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迷情酒吧(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六十八章:迷情酒吧(二)

电重新输送上了,包厢里面再次亮了起来,王琦拿着手机出去出去接电话了,董邵溜过来在秦厉北身边坐下,讨好的说:“我爹说你提了个很有意思的计划,秦哥,带我玩儿呗,我爹总是瞧不起我,说我这辈子生下来就是来败家的。” 简南心里默默点头,董总说的也没错,就刚才他随手就送了张卡出去,这不是败家是什么?没想到董总对这位唯一的儿子的属性恩施的还挺清楚。 董邵见他秦哥没有回话,特委屈地诉苦:“这也不能怪我啊,我爹是富一代,我是富二代,那我总得做点什么符合富二代特点的事情来,才比较好玩吧?能花钱就是其中一个特点啊,秦哥,你比我还富,你应该懂得这样的道理的吧?” 简南腹诽:这位少年,你是对富二代的特质有点误解吧? 秦厉北五指交叉,放在大腿上,认真反问道:“我要的是和东升合作,东升里面,你能做的了主?”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啊,明知道现在董总还精神抖擞的,再在东升董事长的位置上待个十几年没有问题,你居然这么问?董邵虽然是太子,但是距离太子继位时间还长着呢,秦厉北你这是在搞事情啊! 简南一面吐槽一面觉得这位董邵少爷委屈巴巴的还是挺可爱的。 …… 董邵还在继续和秦厉北磨牙,这时候手机疯狂地震动起来,简南拿了往外走,吴心意的电话,这个点,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应该不会是团团吧,小家伙应该睡着了才对的。 包厢里面虽然混乱,但是和外面相比较起来,处在三楼的VIP贵宾室还是安静美好了许多。其实,这是简南第二次到这种地方来,人声嘈杂,浓重的尼古丁刺激性气味,酒气熏天。 “喂,心意,怎么了?” “团团非得听你讲故事才愿意睡,你今天不是只参加晚宴么,怎么还不回来?” 团团担心的呼唤夹杂在吴心意的问题里传到简南的耳朵,胸腔突然被酸涩填满。 “麻麻~你要回家了么~团团好想你呀,团团要麻麻抱抱~” “乖,麻麻很快就回去了。” 有一瞬间,简南甚至想要流泪,在外面辛苦工作,什么都能忍下来,无非就是想要给小家伙一个衣食无忧的生活,而现在,在经历刚才被人捏着尊严取笑之后,能听见团团的声音,真的是太好了。 “麻麻,我想听你唱歌~” “好,麻麻给你唱,但是你要答应麻麻,现在先乖乖的睡觉,麻麻保证向你保证,明天早上你醒过来的时候,睁开的第一眼就能看见麻麻了,好不好?” …… 牌局说是结束,但也没有真的结束,王琦和简南不继续玩,不过电来了之后,大家的兴趣依旧还是被刚才的比赛带动起来了,纷纷下场,而其他人就站在一边围观。 秦厉北理了下袖口,老神在在,深陷于沙发之内,纵观全局。 王琦回来了,做到秦厉北另一侧,把手机递给了七他。 “你手底下那个助理,简南,能给个她电话吗?” 董邵没见过王琦这般认真的模样,取笑说:“看不出来,你还挺喜欢那女人的?” 王琦无所谓地笑了下:“我还没尝过这种类型的,吃惯了山珍海味和清汤素食,偶尔换个口味,试试。” “所以,你觉得简小姐是什么口味的啊?”董邵认真求教。 王琦:“我还没吃呢,我怎么知道?” 秦厉北笑得云淡风轻,在手机通讯录上迅速将电话号码录了进去。 王琦立刻拨了出去,正在通话中。 “啊,刚才我看简小姐好像是出去接电话了。” “是吗?那好,下次再约出来,秦总,我还有点其他事情,先走一步,你们慢慢玩,下周我出海,到时候赏脸来。” “好,一定到。” 王琦又跟别人打了招呼,然后先走了,董邵被个女的拉过去知道牌局,秦厉北又坐了会儿,便起身出门,她出去很久了还没回来,该不会自己先溜了,这个地方龙蛇混杂,她还穿的那么露骨,万一碰见登徒子…… 秦厉北脚下的步伐快于脑中的念头,走廊前面似乎有声音,秦厉北转身,凭着直觉往前走。 …… 窗前,月光柔美,洒下一地白霜,女人靠着墙角,柳眉轻蹙,樱唇轻启,极轻极缓地小声哼唱着,显得极为专心。 秦厉北脚步放轻,他竟然不敢再靠近,还隔着十多米的距离,停住了脚步,身后的另一条走廊明明喧嚣正酣,这里却仿佛有了世外高人的加持,宁静而安沉,带着呼吸都变得轻松缓和起来。 她突然笑了起来,嘴角挂着深深的梨涡,笑容落在秦厉北眼里,如同盛了酒,令人迷醉。 走近了…… 那是一首奥地利的摇篮曲,每一个曲调都既恬静又优美,仿佛带着无限的温存和疼爱,而在秦厉北听来,这首曲子的旋律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几乎只听前奏,便可以猜测的出来的烂熟于心。 那一年,简南被罚跪在院子里,手上全是血淋淋,太阳晒得很大,毫无遮挡之下,手上很快便晒干了血迹,紧贴着肌肤,怎么洗都洗不干净。 从那之后,简南便经常做噩梦,梦里睡不着,总是惊醒,而白天却困得连眼睛都眯不开,甚至有一次因为打瞌睡从楼梯上滚下去,血流满面,头上缝了十几厘米。 后来,他哄她入睡,那是他哄她睡觉时候哼的调子,那时候小姑娘倔强,说她不是小孩子了,不要这样,不过小孩子嘛,总是喜欢标榜自己的已经长大,最后还不是言不由衷,最后还不是蜷成一团乖乖睡着了。 记忆闪回,秦厉北转身往回走,这应该是在哄那个小孩子睡觉,想到这儿,秦厉北眸色一深,浑身一震。 如果那个孩子,是他的,该有多好。念想刚一冒出来,秦厉北阴冷地笑了,他真的疯了,在地狱待久了竟然连伦理纲常都不顾了。 …… 简南哄着团团睡着,挂完电话发现有一桶未知人物的电话,她拨回去,没人接听,便也就忽略了,反正简南信奉的从来都是,你有事找我自然会再自己打回来。 回到包厢的时候,秦厉北正站在门口,见她来了,指了指门口,让简南先下去等着。 简南站在他前面,无比乖巧地抱着背包,认真的点头答应,她是不敢再乱动了,刚才就走过去找秦厉北的功夫都能惹出一场牌局大战出来,差点把自己的给赔进去,现在还是安安静静等着,然后赶紧找时间离开吧。 “这是结束了?” “该走的都走了。” 简南不明白,该走的是谁,不该走的又是谁?还有,她今天一直想找到的那个在走廊的男人,提供了一圈之后也没发现有谁是声音相似的,白氏和秦家难道有什么事情是她不知道的么?不过这些都不关她的事情了,吉安娜默默将疑问放回肚子里面,打算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说,实行‘三不’原则,就一定能够在辞职之前保护好自己,和自己身后的想守护的人。 音色周围明明是深处喧嚣都市,可到了停车场周围却安静的连风声都听得见,简南跟在秦厉北后头上了车额,然后系安全带。 手上正忙活着呢,秦厉北突然找简南要了手机。 “你不是也有带手机么?干嘛找我要?” “没电了。” “好吧,喏,给你。”简南把手机递给秦厉北,然后心里头记上了一个备忘录,下次去超市的时候要给他带一个充电宝,上一任助理究竟都做了些什么,连充电宝都不准备好的? 秦厉北很快地找到了未接来电,然后看到同一个电话号码有回拨的记录,干脆地直接将号码丢进了黑名单的一员。 “还给你。” “等等,这么快啊,你都没说话啊?” “发信息不可以吗?” 秦厉北的反问让简南哑口无言,说的挺对的其实,只是,还是感觉哪里怪怪的…… 一路无话,到了小区楼下,简南跟秦厉北挥手再见,走了一段路之后,回头,居然看见秦厉北的迈巴赫还正儿八经堂而皇之的杵在原地,一动不动,简南犹豫着,还是调转方向回到车边,敲了敲主驾驶座上的车窗。 “有东西落了?” 简南摇头,觉得有必要与秦厉北认真严肃地沟通一下这件事。 “秦总,今天发生的事情,虽然说这是我在工作上可能会不可避免的遇见的情况,但是作为我的上司,我的老板,我觉得你虽说不用如何义正言辞的站出来维护我,但是该有的出声你还是应该要有的,我只是签了劳动合同,不是卖身合同,你连一句话都不说,这样更让我很受伤,我会觉得以后的工作时间的安全性没有保障。” 简南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末了,板着脸问车上,指节轻轻敲击方向盘的男人:“秦总,你能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么?” 秦厉北掏打火机,点烟,吐出烟雾绕城了一圈一圈又一圈,徐徐上升,然后再空其中消散成虚无。 抽了烟的秦厉北嗓音更加浑厚充满着荷尔蒙的磁性美。 他反问:“你觉得我没有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