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学会适应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五十六章:学会适应

沈扬诺走的时候,简南并不知道,她抓着厕所用来挂背包的钩子,双脚软绵绵的都快站不住了,今天吐成了这副鬼样子,比怀着团团那时候还要痛苦,根本是要把五脏六腑都搅到一起吐出来的节奏。 简南原本因为得到幼儿园面试机会而开心的心情,现在一点儿也开心不起来了。 简南拿手机看时间,整好跳出了一则验证申请信息。 “家庭私人医生服务,阿南快加我!” 哈,路衡这个人还真的是挺逗的,简南都能从这条信息中想象出,他在发这封信息的时候边打字边傻笑的囧样。 简南点了同意,很快就又跳出来一个对话框,对话框里不断跳出来对方发的敲锣打鼓欢天喜地的表情,紧接着却是甩过来一连串的问号。 “阿南你吃了吗?晚饭时间快到了,你晚饭吃什么?” “我午饭吃的是咖喱盖饭,食堂阿姨今天心情可能不是很好,眼泪都掉到饭里面去了,好咸好咸,我喝了两杯水,还是觉得齁得慌。”这句话后面还配了一张小狗委屈的图。 “晚饭我决定去犒劳一下自己受伤的胃,今天吃法式大餐!嘿嘿!你该不会要加班吧?” “阿南,你怎么不还不回我微信啊?” 你发得这么快,我怎么回?我才刚刚看完你发过来的信息啊! 简南被路衡的有趣的表情包逗笑了,手指飞快打字。 “副总裁,你这是在钓鱼执法么,诱惑小员工上班时间聊微信偷懒儿?” …… 那边回信息的速度之快让简南都有些目瞪口呆。 “偶尔休息下也是人之常情,你放心,我不会向秦总告状的!” “那在下先行谢过!路医生,副总裁,这么悠闲?” “嘿嘿~今天我轮班休息。” 叮铃铃~有电话进来,是秦厉北打来的。 “秦总。” “你在哪儿?” “我在……” 电话里头的秦厉北哑着嗓子,经过情欲感染的声线性感的要命,简南鼻尖酸涩,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之后,一时间沉默了。 呼吸声清晰可闻,夹杂着心跳的不规则起伏,简南的眸子渐渐染上了水雾,啪嗒掉了下来,重重砸在手背上,灼热滚烫。 简南难以置信,自己竟是还会为了秦厉北而流眼泪,甚至于这一场哭泣的原因对简南来说比让她承认太阳从西边升起来,还要来得难以接受。 电话突然挂掉,简南抱着手机屏幕,上面是她和团团母子两人的合照,团团嘟着嘴亲在简南的脸上,一边比着耶的手势。 她终于忍不住了,委屈和痛苦齐齐溢出心尖,简南终于彻底屈服于心底最深处的秘密,无声地哭了出来,她逃了很多年,时针分针一点点将她身上所有对爱的生气全部夺走,早已干涸的内心无数次地告诉自己,恨是唯一的解药。 然而,事实证明,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好疼,真的好疼,三哥,我好疼啊……” 简南没有回去上班,她跟HR请了假,打车回了家,到家的时候吴心意被站在门口失魂落魄的简南吓了一大跳。 “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天啊,你被抢劫了吗?有没有哪里受伤?” 吴心意将简南拉进屋,到处摸她有没有哪里受伤了,简南任其动作,双眼无声地站着,连吴心意在喊她都没有听见。 “你到底怎么了?等会儿,咱们先进卧室,你这样子被团团看见了,还不吓死他!” 听见团团的名字,简南浑身颤了下,这才猛然想起来,团团还在家里面。 于是乎,她也不用吴心意拉着了,自己个儿直接闪身进了吴心意的房间,把她自己裹进被子里,死死拽住被角,愣是任凭吴心意说什么,也不肯从里面出来了。 吴心意已经很久没有看见简南这副样子了,上一次还是她从医生那里拿了怀孕诊断书的时候,哭得泪眼滂沱,一双眼睛肿得跟桃子似的,差点踩空台阶滚下来。 那么,这一次,又是因为什么?该不会又是因为秦厉北吧? 吴心意试探着问:“南南啊,是不是秦厉北在办公室对你做了什么?” 简南声音闷闷地从被子里面传出来,否决了吴心意的猜测。 “不是的。跟他没有关系,我今天就是心情不好,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然后突然就崩不住了,没事,我自己待会儿就好了。” 既然简南都这么说了,吴心意也是知情识趣的,便退了出去,还贴心的关上了灯。 简南窝在被子里面,默默流眼泪,流着流着,也就睡着了,这一觉睡得很长,奇怪的是竟然睡的很香,以前老是做恶梦的情景并没有出现,等到她醒来的时候,窗外早就是漆黑一片,华灯初上,各家各户的窗口都透出了温暖的光,星星点点就像银河。 有人敲门,简南去开门,是神神秘秘溜进来的吴心意。 “终于醒啦!你可是吓死我了,脸色惨白,双眼红肿,跟行尸走肉一样,问你话你也当没听见。”吴心意绕着她看了一圈,摸摸额头,点点头:“唔,还不错,没发烧,这算是恢复回来了,现在是晚上七点,咱们出去吃饭?” 简南摆手,边将一头海藻般柔顺的乌发扎起来,边摆手道:“我去煮米粉,昨天买的菜还剩了点儿,趁着新鲜,咱们早点把它吃完。” “好吧。” 简南进了厨房忙活,沙发背垫上冒出一大一小两个脑袋,背带白T牛仔裤,盯着厨房里面打鸡蛋的简南,同时叹气。 “阿南今天的心情是暴风雨。” “麻麻切菜菜额……” “我就不信只是因为压力大才那样的,肯定有什么原因!我一定得查出来!” 团团玩着小海豹尾巴,皱着眉毛,认真思考脸:“我不想次菜,啊,麻麻加进去了!嘤~” “团团你说,咱们是不是要做点什么让你麻麻高兴起来?” “啊,心心姨姨你说森么?” 看着团团咬手指,一脸天真的问,吴心意无奈了,算了还是她自己来吧。 “没什么,待会儿多吃点,你麻麻煮的米粉可好吃了!” “心心姨姨……”团团委屈,指着厨房和客厅之间的磨砂玻璃,委屈:“有苏菜!” 小家伙不喜欢吃蔬菜,简南考虑到营养均衡,从来就是直接驳回团团的意见,就连吴心意也不敢随便发表意见,何况今天简南表现的这么反常,吴心意是更不敢和团团一起闹起来了,吴心意果断装作没听见。 …… 吃完饭,简南带着团团下楼散步,小家伙今天被亲麻麻逼着吃了两片小青菜,心情down到地底,满脸写着我很不高兴,简南走在前面,他就故意这边看看那边看看,就是不肯挪步。 简南对团团是有求必应,然而唯独吃菜这件事情,没的商量,必须吃,其他的葱姜蒜不吃还好说,蔬菜每个礼拜定量要吃多少,都是被简南写进买菜计划里面的。 而且每个礼拜吃的那么点儿也不够补充维生素的,简南变着法儿的折腾水果,还买了维生素补充剂,就怕团团营养不均衡。 简南已经习惯了团团还是每次吃完蔬菜都要别扭这么一下,在团团蹲下来盯着路边的一块石头不走了的时候,简南也蹲下来跟着看,过了会儿,倒是团团自己蹲不住了,摇摇晃晃地一头栽进了简南的怀抱里,奶声奶气地喊要麻麻抱! 想到团团不爱吃蔬菜这一点,简直和他一模一样,简南心情又开始不好,然而面对着乖巧可爱的儿子,她却不得不将所有的情绪收敛,装出高兴的样子,放松了语气抱着团团哄道:“别不高兴了,一周就只吃一次,总比每天都吃来得好吧?” 团团可怜兮兮的抬头,扁嘴:“团团好难过。” 噗嗤,没忍住笑了出来,这么小的家伙吃个蔬菜就知道难过了,还真的是情感丰富。 “好吧,麻麻知道团团难过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有时候,不是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以后上学了,团团不想做作业,但是这是学校的要求,团团就必须得去做,不然会被老师骂的!” 团团一直闷闷不乐的,突然问简南:“麻麻,团团不次苏菜,麻麻会骂团团吗?” 嘿,这小家伙还知道类比反驳一下,简南板正了脸,认真道:“会,还会特别生气!” 团团觉得自己委屈极了:“哦,好吧。” 和儿子的一番严肃认真的谈话结束,简南牵着耷拉着脑袋的儿子继续溜达,反正没走完半小时是不会带他上楼的。 …… 小区大门口,夜色浓郁,黑色迈巴赫如同森林中等待猎物的野兽,静静伫立。 秦厉北点了根烟,靠着背垫,透过厚重的挡风玻璃,望向三楼亮着灯的那扇窗户。 他今天是冲动了,打了那通电话,理智被欲望所摧毁,他给她打了电话,借着她的声音,抵达顶峰,那时候,他选择果断将电话挂断,真是,想要简南,这个令人疯狂又绝望的念头,他明白,总有一天会毁掉一切。 烟雾缭绕的火光里,半明半暗的侧脸,下颌线坚毅果决的男人狠狠吸了一口,而后吐出一个弧度漂亮的烟圈。 启动引擎,猛打方向盘,车子很快消失在茫茫雾色中。 简南溜达到了门口,然后领着不高兴团团又一路走回去,打定了主意,明天请一天假,好好休息,鉴于之后还要继续工作,这种事情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遇见,她必须学会适应,就算学不会适应,那也要试着无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