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被拒绝了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五十一章:被拒绝了

“请进。” 简南推门而进,笑道:“园长您好,不知道,结果怎么样,我们家团团能够得到入园的名额吗?” 园长示意简南坐下,拿出了团团的申请资料,沉默了会儿,才说道:“抱歉,我们几位老师商量了,简柠小朋友并没有通过入学面试。” 简南疑惑,明明刚才无论是和她还是和团团,都聊得很好,为什么会这样? “园长,是有什么问题吗?” “简柠小朋友没什么问题,不过,除了简柠小朋友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小孩子也在申请这个仅剩的名额,我们觉得那个孩子和我们幼儿园更加合适。” 团团很期待这次上学的,简南很难想象他知道自己被拒绝之后,会有多难过。 她追问道:“是因为团团没有获奖经历吗?” “并不是。”园长将资料推到简南面前,双手交握,正襟危坐:“我直说了吧,简女士,您是单亲家庭,我们幼儿园对单亲家庭的孩子没有歧视,但是其他家长并不世这么希望的,我们幼儿园是贵族化精英化教育,希望您能理解。” 简南一怔,良久才从园长的话中回过味来,笑了笑:“好,不好意思,今天耽误您的时间了。” 简南维持着脸上的笑容,直到出了办公室,笑意陡然从嘴角消失。 单亲,呵呵,单亲家庭,所以就因为没有爸爸在身边,就比别人低一等,连幼儿园都不能上吗?那以后呢,小学,中学,大学,是不是以后到了社会上,工作,甚至是恋爱,都会受到这样难堪的处境。 还有,她要怎么跟团团解释,说他没有通过幼儿园的面试,不能来这里上学了。 团团好高兴的来着…… 简南靠着墙,拼命的用力呼吸,来来回回好几次,才勉强将心中的郁卒和愤懑给化解掉。 现在,她得笑起来,然后去接团团,两个人一起回家了。 …… 走到教师外边儿,团团小手捧着小脑袋,认认真真地听着小花老师教曲谱,简南眼眶湿湿的,突然间不敢进去了,好像这次,是她拖累了团团呢。 因为她没能给这个乖巧的好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团团从来不问爸爸在哪里,这是他疼爱妈妈的方式,可如果有一天,团团终于忍不住好奇,想要知道共同带他到这个世界上来的另一个人,是谁,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她又该如何回答。 似心有灵犀一般,团团扭头朝窗外看来,简南瞬间扯出微笑,对着团团招手。 团团一蹦一蹦地栽进了简南的怀里:“麻麻麻麻~~我能上学了吗!!” “团团,你是男子汉是不是?” “是哒!”团团可骄傲了:“我是家里的男子汉!!保护麻麻!保护心心姨姨!” 简南搂得紧了些:“乖儿子!所以,麻麻现在有件事情要告诉你,你认真的听麻麻讲完,好不好?” 团团咬了下手指头,点点头:“嗯啊,好的!” 简南鼓足了勇气,摸了下团团的头:“团团现在是不是只来了这里的幼儿园。可是其他地方也有幼儿园啊,团团都没看过呢,是不是啊?” 好像是哦,团团认同地点头。 “所以啊,麻麻带团团上菜市场买东西的时候,是不是都要看好几家的价格之后,再决定买哪一家呢?然后团团看哈,我们上幼儿园也是一样的,咱们再去其他地方看看,挑一个更好的,更适合团团的,好不好啊?” “不在这里上学了吗?”团团问。 “额,我们去找更好的学校。”简南心里难受,却不想被小家伙看出来,只能坚定道:“货币三家,挑最喜欢的。明白吗?” “嗯嗯~团团明白呀~” 回家路上,团团整个人都很沉默,和来时候叽叽喳喳像只欢快的小燕子似的团团有着明显情绪上的区别,简南知道团团还是有点难受,这也怪她,前面信誓旦旦的说一定会进这所幼儿园的,现在突然说换一家,团团虽然天真,但是也不傻,恐怕早就知道了是面试没有通过,简南才这么说的,安慰他。 想着怎么逗团团开心,最后决定了去买蛋糕,天使能让人心情愉悦起来,何况团团一直嚷嚷着要吃漂亮的蛋糕。 站在一家日式和风蛋糕店里,一排排的木架子上摆放着一个个精雕细琢的糕点,有各种小动物图案的,还有一些花草样式的。 团团悄悄咽口水,一张小脸期盼地扬起来,指着架子上的小仓鼠模样的糕点,拉着简南的手说:“麻麻,可以买三个吗?” “团团要吃这么多啊?”三个,看着上面的个头,实在是太多了,摄入糖分太多还会导致蛀牙,简南正准备摇头拒绝,却听团团掰着手指头说:“一个是麻麻的,一个是心心姨姨的,还有一个是团团的!” 简南偷瞄了眼标签上面的价格,瞬间想怎么不去抢银行啊,两三口就没的蛋糕居然要上百来块,合着就是三个就是她一天多的工资了,然而团团还咬着嘴巴等她回答,简南不字到了嘴边滚了一圈咽了回去,温柔的笑笑:“好,就买三个。” 算是给团团的安慰奖吧,贵就贵点儿,大不了她再找一份兼职。而且,现在涨工资了,先熬过这段时间,之后也不用紧巴巴的过日子了。 买了蛋糕,团团终于是高兴一点儿了,简南要提袋子他还不让,自己拎着快有他身量一半高的纸袋子,牵着简南的手说要回去给信心心姨姨惊喜! …… 回了家,简南早就给吴心意打了电话,英雌吴心意也没有多问,而且见到干儿子这么想着自己,还带了礼物,心里都冒着粉红泡泡了,搂过来在脸颊上亲了一口。 “心心姨姨没有白疼你!来吃蛋糕去!” 说着,吴心意就牵着团团上沙发了,回头给了还站在玄关处的简南一个安慰的眼神,无声道:“不用担心,总有办法的。” 简南把所有心绪都先暂时藏了起来,和团团一起分着吃了蛋糕,每个人都尝了一口,也算是吃了三种口味的,中间团团闹着口渴,简南还专门泡了花茶给他解腻,三个人高高兴兴地窝在家里一起开了个茶话会。 “上次啊,我和团团一起去津市找你,就是因为那天是你的生日,你自己都忙忘了吧?我们本来是要去给你过生日的,团团还专门给你带了生日礼物,结果你急忙忙要我们先回来,然后后来又出来那样的事情,秦厉北和白月笙一闹,我们竟然也忘记了。上了飞机才想起来。” 简南惊讶,她还真的是忘记了,刚回国,什么事情都要忙,又杂又乱,生日,很久没过了,生活都快过不下去了,哪里还要心思去想着什么时候出生的。 团团刚出生的时候,省着钱给团团买最好的奶粉,因为她生产的时候身体不好,营养跟不上,团团出生之后几乎没有奶水可以吃,因而已经没有母奶了,简南不愿意再委屈团团。 后来团团长大了,各项开支也跟着多了起来,一日三餐,每个季度的衣服,小孩子长得快,几乎是一年一换,还有为了躲那些人,频繁的换房子,生活用品有时候也得重新买,这又是一笔很大的开销。 最后因为被房东逼房租,她不得不一包泡面吃一天。 根本没有多余的闲钱可以过生日,一个小蛋糕,可以,买一袋泡面,这样就可以有吃一天了。 “真是抱歉啊,我最好的朋友和我最亲爱的儿子为了给我过生日,专门跑那么大老远的,结果我还让你们赶紧回来。我的错!我以茶代酒,自罚一杯!” 说着,直接将被子里面的花茶一饮而尽。 团团抬起满是奶油的笑脸,嘟着嘴,高兴地说:“我有给麻麻准备森日礼物!” 唉,团团的这个卷舌音真的是一个大难题,都不知道该怎么克服,想了很多办法了都没有什么有用的效果出来,真的是烦死人了。 “好,生日礼物,是什么呢?麻麻好期待团团的礼物哇!” 吴心意拍了下团团的肩膀,郑重道:“乖团团,去吧,把你的大作拿出来,给你麻麻看看,这就是咱家未来的毕加索!梵高!” 团团欢呼着跑回了房间,再跑出来的时候手里头抓着一张画纸。 “麻麻生日快乐!” 简南笑得弯了眼睛,一把将接住跑过来的团团,搂进怀里,然后才把画纸摊开。 简南猜到了,是一幅画,上面是长头发穿裙子的女人牵着小孩子,身后是一大片金灿灿的大海,太阳浸了半个在海水里,融成一体。 海边有一栋木质小屋,屋前是三棵绿油油的大树,像伞盖一样伸展开,将小屋木保护在圆圈里面。 “这是家,太阳公公在洗澡,水变成金黄金黄色的了,我和麻麻住在家里!” 简南分外感动,心尖柔软的部分被触动,暖流涌过,眉头舒展,笑意盈盈。 “麻麻很喜欢这个礼物,谢谢团团!” 她亲了亲团团,稍稍用力地握住了团团的手,这个小宝贝,真的是上天赐给她最大的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