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第一次上学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六十二章:第一次上学

帝豪花苑,夏铮一大早就自己收拾好了书包,喝完牛奶吃掉面包,站在秦厉北跟前。 “秦叔叔再见,我去上学了!” 昨晚上路衡突然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说有一台很急的手术,路衡怕大晚上把夏铮一个人放在家里不安全,便把人丢给了秦厉北。 “你自己一个人怎么去?” “学校有校车,再过十分钟会在门口停着,我每天都是这么上学的!” 秦厉北淡定地吃完了面包,起身,拿起置于椅背上的黑西装外套,随手穿上,骨节分明的手一颗颗将扣子系上,声音低哑:“我送你。” “啊?”这还是秦叔叔吗?虽然还是冷冰冰的说话,但是居然要送自己去学校耶?!夏铮有些惶恐,连连摇头:“不用了叔叔,我能自己去!” “你爸爸把你交托给我,我被保障你安全到校。” 可是,之前托付了那么多次,你都是让我自己去学校的啊? 夏铮天不怕地不怕连自己老爸有时候都干耍性子,但是在秦厉北面前就乖得跟小绵羊一样,于是乎不敢拒绝地夏铮小朋友迷迷蒙蒙地跟着秦厉北上了车,一路上都在纠结,秦叔叔这么反常,是准备把自己卖掉么? 夏铮就这么害怕到了幼儿园门口,不等秦厉北开车门,便一股脑的解了安全带直奔向老师的怀抱,把老师给吓得,还是第一次接收到夏铮这个混世小魔王如此高规格的早上好待遇。 “秦叔叔再见!” 话头挥手再见,夏铮便跑进了教室。 值班的女老师猛然间见到这么英俊的男人,脸颊有些烫,她原本还以为夏铮的爸爸已经是人间极品了,没想到夏铮居然还有一个这么帅的叔叔,以后对夏铮好点儿,说不定可以套个联系方式什么的。 秦厉北对于黏在身上的视线很是不耐烦,他放眼看去,四周没有想要见的那个人的身影,抬腕看了一眼时间,如果那个人不想迟到的话,现在就应该出现在这里才对。 而且昨天他已经问了HR,今天那个小姑娘并没有请假。 夏日清晨的风十分凉爽,吹来的时候,还伴着青草的芳香,晶莹剔透的露珠在绿莹莹的草叶子上滚来滚来。 随着上课时间的临近,送孩子来上课的家长越来越多,秦厉北的优越长腿与得天独厚的外表,还有剪裁合适的西装,无一不吸引着路人的眼光,秦厉北越来越不耐烦,心中烦躁随着温度一点点往上升。 最后,实在是受不了了,便回到了车上。 时间一点点过,他原本已经放弃了,却从后视镜中看见了一个鹅黄裙子的姑娘抱着白白糯糯的一枚小团子从车上下来。 握方向盘的手一紧,他神色晦暗,眼中恨意愈加浓烈。 …… “麻麻,团团好高兴喏!” “真的这么高兴呀?那你在学校要好好的听老师的话,还要和小朋友们好好想处,请求别人的时候要说请,别人帮了你要说谢谢,人家对你说谢谢的时候,你要说什么?” 团团笑得露出两颗大虎牙:“不客气!” “哎呀!我团团真聪明!” 简南亲了一口,走到值班老师面前,郑重地跟老师说了一下情况,然后值班老师接过团团,然后牵着他的手往教室里面去。 简南见团团没有什么异常的情绪,便放下心来,准备要走的时候,却听见团团在喊自己。 简南回头,看见那厢团团抱着小奶瓶站在鹅卵石小道上,一动不动了。那天见到的许老师站在走廊门口喊团团的名字。 小家伙看看麻麻,再看看老师,黑白分明的眸子里一片茫然,发生了什么事情,麻麻不和自己在一起的吗? 团团似乎这时候才认识到,原来上学是有很多的小朋友一起玩,可是麻麻是不跟自己一起玩的,他都不知道原来上学是这样子的设定呀? 团团眼神一暗,瘪着嘴就要哭出来。 简南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团团第一次融入群体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不知道习不习惯,还有他的性格就是只会闷在心不说话,要是被人欺负了都不懂得反击的话,该怎么办?她好像还没有叮嘱团团要学会保护自己,不要去水池边玩,不要爬很高的地方,还有不能在楼梯边打闹,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她都还没说呢…… 这样一想,简南也快要哭了,猛地起身就要往回走,她得再好好的和团团说说话。 简南心里难受,脚步一动,准备去把团团抱回来,结果下一秒便被幼儿园里面的一幕惊呆了。 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夏铮牵住团团的手,凑到团团的耳朵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团团竟然哈哈哈哈地笑开了,跟简南拼命用力地挥了挥手,然后跟着夏铮一起欢快地跑走了。 还处在伤感中的简南:“……” 校门外,车内的秦厉北将这一幕尽视眼底,一时竟忍俊不禁。 团团,其实,还是孩子,而且还是个蛮可爱的孩子,可一想到其他,特别是孩子的亲生父亲——白月笙,秦厉北便无法遏制心口的痛苦和愤恨。 …… 简南急匆匆赶回了公司,恰好在八点半的最后一秒钟干脆利落地打了卡,然后在姜娜掩藏的火气中不好意思地坐在了座位上。 今天早上原本是算好了时间的,但是吴心意突然晕倒在客厅,把简南吓了一大跳,送去医院再送团团上学,便晚了些,幸好没吃到,简南拍着胸口喘粗气,不然会被扣考勤,简南视钱如命,恨不能一分钱掰成两半花,自然不愿意随便被扣。 秦厉北是在简南之后十分钟出现的,神色奇怪地看了一眼简南,这一眼让简南一早上都在反思自己在工作上是不是做错了什么,然而想来想去也没有一个头绪,最后干脆放弃。 就这么忙着忙着,时间一点点的就过去,简南在项目组的例行讨论会上将自己准备了许久的资料做成了PPT文稿在会议上演示了一遍,出乎简南意料的是,大家并没有横挑鼻子竖挑眼,反而对简南提供的资料很是满意。 这让简南很是高兴,毕竟付出的努力有了回报,本身就是一种让人很高兴的事情。 具体和几家公司联系实际考察的事情就交给了采购部,但是秦厉北在会上也提醒了简南要随时廚这件事情的进展。 散会后,简南被留了下来。 “津市警方关于工地爆炸案的结论报告,什么时候能出来?”元北正处在上市筹备的阶段,发审委很注重这一块,秦厉北最近被这件事情烦得焦头烂额,元北目前的发展势头太快,北城上流圈子有多少人等着看秦家三少的笑话。 秦厉北绝对不会将笑柄送到那些人手上。 “前期调查取证已经完成了,现在准备结案,而且我们元北在这次事故发生后采取的措施,在社会上的反响很好,公关部发过来的统计数据也可以看得出来,民众对元北的印象很不错。” 秦厉北看着简南侃侃而谈,表面上十足十的淡然,内心却很满意。 他会亲自教导她,商场上的尔虞我诈,身居高位的驭下手段,甚至是见人说人说见鬼说鬼话的千人千面,他会给她身份地位权势。 而后,终有一天,秦厉北将目光牢牢锁在转身退下去的简南身上,清丽秀雅,犹如高山之巅的一抹曦阳,嘴角挂着笑意,残忍又凉薄。 他也会亲手将她拉下。 爬得越高,摔得越痛,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