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回到北城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四十九章:回到北城

回到北城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路衡说让简南一个女孩子自己回家不安全,非要送简南。 秦厉北双手插兜站在驾驶座车门边,冷艳高贵地看着两人一个热情邀请上车,一个慌里慌张地摆手说不用。 这个时候正好是团团吃完晚饭在小区楼下溜达的时间,万一再被秦厉北碰见,若是可以,简南甚至想搬去月球,从此以后不再让团团和秦厉北见面。 简南偷瞄秦厉北,恰好对上男人敛眸,心里一惊,忙说:“真的不用,我打车回去就好了,也不远,路医生你也也累了吧,早点回去休息。” “那不行,现在出租车司机变身采花大盗的新闻层出不穷,厉北,你说是吧?” “上车。” “看啊,顶头上司都发话了,走吧,给我们俩一个机会当绅士吧,我们送你回家。” 简南抿唇,被路衡拉着上了车。 “下个月北城的美食节就要开始了,到时候全世界各地的美食都会汇集到北城来,就砸王府井那地方,要不要一起去?” 全世界的美食耶,团团应该也会喜欢的,吴心意也喜欢,简南想了下,嗯了声刚准备答应,车子突然一个急刹车,简南往前顿了一下,瞬间便将嘴边的好字咽了回去。 “阿南你没事吧?” “没事啊,没事没事!” 路衡放心下来,继续问道:“哦!那你刚刚要说什么?” “我到时候再说吧,因为可能会有其他事情,到时候怕时间冲突了。” 路衡也没失望,同意道:“那行吧,我们到时候再约时间。” 接下来一路疾驰,也没有再出现刚才的突然刹车情况,简南就更加坚信了秦厉北刚才就是故意的,为的是就是不让自己和路衡走太近,可能是怕自己这个在他眼里只会靠爬上男人的床来不劳而获的女人,把魔爪伸向他的傻白甜副总裁吧。 …… 十几分钟之后,车子在小区楼下稳稳停住,简南跟路衡打招呼后下车,刚关上门回身,就被一个软团子扑了个满怀。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简南把团子抱起来,任由小家伙在自己脸上又揉又亲的,亲够了又抱着她的脖子甜甜地喊麻麻。 “麻麻回来啦!团团好高兴!” 吴心意随后走了过来,惊喜道:“回来啦!怎么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哎,路医生,你也在啊?你怎么跟着我们家南南回来啦?” 简南扭头去看,路衡竟然跟着自己下了车。 团团还认得路衡,笑嘻嘻地窝在麻麻身上跟帅帅的医生叔叔打招呼:“医森苏苏晚桑好!” 发音不标准,但胜在礼貌,简南对于自己的教育成果还是欣慰的。 路衡也没想到会见到团团,双手放在耳朵边做了个鬼脸,逗得团团咯咯大笑起来,银铃似的清脆笑声。 “团团晚上好啊,最近有没有乖乖的,还玩水吗?” “不完虽了,团团是好宝宝,麻麻不在家,要乖乖的!” 简南一面对儿子的乖巧深感暖心,一面又担忧秦厉北靠近团团,便想着赶紧上楼。 简南对还在和团团比手指玩魔术的路衡抱歉道:“我先抱他上楼了,等会儿洗个澡讲个故事,差不对也该睡觉了。” “好啊,小朋友是该早睡早起的,那么。”路衡跟团团摆手:“再见啦,团团,路叔叔下次再和你一起玩儿!” 团团欢快地摆手,俏生生地喊:“医森苏苏再见!” 抱着孩子飞快地上了楼吗,简南拍着小胸脯劫后余生地长舒了一口气,所幸,秦厉北一直在车上坐着没有下车,但是这一点儿也不像是她认识的那个睚眦必报的秦厉北。 所以,该不会秦厉北在憋着什么大招吧?简南忧郁地想。 “你怎么了?回来了还闷闷不乐的?路医生是怎么回事?” 进门的简南放了行李,领着团团去厨房找水喝。 “吴心意我告诉你!真的是真人不露相,你绝对猜不到路医生的另一个身份!我跟你说,我见到他的时候,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的你知道吗!” “所以,他是那位政界高官的儿子,还是哪位富豪的私生子,或者是哪家皇室的王子?” 吴心意最喜欢这种八卦了,顿时来了兴趣,跟着简南瞎猜。 她每说一个,简南都是摇头,拿出了公布彩票头等奖的语气,庄严肃穆的说:“他是元北集团的副总裁。” “什么!”吴心意惊呼,团团呀了一声,放下手里头咬了一半的苹果,扭头看她,简南揉了下小家伙的脑袋,说:“团团先把苹果吃完了。” “哦……”听话的团团低头继续啃苹果。 “你也很惊讶对吧!我都蒙了,他竟然是元北集团的副总裁,我的天呐,一丘之貉同流合污,看着完全不像是秦厉北那一类人。” 准确点来说,是完全不像二十六岁之后的秦厉北,而现在回想一下,路衡穿着白大褂的时候,身上的某些气息和秦厉北曾经拥有的,倒是很像。 “缺钙补钙,或许秦厉北发现自己太阴狠了,需要找个温暖柔和的副总裁中和已向公司的形象,毕竟现在很看重集团形象的,像娱乐圈的明星草人设一样,集团也需要立牌坊,标榜自己的高情操与爱国爱民。” “也许吧。不过我观察了一下,他和路衡的关系,倒不像是上下属,还,蛮正常的。” 吴心意庆幸道:“还好你没有跟他深入发展,不然以后就真的是和元北,还有那个贱人扯不清楚关系了。” 简南心里无奈的笑了下,早就扯不干净了,而她答应了秦厉北的要求,估计之后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还会继续纠缠牵扯下去,前路茫茫白漫漫,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闲聊的时候,简南给团团削的苹果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她把团团抱起来,哄着团团洗了澡,擦干净水渍,换了柔软香喷喷的睡衣,便把小宝宝放到了床上。 团团从枕头后面掏出了童话书,撒娇道:“麻麻讲故事喏!” “好。”她刚从外面回来,风尘仆仆,全身都脏兮兮,便跟团团打商量:“麻麻去洗澡,团团自己看,等会儿再讲好不好?” “好吧,麻麻快点儿回来!” “好嘞乖儿子!” 给儿子盖好了被子,简南从衣柜里面拿了睡衣去洗澡可,因为想着许久没有和团团一起过母子二人的睡前故事生活了吗,简南几乎用上了军训时候洗战斗澡的速度,换好衣服匆匆奔回房间的时候,她的亲儿子居然已经呼呼睡着了,还打着小呼噜。 “好吧,乖儿子,明天一定要给麻麻机会为你讲故事啊,来,麻麻亲一口,晚安,儿子,妈妈爱你。” 在团团额头上印了个晚安吻,瞬间脑海中闪现的画面,她的爱和恨都完美交融的一个吻,额头之吻代表的含义,是守护。而秦厉北呢,他的那个吻,又代表了什么,他是不是也对沈扬诺或者是王瑶这么吻过,简南在短短几秒之内想了很多,团团翻了个身,简南呼吸一滞,她真的该悬崖勒马了。 把团团扳回来正确的睡姿,又替他把被子盖好,空调温度调到最舒适的二十六度,还有打开了蚊香液,简南着才从房间退了出去。 吴心意倒了两杯红酒,盘腿坐在沙发上等着她,恍惚中,简南觉得自己要被法官大人审问了。 吴心意拍拍身边的位置,神情凝重道:“过来,坐下。” 简南走过去,依言坐下,拿过茶几上面的酒杯轻轻晃动了两下,葡萄色液体在玻璃杯壁上留下了完美的弧度。 “这瓶酒的价格肯定不便宜,你发财了啊,买得起这么好的酒?” 吴心意随口道:“吴震寰送的。” 吴心意的回答让简南惊到了:“不是,他联系你了?还送你这么好的酒,想干嘛啊他?” “没事,反正现在吴家也都是他的了,我被扫地出门,连继承权都被剥夺了,哪里还有利用价值。倒是你!”吴心意话锋一转,瞪着简南:“你好好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明知道秦厉北是你的老板,你还不躲得远远儿的,还有白月笙又是怎么回事?他不应该是在监狱里面呆着吗,怎么会出现在津市的?” 这些事情,说来就话长了,简南浅酌一口,缓缓开口。 “我也是在面试入职之后才知道的元北总裁竟然是秦厉北,我也没有想到就这么几年,他竟然可以白手起家创立一家市值十几亿美金的,还是即将上市的集团。而且我说过啦,工资很高,我拒绝不了。” 简南继续浅酌:“然后你问的第二个问题,我也回答不了,秦厉北说他就是白大哥,但是他自己又不承认,我问了几次,都没有结果。然后就索性不问了,反正是不是的,我自己在心里知道就好,或许,他从里面出来,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吴心意:“我回来的时候查了一下白月笙,白氏的大少爷,还是白老爷子的独苗。之前一直对外宣称白大少爷身体不好,在国外疗养,真正有真人出现,还是在三年前白老爷子的生日会上。不过就像是你说的,或许有什么苦衷吧,咱们也没必要事事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简南缓缓:“嗯,难得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