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东升公司(四)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六十六章:东升公司(四)

简南脑袋里面冒出了很多的问题,可是思绪纷乱复杂,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出究竟该从哪里最先开始,而且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雍容华贵的女人,似乎也没有打算与自己相认的感觉,或许她有什么难言之隐呢?简南想到这里,便将自己紧张的行为动作放得更加轻松了些,她微微点头,浅笑,语气强装淡然:“陈夫人,您好,我是简南。” 陈夫人微微颔首,淡笑:“简小姐面善,我们在哪儿见过么?” “我长得大众化的一张脸,可能和您见过哪个人有些相似吧。” 简南脑细胞快速转动着,不知道她这么说究竟是什么意思,想来想去便也只能挑了个最不会出错的回答。 陈夫人捂住嘴,不好意思道:“嗯,简小姐说笑了,长得这么漂亮的姑娘,不过现在看看,是和我的某位朋友挺像的。” 简南配合着扯动嘴角笑笑,幸好这时候,秦厉北招手示意她过去。 “秦总喊我,陈夫人,很高兴能见到您。我们下次有机会再聊。” “哎呀,真是可惜,我还想多和你聊聊呢,不过那就只好等下次吧。”看似精明的陈夫人竟对着简南眨了下眼睛,调皮笑:“毕竟顶头上司的话不得不听。” 简南笑着告了辞,往秦厉北那边走,心里头本就因为突然见到她,心里头烦闷,走过去的时候,秦厉北的身边的男人还不时地用赤裸裸地目光打量她。 这样的行为让人极其不舒服,可简南也只能是强忍下来,毕竟她惹不起,哪怕是随便拎出来的一个人,她也惹不起。 …… 早在简南走过来时,秦厉北便看出了她强装出来的笑容中满满的不耐,这倒是很有意思了,秦厉北就想看看,以她的个性,能忍到什么样的程度。 “我早就听说,秦总身边新来了个大美女,原本还不信,说他们那群人是以讹传讹,不过现在倒是信了,简南小姐是吧,真的是位大美人。在下王琦,不知道是不是有幸今晚请简小姐坐坐,一起喝杯酒?” 大晚上的喝酒,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什么意思,简南不知道这个王琦是什么来路,一时间也想不好该如何拒绝,而这时候,她又听王琦转而问秦厉北愿不愿意放人。 “简小姐只是我的助理,我可代表不了她的意思,王少既然想抱得美人归,不如多点耐心?” “那好。”男人嘴角轻蔑一笑,双手插兜,笑得邪性:“怎么,简小姐不赏脸?” 简南浑身一震,下意识地看向秦厉北,秦厉北却当做什么也没有看见的样子,拿出了全然的冷漠。她的一颗心,瞬间落进谷底,不由得自嘲起来,难怪说王瑶不适合,也不肯让沈扬诺站在他身边女伴的位置上,他根本就知道会有人提出这样要求来,这些说不定都是在秦厉北的意料之中,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简南头皮一麻,心绪前回百转间,她以为自己死定了,却不曾想身后走来了个救星。 …… “董大少,好久不见,早就听说你从不列颠回来了,没想到是真的。” “很久没回来了,倒了倒时差,今天刚恢复了一点儿就出来玩儿了,今天这场合,不来不行。” 王琦锤了下董邵的胸口:“被你家老爷子逼过来的吧,彼此彼此。” “那可不,我爸说了,让我来跟各位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学点本事儿!” “哈哈,那你叫声叔叔听听?” 董邵咧嘴笑得开心:“去你的,占我便宜啊?哎呀,这不是?秦总吗?我爹这几天经常在即啊念叨元北的秦总,那可真是情真意切,我一个亲儿子都吃醋了!” 秦厉北道:“董总过誉了。” 毛头小子董邵直言直语道:“我爹看人可准了,王琦,你认识秦总怎么不早点儿告诉我,哎呀,喊秦总太客气了,我能喊你秦哥吗?” 这话一出,简南瞬间就往秦厉北的脸上看去,不过包厢灯光昏暗,简南也没有看得清楚秦厉北究竟有什么反应,而董邵见秦厉北沉默,继续努力道:“我说听着你的故事长大的!我一直很崇拜你!” “噗嗤……”简南一口口水差点直接喷了出来,秦厉北也才三十出头,被人这么一说好像七老八十的老艺术家似的,凭借她对秦厉北的了解,不用看,简南都能想象到秦厉北此时此刻脸黑如锅底。 简南同情地看向这位董小少爷,觉得他想和秦厉北套近乎的想法是直接泡汤了。 动静太大,董邵看向简南,之前没注意,现在看了看,拍手笑道:“哎呦,这还站了个大美女啊,不错不错,你叫什么名字?” 男生笑起来眉眼弯弯,简南看着觉得特比喜庆,不自觉地便也浅浅露出个礼貌的笑容来:“简南,小董总,幸会。” 董邵繁复念了几遍简南的名字,夸奖道:“简南,唔,南南,这名字真不错。” 话落,董邵眯着眼睛看了会儿王琦,笑得了然:“怎么,王琦,你刚才打什么坏主意呢?” “这不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等会儿咱不还有个局呢么?”王琦打哈哈:“找个伴儿一起过去。” 简南紧张,刚才她还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呢,谁知道聊来聊去最后还是变成了这个样子,真的是太欺负人了! 王琦和董邵还在你一眼我一语的聊天儿,简南这次不再是偷瞄了,直接看向身旁的秦厉北,眸光一冷,她心里已经下了决定,如果今晚上秦厉北敢让王琦从这个晚宴上带走她,那么明天,她一定会去找小薛,把他和沈扬诺藏了这么多年的关系爆出来! 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简南默默在心里头掏出了小本子在上面给秦厉北记了一笔。 …… 他们还在商量等会儿转场换局的事情,秦厉北冷然,目光沉静如月色,雪茄在手中一点点燃尽,周遭很安静。 不远处陈夫人投来目光,伸手一捋额前的碎发,本应该光洁无暇的额头上,竟然有个硬币大小的疤痕。陈夫人笑得优雅,不知和沈扬诺又说了些什么,转身离开。 而简南,在看到那道疤痕的时候,心中早已是波涛骇浪,真的是她,真的是她,她没死,真的回来了。 简南想要追上去,可是理智告诉她不能这么做,既然现在她已经成了市长夫人,荣华富贵弹指之间,看起来过的很幸福,想来那个陈市长是真的把她捧在手心上的,既然如此,简南想着,还是多一事不然少一事吧。就这样,在心底默默祝福,相视之间互相点头示意,了然一笑便足够了。 简南认为她已经将所有的情绪收藏好了,然而从一开始,秦厉北早就将简南的所有反应全部看在了眼里,其实从一开始,他也没有想到那个女人竟然也会来参加晚宴,甚至于还敢堂而皇之的盯着市长夫人的头衔出现。 简直是不知所谓。 一直话很少争当人肉背景板的秦厉北,将烟摁进了烟灰缸里,狠狠地转了几下,火苗死命挣扎了下,还是不动了,乖乖地在指尖熄灭。 “秦哥,你也会来的吧。” “你秦哥可是有家室的人,得按时回家,你别闹了。” “可以。” 话音一落,不仅仅是简南,就连王琦和董邵都顿住了,王琦不可置信,前面他问了好几次的都不去,怎么突然就又答应去了? 董邵率性,直接问道:“秦哥,你真的去吼!别反悔哈!” “……走吧。” …… 豪车行驶在夜色中,秦厉北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敲着方向盘,简南竟觉得有一丝的不耐烦。 她不想多说话,虽然现在不是她自己一个人被王琦带走,可还是将会去酒吧,以前……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吃的酒心巧克力的作用,简南竟然觉得自己有点晕了,她竟然又开始想以前,以前的秦厉北可从来不会允许别的男人在他面前将她带走,更不用说是去酒吧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 还记得吴心意曾经开玩笑说过的一句话,想太多对身体不好。 好像还挺有道理的,她现在就是在想太多,然后身体真的不是很舒服,很想吐,头晕脑胀的,想回家了,团团不知道好好的吃晚饭了没有,这个时间点,大半夜的,应该已经睡着了。 她原本是想要找个稳定的工作,可以有空闲时间来陪伴小家伙,没想到现在却是一天比一天忙,忙起来的时候晚上回家团团已经睡觉了,早上要出门的时候,团团还在睡梦中,一连续好几天下来,竟然没有一点儿可以好好说说话,讲讲故事,还有幼儿园里面有没有认识新朋友,老师对他好不好,过的开不开心…… 她现在究竟是在做什么? “秦总,我想问,助理的工作内容之一,还包括陪酒的吗?那么,是不是接下来,还会有升级版,比如陪……睡……,或者是陪……” “如果你想做……”秦厉北冷哼:“我没有意见。” 简南犹如被一盆冰水从头到脚浇了个彻底,无法言说的心情到了极致之后竟是笑开了,她将车窗摇下来,正好可以看见开在一侧的王琦和董邵的那一辆宝蓝色兰博基尼。 “王总,等会儿……”放在一侧的手重重地握成了拳头,简南咬牙笑得灿烂:“玩牌么?输了的人,无条件答应对方一个要求。” 听见玩牌,王琦顿时就来了兴趣,他们可都是在牌桌上长大的,没几个拿手绝活都不好意思和哥几个儿通宵玩,现在这个女人敢提出来玩牌,那还不就是直接往他怀里面送的节奏。 “好,美女想玩,那我可得舍命相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