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豪门丑闻(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七十章:豪门丑闻(二)

然而,到了办公室,简南还没见到姜娜呢,就被甩了一脸的资料,她慌里慌张地抱着一大叠的档案和文件,问正从办公室走出来的男人:“秦总,这是什么?还有,我刚才看见了新闻了,咱们应该怎么做?那个,我是不是应该去和娜姐商量一下具体应该怎么……处理……啊……” 被秦厉北狠厉又冰冷的眼神一盯,简南很怂的缩了下脖子,她说错什么了吗?? “这件事不用你插手。” 秦厉北经过简南身边,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臂就往前带,简南一个踉跄,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她不禁想,不用自己插手,那敢情好,看来事情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严重,看来还是太担心了,等等,自己什么时候担心他了,完全是因为怕自己的工作不保! 简南这么想着,支支吾吾地问:“那,我们现在,去哪儿啊?” “去见东升的董胡。” “哦。哎?等等,你说董胡,他不是一直犹豫的么,怎么就突然又见我们了,是要签合约了吗?!” “董胡很顽固也很自我,但是他很听董夫人的话,而董夫人对董邵是言听计从。你懂了没有?” “懂了!” 秦厉北讲解的这么清楚明白,她还不明白就真的是傻叉了,不过昨天,也没见秦厉北和董邵聊什么啊,董邵怎么就跟他妈妈说起要和他们合作的事情了呢?果然能说出从小听着秦厉北事迹长大的孩子啊,就是脑回路清奇,不过这样也挺好的,至少有了机会。 …… 坐秦厉北的车,到了东升的董事长办公室,简南跟在秦厉北后面,办公室的员工偷偷摸摸地指着秦厉北小声交谈。 很好,这次喝秦厉北一起出现,总算不是自己称为被路人围观讨论的重点了。 偷偷地高兴一下~ …… 董事长办公室,她朝坐在秦厉北对面的男人看过去,东升的董事长是个相貌平平皮肤黝黑的中年人,穿着稍显肥大的一身黑色西装,周围围了一圈从分公司过来的分管经理,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话张嘴就来。 董胡对着秦厉北不好意思的笑笑,怒道:“我派你过去是要让你去拓宽市场的,你来跟我说没有那边项目少是什么意思?我当然知道那边项目少,所以才派你,要是那边项目多,挥挥手不就都自己找上门来了,我还用得着每个月服你那么多薪水,让你去那边上班?” 分管经理被一顿骂,脸上有点挂不住,一张脸红的跟煮熟了的虾子似的,简南被迫围观了一场东升内部自己的事情,有点不好意思,倒是秦厉北,面无表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等了半个多小时,董胡终于是训完了那个分管经理,冷着脸让人下去了。 而简南笑笑,适时的奉上一连串的奉承话,董胡听得舒服,笑眯眯地直夸秦厉北从哪儿找到的这么一个能说会道的助理。 “董总这么夸我这是不好意思,还是秦总教的好,我一个职场菜鸟,秦总不嫌弃我笨,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场面话嘛,谁不会,简南喜滋滋地想。 “外面传闻说秦总冷面煞神,看来,是面冷心热,很好啊,做商人,其实和古代上战场的将军没有什么差别,总是要有一点威严。来来来,喝茶,今年新出的铁观音,朋友专门从梧州给我带回来的,今天看是秦总过来,专门拿出来泡一壶。” 秦厉北神色微动,举起茶杯,轻嗅,赞道:“果然是好茶。董总是懂茶的。” 简南也跟着喝了一口,唔,没啥感觉…… 一番客套之后,董胡直切主题:“商场里面时间宝贵,秦总之前提出来的构想,我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觉得还是不错的,但是,我是个商人,我想的只有怎么样赚钱,赚大钱,那么秦总这个计划,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呢?” 简南连忙将计划书递了上去,秦厉北接过,随手放在桌面上。 秦厉北淡然,嘴角挂着浅笑:“钱当然是有得赚,不过,那就得看董总要赚快钱还是放长线钓大鱼。” 简南默默地听着秦厉北向董总介绍这个直接由开发商和原材料供应商合作的计划。无外乎都是一些枯燥乏味的数字,可在秦厉北的口中,却比跳跃的音符还要好听,深晦难懂的经济学定理和一体化供销关系未来发展,到了这个男人手中,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董胡听得连连点头,末了,举起茶杯笑得连褶子都出来了。 “秦总果然厉害!”董总赞赏的点头:“有想法!我倒是很乐意和元北合作,只不过……” 简南问:“只不过什么?” 董胡摸了摸自己个儿油光锃亮的大脑袋,将视线从简南身上移开,落在秦厉北身上,笑而不语了几秒后,才又继续道:“那我就直说了,秦总,你也知道,白氏在地产行业浸淫多年,那可是北城地产业的龙头老大,多少待开发的地皮和项目在白老爷子手里头握着。我们东升可惹不起。” 秦厉北神色一如既往的沉静,泰山崩于顶的从容,语速不紧不慢。 “的确,白氏每年都有几十亿的项目在运营,北城百分之八十的建材供应商和白氏都有合作关系,他们几乎是仰白氏鼻息的活着,哪一天要是白氏不高兴了,工厂生产就得被迫停下,动辄损失惨重,再重一点便是濒临破产。” “董总的顾虑自有董总的道理,但是白氏垄断太久了,价格一压再压,已经有些供应商不满,假以时日,供需双方的矛盾一定会爆发,与其到时候被迫等待白氏的制裁,还不如现在就主动争取生机,更何况,元北提出来的计划,无论是对东升,还是其他的建筑原材料供应商来说,对于企业的发展都是一种更好的选择。” 周遭的灯线一刹那失色,仿若只有他清朗的嗓音,令简南心头震颤。 “没想到秦总竟然能分析得这样透彻,这样吧,秦总,下个礼拜,我们几个老朋友打算聚聚,不知道秦总有没有时间,一起过来玩玩。” 东升做钢管水泥这么多年,董总口中的老朋友,必然也是行业里各大公司的老总,他们的聚会,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机会,进行游说。 他自然是没有拒绝的理由。 秦厉北在董总的似笑非笑中,伸手,道:“当然有时间,感谢董总的邀请,一定准时赴约。” 董总亦是伸手和回握,接下来又聊了会儿,秦厉北起身准备告辞,董总却开口拦住了他。 “我今天听说,秦总上了新闻,还是微博的热搜,那份、地方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上去的,秦总有没有啥想法?元北应该也有一些对策吧?” 简南还以为董胡不会问呢,不过陷在看来,董胡是有和元北合作的意愿的,不然谁会没事闲得发慌关心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他的个人私生活丑闻会不会影响到集团的形象。 “对策当然是有的。”说到这个话题,秦厉北目光极其轻微的从简南身上扫过,语调渐渐放缓,似是对董胡说,又是对某个人说:“我的个人私事绝对不会成为元北发展的绊脚石。这个,董总大可以放心。” 董胡听秦厉北这么一说,心是放了下来,点点头道:“那我们就在聚会上见,今天和秦总聊得很愉快,到时候我们再多聊聊,我相信我的很多朋友都会很喜欢秦总的作风的!” “多谢!我还有点事要去办,就先走一步。” “好,路上小心。” 从办公室离开,简南心里嘀咕,有对策了,那么对策是什么呢?证据那么清楚,难道秦厉北会直接承认和沈扬诺的关系么,可是那样实实在在的一定会影响到元北的形象的。 如果站在一个路人的立场,试想想看,一家大型投资集团的老总居然背叛了自己的老婆。连婚姻的忠诚度都无法保证,公众还怎么对这家集团有认同感和满意度。 在回停车场的路上,简南忍不住将自己的疑问问出了口。 “对策究竟是什么啊?还有董总刚刚是什么意思?答应还是不答应?看样子对咱们的计划是很感兴趣的,可是又不肯松口。是之后在聚会上还有再谈一次么?” 秦厉北拉开了车门,示意简南坐进去,然后走到另一边,坐进驾驶座,插钥匙,系安全带,启动,飞速离开。 “只要不出意外,董胡对,东升和元北的合作,很看好。” 她认真听着,不住地点头,仿佛间,好想回到了学生时代,还是三哥的秦厉北教自己做作业的时候,说话温柔,耐心又细致。 “那么这个意外情况,是什么?是关于你……咳咳……是关于网上的那些爆料么?” “你呢,看了网上那些消息之后,是什么感觉?” “秦总!”简南无奈:“说我先问的你耶!你应该先回答我对策才对的吧?” “我是你的老板,你先回答我。” 好嘛,又拿这个来压我? 简南愤愤不平,想了想,将那些无法见光的小心思统统埋进心底,而后深吸了口气,遣词造句了下,才说:“公司要是倒闭了,我的饭碗怎么办?我就是这么想的。” 秦厉北冷笑了下:“你还真是实际。” “所以啊,秦总,这件事情对公司……” 对你…… 简南认真问道:“没有什么大的影响吧,是不是很快就能解决了?” “不过就是引咎辞职而已。” “而已?!”简南惊呼,而后发觉自己的反应实在是太过激烈了,便假装咳嗽了下,说:“或许,我们说照片是伪造的,或者是别的什么理由,那些娱乐圈的明星不都是这么干的么,你也可以……” “简南。”秦厉北打断了简南继续说下去,坚定有力道:“这是事实,我不会否认。” 几乎有那么一瞬间,简南想哭,是啊,他爱的女人,能够小心收藏呵护,也能够在她被诋毁的体无完肤的时候,挺身而出,承认她的身份,于素所有人为敌也要跋保护她。 秦厉北,你真的是个好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