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路医生?!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四十七章:路医生?!

简南想出来的办法很有成效,再加上姜娜在北城联合宣传部的所有员工不眠不休的监控舆论走向,等到小薛的文章出来,大多数公众已经倒戈到了支持元北集团的阵营里面。 而大多数的群众声音,都是在说,元北能够有这种勇气承担起普通农民工的工伤隐患,以及为农民工提供一个安全的无后顾之忧的工作环境,值得赞赏,然而此举还是有很多业内人士觉得太过大胆。 但是秦厉北在新闻发布会上面,无条件宣布简南提出来的说法全部作数的时候,元北集团内部竟然也没有人敢提出异议。 五点的时候,已经从工地后山回到酒店的简南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就出发去机场接副总裁了。 车上,简南头抵着车门的挡风玻璃,心情沉重,她去那儿找秦厉北是要问秦厉北消失的这段时间去做了什么的,结果该问的没有问到,却再次陷入了和秦厉继续共事的怪圈里面,现在想想几十分钟前冲动的自己,真的太欠揍了。 司机师傅问:“简小姐看着脸色不太好啊,是不是没吃好啊?” “没什么。” “我看了报纸上的文章,就是写你们度假村的那一篇,我弟弟打电话问我说是不是真的,还说如果是真的要回来打工呢!” 还有这种效果也是简南想不到的,但是如果从这个方向去深入挖掘,把金茂打造成元北在津市的基地,通过人员回流解决接下来的工地用工问题,也是不错的。 既然成了有机会参与这个项目,简南还是想要好好努力,积累经验,以后离开元北,找下家应该也会更有资历。 …… 到了机场,神秘副总裁的航班还没抵达,简南手机震动,微信收到了一段小视频。 团团对这相机镜头做鬼脸,吴心意应该是带着他画画呢,脸颊上沾了一块黑漆漆的颜料,关键是这小家伙还浑然不知的,觉得自己帅帅哒的感觉。 “麻麻,要像团团一样次晚饭!” 简南不自觉地笑了起来,指尖摸着屏幕上团团的笑脸,心口一片柔软。 麻麻会保护你。 …… “A324次航班已抵达,请各位……” 这就是那位副总裁乘坐的航班了,接机的人很多,来来往往,人声鼎沸,简南垫着脚尖伸长了脖子往出口那边看。 据姜娜姐说,副总裁盘条靓顺,只要往人群中最高最帅的那个人看过去,就行了。 听起来是很容易,但是,简南心里默默的想,她和娜姐的审美要是不一样,这可怎么找? 这厢她还在纠结,那边人群中一群小女生早就尖叫起来了。 “哇喔!好帅啊!是哪个明星来这边出外景拍戏吗?” “不是吧,国内娱乐圈从超一线封神的到十八线开外的小透明,我谁不认得啊,没见过这号人物。应该是哪家少爷过来体验乡村生活的吧?” 简南默默听着,顺着人群骚动的地方看过去,登时,觉得眼熟。 出站口站着个男人,个子极高,随意抓出来的中分发型露出光洁漂亮的额头,穿了件黑色衬衣,搭配着银色刺绣图案的领带,帅气挺拔。 简南想象了下他站在红毯上,这样顶级的颜值的的确确是丝毫不逊色于现在市面上那些当红小鲜肉的。 刚才说话的女生拿了手机拍照,他也不恼,甚至还朝镜头微微挥了挥手,亲和力十足,动作举止之间颇像国家元首出行接见外宾似的,嘴角的笑容轻易就拉足了围观群众的好感。 简南确定了,这应该就是娜姐口中一出场就能自动吸引围观路人视线的超级帅哥了。 她扒开人群,好不容易挪到的副总裁面前,微微鞠了个躬,打招呼道:“请问你是……” 话还没说完呢,男人噙着笑意摘下了墨镜,朝简南咧嘴笑得开怀。 “简柠妈妈!好久不见啊!你最近好嘛!” 简南看着眼前这个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的男人,有点幻灭,这就是传说中的精英副总裁,那个和秦厉北一起打下江山的副总裁?怎么是路衡这个看起来傻白甜的白衣天使呐? “路……路医生?”简南惊得都结巴了:“路医生怎么是你啊?” 她绕过路衡,往出站口又看了几眼,可是出站口已经关闭了。 “啊,你看到我好惊讶啊,简柠妈妈怎么了吗?” “路医生,你是元北的副总?” 路衡认真的点点头:“是啊,我听姜娜说,会派一个叫做简南的助理来接我,就是简柠妈妈你吧?我们真是好有缘啊!” 是挺有缘的,有种他乡遇故知的神奇感觉,但简南还处在震惊中,前两次见面,路衡都是穿着简单朴素的白大褂,给人邻家大暖男的感觉,现在突然穿了利落干练的高定西服,她有些,心情复杂。 “还是很惊讶?” “嗯,是的,就是,我还一直以为路医生就是医生呢。” “那么,这或许说明我比较聪明厉害,能者多劳,身兼数职?” 简南噗嗤一声,没忍住笑出来,真的,路衡每每笑起来露出一口大白牙的样子,和霸道总裁的形象还真的是,不怎么联系的上。 “我知道,你们小姑娘喜欢那种西装革履衣冠楚楚的商业经营,哦,有个词叫做霸道总裁,我们科室的小护士们就总在讨论。” “所以,她们有谁猜到了您也是属于霸道总裁那一款的吗?” 路衡沉思,而后认真道:“那几个小护士说我是傻白甜。” “……”一阵沉默,简南克制住自己想要大笑的冲动,路衡委屈:“你笑吧,憋久了不舒服。” “咳咳!这也是对路医生您的高度赞扬呢!”简南连连咳了几声,将自己的状态从见到熟人扳回了接到上司的态度中。 她将准备好的水递给路衡,说:“您辛苦了,先喝口吧,住处我已经安排好了,秦总……” 一顿,简南想,如果秦总不作天作地的话,应该也会在酒店等着的。想到秦厉北,简南心头浮起淡淡的担忧,他的手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今早见面的时候手上连绷带都不见了,都受伤了还逞强打架,真是脾气大。 “你不用您啊您的称呼我,就喊我路医生就好了,我还是比较喜欢医生这个职业。” “啊?好吧,路医生。”简南从善如流,却也疑惑:“既然你更喜欢医生这个职业,为什么还经商呢?” “因为当医生不赚钱啊,其实我这个副总裁也就是挂个名头而已,没啥实权的。” 原来是这样啊,简南没再多问,她想了想,又说道:“那路医生也不要喊我简柠妈妈了,喊我简南吧。” 路衡在秦厉北面前这样一口一个简柠妈妈,不就等于是变相在秦厉北面前提醒他团团的存在,万一哪天,秦厉北的脑子又抽抽了找团团麻烦,那她真的是就不用活了。 “好,不过简南太生疏了,我喊阿南吧,多好听!” “可以啊!”简南应声,突然间灵光一闪,急切问道:“那你会不会看骨裂这种啊,等会儿给秦总看看吧,他的手上次受伤了,然后昨天还打了一架,不知道会不会伤势加重。” “原来上次你说的受伤的老板就是厉北啊,我试着看看。不过,厉北那么懒,有时候跟人我说话,连眼皮子都不愿意抬一下,这是跟谁打架?” “哈哈,没谁,就是场面比较混乱的时候,出手了那么一下下。那麻烦路医生了!” 开玩笑,她才不会把真实情况说出来呢。 两人一路并肩走到停车位,司机师傅老远看见他们出来了,便下车开车门。 路衡低眸看她,眸光沉沉,走在右手边的简南觉得奇怪回头,路衡却眨着水汪汪圆滚滚的大眼睛好奇的问她:“你知道津市这里有什么好吃的吗?我们去吃些好吃的吧?择日不如撞日,我夜观星象,觉得可以去!” 简南抬头看了一眼挂在蔚蓝天边的鸡蛋黄,夜观星象?你在逗我吧?不过副总都发话了,简南也只能应下来。 “那好,我去安排一下。晚上天气好的时候,我们再去逛逛。” “阿南真的很好说话啊!厉北有这样的助理好羡慕,要不然你来给我当助理?” “那不行!” 路衡好奇地问:“为什么?不喜欢我吗?” 简南摊手:“路医生,当护士不赚钱啊!” 路衡:“……” …… 回到酒店,领了门卡,路衡先上楼去找秦厉北。 简南招呼着服务生把路衡的行李提到了房间,又把房间都打开通风透气,还擦了一遍桌椅,等收拾好了,都已经是一身汗了。想起晚上还要领路衡去吃好吃的,简南准备去问问司机师傅,他是当地人,应该知道哪儿的夜市卖的当地特色美食。 转身,简南猛地一惊,吓得把手里头的抹布都掉了。 “秦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