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幕:再见

要钱么?那还是得坚持下去才好啊,钱钱钱,果真应了那一句,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简南在心里幽幽叹气,她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我等会儿和你一起过去,如果没事了的话,咱们就可以先把团团抱回来,医院的病房再怎么样也没有家里舒服,反正我就觉得医院不是个好地方。” 简南同意道:“好啊,正好明天早上我还有一个会议要参加,也省的调不出来时间去医院带团团回家。” “哎,你是不是要洗澡啊?还不去,穿个背心在这里晃悠得人眼晕!” 吴心意指着简南小肚子上的一道狰狞的疤痕,郁闷道:“哎,你说,你这儿的这道疤,这都这么久了,怎么还一点儿消下去的迹象都没有啊?我们是不是要买点儿什么消疤的药水回来抹抹啊,不然你以后出去游泳泡温泉的,连泳衣都不能穿了。” 吴心意话落,简南低下头去看,那里是之前剖腹产的时候留下的刀口原本在初期抹药就能消下去的,但是为了给团团生下奶粉钱,她就没有用,结果一直没有好。 简南摇摇头,无所谓道:“没有必要的,我又不去泳池,暂时也没有时间去做SPA泡温泉,而且我现在每天穿这么正式的西装,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谁能看得见呐?不用花那个钱啦!” 简南在国外过惯了省钱的日子,回来之后也是一如既往的抠着,吴心意知道这是简南的不得已,但还是每次被她什么都要死抠的性子气到。 “好吧!随你啦!赶紧滴,洗澡去!我先去打个电话工作电话,等你弄好了喊我!” “嗯嗯!” …… 因为有吴心意开车,还有大晚上的,路上车流量少,两人很快就到了医院。 到病房的时候,团团还没睡,正坐在床上玩着小弹珠。 见简南来了,撅着小嘴指控:“麻麻回来晚了!” 的确是晚了,房里的钟表上时针都指向十二点了。 简南只好轻声哄着:“麻麻对不起团团,团团原谅麻麻吧,好不好啊?” 团团把小弹珠一丢,直直地扑进了简南的怀里,用小脑袋顶着简南的肚子,闷声闷气地说:“原谅原谅!麻麻工作很苦吗?” “不苦!麻麻是超人啊!”简南抱着团团往里面挪了挪,然后干脆自己也爬上了床,在团团的脸上亲了一口:“麻麻不辛苦的!所以团团不要担心麻麻!我的乖团团能这么关心麻麻,麻麻很高兴的哦!” 团团奶声奶气:“麻麻高兴,团团也高兴!” “但是,团团怎么还不睡,不是说要按时睡觉吗?” “等麻麻回来!”团团想了想,补充道:“还有团团的蛋糕!” 从医生那边问完团团情况的吴心意正好推门进来,顺口问:“什么蛋糕?团团分我一半不?” “分给心心姨姨一半!麻麻一半,我一半!” 感情这小家伙还惦记着蛋糕呢,但是简南真的是忘记了,宴会上的那些蛋糕是真的挺好吃的,不过她一着急,愣是没有带几个回来。 团团抬起头眨巴着眼睛:“麻麻~蛋糕糕~” 简南从床上下来,拿了一边的毛巾用热水瓶里面的水弄湿了,才轻轻地给团团擦脸,还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哄道:“麻麻向团团道歉,忘记了这件事情是麻麻的不对,团团再宽限一天好不好?” 小家伙不高兴了,噘着嘴转了过去,留下一个孤独的小背影,简南:“……” 被小家伙单当面宣布冷战的简南,心里直接唱起了北风吹雪花飘,小家伙闷闷的,简南见脸擦得差不多了,便问吴心意医生怎么说,是不是可以出院了。 “说是可以出院了,回去的时候咱们去取药处拿点药回去按照一日三餐,吃几天,就痊愈了。” “那就好,那咱们就先回家,住院费能省一点儿是一点儿!” “哎呀啊,简南你看!”吴心意兴奋地指着:“团团真是太可爱了!” 顺着吴心意手指的方向,简南转身后看去,原来是团团自己握着小拳头睡着了。 团团的这幅睡相一直都是简南心中的一根刺。 团团直到两岁,每次简南出去工作的时候,迫不得已都是把小家伙锁在家里,而简南每天晚上回来见到的第一个场景,便是团团将自己缩成了一团在小床上睡着了。 书上说,小孩子有这样的动作,是因为极度缺乏安全感导致的。 团团嘟囔:“……麻麻……” 吴心意怕吵醒团团,压低了声音问简南道:“咱们现在怎么办?还是要现在把团团带回去么?” 时间实在是太晚了,团团浅眠,稍稍一动就会醒,而醒过来之后估计今天这一晚上,就别想再睡着了。 简南想了想,左右考虑了下:“明天再回去吧。” “好嘞!那我睡沙发,你和团团睡床。明天咱们三个人一块儿高高兴兴地回家吃早餐!!” 吴心意说着,往沙发上呈大字型就直接躺了上去,简南对于安排没有疑义,便也是直接脱了鞋上床,搂着团团睡着了。 隔天一早上,简南便带着小家伙办理了出院回家。 回到家之后,简南准备了面包和牛奶给团团,然后又嘱咐了正好今天不出门的吴心意一些给团团吃的东西上面的注意事项,才冲进房间换了职业装,火急火燎地冲出门,冲向地铁。 简南是气喘吁吁地在八点半之前做到位置上的,姜娜过来丢了一份今天份的秦厉北的行程,她翻开行程表,这才发现,早上的会议改到了下午。但是今天下午得和秦厉北去白氏集团开会的话,她连金茂度假村的整个案子的前世今生都还没弄清楚呢,等会儿开会不就是去找虐的么? “这是昨天下班前我帮你整理好加上去的,这次会议本来应该我去,但是我手头上还有一些更重要的事情没完成,boss觉得也可以给你一点机会锻炼,所以这次交给你来跟,金茂度假村是今年我们元北最重要的项目,不能出现任何闪失,明白吗?” 姜娜说完,觉得奇怪,秦总从来不带私人助理参与集团的项目运营,怎么这一次竟然特别吩咐她让简南也参加,真的是很不一般。 简南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她想的是,作为助理,这些事情都是在职责之内的,再说昨天就已经知道了两家要合作,以后这种陪同boss出门开会的情况应该会越来越多,既然她已经决定在元北集团好好工作,那就必须得尽早习惯。 “还有,提醒你一下,周四boss和沈小姐的晚餐,沈小姐那边你需要提前预约,正好明天沈小姐在盛世广场会有一场访谈,你记得去那儿见沈小姐,亲自将请帖送到沈小姐手里。明白么?” 简南一听见沈扬诺的名字就不舒服,她忍不住问:“每一次,都得送请帖这么正式么?” 姜娜鄙夷地看了简南一眼:“沈小姐是什么人?难道正式送请帖邀请不是应该的么?” “哦!是的是的!”简南连忙说。 姜娜在简南的便签上写了沈扬诺的电话,然后用笔头点了点便签纸:“记得态度好一点儿。你的上一任就是因为没能约到沈小姐,才被炒鱿鱼的,你小心点儿。” 简南盯着上面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平静道:“好的,我明白了,我会处理好的。” 这次回来,她已经预想到了会见到很多人,只不顾没想到会这么快重新见面,对象还是,沈扬诺。 兜兜转转,不想见的,要不是已经见了,要不就是走在正要见的路上。命运这种东西,太特么讨厌了!

上一篇   第六幕: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