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幕:面目全非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五幕:面目全非

这一座园子看着,亭台楼阁水榭花廊,哪哪儿都透露着诗情画意,堪比吴心意他们家那座从几百年前祖传下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狮园。 秦厉北和周围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简南实在饿急了,趁着没人注意,拐了个弯匿到到餐桌边拿蛋糕吃。 蛋糕味道不错,简南盘算着等会儿给团团带一个回去,小家伙馋了很久了,一定会高兴的。正当简南边吃边计划得十分欢快时,旁边的女生发出惊呼声,直接把她手里的冰淇淋蛋糕吓掉了。 多浪费食物!简南正欲扭头发火,女生们的对话却钻进了她的耳朵里。 “天啊,那就是白家的太子爷吗?” “哇呜!帅哭我了!扑倒扑倒!” 简南是个骨灰级颜控,下意识就转头去看这个引起周遭女同胞们花痴属性的男人。 身形挺拔的男人从楼梯上走下来,白衬衣穿在身上,剪裁修身的黑色西裤,衬出了清冽干净的气息,他的样貌很美,若是女子,必然当得上倾城之色四个字,水光潋滟的眸子,薄唇紧抿着,一出现便让整个园子都安静了下来。 居然是他,怎么可能呢,十年有期徒刑,现在他应该在监狱里才对。 “还真是情深义重,就这么一眼,你就哭了?”不知何时走到简南身边的秦厉北深眸凝重,讽笑道:“简南,你也就这点出息了。呵,放心,以后你们还会经常见面的。” 秦厉北低沉的声音在简南耳边再度响起:“走吧,过去打个招呼,怎么说也是初恋情人,这么久没见,倾诉一下相思之情。说不定他现在还能看上你,你也就飞上枝头变凤凰,成了白家的少夫人。” 简南觉得她的心脏都漏跳了几拍,秦厉北说话,真特么伤到心了。 “秦厉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么激动?简南,你昨天见我的时候,怎么平淡得跟一潭死水一样?白月笙那一跪,这辈子恐怕就变成了你简南心里的白月光了吧?” 简南嘴唇微微颤抖着,口不由心:“是啊,朱砂痣,白月光,我这辈子这条命,还得多亏白大哥才能活到现在,我就是爱他,秦厉北你管得着么你?你有什么资格?!” 秦厉北气得想把简南掐死,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低吼着:“你上了我的床,还敢说你爱他?!” 简南心里阴暗的想,气啊,要是能气死秦厉北该多好,可事实上,被气得胸口起伏不定的反而是简南自己,她脑子里名为理智的神经线嘣的一声直接断了。 简南暗暗咬着牙:“上床而已,能代表什么,我们就是玩玩而已。这句话可是你说的!” 简南仰着头,分明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豁出去了的姿态,秦厉北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地拽过简南,半挟持地往前走去。 简南抬头去看,怒到极致的秦厉北竟是从冰冷一片的眸子挤出了笑意。 简南慌了,后悔自己不应该逞一时口舌之快,秦厉北这个疯子,谁知道会做出什么来。 ……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秦厉北竟然只是拉着简南站到了圆台下面。 “感谢大家莅临今日的晚宴。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了,今天举办这场晚宴的主要原因,是因为白氏将和元北集团一起参与金茂度假村的开发!” 台上,精神抖擞的鹤发老人指向秦厉北,做欢迎状,台下,众人纷纷鼓掌,掌声雷动。 “早就听说这两家要合作,没想到是真的,看来,这次元北筹备上市的事情,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白氏那么老牌的地产集团,愿意和元北合作,看来元北的实力不容小觑!” “你们真是傻,也不看看元北的总裁姓什么,秦啊,北城的秦家,和白家不相上下,就是咱们北城商界的两大山脉,他们不合作,谁合作?” “你说的没错!!” “对!对对!我怎么没想到!!秦家和白家,唉,这个秦家不是有个女儿吗?会不会是打算两家联姻?” “那倒是不可能,秦家那个女儿听说是个瘸子!” 只听白爷又说了些场面话,便让大家随意,紧接着他领着白月笙朝秦厉走来。 白爷笑得皱纹都出来了,拍着秦厉北的肩膀,笑道:“厉北啊,你能来我很高兴啊!” “咱们两家合作,这么大的喜事,我怎么能不来?” “哈哈哈!前几天小瑶不是说要备孕,我还以为你们回家温存了,哪里还顾得上生意上的事情。” “奶粉钱也得赚,你说呢,白爷。” “对对!”白爷大笑:“像你,就知道什么年纪该做什么事情,结婚结的早,现在也打算要孩子,看看我们家月笙,到现在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前几天简悦还开玩笑说,是不是喜欢男的!” 秦厉北的视线落到简南身上,神色晦暗,嘴角却是笑的,他缓缓道:“或许,是在等有缘人。” 白爷欢笑道:“借你吉言!有缘人赶紧来,我这把老骨头还等着抱重孙子呐!” 立在白爷身边,一派清风朗月的白月笙却在秦厉北的注视西下,突然开口缓声道:“等待,是因为她值得。” 她、值、得,三个字轻如鸿毛,却仿若一记重锤,简南明白他说的是谁,也因此更加不敢去看他的眸子,那里是一汪深海,她太渺小了,承受不起的结局只能是粉身碎骨。 “哎,你们年轻人聊!”白爷笑容愈加和蔼可亲:“还有一件事,厉北啊,以后关于金茂度假村的事情,白氏这边会全权交由月笙来处理。你们两个老同学,就好好合作吧,我这老头子就自己晃悠晃悠,看看你们的新闻就好了,到时候项目剪彩,我去凑凑热闹!” 秦厉北做出谦虚状:“白爷是我们小辈的精神领袖,不懂的地方以后还要白爷提点。” 聊了会儿你来我往的,实际上就是互相打太极的场面话,这边白爷前脚刚走,后脚秦厉北和白月笙两人均是收起了祥和的表情。 如果眼神能够实体化,那么现在简南看见的,就是刀光剑影,斧钺钩叉全部上阵之后漫天的血雨腥风。 简南低着头试图将自己隐形,白月笙却伸手,虽一瞬不瞬盯着简南却是向秦厉北开口道:“秦总,合作愉快。” “白少,合作愉快。”话音一落,秦厉挂上公式化的笑容,不再言语。 红酒美人,钻石璀璨,灯光药摇曳,悠然绵长的管弦乐曲缓缓从指间流出,在一片琉璃光芒中,潜藏着秦厉北和白月笙两人你来我往的暗潮汹涌,相互试探,笑里藏剑。

上一篇   第四幕:参加晚宴

下一篇   第六幕: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