爱我?” 秦柠以为她是认为他追求了她那么久,却是跟林姑娘再见面,因而立马回答道:“我爱你。丫头,今天的事情纯粹就是个意外,我跟林姑娘并没有私底下的联系,你相信我,我不是……” 祁智恩摇了摇头,俯下身来,吻住了他的唇,很快的,动作生涩的祁智恩却是在秦柠的身上点了一把火,火势燎原,很快便将秦柠的理智给烧了个干干净净。 …… 接下来的事情,很是理所当然,水到渠成,三个月后,祁智恩发现自己怀孕了,给吓了个半死不活的,秦柠连忙带着她去国外注册,同时补办了个简单的只有双方家长参加的结婚仪式。 原本秦柠想要大操办,却是被祁智恩给否决了,她见过了太多婚礼盛大恢弘,却是在最后黯然落幕的夫妻,虽然她的父母亲不是,但是盛大的婚礼背后,听她母亲所说,也是经历了许多艰难的事情,才和她父亲走到一起的,她不想要盛大的婚礼了,将那些钱捐给了非洲的小孩子们,然后也算是为肚子里面意外来到她和秦柠身边的小家伙祈福! 两家大人都很欣赏祁智恩的这个决定,婚礼结束后,他们两家人也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在外面履行了一番,然后在孩子出生满月之后,才不紧不慢地回到北城。 回到北城的时候,秦夏铮到机场接他们,结果却是遇见了半年前被新郎子在婚礼丢下的池子,秦柠见他哥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就知道这半年过得并不好,但是,突然间,或许是没有对不就没有伤害,他想,秦家的三兄妹里面,他小时候跟着他妈到处跑,总是生怕一不小心就没有了家,现在看来,老天爷这是将,弥补还回来了,祁智恩,就是他最好的救赎和归宿! …… 回到家的时候,孩子已经睡着了,奶妈来接走,祁智恩依偎在秦柠的怀里被打横抱走,祁智恩感叹得不时地叹气,“我还记得,有一年,我跟着小止来家里面做客,那是新年的时候吧,秦爸和秦妈送了你们几个孩子一人一个玩偶,那个玩偶是秦妈一针一线亲手做的,意义非凡。我那时候就在想,什么时候,我也能变成娃娃,成为那一堆娃娃当中的一个。现在,我的梦想成真了,谢谢你!” “那我也要谢谢你,秦太太,我觉得,我还是应该要正式地再告诉你一遍,我爱你。是那种,想要和你一起白头到老的爱情。” “那我再谢谢你一次,秦先生!” “不客气,秦太太!” “谢谢你,秦先生!哈哈哈!!” “不客气,秦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