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幕:参加晚宴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四幕:参加晚宴

吴心意下午还有事,临走前在车边,一直笑着的吴心意突然严肃起来,板着脸问简南:“其实,团团也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你没有必要……” 简南打断了她,坚定道:“团团是我的儿子,他也只有我一个亲人。既然是我决定将他带到这个世界上来,我就做好了一个人照顾他的准备。” 吴心意戳了一下简南的脑袋,无奈点头:“好吧,对了,今天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 “我……” 碰见秦厉北这件事绝对不能告诉吴心意,吴心意一旦知道,又会是一场大混乱,简南斟酌了下,还是决定先瞒下来。 “还不错,你也知道我的学历,现在的薪酬挺高的,一个月四千,除开生活必要支出,也能给团团存点钱,还有上下班时间固定,也能多点时间陪团团。” 吴心意点头:“那我先忙,明天来接你和团团回家。” …… 送走吴心意,简南回到病房哄着团团把蛋粥喝了,团团吃完饭,许是累了,吃完饭抱着小海豹往被子里面一缩就睡得昏天暗地,小家伙不知道梦见了什么,睡着了也紧紧攥着拳头。 握着儿子温热的小手,她鼻子突然一酸,心底暗暗庆幸,幸好儿子没有事。 这几天她忙着找工作,都忽略了团团这么小的孩子独自在家待着是挺危险的一件事,这次是玩水发烧,下次要是玩火,那可就惨了。 傍晚的时候,姜娜突然来了电话,通知简南,她今晚需要作为总裁的女伴陪同参加晚宴。 “助理还需要做这个吗?” 简南以前在家的时候也参加过这类型的商务晚宴,一般默认有家室的都是偕女眷出席,而她记得没错的话,秦厉北是结了婚的。更何况,还有沈扬诺在,排队摇号也轮不到她的。 “助理就是要听话,boss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这是boss亲自吩咐下来的,去不去你自己看着办。” 秦厉北亲自吩咐的? 简南心里更是在怀疑今晚是不是鸿门宴了。然而不去,必然会被他抓住把柄! “好,我会去的。时间地点能不能发我手机上。” “不用,你把地点给我,我会安排人过去给你做造型,今晚的晚宴很重要,绝对不能给boss丢人,明白吗?” 简南觉得自己就像个小学生在听老师的训话。 “明白。” …… 挂完电话,回到病房,看着团团睡得呼呼的小脸,简南在门外呆呆站了片刻,最后叹了口气,到床边将团团摇醒。 团团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喊:“麻麻,抱~” “好,麻麻抱抱团团~”把团子搂怀里,小声问道:“团团,麻麻等会儿要去工作,你自己在这里待一会儿,晚上麻麻回来陪你,好不好?” 好半晌,团团圆溜溜的眼睛眨巴了一下,委委屈屈地扔出一个字儿:“不!” 这拒绝的,真是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团团看了眼自家麻麻,又看了眼手背,小小声地喊:“麻麻……疼~” 简南呼了呼,和这个小屁孩打商量:“团团不是想吃蛋糕吗?麻麻去赚钱,等赚了很多钱之后不就能给团团买好吃的小蛋糕了吗?” “啊~蛋糕~”团团歪着脑袋想了想,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还要酸酸的牛奶和小熊维尼!” 简南扶额,这孩子到底是像谁啊?这么能讨价还价? “好!一言为定。” …… 没过一会儿,就有人过来带着简南去做造型,从头到脚的折腾了一番,全身按摩,做美白,挑礼服,上妆,最后司机更是直接将简南送到了会场。 全程,简南都觉得自己像个即将被皇帝宠幸的妃子,沐浴更衣,紧张。 晚宴会场设在酒店的后花园,简南一下车,便有宾客时不时的会把视线落在她身上,带着打量和审视,像对待商场货架上的商品一般。 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大多西装革履,一看就知道商界精英。 简南后知后觉,才想起来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待会儿如果遇见熟人,场面要如何收拾才好。想到这儿,便又更加觉得秦厉北要她来就是故意的。 …… 站在门口吹冷风,礼服露肩款式,有点凉,简南抱着手臂,找了个背风靠树的地方待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姗姗来迟的秦厉北甫一出现,场面便立刻喧闹起来,秦厉北优越的外形和身高一下子就将众人比了下去,这个出场自带背景音乐和聚光灯的他,在万众瞩目中一步步朝简南走去,有那么一瞬间,简南甚至生出了秦厉北眼里只有她一人,而一切都还是从前模样的错觉。 秦厉北越走越近,简南愣在原地,被他的眼睛里一如既往的满天星辰和自己的倒影,牢牢吸引住。 “田姐的手艺不错,但还缺一点。” 秦厉北在简南面前站定,嗓音低沉性感,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绸缎盒,打开之后是一串粉色钻石项链,虽然简南不懂珠宝,但那串项链,看起来就价值不菲。 秦厉北解开项链,转身到身后,动作温柔。 在众人眼里,秦厉北从后面为简南扣上项链的动作,仿佛是从身后拥住了她,在场的人都是人精,在商场里摸爬滚打多年,声色犬马经历多了,再看两人的目光都带了一丝若有似无的了然和戏谑。 此时的简南完全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的眼光,小小的脑袋里在惊愕中只剩下一个想法,她只要轻轻往后一靠,便能撞进秦厉北的怀里。以前她最喜欢这么干,秦厉北总是无奈地锁紧双臂,乘势打横将她抱起,笑着说,你怎么还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钻石的冰凉触感传来的时候,简南才恍然惊觉,秦厉北竟然,亲自为她戴项链吗?! 随着秦厉北的动作,简南更加疑惑了,他这是在做什么? “……你……这个……” “作为我的女伴,身上怎么能一点儿高级珠宝都不带。” 原来如此,简南心里闷闷的:“……哦” 可是,现在这个场合,这么暧昧的动作,简南惊慌地往旁边看去,果然,已经有人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有些女人的视线里,甚至充满了不屑和鄙夷。 “那不是秦家的养子?不是结婚了吗?旁边那个女人是谁啊?一脸娇羞的样子,都结婚了吧?还带女人出来?” 简南摸了一把自己的脸,娇羞了?不是吧?!蒙…… “听说他们夫妻感情很好?看来也不全是。” “豪门夫妻,逢场作戏而已,也许早就各玩各的了,不过要是秦厉北,就算是小五小六我也愿意,君王,哪里不是后宫佳丽三千的!” 简南跟在秦厉北身边,往内场走,时不时会有人上来跟他打招呼。 简南想,看来她走的这几年,秦厉北已经在北城商界夺得了一席之地,当初他说他会成功,果然,秦厉北从来就不会让人失望。 简南偷瞄过去,身处名利场中心,她身旁的这个男人满身荣光,周身气息犹如一柄藏锋的利剑。

下一篇   第五幕:面目全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