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知道的太多了(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五十七章:知道的太多了(一)

这一请假,娜姐依旧不高兴地同意了,简南早上先是和团团去了超市为家里的冰箱采购食物,然后回家做家务大扫除,做完这些之后,吃了午饭,母子两个午休了一下,便出发去稻田幼儿园了。 这时候孩子们正在上课,王园长过来接待了他们,还让助手帮忙带着团团去礁石参观了。 园长办公室内,王园长笑起来很慈祥,问题也和上一次那家幼儿园的大同小异,简南一一回答了,最后,王园长颇为感慨地说:“独自抚养一个孩子,很辛苦吧?” 简南很担心单亲的这个问题会不会让团团再次被拒之门外,犹豫了十几秒钟,才斟酌了语气,说:“辛苦,但是很幸福,团团总会带给我很多令人意想不到的惊喜,每次看到他,我都会想,天呐,我真是全世界最厉害的妈妈,能够生出这么可爱又乖巧的儿子,我好厉害。” 王园长笑得温温柔柔的,说:“这种说法我还是第一次听见,这样吧,简小姐,您先回去,明天这时候,我会给您通知的。” “好,谢谢您今天抽时间见我,谢谢。” 道别了王园长,简南出门的时候,女老师带着个孩子进来了,进门就跟园长诉苦。 “王园长,夏铮我是真的管不了了,今天又和人打架,都把杨洋给打哭了,那可是杨总的儿子,小孩子回去跟大人告状,杨总怪到咱们幼儿园头上来可怎么办?” 简南看向那个孩子,长得特别帅气,浓眉大眼,此刻背着手站在老师后面,一板一眼的,倒是一点儿也不怕老师请家长的样子。 王园长:“夏铮和谁打架了?为什么打架?” “和杨洋打架了。”年轻的女老师很生气:“课后休息时间,两人在走廊上打架,夏铮把杨洋都打哭了。我问了,这孩子怎么也不说为什么打架!王园长,这已经是这学期第三次了,我觉得有必要重新审视一下夏铮同学是不是适合我们幼儿园。” 简南随便一听,就是孩子之间打架的事情,正转身准备走,团团跟在助理身后就进来了,一看见简南,就一头扑进了她的怀里,放声大哭。 小家伙的哭声把简南的心都给揪起来了,忙搂在怀里轻声哄着:“怎么啦?哪里不舒服吗?” “麻麻,呜呜呜,麻麻……” “是这样,刚才杨洋推了团团一下,把团团推倒了,我抱着团团去了医务室检查过了,没什么问题,手掌擦伤了一点。” 简南这才注意到,团团手掌心抹着黄色的药水,还贴着一张创可贴,她一想到团团流血的时候肯定很疼,气就不打一处来,团团的脾气根本不会先和别人起冲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人家是来面试的,结果出了这样的事情,王园长也很不好意思,而且两件事情合到一起,王园长也能大概地猜出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抱歉地笑了笑。 “简女士,不好意思,我们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刘老师,麻烦你把杨洋喊过来。” 没过多久,一个小胖子就过来了,刚哭过的眼睛红通通的,简南想着,夏铮看起来瘦瘦的,没想到力气还挺大,竟然可以把人打哭成这样。 王园长将人招到身边,问:“杨洋,告诉老师,你为什么推这个小朋友?” “我说是小妹妹,他非说他是弟弟!爸爸说男孩子都是很强壮的,我要看看他是不是很强壮!” “然后你就推了这位小朋友?” “园长奶奶,我没,没有推,我碰了一下!”杨洋小小声地反驳。 杨洋也很委屈,弟弟才没有那么不经推呢!就是小妹妹啊!长得那么可爱! 简南想笑,这样的逻辑也就只是孩子才能有的,这个小胖子是没有被女孩子揍哭过吗?路衡也是一脸郁闷,这都什么跟什么,简直是乱七八糟。 “那夏铮同学的家长呢,把家长叫过来了没有?” 许老师认真道:“我刚才就已经打了电话了,估计现在应该到了。” 话音刚落,门口便传来富有磁性的低音炮。 “王园长,不好意思,有点堵车。” 简南一愣,这是,路衡? 路衡也没想到会在幼儿园见到简南,反应过来后先笑着跟她打了招呼:“阿南,又见面了!” “是啊,又见面了。”简南小声提醒:“团团,跟路医生问好。” 团团还记得路衡送给他一瓶奶昔的事情,而且在医院的时候路衡的温柔和耐心就让团团很喜欢,当下,团团也不怕生了,奶声奶气地说:“路叔叔好。” “团团好呀。”路衡走过来,蹲下来跟团团打招呼,然后朝夏铮挥了挥手:“铮铮,你过来。” 所以,夏铮是路衡的家长,啊,不对,是路衡是夏铮的家长? 原先还是小霸王模样的夏铮,在路衡进门的时候就蔫了,现在别别扭扭地一步一停顿地朝路衡身边挪过去。 夏铮小小声的:“爸爸。” 简南的八卦之心几乎是在瞬间燃起,她竟然貌似知道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路衡有一个儿子?天呐,这算不算是知道了老板的秘密,会不会被杀人灭口的?! 路衡严肃地问夏铮:“那你呢,你为什么和杨洋同学打架?” 夏铮在他怀里闷闷的,不好意思地说:“我看见他推了这个弟弟,我才打他的!你告诉我的,欺负人是不对的!” 路衡和简南相视一眼,所以这都是一场误会? 两个大人笑开,既然是误会也就没有可大动干戈的教训的了,小朋友打打闹闹的,也没出什么大事。就算了吧…… 王园长也是不好意思,和那位原先还怒气腾腾的老师说:“许老师啊,以后淡定一点儿,多和孩子们沟通就好了。” 许老师点头,然后王园长又让杨洋向团团道歉。 团团还窝在简南的怀里,呜呜呜地小声哭着,金豆子一颗一颗的往外冒,攥着简南的衣角害怕的盯着杨洋看,杨洋不知所措地站着,他还没给人道歉过呢,有点不适应地说:“对不起。” 团团把头扭过去,不想搭理他,简南深知自家儿子的记仇程度有多恐怖,呵呵笑着打圆场:“团团是弟弟哦,以后不要弄错啦。团团现在只是有点害怕,杨洋哥哥道歉了,团团也还是愿意原谅杨洋哥哥的是不是啊?” 说着,还拍了拍团团的背,问:“团团?” 简南怀里的团团觉得自己好受伤啊,莫名其妙被推倒了,手好疼呢!不想原谅,可是麻麻说要原谅耶…… 团团纠结着,轻轻地点头。 “好啦,简女士,真是对不起,小孩子之间的打闹,幸好没有什么大事情。” “是的,幸好都是误会。” 既然事情理清楚了,老师也就带着杨洋回班级了,中间加了这件事情,要走的时候,也差不多到了放学时间。 路衡便也就干脆带着夏铮提前下课了。 王园长送两人到门口,告别后,路衡拦住要简南,放出了大白牙出来溜达,说:“阿南走吧,咱们喝下午茶,抹茶千层。” “好耶!我还要柠檬茶!!”夏铮欢呼! 团团哭累了,一听有好吃的,立刻扭过头来,眨呀眨呀他的大眼睛。 路衡又补上了一句:“团团要不要去?” 团团期待地看简南:“~去不去啊~” 团团刚难过了一阵,原本简南想要带他去奢侈一把的,但是想了想银行卡里面的余额,果断拒绝了。 “谢谢,但是……” “阿姨,我想和弟弟一起去吃蛋糕!阿姨和我们一起去好不好!”说着,还垫着脚尖来牵团团的手,简南傻愣愣地看着儿子还嘿嘿笑了。 好像,现在不太好拒绝的样子,连夏铮都开口了,而且,这也算是团团的社交活动,算了,去就去。 “那就走吧。” 路衡打开了车门,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位小朋友和这位,额,保姆吧,请进。” 简南抿唇,眼睛里蓦然笑开。 …… 十分钟后,路衡带着简南进了一家餐厅,找了个靠窗的位置,连菜单都没看一股脑儿的就点了一大堆的甜点和饮品,简南光听着,就觉得心在滴血,格调高雅的装饰,一看就知道里面的东西并不便宜,所以说在这里吃饭根本就是在割肉,简南快哭了…… 陆陆续续地上来了很多样子可爱小巧的糕点,简南给团团插好了吸管,将柠檬茶放到他面前,嘱咐道:“慢点儿吃哦,一勺子一口,知道吧?” “嗯嗯!” 夏铮来这里很多次了,小大人似的给团团介绍哪一种好吃,哪一种是更酸一点的,最甜的又是哪一种,俩小孩坐到一起,欢欢喜喜地分享着小朋友美食家的点评。 “哇呜,好好次喏!” 小家伙满足地舀了一大口,把勺子举到简南嘴:“麻麻,给!” 啊呜一下便一口将千层糕咬掉,简南摸摸头,说:“好好吃,谢谢团团!” “哈哈哈,麻麻不客气~~~” 说完,团团就高高兴兴地跑回了夏铮那边,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最喜欢的动画片了。 简南见团团和同龄人玩得开心,心里也高兴,这才是三岁小孩子应该拥有的童年生活,阳光草地,朋友,书籍…… “团团真可爱啊,有礼貌又乖巧。”路衡的低音炮说着:“铮铮就太闹了些,有时候我都降不住他。” “不会啊,夏铮很有正义感呐,你告诉他说欺负人是不对的,他就知道要保护小弟弟,然后也很有勇气,你看,那个小朋友那么大块头,夏铮都不怕呢!” “是啊,冲上去就是一顿揍,也不试着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到底是什么样的。还得多多看着教着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