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幕:要钱

静谧的小区车道边,银灰色车身在昏黄路灯下闪着凌厉的光,花冠盾形徽章无声地彰显了车主人不菲的身份。 车门打开,逃也似的简南从车上下来,将车门狠狠甩得震天响,她挥了个手作为告别便急匆匆准备上楼,秦厉北摇下车窗,指了指腕间的手表:“明早开会……不许迟到……”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简南,她脚步一顿,明天将要召开金茂度假村开发案的第一次会议,这也是元北和白氏两家第一次在这件案子上正式碰头。 而更让简南绝望的是,接下来作为秦厉北助理的她自己,还必须得和秦厉北朝夕相处,一想到秦厉北折磨人的手段多如牛毛,还特么的从来就是心眼比针眼都小,简南便觉得自己眼前一片漆黑,前途堪忧。 简南回过身去,装模作样地立正站好,再次挥了挥手,严肃道:“Boss,明天见。” …… 输密码进门,家里空无一人,简南将袖子伸到鼻尖,嗅了嗅。 衬衫的亚麻布料上面有一阵若有似无的茉莉香水味儿,简南认得,这是DiorAddictToLife,由茉莉与雪松木交融而成,仅仅一滴,柔美的花香渐次绽放,独具迷人优雅。 这是沈扬诺最喜欢的香水。 看来,之前秦厉北是和沈阳诺在一起,简南神色一暗,将衬衫利落地脱了,塞进了收纳桶里。 “叮铃铃~我回来啦~” 密码吗成功后响起了一段语音,声音是软软糯糯的团团。 推门进来的吴心意见了简南在家很是惊讶:“你怎么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会直接从公司去医院呢,你们公司也真是的,员工都请假了还把人拎过去加班?等等,你脸色怎么这么不好看?是不是你生病了?!” 吴心意说着伸手要来摸简南的额头,简南没动,干脆靠着墙壁,闷闷道:“心意,我很不舒服。” “怎么了啊?真的生病了吗?没有啊,我摸着体温很正常的,貌似还有一点点儿比我低。” 体温低,那很可能是被秦厉北在宴会上的神色狠厉吓到和再次见到白月笙,的后果吧。 “干嘛不说话,遇到什么事情了?工作上的事情吗?” 简南伸手抱着吴心意,憋着哽咽的嗓音:“心意,这个世界变化的太快,快得让人无法接受,幸好还有你在我身边。” “哎呀,怎么突然伤感起来了呀?”吴心意拍拍简南的肩膀,安慰道:“没事没事!我在呢啊,有什么委屈就说出来,我给你当垃圾桶;等你说得哭得舒坦了,我给你当军师,看看咱们应该怎么才能欺负回去!” 吴心意一举起紧握的拳头时,简南便笑了,揉揉鼻子,不好意思地咳了两声,才说道:“没事啦,我就是看了一部电影,见有所感,才这么脆弱的。我就是回来拿点东西,等会儿就医院看团团了。” 吴心意松了手,往旁边的白墙一靠,长长的松了口气:“哎呀,吓我一跳!还以为你怎么了呢!这状态啊,要不是几率太低,我还真的要以为你见到鬼了呢!” 其实也差不多的,跟见鬼没两样,那场面实际上就感觉是阿飘在肆无忌惮的飞了。 简南到底是幽幽叹气。 “心意,如果是你,你会要钱还是要脸啊?” 正趁着团团不在而夹着女士香烟过干瘾的吴心意毫不犹豫回答道:“要钱!”

上一篇   第五幕:面目全非

下一篇   第七幕: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