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龙会飞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五十二章:龙会飞

当天晚上,简南哄团团睡觉。 “麻麻,为什么公主都喜欢王子,不喜欢恶龙呢?” “因为……”这个问题简南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总不能说,故事书里面就是这样子写的,我也很无奈啊,我能怎么办? 但是小孩子很好糊弄的,简南随口道:“那是因为,王子是保护公主的,但是恶龙把公主掳走,他伤害了公主啊!你想想看,如果你是小公主,你会喜欢对你好的王子呢,还是对你不好的恶龙呢?” “但是恶龙好厉害啊!他会喷火,尾巴一扫就能把敌人打倒,还有坚硬的外壳,还有还有,麻麻,恶龙会飞!” 好吧,简南扶额,自家儿子的想法还真是蛮不同的,小孩子也总是喜欢一些神奇新颖的东西,会飞的龙,想想骑着龙飞上天的感觉,那也还真的是不错的! 简南点头赞同了团团的看法:“龙是很厉害,但是龙也分好的坏的,如果抓小朋友的龙,那就是做错了事情,那就是伤害了别人,他这样做,是在用自己强壮的力量欺负别人,你说这样对不对?” “不对!”团团立马回道:“欺负人是不对的!” 他们回国前租的房子旁边,有一家俄国的移民,他们家的小孩子和团团同龄,但是看起来个子高了一个头不止,块头也比较大,是那一带的小霸王,每天傍晚,小朋友们会聚在一起玩游戏,团团总是被欺负,而且总是被小霸王欺负。 所以这时候问题一处,团团的答案来的特别的快。 简南忍住笑:“但是那种做好事的,比如不欺负伤害别人,和其他人或者是其他的龙和平相处的,那就是好龙,团团喜欢也是可以哒!” “真的吗,那好龙会带着我飞吗?” “额唔,这个嘛……”瞧着团团探讨这个问题有越来越激动的势头,简南果断决定赶紧结束话题,让团团睡觉,要不然明天早上又得赖床不起来练字了。 “这个问题咱们在梦中的时候,如果见到了龙,团团可以问他‘请问你可以带我飞吗?’这样子,龙会好好考虑的,然后他会给你他的回答,因为麻麻也不是龙,麻麻不知道龙会怎么回答呀!好不好!咱们睡觉吧!” 团团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他要赶紧睡着,才能快快地见到龙! “嗯嗯~麻麻我睡了!晚安!” “晚安,宝贝!” 帮团团盖好被子,简南还有些工作要做,便只留了一盏小台灯,半合着门,带着笔记本在客厅写写画画。 吴心意洗完澡出来,边擦头发边问简南:“幼儿园的事情怎么办?” “我再找找其他的。” 吴心意放低了声音:“要是其他幼儿园也觉得单亲是个问题呢?” “……”简南顿住,这个问题她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别人的条件摆在那里,她要怎么做才可以呢? 吴心意试着提意见:“我觉得吧,或许你找个人假扮一下团团的爸爸?咱们排除一下哈,身边还可以的,够格给团团当假爸爸的男性生物,貌似也没有。要不咱们像租临时女友那样,去组一个临时爸爸?” “那不行,团团现在不懂,要是直接把别人当成他爸爸那可怎么办?我到时候在该怎么解释这只是为了让他上学的一个谎言?” 简南直摇头,不可以,她心底是有私心的,尽管不打算告诉团团他的亲生父亲是谁,但也不可能让团团喊别的男人做爸爸,绝对不行。 “那你说,咋办?”吴心意泄气,往沙发上一坐下来,就开始嘟囔:“哎呀,说实话吧,如果路医生不是元北的副总裁,那还真的是一个挺好的选择的。有为青年,多好,而且吧,我总觉得他们两个,我说的是路医生和团团,他们两个笑起来的时候,侧脸很像,真的,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呢!” “是吗?” “真的啊!你都没注意到吗?” 简南回想了下,路医生笑起来时候的样子,除了傻兮兮不像个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倒像是个单纯大学生,之外,也没有什么了,而团团笑起来就是小精灵啊,哪里像了?一点儿也不像好吗! “我下次仔细看看,不过像的话,可能,天底下帅的人,总是帅得很相似!” 说完,简南先自己不好意思的笑了,吴心意捂脸,嫌弃道:“天呐,简南,你还要不要点脸了啊,这种话你都说得出来,炫儿狂魔就是你了吧,你儿子全世界最帅!” 简南谦虚:“也没全世界最帅,就大概,这个小区最帅吧!” 吴心意憋不住笑了:“哈哈哈哈!!简南你够了哈!” …… 周末的假期时光一晃而过,周一上班,简南去跟娜姐汇报工作,起身的时候偷瞄了眼总裁办公室,里面空荡荡的没人。 她很庆幸,秦厉北没来,感觉身上压着的大山和瞬间就不见了,一整个早上即使在娜姐劈头盖脸的一顿批评当中度过,也没有觉得有一点儿难受,相反的还很轻松惬意。 要是秦厉北天天不来就好了……简南这么想着…… “秦总跟我说了,会把你调到金茂项目组,但是由于目前暂时还招不到总裁助理的合适人选,所以助理的工作内容,你也要先担着,当然了,这是暂时的,而且你领的也是两个岗位工资。明白了?” 就知道秦厉北不会那么容易放过奴役她的机会的,这样的结果简南一早就预想到了,也没多、惊讶,她淡定的点了头:“明白了。” 姜娜国外名校毕业,进入元北一年之后才从最底层的文员工作一步步升上来,直到现在才有总裁特助的身份。可是这个简南才来多久,就直接成了核心项目组的成员,还在度假村爆炸事件中大放异彩,姜娜很是不解,若不是有沈小姐在的话,她还真的是要以为这是秦总对她的额外照顾了,难道是北城哪一家出来体验生活的千金小姐? 眼神从上到下掠过,穿的普通,就是长得是真漂亮,肤如凝脂,眉如远黛,倒是个古典美人呢。 简南小声提醒:“娜姐,我可以回去工作了吗?” 姜娜挥手:“走吧。” “好的!那么我先回去忙了。” …… 回到座位上,简南把之前匆匆看了一遍的金茂资料再次拿出研究,还有从张警官那边拿到的关于工地爆炸案的一些调查信息。 简南一边头脑风暴一边在纸上画关系图的时候,小薛竟然来了电话,说中午她在元北大厦附做采访,下班的死后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和《朝阳时报》的合作是长期性的,那么和小薛以后的接触也会多起来,简南给她回了信息,元北外面那条街上有一家做荞麦面的,简南去吃过一次,味道特别好,便把店名和地址都发了过去,约说如果可以的话中午的时候就在这家店里面见面。 回复很快就来了,小薛说,好。 小薛的文笔和好,简练干脆,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根针,直戳人心口最疼的那部分,看她写的那篇关于金茂的文章的时候,简南便隐隐为她的文笔功力所折服,很难想象,这样的文章出自一个年仅十九岁的姑娘手中。 十九岁,哪里来的那么些社会经历生活经验的? 简南感叹的同时,秦厉北正和兴和的寿叔在游轮上见面。 之前将见面地点定在了九时九烩,但是显然,寿叔拒绝了。 海面广阔无垠,没了船,想跑也跑不了,除非你有能力不吃不喝的游上一天,游回北城渤港的码头。 而这中间,这片看似平静的海域,深海之中有食人鲨游过。 杀人不见血的方式太多,公海之上的鲨鱼,是其中最干净利落的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