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火锅(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六十一章:火锅(二)

客厅里,路衡带和两个小家伙一起拼图,秦厉北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把玩着手里头的打火机,冷艳旁观。 夏铮喊着:“这个要房放在这里的!哎呀,团团,你弄错了!” “我没错,这里这里!铮铮哥哥你错了!” 路衡:“铮铮是对的,来,团团,你那张图要放在左上角。叔叔帮你。” 夏铮见路衡肯定了自己的正确,心里很是高兴啊,拍拍手,指着团团乐呵呵的说:“团团你真的好笨啊!一直放错!我是哥哥我比较聪明!啊哈哈哈!!” 团团眼睛里迅速积起了一汪泪水,秦厉北内心莫名奇妙地很是不爽,放了打火机,往地上一坐,一把将旁边的团团往自己怀里一带,放到腿上坐好。 随意扫了一眼拼图,也不过尔尔,太简单了,就这种东西有什么可浪费时间玩的,还不易乐乎,还敢说团团笨,一分钟不到,一幅图便已经完好的呈现出来。 “好了。” 路衡一脸看神经病的眼神盯着秦厉北,俩小孩你看我我看你,团团仰扭头仰着小脸。 很仰慕的眼神?不对,委屈?额……这小家伙这么看着自己做什么? “呜哇!!麻麻!!” 团团爆发出了一阵惊天地的哭声,泪水涟涟,哭声震天。 “团团怎么了?!” 闻声而来的简南见到的就是团团被秦厉北抱在怀里,可怜兮兮,又委屈又伤心地盯着她看,简南几乎是下意识就认定了秦厉北欺负了团团,怒火由心生,冲上去惊慌地抱走了团团。 “秦厉北你干什么?!” 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被小姑娘一声吼,居然有些微怔,他什么也没做…… 路衡有些看不过去了,秦厉北今天的行为都很奇怪,这在人家家里面做客,还把人孩子弄哭了,可不是个好的选择。 路衡赶紧解释:“没做什么,我们玩拼图呢,厉北直接就把拼图拼好了,小家伙可能觉得没得玩了,不高兴了。” 秦厉北:拼出来了还不高兴? 简南一听,再看看秦厉北,了然,指望秦厉北这种没有童趣的人来理解小孩子的世界,那真的是天方夜谭。 关键是简南还不好直接指责秦厉北,上司和下属的职位悬殊摆在那里,简南疯了才会在路衡面前这么做,他能几种身份来回转换,心思智力肯定高于常人,要是引起路衡的怀疑,那就真的是说不清楚了。 “没事的,小朋友嘛,总是爱哭一点儿。” 简南低头哄着团团,夏铮也跑过来安慰团团,这才让团团破涕为笑。 “哈哈~~麻麻~~”团团在简南怀里扭来扭去,她干脆把小人儿放下来,而后一秒,团团做出了一件让在场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事情。 他朝着秦厉北跑了几步,一头栽进了秦厉北的怀里,蹭了蹭,两只小鹿斑比似的眼睛水汪汪地盯着男人看,软软糯糯地说:“帅叔叔好厉害喏!” 简南:“……” 自己主动抱和被小家伙扑进来撒娇,是两种很不一样的体验,前者就是一种无意义的动作,后者,心头最柔软的部分像是被小家伙亲了一口,又甜又暖,小家伙身上带着若有似无的奶香气,像刚新鲜出炉的奶黄包,香香软软的。 “麻麻,帅叔叔拼完啦!厉害喏!” 这幅拼图买回来好久了,家里面三个人,都不会,不是这里不对就是那儿合不上,团团刚开始因为拼图太快拼好了,而受不了这个不是自己拼好的打击,现在由麻麻哄了哄,小家伙的注意力很快便又被别的点给吸引了,才会又跟秦厉北那么亲近。 简南心里直直地感叹,还真的是金鱼的记忆力,这样都不知道对小家伙是好还是不好了。 秦厉北一双手无处安放,现在回想起来,刚才那样做的自己还真的是……头脑发热…… 两人对视,清润沉稳的男人,怀里白瓷一般的小家伙,同样黑白分明清莹透亮的眸子,简南呼吸一滞,喉咙竟发不出任何声音。 …… 恰好这时候,端着碗筷出来的吴心意:“愣着干什么呢,可以吃饭了!” “好,吃饭。”回国神来的简南朝团团招招手:“来,团团吃饭了。” “好喏~” …… 热气腾腾,香味弥漫,若说有什么吃的能够瞬间拉进彼此之间的距离,那便是火锅无疑了,简南这次准备的是鸳鸯锅,一边大骨清汤,一边红油鸳鸯,桌上还有小肠、叶舌、牛百叶……满满当当的摆了一桌,两个小家伙被勒令不许碰辣的,但还是吃的很欢快,简南怕团团不好消化,拿了小剪刀用滚烫的热水消毒了之后,剪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放到他碗里,还再三叮嘱一定要嚼烂了才能咽进去。 团团乖乖地坐着他的专属座椅,抱着画着叮当猫的大碗,呼哧呼哧地往嘴巴里面塞东西,吃的满嘴满脸都是,简南正忙着去厨房那骨汤回来加汤底没有注意到,路衡也跟过去帮忙了,夏铮自己一个人也是吃的跟只花脸猫似的,而吴心意专注于和人发短信互骂。 简南回来时,看见饭桌上的场景,脚步一顿,竟然不知道该不该上前去。 秦厉北正拿了纸巾帮团团擦脸上的汤汁和饭粒,神情虽然淡漠,手上的动作虽然笨拙却很轻柔,团团小手还抱着碗,安安静静的。 周遭很是安静,岁月的脚步放缓,心事沉甸甸地悬挂于心头,这幅画面,连梦,都不敢。 简南很头疼,团团竟然不怕秦厉北,她还以为,上次在津市被团团见到那样凶残暴虐的秦厉北,再见面,小家伙应该是会离的远一点儿的才是,不过从刚才来看,小家伙在秦厉北面前,倒是‘记吃不记打’的典型,还莫名的愿意亲近他。 小家伙是她豁出命生的,到底是血缘天性吗? 路衡端着金针菇走过来,见简南依着门框,便好奇地问:“怎么了?” “没怎么,冰箱里还有一些丸子,我去一起拿过来。” 路衡顺着简南的目光方向看过去,也是一愣,秦厉北对小孩子这种脆弱的生物那是一点儿好感都没有,这次居然会帮团团擦饭粒,还有秦厉北也是,周遭一派生人勿进违者格杀勿论的气场,就连夏铮几乎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长大,对秦厉北也是怕的不行,没想到团团竟然不怕?也是神奇。 路衡抿着唇,感叹:“我第一次见秦厉北对小孩子这么有耐心。” 简南不经意道:“哦。” 这个回答,简南是明显的不想继续这话题下去了,路衡便也知趣的收了话头。 一顿火锅吃完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路衡带着夏铮说再见。 夏铮跟团团依依不舍地约定好了明天在学校见,路衡笑着把吵着要谁在简南家的儿子给拽走了,不知道是不是吃饱喝足的原因,简南的思绪放缓,平常的剑拔弩张在此时竟然恍恍惚惚地不知道该从哪儿找出来了的。 “帅叔叔再见!”团团摆手。 秦厉北生硬地回答:“再见。” 话音一落,敛眸收藏了所有的异样,抬头看向简南,无话。 良久,站在门口的两人沉默着,团团打了个哈欠,简南借口带团团回去睡觉,果断的关了门。 团团打完哈欠早就跑回沙发上窝着打起了瞌睡。 吴心意走过来,抱住简南,提醒道:“南南,他对你的好,你拿命还过了,现在的你,不欠任何人,别陷进去,你还有团团,你输不起。” 醍醐灌顶,简南明白地点头,笑了笑。 “我不是四年前的简南了。” …… 回家的路上,夏铮迫于秦厉北的其实压迫也不敢闹腾,乖乖坐着之后没多久就睡着了。 路衡想了想,问道:“之前阿南得罪过你?工作上还是私人生活上,该不会是撞见了你和沈小姐的好事,被你记恨在心了吧?” “你想多了。” 没有?对于这个回答,路衡完全不信,他继续道:“但是你们之间很奇怪,她好像很不喜欢你,但是又不得不面对你的样子,厉北你是不是拿什么威胁她了?” 秦厉北不答反问:“很不喜欢我?” 路衡一听,郁闷了,该不会这人还没察觉出来人姑娘见到他就一脸怎么又是你的表情? “难道,你没感觉得出来?” 不喜欢? 马路宽阔,人和车流稀少,辽阔的星空中星光不见丝毫,马路边的灯光昏黄明灭,性能很好的凯迪拉克瞬间提速,晚风从车窗外涌进来,带来了冰凉的触感。 下雨了…… 偷偷喝酒喝醉了的小姑娘,窝在他怀里哭着说很喜欢他,怎么办才好。 那是第一次了解,原来被人真心喜欢着,是那样的感觉,夏冰蜜水,冬暖初阳,似是泡在蜜罐里,溺死也毫无怨言。 秦厉北在心里冷笑,路衡怎么会明白,那么长的日子里,相依为命的两人,她亲口对他说过喜欢,一次又一次像把刀,深入骨髓,到了如今,他不准她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