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东升公司(三)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六十五章:东升公司(三)

就算大家都是受邀来参加晚宴的,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里也不例外,三三两两地围绕在一起,谈论着自己的拿手专业能力。 然而秦厉北在这群人中间,无疑是最受欢迎的人中的那一个。 这边厢,秦厉北刚和一群人聊完M国黄金储备,没过一会儿,那边厢,便又有人过来邀请秦厉北过去说两句,言辞恳切,大有秦厉北不去他就不走的架势。 “你自己玩会儿。” 秦厉北临走前对简南这么说,声音蛊惑的魅力尽显,简南竟也跟着点头,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猛然发现自己已经乖得跟小金毛似的,猛地点了好几个头,只差没有摇尾巴讨好了。 简南瞬间觉得丢人,忙晃了晃自己的脑袋以表清醒。 沈扬诺身后,简南听见有个女人跟身旁同伴小声耳语,尽管声音特地放低了,然而在分外沉静的晚宴中心,依旧显得分外的清晰。 “那女人是谁啊?沈小姐也认识?” “你看不出来么?秦总带来的人,这种场合,能让秦总亲自带来参加的女伴,看来地位非同一般,你说就这样的人物,沈小姐能不认识?” “所以现在是?” “数字军团们的对抗喽,看是三比较大,还是四比较重要!” “哈哈,也有可能不是四,是五!哈哈哈!” 简南脸颊唰的白了起来,‘秦总带来的人’这几个字,对简南而言,便是在背后给她贴了一张标签,而见到这几个字的人,会从中引出来什么样的无线遐想,脑补的戏码又会往哪个方向奔腾而去,简南几乎不作他想。 何况,沈扬诺还在旁边。 吊顶的水晶灯下,绚烂夺目光芒璀璨,秦厉北的背影如雪山之巅的青松般挺拔,简南偷偷瞄了过去,见他仍旧像什么也没发生那样,与人谈笑风生,不知不觉竟然有些难受。 “阿南,别把这些人的话放在心上,厉北从来不在乎这些流言蜚语,你以后也会越来越多的接触到这样的场合,应该努力适应才对。” 沈扬诺笑得温柔,拍拍简南的肩膀,轻声安慰。 简南机械地点头,道:“我知道。” 对于简南的反应很是满意的沈扬诺,拉着简南到一边沙发上坐下,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会儿,便有几个参会的女眷过来,和沈扬诺热烈地攀谈起来,这其中也包括刚才在背后窃窃私语提问的女人。 “诺拉,我们还以为你最近在忙着Moshang的新品发布会,不会来了呢!” “怎么会呢,一个人在屋子里面闷久了,总得要出来转转的,你们今天打打扮真是好看,唇色是D家最新出的那一款吧?” 黄礼服女人得意地笑了:“我老公出差,特地带回来的,说是我用着肯定合适。” 另一个金发的女士也跟着笑了,晃着手里头的戒指:“前几日生日,老张非得说送个戒指,哎呀,都是老夫老妻的了,有什么可浪漫的,真是的……” 简南淡然围观,这些富家太太名媛们,聊的话题她是一个也插不上话,而且现在她更关注的是,秦厉北和东升的董总会怎么谈,毕竟和东升公司谈成合作意向,才是她今晚来这里的目的,而不是眼前这些奢侈化妆品和顶级钻石戒指。 然而简南发现,就算没有这些奢侈化妆品和动辄上百万的首饰,今天来这里的目的能够完成的机会也是很渺茫的了,因为董邵自刚才离席之后,便一直没有再出现过。 主人公不在,这就很尴尬了,简南不想再待下去,随便找了借口先遁了。 “扬诺姐,我去个洗手间。” 沈扬诺拍拍她的手,颇有种怜爱小动物的神情:“好,小心点儿。” “嗯。” 简南应了一声,拿着包包往楼下走去。 …… 下了顶层,简南便闪身进了另外一条走廊,她刚才上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里有一个四四方方的露天阳台,除了有点黑之外,也没什么不好。 毕竟现在她最需要的就是黑漆漆的一片,谁也看不见她是哭还是笑。 因为怕弄脏了身上的纱裙,简南也不敢随便找地方坐下来,于是乎转悠半天,也只能是用手撑着阳台栏杆,听着头顶上传来悠扬婉转的钢琴曲。 直到刚才,在她成为众人讨论娱乐对象的时候,简南似乎才明白秦厉北为什么非得钦点她当女伴,理由竟然很简单。 将她推出去,既能掩人耳目保护他和沈扬诺的关系,还能趁机借着那些名媛和贵妇人的悠悠众口来羞辱她,这样的招数,借刀杀人,一石二鸟,简直不能更赞。 她突然想到小薛那天跟她说的话,秦厉北就是个完美的好男人,有钱有权又顾家,秦夫人真幸福。简南在心里头嗤笑,如果她给小薛提供情报,让秦厉北和沈扬诺被抓现行在床,那么,秦厉北完美好男人的名声肯定就完了,连带着的,还有沈扬诺名门淑女的形象。 恨意和理智在天平的两端角力,简南不安起来,她自己都不知道,继续这样被几次神经下去,会不会有哪天,便猝不及防地成为自己曾经最不屑的那种人,那种用他人的隐私当做武器来报复,完全没有是非观的人。 简南正想得入神,身后传来了男人说话的声音。 原本以为这里已经很偏僻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来,简南一惊,立即闪身往门后又靠过去了点,紧贴着墙壁,试图隐藏自己的存在感。 黑暗中,简南听着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尽管黑灯瞎火的,但她已然能感觉得到,自己脸颊红得都要冒出血来了,真人3D版的活色生香,她有点受不住。 而且没有画面只听声音,一旦尽情联想起来更恐怖好么! 可怜简南捂着耳朵,门板不断来回晃动,压抑的嘤咛,不时的低吼,却还是丝毫不落地传进了她耳朵里。 时间过了很久,久到简南的腿都开始打哆嗦了,外面都还没有结束。 一场酣战,简南面红耳赤之余,只觉得不对劲儿,女的连热情奔放之余都不忘提醒男人,所谓少爷的要求,究竟是什么? “宝贝!告诉你们家白少爷,这场游戏,我舍命陪他。” 白少爷?简南心里一惊,暗自做了考虑,北城姓白的一家就只有白氏,当得上少爷称呼的白家也就只有白月笙一个,所以这场游戏,究竟是和白月笙有关的什么游戏呢? 简南往木板上凑了凑,想要在听清楚更多的信息。 “真的?你这么好?” “宝贝儿,我当然会帮你的。秦家……啊……” 断断续续的几句话,也没能得出任何有用的信息,简南正焦急着呢,突然之间,随着女人的一声尖叫,动静消失了,紧随其后是悉悉率率的声音,还有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等人走远了,简南才从门外挪出来,背后面已经是汗涔涔的一片。 玩现场的明明是别人,为什么最后搞得好像她是女主角一样,而且这种事情,就不能开个房间之后再放飞自我么?! 她很郁闷,转念一想,刚才那个男人说的那句话,好像是提到了秦家这两个字眼,这个会跟津市那边有什么关系么? 简南扒着门缝往里边看,却因为光线太暗了,走廊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无奈之下,她只好先将这件事情放在了心上,打算回去之后好好观察一下晚宴上有没有人说话声音差不多的,如果能找出来刚才的人是谁,或许能多得到点有用的消息。 我真是个好员工,为了工作尽心竭力,老板应该给我加工资! …… 简南这么想着回到了宴会上,此时晚宴已经进行到了后半段。 这种晚宴,还是这种像青年论坛这种含金量大的晚宴,大多数与会的商界新贵,大多都怀揣着想要借此机会认识这群北城天之骄子的目的,更是希望借此能够搭上经济圈里面的这些大佬二代的大船从此一帆风顺。 此时此刻,达到目的的,已经是推杯换盏仿佛赢得全世界一般地喜上眉梢,简南随意扫视了过去,心中对目前北城的商界形势已经有了初步的判断。 今晚上,高顿酒店的顶层花园上,果然是星光熠熠,而在其中,秦厉北手执酒杯,挺松而立,温润如玉的模样,在一众极有份量的男人面前,令人印象深刻。 她走回位置上坐下,此时沈扬诺正站在宴会场中央,和一位身着暗紫色晚礼裙的贵夫人说话,笑容温婉和煦,虽只看得到一个背影,但是从雪白如天鹅般的脖颈中,简南仍能感受到那位贵夫人的保养得宜,风姿绰约,简南匆匆看了一眼,感叹了下沈扬诺端着含笑的面具都已经快一个小时了,还能如此不倦不怠,真的是太不容易。 简南刚吐槽完,沈扬诺便看见她回来了,举起手招呼着她过去。 被逮住了没办法,简南起身,笑了笑,正好,反正她也得准备准备四处晃悠,听听看,刚才在走廊里尽情释放自我的那个男的是谁。 走近了,贵夫人顺着沈扬诺的视线将目光落在简南身上,不仅仅是贵夫人愣了,简南亦是愣住,几欲出口的话在喉咙边转了一圈,想到沈扬诺还在这里,便又默默地咽了回去。 “阿南,这位是陈市长的夫人。陈夫人,这是元北总裁的秘书,简南。” 陈市长,简南在开会的时候听人说过,是近年来北城政界的一匹黑马,寒门出身,却以极快的速度连升三个级别,自从上任之后更是接连提出好几个经济新区的建设发展意见,北城里的好多企业都想和这位陈市长攀上关系,只不过陈市长一向行踪不定,没有几个人能得见真人。 简南没想到北城商会会长的面子有这么大,居然能够请得到陈夫人出席晚宴,而且从刚才两人的聊天来看,言笑晏晏,举杯畅饮,想来沈扬诺和陈夫人的关系不错。 但是简南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竟然会是陈市长的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