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都算数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四十一章:都算数

一切准备就绪,小薛将新闻稿件发回了编辑部,并且确定了发布时间,就在明天的时报财经版面的头版头条。 这个位置的价钱可不便宜,简南知道一定是姜娜在北城找人周旋了,不然不可能随便就将版面给了金茂,还连带着之后三天的最大篇幅的后续报道。 简南和王队一起在开始之前和几家媒体派来的记者聊了一下,回答了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也稍微透露了点儿等会儿要宣布的事情,几个记者的反应都是不太相信,看来,他们想要农民工好点儿,还真的是不小心就会变城哗众取宠,甚至成为某些固守派的箭靶子。 原本简南以为自己不会适应戴着面具玩弄语言艺术的时候,但实际上,一圈走下来,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将这种场面话融合的很好,尽管还是有些许的排斥反应,却并不异样。 主持人已经上台,简南理了理头发,深深吸气后,拿捏出了真诚的微笑,在主持人的邀请中缓步上台。 距离岗哨还有一百米的地方,白月笙将车停住,透过挡风玻璃静静地望向不远处。 听筒里面传来问询:“少主,咱们是不是要开始了?” 白月笙久久没有回答,除了静静地望着她之外再无其他多余动作,一身职业装,头发高高挽起,利落干练。 记忆中那个穿着跑鞋满大街撒丫子乱跑的小姑娘,什么时候,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咻的一下褪去青涩和天真,竟长成了曾经他最不愿意看见的模样。 他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心中被恨意充斥着,他用整个人生保护起来的姑娘,本该在城堡生活得像个公主。 “秦厉北,你该死。” …… “各位来宾,很荣幸能够请到各位来参加此次关于金茂爆炸案的说明会,我不善言谈,要说的也就几句话。首先,就像最开始我们秦总所提出来的对我们所有员工的要求一样,我们一定会尽全力配合警方的调查,因为我们坚信,金茂项目的安全性是合乎所有标准的!第二,目前的十六位伤员,我们都将负责他们的所有医疗费用,还有养伤期间的误工费,营养费等等费用,我们都会按照法定标准来实施。最后,金茂之后的工程进度以及施工安全,欢迎媒体记者朋友们和广大群众一起监督,因此,我们特地邀请了北城《朝阳时报》的特派记者薛记者,谨行一系列后续报道!” 简南咬字清晰,句句掷地有声,在场所有人都听得一愣愣的,不多时,台下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简南深深鞠了个躬,感谢道:“谢谢你们的支持,金茂最开始提出的设计理念便是融入,融入大自然,融入乡村生活,融入合适各样的人群,我们金茂是个大家族,对于家人,我们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保护和支持!” 掌声持续不停,这看起来是很成功的发布会了,但是简南心中仍旧是惴惴不安,她的第六感一向很准,总觉得等会儿会发生什么事情来。 “接下来的时间,也不多说其他废话,你们关于爆炸案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提出来,我会尽我所能的回答。” 台下突然冲出来个瘦瘦弱弱的书生模样的男人,举着比他个子还要高的摄像机直接往台上冲,冲到一半被王队派来维持现场秩序的保安拦住了之后,还在拼了命的往前,嘴里嚷嚷着各种和外表完全不同的粗话。 “据知情人爆料,秦总失踪,你不过就是秦总身边的一个小助理,入职连一个月都不到,你有什么资格代替秦总在这边说这些话,你说的这些话,做的这些决定,是不是能够代表整个元北集团高层的决策呢?” 眼镜男的问题让简南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做何种回答,他这么问,没有任何问题。 可实话实说,只能是给带来的更大的问题而已,这些决定,她目前所联系上的就只有姜娜,而姜娜万一矢口否认她是知道内情的,那么最后被元北推出来当替罪羊的,只能是她自己一个人,成为所有人唾弃的对象,从此之后,还有哪一家公司敢用她?这无疑就是断了她所有的生计! 简南倏忽笑开:“你提的问题很有价值,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秦总不是消失,只是有其他事情需要他去处理,而我也的的确确只是秦总身边的助理而已,但是作为秦总身边的助理,我的职业赋予了我最大的要求,就是为老板服务。所以,我现在说的,都是秦总的授意!” 简南只能腆着脸瞎编下去了,就算之后秦厉北回来了,她再跟秦厉北好好解释,相信他只要不止故意针对自己,就应该能明白,这是目前击败流言最好的解决办法,而之后如果秦厉北依旧否决了她的决定,那么她也认了! 简南这已经是豁出去了,话音未落,远处天际突然传来一声惊雷,全部的人都看向了大门口,乌云浓墨重彩的一片挥成,空气都沉重如冷铁,悬在心间,秦厉北从车上下来,闲庭信步般如欧洲古堡的神秘王爵般款步而来,远处天际一道重雷夹带着吞噬一切的气势汹汹,雷电闪着冷冽刺目的光。 雨倾盆而下,给眸光倨傲冷厉的男人配上了寂冷的背景色。 白月笙垂下的手捏得死紧,手机屏幕都凹陷了一个弧度,在指尖泛白中很不能掐死眼前缓步走来的男人。 秦厉北走上台,拿过简南手里头的话筒,掷地有声,每一个字都想重锤砸在在场所有的心尖上,引起阵阵震颤。 “刚才她说的每一个字,包括标点符号,都算数。” 简南怔愣,完全没哟想到秦厉北竟然会问都不问便直接支持了她的决定,简南如劫后余生般眼眶湿润,心里酸酸涨涨的,莫名的情绪充斥了整个胸腔,此时此刻的她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他,面对记者时候的嘴角僵硬的笑容也在这一刻轰然倒塌。 有记者贴着简南的脸按动了开门,咔嚓一声,镁光灯光亮晃了简南一脸。 简南下意识闭眼睛,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却是秦厉北倒三角形的宽肩窄腰,常年的健身让他的肌肉健硕而蓬勃有力,简南有一瞬间的晃神。 “秦总,请问您之前为什么不站出来为爆炸事件做一个说明呢?您是在躲避什么吗?” 女记者将话筒递到了秦厉北面前,简南一个健步欲冲上前,这时候是她作为助理该出场的时候了,帮boss挡下敏感问题! 然而简南没能动半步,站在记者的包围圈中,秦厉北的手放在身后,用力牵着简南,一厘米都不让她动弹。 “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我已经说过,会给公众一个交代。而现在,后续的解决方案,刚才的简总监已经给了。无论结果如何,元北都会尽全力替这些在金茂项目上付出了汗水的工人们,一个保障。” …… 秦厉北的突然出现,直接用事实粉碎了所谓的失踪传言,甚至还巩固了简南之前提出的对于伤员的承诺,记者们安静了,秦厉北环视四周,眼神冷的冰渣子似的。 “大家干这行很辛苦吧,每天风来雨去,就为了赚点钱给孩子读书,我体会你们这种感觉。我曾经也在工地搬过砖头,扛过水泥,蹲在推土机旁边扒着盒饭,所以,我的助理,简小姐,刚才说的所有,是我,也是元北集团,想要告诉民众的。请你们手中的笔杆子帮帮忙,将这些传达出去。” 秦厉北不愧是当了多年的上位者,几句话轻轻松松就把记者们都弄得沉默了,有的女记者还偷偷的抹眼泪。 简南脑洞大开的想,这些女记者说不定是觉得,秦厉北这么牛逼哄哄的霸道总裁,也有那么低微的时候,母性大发,心疼不已吧。 秦厉北见简南走神,牵着她的手下死后狠狠地捏了一下,害得简南差点直接当着所有记者的话筒的面哭出来。 “好了,各位记者,今天的发布会就先到这边,稍后请……” 主持人上来说结束词,简南盯着被秦厉北用力握住的手,扯了扯,没扯动。 简南,“……” …… 接下来的事情就没有简南什么事情了,秦厉北这位正牌的总裁都出现了,她一个小助理站旁边就行了,没过一会儿,发布会结束,简南就被秦厉北拽着塞进了后车座。 秦厉北吩咐司机:“送简小姐回酒店。” 简南扒着车窗,问:“那你?” “我还要见一个人。” “哦。” 简南摇上车窗,车开得很远了,才敢回头去看,秦厉北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身影却越来越小,直到最后在简南的视线之内成为了一个黑点,然后是白雾一片,吞噬掉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