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豪门丑闻(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六十九章:豪门丑闻(一)

“明明就是啊!”秦厉北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还会故意遗忘别人伸出手的帮助和好意么?更何况如果伸手的那个人是他,她怎么可能会忘记这件事情。 简南很生气,秦厉北也暗自生着闷气,他已经在周围画了个圈,任由她在保护的范围之内撒欢,结果现在被横加指责,虽然明白简南并不清楚内幕,可是听见她这么说,秦厉北还是郁从心中来,十分的不爽快。 秦厉北再次吐出一口烟,无声笑开了,冷漠道:“难道你不清楚,帮你这件事情,我并不乐意吗?” 简南一时间竟然哽住了,不知道接下来究竟该说些什么,她心里有很多话想说,可听了秦厉北的话,却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或者说些什么。 “好的,我明白了。秦总你是上司,你说什么都是对的,是我要求太多了。” 话落,简南愤愤地转身,眼眶酸酸的,一个劲儿的直接跑上了楼。 305的窗户上投射出了暖黄的灯光,秦厉北在车内,连抽了连根烟,还分别回了路衡和姜娜的电话之后,才起火离开。 …… 回到家,吴心意已经睡着了,简南蹑手蹑脚地开了房门,见团团在床上安安静静地睡觉后,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是彻底放下了。 她拿了换洗衣服冲了个澡,脖颈上的钻石项链不时地闪着璀璨的光。 不说世界上钻石的出产率仅仅为千万分之一,它用了数十亿年的时间来凝聚古老矿物质最为精华的部分,又是工人们从地表向地心深处几百米的挖掘,继而,拥有丰富经验的切割专家将其切割成角度完美的切面,通过层层能的试炼,最后才能打造出一颗绝无仅有的璀璨闪耀绝世之宝。 钻石与爱情,千锤百炼,何其相似。 茫茫人海中的相遇,排除万难的与你相拥,身份地位财富乃至性格的不确定不相似不平衡,两人的每一步融合,都是爱人间的自我舍弃,所祈求的最好结果。 水流哗哗哗地顺着花洒落下来,满脸的水花,溢满眼眶的咸湿液体,简南握着它,笑得倔强又凄凉:这个男人呐,究竟知不知道,钻石是不能随便送人的。 …… 第二天早上,简南不用上班,准备睡个懒觉,团团难得还没有睡懒觉,早就醒了,睁着大眼睛眼巴巴地望着简南,眼睛湿漉漉的,像只小奶猫,嗷嗷待哺的小奶猫。 简南心里头软得一塌糊涂,把儿子搂进怀里,问他怎么不多睡会儿啊? “我醒了~就能看见麻麻~我早点醒~就能早点看见麻麻~哈哈~麻麻,你说的是真的喏,团团醒了就见到你啦~~” 在团团额头上亲了一口,简南笑得温柔:“麻麻是不是很厉害!” “是啊是啊~”团团使劲儿点着小脑袋:“麻麻超级厉害!” “哈哈哈,团团能这么早就醒了,也很厉害,来吧,多睡会儿,等会儿麻麻给你做好吃的,唔,就做奶黄包好不好?” “好啊好啊~麻麻做的超级好吃喏~~我还要留一个给铮铮哥哥~~” “好,麻麻帮你放在保险盒子里面,再多放一些,咱们上学的时候带去分给铮铮哥哥、和其他小朋友一起吃,好不好啊?” 团团想了想,分给其他小朋友,哦,麻麻说过有好吃的要和朋友们分享的,可是,他们不是朋友,团团有点不高兴,但是很快又开心起来,麻麻说的都是对的,分给小朋友就分小朋友吧,他才不是小气的团团呢。 “好哒~” “团团真好~” 简南照旧夸奖了团团一番,然后搂着团团再次睡下了,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人在喊她起床,简南睁开眼睛,下床,往客厅走。 客厅没人,简南晃了一圈以为是自己幻听了,正好时间也不早了,便想着今早上要给团团蒸包子的事情,进了厨房,刚打开水龙头,突然灵台清明一切空灵,咻的一下转身冲向了客厅的手提包,手忙脚乱的把正在剧烈震动的手机给拿了出来。 简南举着手机,睡眼惺忪,头发乱糟糟的跟鸡窝有的一拼,手机上之前早就有一阵狂轰乱炸,然而简南那段时间正处于灵魂神游天外的时候,跟本想不起来生活中还有手机这种会响会动,堪称神器的东西。 “娜姐,咋了?” “网上的那些爆料是怎么回事?”姜娜气急败坏:“你这么安排的?!餐厅你之前没有吩咐过,是包场,要隔开所有不相干人员的吗,你竟然会让人溜进去,还拍到了照片,简南你脑子是不是有坑?!” 一大清早莫名其妙被骂,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是姜娜,脾气暴躁的简南早就直接回骂回去了。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简南懵逼。 吴心意却从卧室冲出来,举着手机在简南面前晃悠,比比划划地高兴的手舞足蹈。 简南于是乎更加懵逼了,姜娜很生气,直接丢了句让简南赶紧滚回集团,就把电话啪的一声直接给挂了。 吴心意见简南讲完了电话,高兴地说:“南南,我告诉你,这次秦厉北完蛋了!你看,常在河边走,哪儿有不湿鞋的!我之前就想说这人这么玩儿,总有一天会出事的,哈哈哈,真是天道轮回,报应不爽,这不就被爆出来了么!” 吴心意笑声震天,完全是不顾形象了,团团还在屋里面睡觉,简南生怕吴心意把人给吵醒了,捂着嘴巴直接把吴心意给土拖进了她的卧室,反手关上了门。 “究竟说怎么回事啊?我一大早就被公司的娜姐给骂了,而且你吃了兴奋剂了么,这么高兴,说说吧,发生什么事情了啊?” 吴心意把自己手上的iPad网简南怀里一塞,努着嘴示意她自己看。 简南把iPad屏幕放正了,映入眼帘的便是秦厉北赫大的个人半身照,深蓝色西装,红色刺绣龙纹领带,还有宝石领带夹,这张照片是从三年前秦厉北唯一接受的那次采访的杂志封面上截取下来的,五官深邃,一副金丝边框眼镜,将这位年轻男士的成熟优雅尽显的淋漓尽致,然而这次与之挂钩的却是,丑闻。 …… 简南翻了翻吴心意打开的网页,很快就将事情了解了个大概。 …… 昨天晚上,网上突然爆出一篇名叫‘豪门模范夫妻,竟是演技派’的帖子,十分钟不到的时间便被各路大V疯狂转发,配上的句子也都是用词暧昧似是而非。 而一群吃瓜围观的网名瞬间就将这篇帖子刷上了热搜榜,本来微博这种东西就是全天下吃瓜群众的大本营,一时间,大家都在猜这个男人和这个女人是谁。 甚至有技术控从各个角度分析了照片里面的女人,就是沈扬诺,甚至还有人扒出了沈扬诺曾经穿过一模一样的一条裙子。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没有实锤的时候,事件进一步发酵,一张高清无码男女烛光晚餐的亲密照被放上了网。 顿时,就炸了,直接成了网名抓现场的狂欢之夜。 简南那时候已经哄了团团睡觉了,难得有机会不加班可以好好休息,简南想都没想过要去玩手机,搂着洗的香喷喷的团团便进入了梦乡。 简南一想到被姜娜平白无故一顿吼,也是委屈,她哪里有那个美国时间二十四小时关注秦厉北的奸情是不是会被发现。 简南一张一张点开大图浏览,其实,扒来扒去的,也就只有圈外的人才用得着这么干,在秦厉北和沈扬诺所处的那个圈子里,对于两人的关系,恐怕是早就心照不宣了。 “活该吧!让他有了老婆还在外面乱搞!” 简南的心应声而落,坠入无底深渊,凉意从指尖一点点沿着血肉往心底深处蔓延,她的动作僵硬,恍然无措后,能做的只是在吴心意的嘲笑声中将那些充斥着嘲讽谩骂和讽刺的网页一个一个的关了。 “那间餐厅,他们去了那么多次了,老板也是相熟的,怎么可能不知道安保措施该怎么做,而且这么近距离的拍摄,除了内部人烟,还能有谁?” “你管那么多干嘛,他们两个遭到报应了,你应该高兴才对啊,他们那么对你,现在这样已经是便宜他们了啊!你还关心谁做的干什么哦。或许是……”吴心意拉着简南直晃悠,欢天喜地的拿了啤酒出来准备庆祝:“额,秦厉北和沈扬诺的对手那么多,想要他们死的人也大有人在,会发生这种事情并不奇怪啊。只能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吧。” “但是,他们是真的……”简南停顿了好久,眼眶红红的:“真的相互喜欢。” 说出这句话,原来是这么的难,就好像生生受了炮烙之刑万蚁噬心,生不如死。 秦厉北想要保护沈扬诺的心那么明白,就想好似一个。 正往客厅走的吴心意脚步顿住,回头看仍旧站在房间中央愣神的简南,犹疑着问道:“你,怎么一点儿,也不高兴?你不要告诉我,你还想着要去帮秦厉北解决这件事情吧?” 简南将iPad还给吴心意,认真地自欺欺人,道:“他现在是我的老板,现在老板深陷丑闻,很多事情都要处理,看来我的工作量又加大了。心意,麻烦你今天帮我照顾一下团团吧,刚才娜姐打电话过来了,我得赶回公司看看公关部那边怎么说。” 吴心意光顾着高兴了,实在是没想到,简南还得掺和到这个烂摊子里面,作为简南的好朋友,是她从哪里污秽不堪中走出来的唯一的见证人,吴心意默默地将所有怒其不争的话都咽进了肚子里,她拍拍胸脯,保证道:“那你去忙吧,不要担心,团团我来照顾。” 简南感激,走过去抱住了她:“谢谢!真的很谢谢!” …… 匆匆把自己给收拾了一遍,换上职业装,简南便打了车赶往集团,路上她还重新打了电话给姜娜,然而姜娜没有接,现在已经不是绯闻了,这是实打实的石锤摆在那里,分明就是丑闻,而且出现在元北即将上市的时候,想都不用多想,完全就是有人在背地里捣鬼。 周末,路上车流人流都比以前增加了许多倍,简南被堵在红绿灯路口,心里的焦虑不断加码,她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可脑细胞不够用的时候就是死也想不起来,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了,而且,她心底隐隐不安。 昨天在走廊上听见的那些话,秦家和白少,或许秦家指代的是秦厉北,而白少,真的是白月笙吗,这件事会不会和白月笙有关? 纷繁复杂的猜测和可能,简南看着车外一动不动的车流,只希望现在姜娜那边已经找出了是谁爆的料,还有,秦厉北也已经想出了办法如何来对公众解释这件事。 秦厉北和沈扬诺两人关系的被爆,其实简南之前也有想过,那是她心底丑陋的阴暗想法,然而事到临头,眼睁睁看着秦厉北被泼一身脏水,简南却不乐意了。 她大概真的是疯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