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逛夜市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四十八章:逛夜市

秦厉北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了,身后黑黝黝的走廊,昏黄灯光明明灭灭。 令人沉沦的容颜偏偏冷硬地面无表情,黑与黄的交缠仿佛梵高的抽象画作,为他周身更添上了几分无法言说的淡漠。 简南看的愣住了,良久才淡定下来:“秦总,有事?” “看来除了我,你对谁都好。” “秦总不也是?”简南呵呵一笑。 路衡从秦厉北身后冒出来,随手搭住他的肩膀,笑道:“你们俩说什么呢?厉北,你真是捡到宝了,我本来都打算过来收拾烂摊子的了,结果阿南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三两下就扭转了局势!” “运气好。” 简南不再去看秦厉北,却是将目光偷偷往他的手上一扫而过,重新换上了绷带,看着与他凌冽的气质格格不入,但总归是看了医生,简南告诉自己,她是助理,这是助理应该做的分内之事,不过到底自己信不信,简南都开始怀疑乐。 算了,等会儿,再去问问看路衡,秦厉北的伤势如何。 路衡知道老友的脾气,北极冰川都不一定有他的冷,简南天天面对着这样老板也是辛苦。 “晚上我们要去逛夜市,听说津市的夜市是一绝,很多当地的特色美食,厉北,怎样,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来?” 秦厉北心里头不舒服,他不知道路衡和简南之前便见过,现在看来两人从机场回来的一路,竟然就能够一起出门逛街,简南的交际手段还真的是愈发纯熟。 这样的人质让秦厉北心里头很不舒服,他觉得路衡给他吃的止疼药可能有什么其他成分,不然不会是现在暴躁的自己。 “我不去。”末了,转身往外走。 身后,路衡笑呵呵地跟简南解释:“厉北有洁癖,咱们自己去,啊,好吃的,想想就觉得好兴奋!” 秦厉北从小锻炼出来的听力格外敏锐,加上他刻意放缓了步伐,将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楚。 “路医生,秦总的手还好吧?有没有恶化?” 只听路衡笑了下,道:“他才三十一,又不是七老八十了,手不会废了的。” “哦,那就好。那咱们走吧,我找了个当地人带我们去!” 秦厉北关上门,默默想,所以,刚才路衡来检查他的伤,是她拜托的? 他疾步走到窗边猛地拉开帘布,简南和路衡正好走到楼下,两人有说有笑的上了车,扬长而去,秦厉北砰的一拳砸在窗户上,玻璃应声而落。 不想承认自己为了什么生气,却总是忍不住生气。 这就是秦厉北恍然发觉,自己不对劲儿的地方。 …… 金茂项目,元北绝对不会放手,但白氏肯定也不愿意就此罢手,金茂这里头关系到的人实在太多,牵一发而动全身,兴和在元北和白氏的暗斗中又将准备扮演什么角色,这些棘手的问题犹如利剑闪着冷光摆在他面前。 看来得尽快结束这里的事情,赶回北城,他毫不怀疑,北城在不久的将来定会成为尸痕遍野的修罗场。 …… 津市靠海,海产品众多,每天早上渔民出海捕鱼回来之后,除了卖给在码头那里的采购商,剩下的就会等到晚上在海边的小集市开始后,煎炸烹煮烧烤,八大菜系各来一遍,想怎么吃就怎么吃,而且因为早上刚打捞上来,海鲜新鲜爽嫩,个中滋味尝了一口就想再尝第二口。 路衡一手拿一串烤鱿鱼,左手香辣,右手香麻,沿着摊位欢天喜地的溜达了下去。 价值不菲的名贵西装,意大利手工定制皮鞋,清朗英俊的男人,周围是小贩们此起彼伏的吆喝声,跳动的火苗,忽明忽暗的炭火,热油和水的刺里啪啦的响声,满额头的汗水,凝成汗珠从眉间滚落。 看着不相合,却又说不上究竟哪里不合,简南被路衡回头间的灿烂笑容晃了眼睛,大概是笑容吧,北城上层社会的那些喊着金汤匙出生的太子爷少爷们,就连喝碗粥都得挑一个好看的青花瓷碗装着,谁会走在嘈杂夜市的中间,还能笑得这么开怀。 “阿南,怎么不过来?这里还有饭团,和寿司很像,还是小兔子形状的,你快过来看看!” “好啊!!我来啦!!” 月上中天,知了声声欢唱,简南打了个饱嗝,不好意思的捂住了嘴:“嘿嘿,太好吃了!” 路衡随手扯了把领带,嘴巴里面还咬着鱼丸:“秦厉北没来真的是太可惜了,这么好吃的东西,洁癖这种东西,在美食面前完全可以忽视!” 简南不置可否,在她记忆中,秦厉北哪儿有什么洁癖症,高二有一段时间,他天天带着她去学校后边的小吃一条街撸串,她还偷喝秦厉北的啤酒来着,后来听吴心意说那是间接接吻,还因此偷偷高兴了许久。 打住,怎么又想那儿去了,赶紧打住,没什么好想的,都过去了。 “咱们,要不带点儿外带回去给秦总?” “啊?为什么啊?哎呦,阿南,你别管他,助理又不是他家的保姆,不用管一日三餐的。咱们吃咱们的,吃高兴了!” 路衡豪迈地仿佛要解决掉摊子上面的所有事物,吃一整夜,简南犹想了想也是,以前爱吃不代表现在爱吃,人会变的。 “好!吃起来!” …… 两人晃了半天,酒足饭饱之后回了酒店,因为都住的同一楼层,简南跟路衡告别之后,才回了房间。 路衡听着走廊上没了脚步声,推开门闪身进了隔壁秦厉北的房间。 秦厉北不吭声,跟个雕塑似的站在窗前,回头冷冷地望着他,把锁好门回身的路衡吓了一大跳。 “干什么呢你?” “玩得高兴吗?” “还不错,你没去真的是可惜了,我告诉你啊,烤鱿鱼别提多好吃了,鲜活的鱿鱼往铁板上一放,淋上香油和麻油,还有孜然,噗呲噗呲的响声,Q弹有嚼劲儿,味道特别不错,本来阿南还说带一些给你的,我给阻止了,你这种重度洁癖症患者,带了也不吃,浪费。” 秦厉北似笑非笑:“哦,你还挺了解我。” “那是,咱们的交情在那里摆着,我当然了解你,对了,我被姜娜急急忙忙的找回来,说是有大事等着我来拯救,现在阿南处理的差不多了吧,我听姜娜说了大概,阿南的想法很不错,得民心者得天下,元北初涉地产业,毫无根基,紧缺的,要的,就是民心。” “如果是兴和动的手脚,警方那边一时半会儿也查不出来什么,现在基本上没什么事,工地会尽快恢复施工,我已经让姜娜定了机票,明天中午回北城。” “那就这么快就走?甄客那小子在哪儿呢,这次出这么大的事情,也没见他露个脸。” “专注出演颓废人生男一号。” 路衡哈哈哈大笑:“不行了,我过来的时候特地穿了一身正装,为的就是气场强大,现在快热死了,我先回去洗澡了,你自己呆着吧。” 说完,路衡还真的就走了,留给秦厉北一个潇洒的背影。 …… 隔天,简南就跟着公司的一正一副两位大总裁登上了回北城的飞机,临走前,她去探望大顺的时候,大顺还特地送了她一个大海螺。 “大妹子,拿着哈,看你总是闷闷不乐的样子,以后有什么难过伤心委屈的事情,就跟海螺说,大海胸怀宽广,一定会倾听你的声音,并给你指引。 虽然刚开始是想利用大顺打入工人内部的,但是和大顺短短时间相处下来,简南却把大顺当成了朋友,朋友,真好。 而李功虽然仍旧是不屑的看了简南一眼,不过在她要出门的时候,还是跟她说了声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