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火锅(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六十章:火锅(一)

简南提着大包小包回家,一进门便觉得不对劲儿,今天说好了要吃祸火锅,吴心意和团团一定是会乖乖的在家里等着她回来的,不说跑过来迎接,但是一声不响也没有可能。 在国外躲避追捕的时候,简南的第六感有时候会准确到连自己都不敢相信,她放轻了脚步声,将食品袋放到了地上,拿起了鞋柜后面藏着的木棍举到胸前做保护状,然后给自己做了一下心理建设,才猫着腰往客厅里面走。 …… 客厅里面坐了五个人,吴心意,团团,路衡,铮铮,以及坐在他们对面的…… 待那人缓缓转过身来,简南狠狠挥下去的棍子停在半空中,心砰砰砰地跳得极其快速,额头的汗水凝结成珠子顺着额角掉了下来,没进了领角的布料里,沾湿了一片。 咯吱,简南收回棍子的动作僵硬,双手垂在两侧,不安地问:“秦总,你来这里做什么?” 秦厉北白衬衣黑西裤,身姿笔挺,站在简南面前低头俯视,吴心意在后面使劲儿的挥手,指了指自己再指了指团团,简南满脑子都是WHATFUCK?? 路衡也跟着站了起来,挠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说:“铮铮说要找上次可爱的弟弟玩儿,我正好知道你家地址就过来了,然后出门就遇见了厉北,就说一起过来坐坐。谁知道……” 谁知道这位吴小姐一见到厉北进门,就跟见了仇人似的,闷着脸也不说话。 一点儿也不像是之前见到的那个热情好客的吴小姐。 简南自然是明白吴心意板着脸的原因的,英雌给了吴心意一个安心的眼神,几乎就是在片刻之间,做了个决定。 “正好我们今天晚上准备吃火锅,你今晚有事吗,没事的话就留下来一起,团团通过面试可以入学了,我们庆祝庆祝。” 夏铮听懂了简南的话,高兴的抱住团团:“团团,我们以后就是同学啦!” “我字道的哇,麻麻说我可要成为一名正式的学生了,以后会有好多小朋友陪我玩~不过我会对你最好的!” “那好!是你说的!”夏铮伸出小拇指,郑重地说:“你会对我最好的!我们是最好最好的朋友!” “好哒~” 团团也同样伸出小拇指,两人打了个勾。 两个小家伙认真做出承诺的样子,三个大人看在眼里,神色各异。 路衡最先开口:“夏铮还真的是喜欢团团,这俩小家伙能想出这么好也是很难得哈!” 简南点头赞同:“小朋友就是这样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很简单。” 一直被简南忽视的秦厉北站在角落,站得笔直笔直,吴心意又用眼神示意简南,这人怎么办啊? 简南接受到问号,想了想,说:“秦总应该很忙吧,我也不好意思耽误你的时间……” 简南话未说完,便被秦厉北直接打断:“我不忙。” 简南一顿,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秦厉北,你今天是不是拿错剧本了?你这个反应根本不对呀你知道吗?! 场面在秦厉北话音落下之后,一度沉默。 …… 吴心意是觉得这件事只能让简南自己来决定的,路衡自己就是一个客人,他也后知后觉的察觉出来简南似乎对这个直属上司有点奇怪的气愤,因此也不敢随便的开口。 而这时候,一颗小豆丁哒哒哒跑了过来,站在秦厉北面前,头仰得高高的。 “帅苏苏喏,你留下来次饭吧?” 简南心里咯噔一下,想要出口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好。” “嘿嘿~~麻麻,帅叔叔要和我们一起次饭!” 简南并不想将大人之间的纠葛带给小孩子,而现在既然团团已经做出了邀请,简南更加不会反驳他,于是只好笑了笑,说:“嗯,叔叔和我们一起吃饭。” 说完,淡淡的眼神扫过秦厉北,这个男人究竟想要做什么? …… 说是要吃火锅,简南买回来的食材却也只够得上三个人的分量,现在人数多了一倍,简南便只好回超市重新采购些食材。 吴心意留下来看家,秦厉北却开口说他开车去,可以节省时间。 既然都要留人下来吃饭了,再一起去超市好像也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简南说好,拿了背包就和秦厉北出门了。 他们俩走后,团团和夏铮开始在房间里面疯玩,吴心意心事重重地摘菜洗菜,路衡越来越觉得奇怪,对于秦厉北在这个地方不受欢迎的原因,感到好奇和,想要进一步探寻。 …… 简南找了家距离最近的商场,到了之后直奔生鲜食品区。 秦厉北推着购物车跟在简南后面,看着她仔细地挑选火锅料。 有时候人长的帅,就是很容易吸引旁人的目光,这家超市突然出现了一位英俊潇洒的男士,导购员和路人都纷纷多看了几眼。 简南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现,只想赶紧把东西买完了就走。 “潮汕牛肉丸可以多买一些,羊肉片也可以……”说着,秦厉北难得自己动手从货架上把东西拿了下来,简南的心很痛,刚才她就想拿了,但是一看上面的价格,都是国外进口,价格特么的贵,贵到离谱,还不如她去菜市场买了,然后再回家自己做呢。 但是请人家吃饭,也不好再拿了放回去,简南默默的咬牙,算了算了,买吧买吧。 她这么想着,将一把小黄瓜放进了购物车里,抬头的时候,正好看见后面有人拿着相机在拍照。那人浑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的,黑色连帽衫,带着一副四四方方的眼镜,还有口罩,见简南在看他,立刻转过身去,从左边的货架上走了。 简南立刻警惕起来,这个人是谁派来的,是和以前一样的吗,还是…… 秦厉北发现简南神色间的突然紧张,一时觉得不对劲儿,便也回过头去看,可走道那边除了以为老人家在挑西瓜之外,没有其他可疑的人。 “走吧,差不多了,咱们回去吧。” “好。” 虽然犹疑,秦厉北还是按下了心里头的问号,两人结了账,走到车门边的时候,简南猛地又朝后面看去,那里黑黝黝的一片,停了一排排的车,暗色中,看不清是不是有人躲在一米多粗的柱子后面,她不敢走过去查看,把东西都放进后备箱之后,匆忙的上了车,催促着秦厉北赶紧开车离开。 “你遇见什么了?” 秦厉北的问题,简南无法回答,倒是让她想起因秦厉北而遭受的一切驱逐,顿时想暴揍一顿秦厉北的想法更坚定了些,简南恨恨道:“没什么。” …… 凯迪拉克一路往小区的方向行驶,厚重的流水线条宛如水中畅游的鱼儿一般灵活地穿梭于晚间七八点真是道路拥挤车流量巨大的时候。 车内沉静,无人再率先开口说话,简南以手垫着车窗,手掌心撑着脸侧,失神的往窗外看去。霓虹闪烁,暗影浮动,这座城市的夜晚,比白天来的更加的丰富和疯狂。 身侧的女人,头发柔顺妥帖的散于脸颊两侧,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眉头紧蹙,不知想到了什么,粉嫩地唇微微一抿,沐浴液的清香夹杂着微热的晚风,令人醉意横生。 秦厉北心中仿佛架了一座大提琴,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拨动了琴弦,撩起一段动听的情歌,心随情动,他打方向盘的手紧了紧,无声暗咒,该死! …… 一路无话的回到家,简南进厨房帮忙收拾食材,吴心意回头看了一眼客厅,凑到简南耳边,小声问:“秦厉北究竟想干嘛?他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应该没有。”简南摇头,凭她对秦厉北的了解,如果秦厉北真的知道了什么,不可能还会如此淡定。而且现在最大的问题还不是他,如果真的是像她猜测的那样,那么,她的行踪,她回到了北城的消息,恐怕早就被知道了。 也许是上次发布会上,刊登出来的那些报道上面提了她的名字,才引来这些苍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