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东升公司(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六十四章:东升公司(二)

简南很是兴奋,没想竟然有机会去亲眼目睹这样的盛会,而且到时候肯定能见到很多很有能力的人物,说不定能探听到什么内部消息,到时候她就去买股票,大大的赚它一笔,然后把辞职信甩到秦厉北面前,吼一句,‘老娘不干了’!想想就觉得像做过山车一样的刺激! 秦厉北余光瞥向身旁,那个女人正笑得一脸灿烂,还有些疑惑,前一次找她当女伴还要死要活的,这一次怎么就这么高兴?加班加傻了?还是为他受邀参加这个论坛而高兴? 秦厉北还记得,在他受尽冷眼的时候,她就一直念叨着说总有一天,那些重要会议的邀请函都会雪花一样地飘到他手里头,到时候,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 “三年前,就有邀请函寄过来了。” 说完,连秦厉北自己都有些怔住,自己居然会像个跟父母邀功的小孩子一样,炫耀这些东西,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 “啊?哦。”简南听见这话,生怕被秦厉北察觉自己的小心思,立刻收住笑意,正襟危坐,认真道:“我知道了!所以这是秦总你第三次参加喽?” “嗯。” “哦。”简南专心地摆弄起手上的邀请函了,不愧是顶级论坛,连邀请函的设计都这么有艺术感,真是不错不错!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简南摇摇头:“没有了。” 秦厉北:“……” …… 简南这次依旧是被秦厉北钦点陪同的,和上次白氏的晚宴一样,秦厉北派了造型师一手打理了她出席时候所穿的一切,礼服,妆发,高跟鞋,最后,当造型师拿出项链的时候,简南愣了。 那是秦厉北在白氏晚宴上亲手为她戴上的项链,那晚之后,那么贵重的东西她也不敢动,便找了个机会放回了秦厉北的桌子,没想到这次竟然还能再见到。 造型师尼克解释道:“秦总吩咐了,让我为简小姐打理个合适这条项链的妆容,嗯,看起来还不错。” 简南静静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尼克的手艺的确是不错的,的确看起来和之前素面朝天的自己有很大不同。 简南怔怔看得出神,丝毫没有注意到秦厉北从门外走近,尼克很有眼力见儿,直接无声退了出去,还为两人轻轻关上了房门。 淡粉色纱裙,凝脂如玉的双肩,瞳如墨,娇颜似雪。 秦厉北最后将视线落在了曲线优美的脖颈上,钻石闪着璀璨的光晕。 “我给出去的东西,从来没有再要回来的先例。” 嗓音清润,简南先是一惊,而后在见到来人是秦厉北后,又很快的便淡定下来,她环顾四周,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造型师早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简南轻声开口:“我刚才就想问,白氏晚宴还好,今天这样严肃又重要的场合,应该是董事长夫人陪着你吧。我是不是有点越俎代庖了?” 秦厉北淡淡否定:“她不适合。” “那么沈小姐呢?京城第一名媛,谁人不想邀请到她当女伴,我敢说今天参加的青年才俊里面,有百分之五十的男人都想要得到沈小姐的青睐吧?”简南语带讥讽:“就这样的女人,秦总,你还觉得不适合?” 刚问完,秦厉北便微微皱眉,简南立刻秒怂后悔了,这不是明摆着么,他们连见面都要小心翼翼地,两人都有头有脸,怎么会给别人怀疑他们关系的机会,所以自己又再次成了一个挡箭牌。 想通了这一点了,简南忽略了心中的失落,疑惑地反问:“其实我很好奇,既然你那么喜欢她,为什么不干脆娶了?娶回家做秦夫人,想怎么睡怎么睡,想怎么秀恩爱怎么秀恩爱,不是挺好的,沈家和王家的背景不相上下,你不吃亏。” “现在,也是想怎么睡就怎么睡。” 秦厉北双手放在简南肩头,掌心炙热,挺拔如松的身躯微微弯下,靠近了简南的耳垂,呼出的热气直扑在耳后,竟无端端地生出来一派旖旎。 她想,秦厉北莫不是故意的,就为了在这上面羞辱她,看她出丑。 “秦总,你的生活过得还真是滋润。” “谢谢。” 这话堵得简南哑口无言,我不是在夸你啊喂!简南郁闷,脑海里却又浮现出了那边沈扬诺出现在集团的场景,胃里又是一番惊涛骇浪,想止也止不住。 “你们有钱人的爱情就是会玩儿。” 秦厉北直起身,清冷的目光中有些鄙夷,从曾经的经验中,他已经得出了一个结论。 “穷人的爱情,就是想玩儿也玩不起。” 简南彻底闭嘴,或许秦厉北说的是对的,当初不就是因为穷这一个字,沈扬诺才离开的吗,不想再过多的探讨这些,简南冷冷地站起来,往门外走。 “秦总,快迟到了。” …… 论坛晚宴的举行地点在高顿酒店,顶层空中花园,男男女女,西装革履华服加身,精心打扮的妆容,价值不菲的首饰,葡萄美酒夜光杯,觥筹交错,一派盛世欢歌。 这样的场合,是简南第二次参加,有些不是很习惯,她看了下四周,目光陡然停住。 她早该想到的,这样的场合,秦家的另一个儿子也会参加,不过,简南再次将四周看了一遍,却没有看到白月笙,不由得疑惑起来,难道他没有参加么? 正想着,却被秦厉北揽住了肩膀往前带去。 “秦总,你……” “注意力集中,今天东升的少董董邵也会到场,董胡对这个儿子几乎言听计从,要是能说服董邵,那么对于之后和董胡的谈判,更有帮助。” “所以这才是你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么?”简南问。 秦厉北反问:“你觉得一个东升值得我大费周章的挤出时间来?” 简南摸摸鼻子,小声嘟囔:“那也不一定。” 秦厉北听见了,却也不急着反驳,而是故意再次反问:“你说什么?” “啊?额,没什么,秦总你时间宝贵日理万机,当然是看中了论坛上更加有价值的东西才来的,嘿嘿,我说的没错吧?” 她笑得假惺惺,秦厉北一眼看穿,故意否认道:“当然,东升是比较重要的原因。” 简南聪明的乖乖闭嘴,不在谈论这个话题。 简南见过东升老总的资料片,实话实说,用四个字足以概括,那便是脑满肠肥,然而当她在秦厉北的示意下往晚宴会场另一边看过去的时候,却有一瞬间的惊艳。 意大利真皮沙发上坐着个穿着格子衬衫的男生,是的,男生,而不是男人,眉宇间英俊挺拔却又有一丝掩盖不住的青涩之气。 “那是董总?董总是最最近去韩国了么?” 秦厉北嘴角一弯:“那是东升董胡的儿子,董邵,之前一直在国外读书,上个月刚回国,目前是负责国内客户的拓展。” “哦,那么看来董夫人倒是美人一枚。” 简南感叹着,另一边,董邵正和人说话,有侍应生走过来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简南便见他站了起来,趁着这机会,简南上下打量了一下董邵,他的身量和秦厉北差不多高,不过鉴于这位少董看起来年龄还比较幼齿,说不定过几年再长长就比秦厉北还高了。 秦厉北没有急着上前,在董邵离开晚宴之后,便是悠闲地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不多时便有三三两两的西装精英范的男人走过来与秦厉北攀谈,言语间言辞犀利,偶有时候也会用余光瞥一两眼简南,眼神轻佻和不以为然的不屑。 简南自然没有太过在乎这个,因为她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论如何在晚宴上快速吃饱’这个命题上了,她晚上没吃饭,现在肚子饿得能够吃的下一头牛…… 然而环顾四周,甜点放在刚才董邵坐的那快休息区的餐桌上,她总不好撇下老板自己说要去吃东西,这样多丢人。 陪着笑容的简南恍恍惚惚,不时地偷偷将视线落到造型小巧而精致的全世界最著名的甜点上,小心翼翼地咽着口水的时候却万万没想到,沈扬诺也会来。 黑色丝绸布料包裹着玲珑有致,纤细白皙,温润如玉锁骨与两条白晃晃的长腿,步步生莲,当是眼前此景了,简南看的入神,没有想到沈扬诺竟径直朝她走来,微笑着搀上了她的手。 “阿南,好巧啊,你是陪厉北来的么?” 从刚才沈扬诺进场,简南便能感受到,在场所有人,不论男女,目光一下子嗖嗖嗖地从沈扬诺身上纷纷移到了她头上,有的窃窃私语,带着探究和疑惑。 “扬诺姐,好巧。秦总需要个跑腿的,我就过来了。” “怎么是跑腿的呢?应该是漂亮的花瓶呐!哈哈!”沈扬诺笑着,高兴地挽着简南的手臂,目光略过,似乎这才看到秦厉北,笑着问道:“厉北你也在啊?我还以为你没时间来呢。” “你不是也来了?” “哈哈,还有张公子,唐少爷,你们也都在啊!” 涨张公子打趣道:“哈哈,幸亏我们来了,不然不就少了个见到沈小姐的机会了?” 唐少接着话头继续道:“沈小姐可是从来不错那叫爱这类型论坛的,怎么今天竟然闪亮登场了?看来是今天这里有什么吸引沈小姐的呢!” 沈扬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在座的都是英雄豪杰,我可不是得被吸引过来,唐少真是会说笑哈!” 沈扬诺巧舌如簧,和这些常年浸泡在拿言语当武器的一行人中,也丝毫不显弱势,简南是佩服的,至少在这方面,沈扬诺的交际手腕令简南折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