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新计划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五十九章:新计划

一整个上午,简南都钻研在了这个署名为自由的计划之中,不得不说,秦厉北真的很厉害,这个由他一手提出来的计划,真正的在某种程度上面解决了金茂之后可能会遇见的建筑材料质量问题,从而避免有人在上面做手脚。 实际上,现在市面上存在着很多这样的问题,开发商将地产项目交给承建建筑公司之后,建筑公司有自己的材料采购渠道,而这在整个项目的链条上,已经是属于第三层级,很多东西一旦开发商照看不到,便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就像现在的金茂项目,建筑外包给了万盛建筑,其中施工过程中需要用到的沙石和水泥,土砖等等,全部都是由万盛建筑来进行采购,若是万盛建筑有异心,那么对于金茂来说,就是毁灭性质的打击。 所以,越往下面看,简南便越是佩服秦厉北,抛开私人感情,秦厉北的的确确是个值得跟随的老板,当然了,除了一些龟毛洁癖和小心眼记仇之外,这样的老板,简南觉得自己是猜到了狗屎运也不一定能遇见。 “难怪元北能发展到现在的地步,真是……” “秦总就是整个元北的灵魂,你刚进来,不知道当初秦总喝了多少次胃出血的,才换来今天元北的硕大格局,所以,你能留在元北上班是你的荣幸,也是你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姜娜颇有些语重心长:“所以啊,小姑娘,好好学,哪怕学到九牛一毛,也足够你受用终身了。” 简南还以为自己的嘟囔没人能听见呢,一时间就蒙逼了,姜娜见她那受惊的小模样,很是看不上,这种小白兔在商场上,分分钟就是炮灰的命。她都不屑的认真教她,浪费时间。 “我明白的!” 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在转身之后,看到四下无人,简南闷闷地咬唇,言犹在耳,当年秦厉北说的那些话,已经很久没有想起来了,如今想起来倒觉得是深深的讽刺。 …… 之后简南虽然没有再说,但还是认真的姜娜教她如何看项目预算表,这些比较专业,简南之前没碰过,所以现在只能是临时抱佛脚,狂补知识点。 她还买了基本财会和地产项目类的书籍来看,每天哄团团睡着以后便往客厅沙发上一戳,看到凌晨,咬牙忍着瞌睡虫背书的时候,总会感慨一下巅峰时期仿佛已在高考的时候度过,现在的脑子不太好使儿了。 听姜娜解释完,简南心里也是有个大概的轮廓了,秦厉北还特地为这个项目划拨了项目前期投入资金,看来真的是是份重视这次的自由计划,而上游的这些供应商里面,东升公司制造的水泥和钢制品,是很有名的,远销海内外,如果能够和东升签订独家供销协议的话,那么对自由计划,百利而无一害。 简南在心底决定将东升定为主攻对象,其他的挑几家看看作为候补。 姜娜早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忙了,简南突然佩服起来,姜娜的外表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很容易让人误会是花瓶,靠脸和某种躺下的技术吃饭的,没想到侃侃而谈起来,还是肚子里有料的,高颜值高能力,简南瞬间就把姜娜当成了自己的目标,什么时候她也能向姜娜那么厉害就好了,这样也能更加有力量来保护她想保护的人。 …… 姜娜察觉到了简南的目光,转过身去,问:“看什么?还有疑问?” “不是不是!”简南连连摆手:“娜姐,我就只有一个问题,那天我见到副总裁了,但是,就是,副总裁怎么都不在公司的,这样也可以的么?” 作为医生总是要当值的,路衡居然两天了一点儿面都不露的,秦厉北那个工作狂,居然真的容忍了,简南猜测要么是两人关系不一般,要么路衡真的就只是挂名而已。 “副总裁来不来,不是你需要操心,你现在应该考虑的,就是如何做好你手头上面的事情,既然进了金茂项目组,机会给了,抓不抓得住就只能看你自己了。” “谢谢娜姐,那我忙了!” 简南被教育了,连忙收拾好所有的心情,把一颗心直接扑进了这个名为‘自由’的计划中。 转眼间几天时间就过去了,周末,简南因为一些资料不能带出办公室,便只得到公司加班,正在奋笔疾书计算成百上千数据的简南,接到了入学面试通过的消息,王园长笑声欢快地说欢迎简柠同学入园。 “谢谢,我会按时送团团去报道的,谢谢!” 简南握着电话直接笑成了一朵花,这比中了彩票还让她高兴,王园长的电话都已经挂了,她还保持着讲电话的姿势一动不动的。 赶紧给吴心意去了电话分享这个好消息,还在梦周公的吴心意直接跳了起来,在床上面蹦跶起来,然后想起什么,又冲进了团团的房间,虎扑过去将小家伙弄醒,惊喜地说:“团团呦,你面试通过喽,可以去幼儿园上学喽!” 团团揉着睡不醒的眼睛,呀了一声,没听懂抱着他哈哈大笑的心心姨姨究竟怎么了。 “你别吓着他,今天我回去之后去市场买菜,今晚上咱们吃火锅!庆祝一下这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你们想吃什么记得告诉我哈!” “好咧,铁公鸡终于拔毛了,我一定好好宰你一顿!挂了啊,我带团团去刷牙洗脸!” “好的,晚上见!” 这段时间里面都是些令人郁卒的事情,现在突然有了这么一个好消息,给简南灰蒙蒙的天空中如拨云见日的惊喜感,一切努力似乎都有了更加明确的目标和前进的方向,简南心里暖和和的,夏至已经到来,烈日当空的挥汗如雨,一定能够给大雪纷飞的隆冬腊月更加温暖的守护。 简南手指敲击键盘编辑接下来的工作计划,与供应商进行谈判,首先的一点就是掌握市场行情,继而学会对产品质量的鉴别,然后才能进行下一步的步骤。 这还是,简南曾经在秦厉北的笔记上见到过的,现在正好能用得上。 …… 金茂那边的工地已经重新开始施工,虽然几个高层管理对于简南提出来的爆炸案解决方案,甚至后面一系列的跟踪都颇有微词,认为这大大提高了项目成本,不过都被秦厉北一一驳回了。 那天见几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气势汹汹而来,简南将人安排进了会议室,中间趁着送茶水的时候进去过一次,正好被迎面而来的一个男人的文件夹给砸了个头顶冒烟花,这才知道,原来还有人对这件事情念念不忘,揪着因为没有事先提请项目组讨论通过而不肯松口。 秦厉北脸色铁青,仿佛处于暴怒边缘的狮子,简南捂着额头退了出来,关门的顺价还能听见秦厉北的怒喝。 后来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这几个人竟然都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去了,也没再上来顶层过,然后决议通过,公司也已经特事特办,按照最快的速度将相关款项划拨到了金毛度假村项目组。 自从那天中午见面一起吃饭之后,小薛便很喜欢在微信上调戏简南,简南和她聊天也觉得很开心,小薛喜欢搞笑段子和网颜文字,还有很多简南喜欢的八卦,一个外放的小女孩姿态,一个故意装老成的三岁大孩子的妈妈,两人混在一起,倒是相得益彰,有时候聊起来能聊一通宵。 小薛明天要去津市,那边的公司开工之后,小薛准备再做一篇关于关爱农名工的报道,首选就是金茂度假村那边。之后挺长时间不能见面,小薛便说今天要邀请简南吃午餐。 简南自然是答应的。 …… 还有一分钟下班,简南将笔记本收拾好装进背包里面,左手城撑着脸颊,盯着总裁办公室的紧闭的房门出神。 秦厉北这几天都没有来,前天她去Moshang工作室送晚餐邀请函的时候,沈扬诺没有见她,助理说是诺拉去发布会场地了不在,她便将邀请函交给了助理代为转交。然而简南因为掉了五十块钱回去捡的时候,却看见了沈扬诺就站在一个模特的前面说话,前后不过一分钟的时间。 简南攥着绿油油的五十块钱,心情就跟日了一头神兽似的,六十个省略号都不足以表达她郁闷的心情。 至于后来,秦厉北和沈扬诺有没有吃上饭,这就不是简南的考虑范围之内了,简南默默算着银行卡余额,接下来给团团交完学费之后,就没剩下多少钱了,应该能够撑到发工资。 一下班,简南便飞奔离开,到约好的地点的时候,小薛还没有来。 这是一家冰品店,门口排了很长的队伍,因为小薛提前预定了位置,简南才免于站在大太阳底下晒人干。小薛之前就发了信息过来说要她自己要吃的东西,然后简南也点了些自己吃的,便靠着座椅背垫休息。 店里面正在放新闻,简南草草扫过一眼,便停住了目光。 灯光璀璨,镁光灯闪烁,一眼望不见尽头的红毯之上,身着月牙白披肩长裙的女人,巧笑倩兮,如海藻般柔顺乌黑的伯波浪卷发,在月光中渲染着如水般的光泽,女人提着裙子往主席台上走,台下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热烈的掌声。 “金猴奖最佳造型设计,得奖主,沈扬诺!恭喜诺拉小姐!!请说一下您的获奖感言。” 沈扬诺接过话筒,歪了歪头,认真又幸福地说:“我很荣幸,感谢所有在这件事情上给过我灵感和帮助的人,还有,再次我要特别感谢,我的灵魂伴侣,也许你还在上一世,或许你已来到我身边,谢谢你给了我,我渴望已久的安全感。” 简南手一抖,手机啪的掉在了桌上。 “怎么了?见到我这么开心啊?” 小薛一进门就看见简南对着她双眼迷离,手机还掉了。 “啊?”简南懵。 小薛落座了,才发现简南目光的焦点并没有在她身上,而是……她回头看,便见到了半挂在墙面上的电视,在联想到了叔叔嘱咐她的事情,心中顿时豁然开朗。 小薛拿出八卦的架势,神秘兮兮地说:“作为北城第一名媛,沈扬诺的所作所为真的是对得起这个头衔了。又是开公司,拥有自己的独立时尚品牌,还当制片人,投资影视剧,还有啊,我听说,她接下来还会做一份时尚杂志,最近经常找我们总编辑喝茶,我们总编辑那个脑满肠肥的老男人,现在天天打扮的跟朵花似的,我看啊,过段时可能就去整容了。” 简南眼神飘忽:“很厉害……不是吗……” “当然了啊,其实她那种出身,沈氏纸业的唯一继承人,没有吸毒抽烟纹身逃学打架,反而事业风生水起,还长得那么漂亮,身为女人,我也都快要喜欢上她了!” 连小薛的评价都这么高,简南喃喃自语:“连女人的评价都这么高,所以这就是传说中的人生赢家,怎么追也追不上的……” “你这句话倒是说对了,我们娱乐版面的一个编辑因为这部电影而做过一个关于她的报道,有很多追求者,却没有一个能入的了她的法眼。”简南还沉浸在漫天胡想的思绪中,小薛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故意反问道:“你说,什么样子的男人才能让沈扬诺喜欢上啊,要是我是她的话,我就一定会找一个能力卓绝,颜值顶级,品德优秀的男人!” 什么样的?那应该就是秦厉北那样的,灵魂伴侣,果然是凡夫俗子打不破的羁绊。 简南晃晃脑袋,擦了擦额头的汗,回过神来,猛地将刚送上来的蜂蜜红茶给喝了个精光,心里的憋闷才稍微舒缓了些。 “不是说了么。灵魂羁绊,这种等级太高,一般人hold不住的。” 小薛见简南说这么一句无关痛痒的话,有点气馁,但很快又打起了精神来,因为简南的反应实在是不太像一个路人围观名人获奖的反应了,说不定简南真的知道些什么。 想要一击必杀,那么首先学会的第一件事,那便是绝对的忍耐。 吃完饭,简南将小薛送到了机场,然后回公司继续加班。 周末公司没什么人,简南工作的效率坐了火箭似的出奇的快,临近下班的时候,花了接近一个礼拜时间的建材公司资料库总算是建好了,有了这个,接下来她就可以去联系目标公司的负责任,实地考察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