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豪门丑闻(三)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七十一章:豪门丑闻(三)

简南扭过头去,不再说话,车内的气氛陡然降至冰点以下,将人所有的思绪都冻结在这一时刻。 秦厉北接起了电话,听着姜娜的汇报,简南痛恨自己还是没有那么强大的定力,仍是忍不住转头去看他。 此刻的秦厉北没有了在董胡面前的锋芒毕露,气场全部收回,沉稳内敛,简南不由得看得入神,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了不知名的马路边上,而秦厉北距离她自己不过一个拳头不到。 简南看得出神,没注意到秦厉北已经将车停在了一边,通话也已经结束了。 秦厉北眼神极冷:“简南,背叛对你来说,就是这么轻易的事情吗?” 话落,秦厉北捏住了简南的下巴,没有控制住的力道弄得简南很疼。 “你是我的人,你究竟明不明白?!” 秦厉北的嘶吼令简南受了惊,她猛然后退,一时没注意,头竟撞上了后面车座椅上的不锈钢扶钩,疼的她倒抽了一口冷气。 秦厉北嗓音低哑,听起来似乎心情很不好的样子,他盯着简南的眼睛看了好半晌,伸手将额前的碎发捋开,露出了一双含水的眸子,里面的惊慌让秦厉北略有不爽。 装的是在是很好,演技都能比得上那些声名赫赫的影后了。 刚才姜娜告诉他,是简南将时间地点透露给了狗仔,也是简南将大多数的爆料内容提供给了对方,一切的证据都已经指向了,这个掌握着她所有行程的女人,简南。 然而,秦厉北在愤怒过后,竟然还有一点儿小雀跃,他无法克制自己疯狂到卑微的念头,简南这么做,会不会是因为吃醋,吃醋他和沈扬诺的关系,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她的所作所为,实实在在的取悦了他,原因如此,原谅实在是不费吹灰之力。 “你偷看我。”秦厉北逼近,下结论后质问:“为什么?” 简南一口气哽住,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是最合适的。 “我,我,我没有。” 毫无底气的否认,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在否认丑闻的幕后指使者是自己,还是偷看秦厉北这件事,简南捂着后脑勺,一边是疼的眼泪都快出来,一边是紧张的快忘记了呼吸。 秦厉北毫无顾忌的继续逼近,威压肆意打开,他的手穿过简南的耳畔,撑在后面的窗玻璃上,身上的安全带早就打开了,更加方便了他的动作,简南退无可退,这辆车的保密性和安全性,她早就在之前尝试过,秦厉北要是想做些什么,她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下次打死都不上这辆车了,这哪是车啊,根本就是贼船! 简南全身紧绷,脸颊上连咬合肌都突了出来,她死死地盯着秦厉北,想着只要他敢动她一下,就拼的鱼死网破! 谁知道,下一秒随之而来的却后脑勺上的手被强硬地扳了下来,随即一双大手动作轻柔地在她刚刚撞到的地方揉了揉。 “疼吗?” 简南的脑细胞有些不够用,剧情发展完全不在她的掌控范围之内,秦厉北强大的脑回路根本不是她这等凡人可以体会的。 简南扁扁嘴,不去看他,嘴硬:“不疼。” 秦厉北竟然轻笑了声,带着浓浓的讽刺:“简南,你还是这么,爱撒谎。” 简南像被人踩住了尾巴的小猫,瞬间就炸了,对着他直接大吼道:“秦厉北,我撒不撒谎,我疼不疼,究竟关你屁事!” “当然不关我事,随口问问而已。” 脸上的嘲讽意味越加浓厚,简南的心犹如悬在万米高空,空落落的,一点儿实感都没有,秦厉北猛然松开对简南的禁锢,重新系上安全带,车子像离弦的箭,驶向未知的远方。 …… Moshang工作室,助理恭恭敬敬地将信封交给了沈扬诺。 “诺拉姐,这是这几天寄过来的信,您确定要这么做吗?” 沈扬诺从包里拿出管口红,细致地涂上,对着镜子里那个身材玲珑有致,五官精致到无可挑剔的女人,笑了笑。 “按照我说的去做,但是绝对要记住一点,不能向任何透露你的身份。” “好!”助理微微弯腰,虽然不明白诺拉姐这么做究竟是要干什么,但是诺拉姐就是她的女神,她一定是会将所有的事情都帮诺拉姐处理好的! “您放心,我一定会在接下里的风暴里面,竭尽全力保护好您的名声和形象。” “那就好,记得,我也是受害人。” “我明白的,该打点的人,该封的口,还有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营销号,我也会异议处理干净的,绝对不会让这次的丑闻影响到您。还有之后的新品发布会。” “艾利,有你在我身边,我真的是太幸运了,太谢谢你了!对了,今晚的酒店订好了么?” 艾利低着头,呼吸着眼前女人身上的香水味儿,满足道:“酒店订好了,您吩咐的东西我也已经加在酒瓶里面了,是最烈的。” 沈扬诺笑得风情万种:“很好。你可以先去忙了。” 话落,沈扬诺又添上了一句:“艾利,我还是得谢谢你。谢谢你一直这么爱我。” 被称为艾利的女人浑身一颤,继而转头,恭敬地笑了笑:“你救了我,这是我应该做的。” 艾利说完便出了门,沈扬诺走到窗户边,用力一把将厚重的窗帘布拉开,屋外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折射出了七彩的光圈,沈扬诺五指微微张开,挡住了蓬勃而来的曦微,回忆不由得人自主的汹涌而来。 …… 四年前的一天,那天的天气也和今天这般,阳光明媚。 秦家在北城的香山边上有一座庄园,整栋庄园占地面积广大,哥特式风格,钟鸣鼎食之家。 庄园内有一条两旁全是白色小花的鹅卵石路,沿着小路走下去,尽头是一间掩映在花丛中的欧洲乡村小屋风格的房子,厚实古朴的黑色砖瓦,鹅黄色屋墙,白色的栅栏,还有鲜艳欲滴的玫瑰花。 阁楼的琉璃窗户后,站着一个人,身形曼妙,手里的红酒被充分氧化后,流露出了浓郁的酒香,她身后男人覆了上来,隔着舒滑的丝绸布料摩挲着女人柔嫩的肌肤。 女人嘤咛一声,顺势倒在他怀里:“你真的要娶她?” “非娶不可。” 女人樱唇一咬,委屈道:“那我呢?我怎么办?” “她是秦夫人,却不是我心上的那个人。” 听了这话,女人娇笑道:“厉北,我不要名分,就只要你的心。” 说着,撩人心扉的红色,幽香四溢,眼前深沉内敛的男人,女人将最后一口红酒含在嘴里,转身去吻。红酒的浓醇在唇齿之间散开,男人就这姿势抱着她转了个身,双双倒进身后的床上。 …… 回忆结束,沈扬诺对着窗户里的自己,嘲讽地笑了笑:“你啊,就是傻,王瑶不是他心上的那个人,你又何尝是了。” 雪白的脖颈上挂了条项链,她伸手取了下来,带开其中的夹层,丹蔻妖娆,指尖轻轻抚过泛黄的照片,声音凄厉:“我这么爱你,我怎么会不想要秦夫人的名分,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老天爷送上了这个机会,厉北,我不想再等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