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你为什么回来?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四十六章:你为什么回来?

每个大家族,多多少少都有一些难以启齿的龌蹉私隐,那些狗皮倒灶的事情,对于生活在那圈子里面的人来说,见怪不怪,但对于外面的人来说却是天大的新闻。 秦厉北眸色深沉,望着从远处不顾一切奔来的姑娘,就是她在他人生最绝望的时候给了他致命一击,杀人犯法的法治社会中,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去报复她。 死都不怕的人,究竟怕什么呢? 就在医院那天,秦厉北似乎找到了答案,那就是她所爱之人的性命。 秦厉北站了起来,简南奔到他面前硬生生停住了脚步,叉着腰丝毫不顾及形象的对着他大吼:“秦厉北!有没有点责任心,难道你从来不知道要负责任的吗?对人是这样,对你自己的公司也是这样!你知不知道我们找你找得都快疯了!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都是打到外星球去了吗?” 一股脑的将自己这几天来堆积起来的郁闷情绪宣泄了出来,在‘反正我都要辞职了,我才不管你是不是老板呢’的认定之下,简南发起火来再也没有克制。 但秦厉北光凭借着身高就能气势上面压她一等,简南又有些想先怂怂再说。 “怎么不骂了?累了?” “……你!秦厉北,我说的难道不对吗?” “不怕我炒了你了?” “谁怕谁啊!我不干了!就你助理的这个破位置,谁爱坐谁坐!再见!拜拜!Seeyou!!” 秦厉北觉得自己疯了,他竟然觉得现在的简南气嘟嘟的样子很可爱,甚至还想到了那个孩子,叫什么来着,团团。 的确人如其名,皮肤白白嫩嫩的,像只雪白的棉花团,现在回想,那个孩子的眼睛和活在他记忆中的小姑娘,很像,一样灵动狡黠,活像小狐狸。 他很愤怒,这种愤怒到现在还没有消退,简南多怕疼啊,就连吃饭的时候嘴唇不小心磕到牙齿都要呼天抢地的嚎上一嗓子,生孩子的疼她又是如何忍下来的。 “你对他就那么好。” 秦厉北喃喃,尾音在风中飘散,简南没来得及听清楚,便又听秦厉北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地朝她走来。 四下无人,前不久简南才见识过秦厉北惊人的武力值,脑中已经幻想出了自己等会儿说不定就会命丧荒郊野外的画面出来,真的是太有画面感了。 “你想干嘛!”简南撒腿就往后面撤,奈何腿短的比不过腿长的,没几步就被秦厉北一把抓住了后领,简南双手在空中划拉了几下,欲哭无泪,早知道秦厉北几年不见越来越不经说了,她也不会胆子大到敢对着他肆无忌惮的撒泼。 “谈公事。”简南一顿,不再挣扎,偏过头去仰望秦厉北。 “这次你提出来的方法很不错,既然点子是你提出来的,那么后续就由你来跟进。工资是目前的三倍。如何?” 姜娜早就跟他报告了简南想要辞职,他不会就这么让人跑了的,想要摆脱他投向白月笙的怀抱,做梦都不可能。 工资是三倍,她现在工资乘以三倍,那就直接上万了,听起来很是不错的样子,工资上万,对于简南来说,就等于每个月可以再为团团以后的学费生活费存下一大笔钱。不过答应下来的话,就和她原本想要辞职的初衷相背离了,简南在白花花的银子和提心吊胆的生活之间,摇摆不决。 秦厉北老神在在地继续抛出诱饵:“劳动合同上面写明了,由于工作特殊性,你需要提前一个月提出辞职申请,就算现在我同意了你的要求,你还是得在总裁助理的位置待满剩下的二十二天,既然如此,同样的时间,为什么不接受上万工资的提议?” 简南不傻,这笔账她自然也是在心里头拿着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但是对于怀揣着足以毁掉他们两个人的秘密,简南不敢再赌下去。 “对不起,我不答应,我现在就要辞职,如果你不想我不顾职业道德毁掉,拿公司资料去卖的话,那你就让我辞职。” “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逃走,那你当初又为什么回来?” 简南直视秦厉北,声音平缓:“因为的我签证到期了,我不得不回来。这就是理由。秦厉北,这里没有任何东西值得我留恋,若非迫不得已,我不会踏进北城半步。” “我不会让你辞职,至于元北的资料,只要让我从别人口中听到一点儿泄露的风声,我都会第一个找上你,泄露商业机密,如果你不想你儿子未来七年之内都见不到你,那你大可以试试。” “秦厉北!你!” 简南气结,这个人究竟想要做什么?对她冷嘲热讽各种看她不顺眼的是他,现在她要辞职了又不同意,究竟是闲得慌还是闲得慌? “还有什么问题?” 简南重重地呼了口气,咬紧牙关:“我知道了,三倍工资,我要书面任命通知,不然你随便说说,我怎么知道我为元北卖命,到底能不能拿到我应拿的报酬。” 秦厉北很满意简南的妥协,眼角眉梢都是嘲讽的笑意:“你看你,连孩子都生了,他为了自己的前途,连认你们母子,都不敢。” 听到秦厉北的这句话,简南也是冷笑了下,一把将秦厉北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掌拍掉。 “全世界最没有资格这么说他的人,就是你。” 秦厉北低眸凝视眼神中充满憎恨的简南,发了狠钳住了她的下颌,逼迫着人仰着头看他。 小姑娘长大了,成了女人,可惜那个教会她成长的男人却不是他,秦厉北自嘲的笑了。 身前的女人肤白如凝脂,清眸中氤氲水光,微抿的朱唇,欺身而下,大片的黑影将简南的视线完全笼罩住,秦厉北的眉眼,在简南眼中便是一副流光溢彩的绝美画卷。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简南如被失了定身咒语,心神凌乱。 秦厉北居高临下,在简南光洁饱满的额头上印了一吻,而后迅速的分开,动作虔诚兔绒面对信仰的信徒,而速度之快却是连停顿多一秒都不敢。 简南下意识闭上眼睛,再睁开时,秦厉北早就恢复成了原先神色冷漠疏离的秦总。 她全身如过电般酥麻,甚至差点站不住脚,秦厉北这么做,究竟是什么意思? 周遭的空气静谧,时光定格在一瞬间,简南瞪大了眼睛,无法置信地听着秦厉北开口,掉冰渣子似的一句话戳在她心口。 “我多想掐死你。” 简南知道自己在这一吻下情绪有些克制不住了,她不想让自己输的太难看,咬牙:“随时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