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迷情酒吧(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六十七章:迷情酒吧(一)

音色酒吧坐落于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上,门口停车场一排过去等同于一场小型豪华车展,简南跟在秦厉北后边儿亦步亦趋,心里头想着等会儿可能会遇见的场景,然后又感叹今天这群人不知道要疯玩到什么时候。 她想得入神,便没注意到秦厉北转身过来,砰的一下来不及刹车便撞了上去,旁边的董邵看见了,打趣道:“今天我可算是见到什么叫做投怀送抱了,秦哥,六六六啊,小弟我服了!” 简南觉得很囧,揉着鼻尖默默不说花地往旁边一站,她也算是明白了,秦厉北就是故意的,拿她的名声给沈扬诺遮风挡雨还不算,还想拿她的身体去送人情,想到这儿,简南抬眸,释然一笑。 刚想明白那会儿,她还有些愤愤不平,不过现在的话,也算是能看开了,把这些当做工作的一部分内容的话,看在钱的份上,她可以选择无视掉。 “董少爷忘了咱们这是在哪儿了么?音色啊,您长得玉树临风的,等会儿还不是一大把身娇体柔的小姑娘们往您身上扑啊,到时候那场面,才叫壮观呢,不是么?” 简南话音刚落,一群二代们便了然地笑了起来,简南也跟着笑,夜色笼罩下,秦厉北半边侧脸影藏的暗夜中,面部线条冷冽淡漠。 一行人在经理的招呼下上了二楼,走过狭长的雕花木质走廊,走廊两侧灯火通明,昏黄的灯光竟也透着柔和,越往里面走,人的心便越来越飘忽怅然。 不多时便进了一间包厢,而后又是没过多久便有人领着一群女的进来,简南没吃过猪肉但也见过猪跑,知道这就是那些‘助兴的’,她装作四处看,眸光飘过秦厉北的脸,见他神色如常,兀自又点了根烟抽了起来。 进来的这些女的个顶个的既高挑又靓丽,吴侬软语地娇笑着,简南一眼看过去,短到大腿根部的旗袍,极致火辣的身材,还有雪白的波涛起伏,就连身为女人,简南不禁都咽了把口水,真的是太,诱人犯罪了。 今晚来的男人都挑了一个,就连秦厉北也是,挑的是个皮肤白皙身材高挑的女人,穿着V领红裙,歌声空灵,十分好听。 一落座,大家就都开始喝酒的喝酒点歌的点歌,王琦显然没忘和简南的赌约,一进去便吩咐人先拿一副牌上来,简南原先在车上说的那一番话只是一个气话,刚才下车之后,一碗的凉风一吹,她就清醒了很多了,可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简南欲哭无泪,果然冲动害死人。 …… “来,简小姐不知道要怎么玩?女士优先,简小姐给个建议,我奉陪。” 其他人好整以暇,分明就是在等着看笑话,简南咽了咽口水,最后决定就这么着吧。 “三局两胜,输了一放听凭赢了的一方的处置。” 王琦笑得志得意满:“好,爽快,那就这么来!” 他们这边动静略大,大家都放下了手里头的事情围过来看,简南很紧张,感觉自己不成功便成仁了,而且事情发展到现在,她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开始的,一切都在乱套的道路上狂奔起来,明明该对上的董邵,却莫名其妙的招惹上了王琦。 简南噼里啪啦地把自己脑袋里那些款七八糟的想法都给啪飞,紧接着拿了发到手里头的牌后,认真开始对待。 几乎没有丝毫悬念的,第一局很快结束,简南输得丢盔卸甲,简直不能更丢人,男人们都欢呼起来,原先还有点安静的包厢里面,气氛瞬间被点燃,还有人吹了声口哨,过来和王琦打招呼,甚至用开玩笑的口吻说:“人家是美女,你让着点儿。” 王琦赢了牌,心情很不错,笑得眯了眼睛:“正是因为,才要更使力气,不然怎么抱得美人归,是不是?” 这话说的太突兀也太直白了,简南受不住,而且下一轮如果再输的话,她就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了,简南接着捋头发的机会偏了头去看秦厉北,只见原先还在唱歌的公主紧紧贴着秦厉北坐着,一双手柔若无骨地搭在秦厉北身上,而他没有推开。 这样的应酬场合本就就不会少,有的逢场作戏,有的为了纾解欲望也会带人离开,不过像音色这种出入都是身份尊贵的男人,这里面的女人大多都是身家清白的,很多还都是大学生,处的,秦厉北有没有哪怕一次带过人走? 简南脑海里闪现过这样的一句话,可也只能默默地收回视线,关她屁事儿! “王总这么厉害,真的是让人刮目相看。” “哈哈,来,第二局,速战速决。” 简南犹豫着接过了牌,牌面并不大,如果技术不好玩到最后也就是个输而已,王琦率先发牌,一来一往渐渐地简南的手上的牌越来越多,王琦越来越少,眼看着就要赢了,秦厉北咳嗽了两声,声音很大,在屏息安静的包厢里面显得特别的突兀,脑子灵光一闪,简南茅塞顿开,连续发力,没过一会儿,在王琦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就赢了。 “哇塞,简小姐如有神助啊,突然这么厉害了?”王琦笑着说,还故意朝简南抛了个媚眼,说实话,如果王琦正经端庄一点儿的话,那看着也还是蛮顺眼的,至少不会令人感到厌烦,不过偏偏王琦的身份摆在那里,某国级长官的小儿子,真是不敢惹啊不敢惹。 简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刚才是要输了的,如果不是秦厉北的那声咳嗽的话,她根本想不起来要怎么玩儿才能赢。 其实简南的牌是秦厉北教的,那时候没有多少时间出去旅游,而简南窝在房间里面做完作业之后,为了找机会休息一下,秦厉北便教了她玩牌,然后累极了的时候,就玩上那么一两把,输的人就多做十道题,所以往往简南一通下来,得抱着十几页的习题宽面条泪…… 又想起来以前的事情了,往事真是让人又爱又恨,爱的时候千娇百宠,恨的时候千刀万剐。 第三局很快开始,王琦很显然的想要赢,战局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就连董邵也跟着放开了女人柔软的腰肢,走过来近距离观战。 “王琦,对人家女孩子温柔点儿!” “哈哈,董邵,你小子放心,等会儿赢了,回家了一定温柔。” 话里有话,潜台词是什么简南听得清楚又明白,尽管如此还是有囧又怒,她可什么都都没有做,怎么就招惹上这位爷了? 简南认真,然而王琦也不放松,甚至是王琦玩这个可是老手了,频频发力之下,她根本接不住,王琦点了烟吞云吐雾间看着简南抓耳挠腮,秦厉北却无所谓地玩着手机,此时此刻,她咬着牙紧张的全身紧绷,连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 王琦笑得得意:“简小姐,慢慢儿想,不着急。” 简南捏紧了牌面,心越来越往下沉,底下是一眼望不见底的漆黑,整个人空落落地没有实处,突然间,嘭的一声,整间包厢都暗了下来,有女的尖叫了一声,吓得简南打了一哆嗦。 “王琦,怎么回事啊?” “可能停电了,音色这种级别的酒吧居然会停电,真是稀奇,等会儿,我打个电话……” 尾音还未落下,便有值班经理在外面敲门了,进来后更是连连道歉,说是电闸突然跳了,可能是因为今天在舞池那边有场表演,用电量太大电线板给烧了。 “各位先生,真是对不起,我们已经派人在维修了,备用电源也会马上启动,请放心,不会耽误您的时间的。” “那就赶紧去做。” 王琦心情听起来很好,也没有多加指责,只让值班经理赶紧维修好就行了。 这一间房子里的哪一个,音色都得罪不起,原本进来的时候值班经理都打算好了被狠骂一顿,说不定还得找老板,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让他走了,值班经理都不知道自己走了什么运,倒是只能浑身是汗地千恩万谢的退了出去。 电暂时还来不了,满屋子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牌是打不了了,几个公子哥儿没见着结局有点遗憾,不过寻乐这种技能对他们来说是与生俱来的,很快他们便又找到了别的玩法儿,一时间反而性趣高涨,和身边的‘公主’玩的不亦乐乎,不多时,屋子里便响起来一片旖旎的呻吟。 简南真的很想拿手机偷偷录下来,今天一整天下来,她觉得自己的心灵受到了污染,还是特等级别的那种,分分钟想捂住耳朵装聋子。 “简小姐,看来真的是老天爷的意思,今天是没办法带简小姐喝点小酒了,下次再找机会怎么样?” 还有下次?不,简南绝对不会给王琦这种机会,果断摸起了刚才顺手放在桌边的酒瓶,一把掀开了瓶盖,大义凛然道:“谁说不能喝酒了?来,王总,我敬你!”说着仰头咕噜噜将一罐啤酒给喝了个精光。 “王总,我喝完了!” 王琦一脸‘还有这种操作’的表情盯着眼前的简南,黑漆漆中什么也看不见,但是眼前的女人喝酒的豪迈响动还是听得清楚的,突然间有点想笑。 “有趣,简小姐既然已经先干为敬,那我也不能客气,来,这瓶酒我干了!” …… 那边两人一瓶接一瓶的灌酒,秦厉北看着简南如临大敌的模样,伸在半空中的手停了许久,才缓缓收回。 另一只手上的手机屏幕亮了,一条短信对话框跳了出来。 【秦哥,保险丝已断,接下来还要做什么?】 指尖轻巧地敲打出了三个字,“好,回去。”。 秦厉北修长的双腿交叉叠着,双手随意地搭着身后的沙发垫,一时间慵懒撩人又蛊惑人心,打火机蹭的冒出了小火苗,雪茄上火星跳动,黑色衬衣下线条匀称的肌肉,每一笔都犹如名家的画作。 简南觉得身后有人在看她,回头一看,恰如其分地撞进了秦厉北的眼睛里,心跳猛地漏掉了一拍后,像春风吹过草地,有什么东西热烈的生长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