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我想吐了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五十五章:我想吐了

简南送沈扬诺到了办公室后便退出来了,回到座位,心情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胸口仿佛被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拳击手狠狠地揍了一拳,疼的喘不过气来,怏怏不乐的。 然而最令人难过的,不是摆在眼前的事实与真相,恰恰只是,你明白,清楚,了解,却仍旧执拗的不愿相信。 她现在便是如此崩溃的心境,不肯相信地这么过了四年,到现在了,还是不肯认清现实。 沈扬诺和她自己比起来,的确是凤凰与家雀,云泥之别,想来也是对的,但凡眼神好点儿,喜欢上沈扬诺,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简南觉得自己费心费力地演了一出大戏,痛苦悲伤快乐幸福,酸甜苦辣地,都尝了一遍,一人分饰多角,追根掘底,不过是独角戏一场罢了。 想的入迷,头顶传来秦厉北淡定的疑问句。 “你在想什么?” 简南猛地抬头,手里头的小刀没拿好划伤了手指尖,顿时冒出了几颗血珠。 “没什么。”简南下意识地便握着拳头缩回了手,神色淡淡道:“沈小姐在办公室等你。” “知道了。” 秦厉北丢下三个字便疾步往里走,她正准备看一下手上的伤口,走远了的秦厉北却又突然折返,在她面前停住了脚布,眼前蓦然笼上了一层阴影,简南吓了一大跳。 她立刻背着手,紧张地咽了咽口水,问道:“秦总,有事?” “这个给你。” 秦厉北递过来了一个平平无奇的玻璃瓶子,里头装了些水,看起来很是干净,她拿起来仔细看了看,隐约似乎能看见些微的淡蓝色温润光泽。 “这是什么?” “海水。” 秦厉北说完这话,转身便走,被留在原地的简南愣愣地看着水瓶,不由自主地攥紧了,一时间,喉咙又干又热。 微风拂过的心海,轻荡起一片涟漪。 …… 办公室的窗帘没有关上,很轻松便能看见里面发生了些什么,简南看着沈扬诺攀上了秦厉北的脖子,笑得很是甜蜜,两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那个不苟言笑的男人竟然也跟着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她心里头难受,干脆眼不见为净,直接拉开椅子坐下,头枕着手臂,趴在桌子上面,愣是一言不发地盯着装满了海水的瓶子看,她现在是脑子空空的什么想法也没有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眼角一颗泪珠滚落,在打印出来的幼儿园资料纸上晕染出一片水渍。 …… 手机震动引起了简南的注意,她揉着眼睛,偏着头,尽量避免自己将视线落在办公室上。 “你好,请问是简柠小朋友的家长吗?我是稻田幼儿园的园长,我姓王。我收到你寄来的申请资料了,小朋友很可爱,明天有时间来面试吗?” 这是她昨天晚上发出去的邮件,没想到今天就有了回复,简南很是激动,心跳扑通扑通。 稻田幼儿园是北城数一数二的私立幼儿园,接轨国际,双语教学,还和北城实验小学有合作,每年都有直升北城实验小学的录取名额。 她原本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投了简历,没想到真的就有了回音,简南不禁想,这要是能进去这所幼儿园读书,对团团以后的学习是很好的。 “有的,我明天有时间,请问,王园长,面试具体时间是什么时候呢,我应该注意些什么,不对,我是说,我还应该带些什么资料呢?” 王园长的声音很温柔:“不用,带着小朋友过来就好了。上午十点,你觉得可以吗?” “好的!谢谢,我们一定准时到!” 简南难掩内心的激动,立马给吴心意打电话说了这件事,吴心意也很高兴,还说明天要是面试过了,就亲自下厨,做一顿好吃的庆祝! 想到吴心意的厨艺,简南郁闷地觉得最后做饭的人物还是会落到自己头上,不过没关系,只要团团能进一所好学校,做什么都没关系。 通话结束后,因为这个好消息,简南烦躁的心情也跟着好了很多,再偏头一看总裁办公室的方向,帘子已经拉上了,严严实实的什么也看不见。 倒真的是眼不见为净了,简南莫名地看着桌面上乱成一团的文件,认命收拾了起来。 …… 整个下午在忙忙碌碌忙的脚不沾地中度过,秦厉北和沈扬诺却一直没有从办公室里出来。 姜娜去别的部门开会了,简南一个人坐在办公位置上,忍不住地想,孤男寡女,秦厉北的体力可真好。 她看着闹钟秒针飞速的转动,捏紧了手上的文件夹,克制不住的恨意从心底像藤蔓一样蓬勃向上生长、攀附着她的血肉,一点点蚕食着她的心脏。 过去的四年,他们是不是也经常在这里见面呢? 简南不禁漫天脑补了起来。 秦厉北如今有钱有权,最重要的是还有顶级颜值,即使已有家室,却也是让众多小美女大美人趋之若鹜。因而,北城内还是会有人惦念着他是不是个好丈夫,能不能经受得住诱惑。 在外面,秦厉北目标太大,沈扬诺作为北城第一名媛,目标和他一样大,两人见面的话实在是太不安全了,然而,反而是在元北大厦,外面的人想要进元北大厦首先就得经过下面严密的安保系统,再加上,这是没有人敢上来的总裁专用楼层,最好不过的旖旎场所。 脑中浮现出两人旖旎缱绻的画面,灵魂的相互交缠,简南突然觉得反胃恶心,捂着嘴巴便一路跑进了厕所,她扶着墙壁吐地天昏地暗,甚至连中午吃的饭都吐了出来。 浑身上下都是毒蛇攀附其身的滑溜溜感觉,这种感觉太过强烈,简南对于忽视它,无能为力,最后只能任由其控制着自己的身体,直到连吐出来的唾液都带着苦味,才堪堪罢休。 简南靠着厕所单间的墙壁,双眼无神地楞楞盯着天花板,全身无力,连动一下都觉难受至极,一想到出去,等会儿有很大的可能会见到沈扬诺从里面出来。 那时候的沈扬诺,有可能是情潮过后的头发凌乱,亦或者是双颊绯红风情万种,她到时候又会联想,简南呕地一声,又吐了。 …… 办公室内,沈扬诺枕着秦厉北的大腿,悠悠问道:“津市的事情还好吧,我这几天都在闭关准备新款发布会的事情,出来的时候才知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手上的事情都没忙完呢,就匆匆地赶来看你了。” 秦厉北淡然:“已经解决了。” “那就好,你的手呢,没碰到吧,听说爆炸发生的时候你也在现场。” 沈扬诺拉过秦厉北的手,仔细地附抚摸着,手掌心和指腹处都有些薄茧,摸起来硬硬的有种奇异的感觉,她曾经疑惑,秦厉北是秦家三少爷,从小到大连盛饭都不用自己来的,手上怎么会有薄茧? 倒是不像养尊处优的秦家三少的手了。 “你还在练格斗术吗?” “很久不练了。” 若不是因为打定主意不想再沾上北城地下暗世界的关系,秦厉北将所有的格斗技巧都放下,想到这个,他眸光一暗,若非如此,也不至于那么长时间的纠缠,还打不死那个白月笙。 见秦厉北眉头紧蹙,似在思考什么甚为重要的事情,沈扬诺不敢再问,转移了个话题。 “我们工作室今年的新品发布会下个月就要在紫荆会馆举行,你能空出一点时间过来捧场吗?我专门为你设计了一套礼服,很好看的。” “好,你提前把时间告诉我,我把那一天空出来。” 沈扬诺惊喜:“真的啊,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哇。” 娇笑间,沈扬诺眯着眼睛:“我饿了,你要不要喂饱我?” 秦厉北的目光幽深如潭,一只手捧着沈扬诺的脸,正欲反客为主,眼前沈扬诺的脸却是变换来去,最后竟然定格在一张极其灵动的小脸上,脸颊两侧的酒窝令人心醉。 “厉北,咱们生个孩子,好不好?” 灵台电光闪过,团团虎头虎脑的样子强势挤进了秦厉北思绪,全都是眨着大眼睛乖巧的喊他帅叔叔的模样,真是见鬼了,居然会想到那个孩子…… “哎呀,怎么了?厉北!你弄疼我了!” 沈扬诺嫩白的双肩此刻被秦厉北钳住,力道之大不禁让沈扬诺皱眉。 沈扬诺犹疑:“厉北?” 秦厉北声音沙哑低沉:“我还有点事,你先回去。” 都到这地步上了,秦厉北以前有再重要的事情,可都不会在这样的时候丢下她不管,今天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她说的要孩子? 可秦厉北说出口的话,也从来没有改口过,沈扬诺心里不甘愿,眼眶红红,咬着嘴唇,最后还是选择了委屈道:“好吧,我先走。我这几天都会在别墅,你有空的话,就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