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东升公司(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六十三章:东升公司(一)

长安街的某家花店,铅华盛开,熏香影绕,美女老板热情地招呼着客人。 “送爱人的啊,那么对方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呢?” 简南站在一排排的鲜花面前,眼花缭乱中,还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 十分钟前,秦厉北吩咐她亲自定一束花到沈扬诺的工作室。 还亲自?!幸好并没有指定说一定得她亲自送到沈扬诺手上,简南想,不然她今天回家一定会蹲到墙角去画个圈圈送给那个姓秦的! 简南面上淡然心底郁闷,转头请教了娜姐之前有没有类似这样的经验,娜姐便给她写了一个这里的地址,还说不接受网订,必须到店里面去亲自挑选。 她只好放下来手头上的工作,急忙忙打了车过来。 …… “什么样子的?”沈扬诺是什么样子的呢?简南想了想:“白富美,白富美中的白富美。” 美女老板也认真地想了想:“那就紫郁金香吧,郁金香本就高贵典雅,既不会拉低你们老板的档次,还能深刻代表着你们老板对他爱人犹如王子与公主般高贵的爱情。” 简南走到角落边,见放满了修建花枝的残料里面乱糟糟地躺着几枝狗尾巴草,眸色暗了暗,听到老板的话,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这才盯着老板手中的娇嫩欲滴的花束,出神道:“好。” 填好了地址和贺卡,简南出了花店,手里拿着一根狗尾巴草,这是刚才她找美女老板要的,美女老板一看她一次性买了九百九十九朵,而且拿的也不过是一些用剩下的,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你就只要这个?要不再挑几朵其他的?” 简南摇摇头,感谢地说:“不了,就这个就很好。” 阳台上的那盆狗尾巴草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自从回来之后,自己就变得很爱回忆过去,仿佛已经到了白发苍苍的老年时代了,她走的时候没来得及带走,估计长时间没人打理,现在说不定已经被清理掉了。 简南走到公交站搭车回公司,刚坐下,便接到了小薛的电话,是打来保平安的。 “那儿现在还好么?” “好得很呢,一些轻伤的工人现在已经回到了工地上了,我找他们问过了,医疗费那些是公司付的,误工费和营养费那些呢,也都给到他们手上了。挺好的!还有啊,有个叫做王大顺的,让我问你,你什么时候来津市,他还要给你做海鲜面呢!” “哈哈!”简南难得一次笑得开怀:“找时间应该会去的,工地那边现在会定时派人过去巡查,你帮我王大哥说一下,就说,我会争取被安排去一次,然后到时候一定要给我做全世界最好吃的海鲜面哈!” “行啊!我会帮你跟大顺说的,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啊,秦总最近忙什么呢,我想要找他做一个专访,都没有时间呢,之前秦总就只接受过《时代财经》的采访,那还是三年前的了,最近这三年元北发展的势头那么猛烈,我要是能拿得到元北上市前的最后一次采访,那么我在我们财经编辑部就直接可以横着走了呀!” 小薛这么一说,简南也是想帮忙的,她大致回想了一下秦厉北最近的行程,脑子里竟然也说不上个一二三的,秦厉北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她既不是风也不是云,怎么可能追的上他变幻莫测的步伐。 “秦总挺忙的,需要我找机会向秦总提一下么?” 小薛很激动的攥着手机,果然认识了简南是有好处的。“好吧,那你见到秦总的顺手,顺便帮我说一下哈!你是助理嘛,见到秦总的几率一定比我的要大!” 她笑得很大声,简南在电话里面都能感觉到小薛是真的很期待这一次采访的,而且,集团上市之后总要有一个品牌形象,秦厉北作为集团总裁,推出他作为企业形象核心,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简南考虑了一下,觉得这样的请求是双赢的结果,便答应了下来。 “我试着跟秦总沟通一下,如果能预约到时间,我再通知你。可以吗?” 小薛听到简南答应了,高兴的要命,直接在车里面就蹦起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职业的敏感度,她坚定地认为,只要是简南去说的事情,在秦总不说是一定能够通过,但百分之五十以上的答应几率还是有的。 站在沙尘滚滚的工地,身旁土方车呼啸而过,扑了她一头一脸的灰尘,灰头土脸的。 小薛默默握拳:只要能拿到秦厉北的独家专访,她小薛就不会再被编辑部的那些‘老人们’给鄙视了!“啊啊啊!等着吧你们,我一定可以做得到的!你们给我跪下唱征服!!” 从指挥室出来的李副队长见此情景,连连摇头,这个记者真的是一点儿也没有个记者严谨老成的态度,真不知道简小姐说的那些能不能好好的实现。 …… 傍晚下班的时候,简南去敲了总裁办公室的门,然后把小薛想要采访他的事情说了一下。 秦厉北目光审视,漫不经心地问:“你和薛记者的关系很好?” 简南如实回答:“她是《朝阳时报》那边派过来专门跟访金茂度假村工地的,我们有时候会聊天,也吃过几次饭。” 想到抽屉里下面的人送上来的资料,秦厉北听简南这么说,不由得多看了她一样,速度继而速度很快地收回视线,点头:“你是我的助理,以后这些事情你来安排就好。” 简南原本反应迟钝,这次却精准地捕捉到了秦厉北的犹疑,她胸口沉沉,觉得房间里面的空气很稀薄,她得出去缓缓,很快重重地点头:“我明白了。那我先下去了。” “等会儿。”秦厉北叫住了她,故意道:“花送到了,扬诺说很好看,她下次请你吃饭。” “扬诺姐不用这么客气。”简南笑笑,恭敬道:“花是花店老板挑的,钱是秦总你花的,我也就是跑跑腿而已,用不着的。” 说完,简南也不等秦厉北再开口,直接推了门出去。 秦厉北看着简南神色如常,将手中的钢笔一掷。心里百种滋味都有,刚才那些话不过是随口瞎编,简南的反应却让人心烦。 外面的办公室没人,简南脚步虚浮地走回了自己的座位,才刚趴到桌上便使劲儿地掐了把自己的手臂,白皙的手臂上瞬间就出现红痕,很疼,但心情好了很多。 她给小薛打电话,说是事情成了,之后会尽快安排出秦厉北半天空闲的时间。 小薛千恩万谢的,一个劲儿的说等她功成名就了,军功章上一定有简南的一半,简南觉得夸张了,又随口聊了几句便结束了通话。 ……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儿的过了,整个项目组的人一起加班了好几天,前方终于是传来了好消息,说是东升的董事长愿意和原本进行长谈,并且指名了只跟秦厉北谈。 毕竟这是一个很新颖的想法,对方想要直接跟掌权人对话也是可以理解的,秦厉北自然是同意的了对方的要求。 虽然忙碌,但是幸好结果喜人,简南也跟着加班了好几天,团团第一次从幼儿园放血都没能去接他,为这个团团还跟简南闹脾气了,说是要和麻麻绝交一分钟,把因为加班累得半死不活的简南笑得差点背过气去儿。 这天好不容易能提早下班,简南还想着说去幼儿园门口蹲点,等着接团团回家呢,结果刚走到集团门口便被秦厉北的一通电话给生生拉回去加班了。 坐在车上,简南刻意把包放在了身前,问道:“加班不是在公司加班么?” 话落,简南怀里飞进了一张请帖,米白色烫银簪花小楷,一眼看过去就是特别的高端大气上档次。再看一眼其中的内容,简南不禁大呼:“哇塞,低调奢华有内涵啊!” 整个北城一年之内,来来回回的商务晚宴酒会等等等,那是多的数不过来,但是其中有三个是含金量极高的。 首先就是由中央财务部主办的五年一度的北方经济峰会。能参加该峰会的,都是全国站在财富金字塔顶端的人,不过近几年,各大家族企业都进入了权力交棒的时候,参会的就变成了不是北城政界那群太子党,就是明面上公认的北方六省几大家族的子弟,再来的便是一些金融科技新贵。但说到底,拢共也不过二十个座位。 其次便是银行协会举办的晚宴,时间不定,但是由于参加的都是些银行界人士,做生意的嘛,和银行打交道是必不可少的,所以十分受到推崇。 还有排在第三的,那边是每年年中的这个北城青年论坛,旨在讨论北城经济的未来发展形势。这个论坛的由来还是很有趣的,听说是北城某个家族的皇太子不满时事而搞出来的吐槽小团体,后面规模越变越大,就变成了现在的三大会议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