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豪门丑闻(四)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七十二章:豪门丑闻(四)

姜娜找到简南的时候,她正在厕所里面补妆,从东升那边回来之后,简南接借口上厕所直接躲进厕所,隐忍而小心的哭了很久,等哭够了,洗手的时候才发现妆都花了,眼影眼线糊成了一坨挂在眼睛周围,活像是一只国宝。 这个蠢样子可不能被人看见,简南要面子,于是乎便补起了妆,所以姜娜在整栋大楼上上下下的找明明已经回了公司的简南,自然是找不到的。 后来还是有人跑去告诉了姜娜,说是在厕所看见了。 “简南,你还敢出现在公司?” 简南正好画到最后一弯,被姜娜一吓差点给拐错了力度,飞到天际,她听着姜娜愤怒的质问,如平常一样,耐心的等着姜娜骂完之后,才开口反问道:“我什么都没做,为什么不能出现在公司?何况,我不仅仅是秦总的助理,我还是金茂项目组的成员,在这个身份上,我和你是平级的。你没有权利对我做出任何评判。” 姜娜没想到在她看来一向胆小又懦弱的简南,竟然敢当面跟她呛声,这根本就是不想在原本干了,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姜娜气的脸色白了又白,指着简南‘你你你你’的说不出话来。 “我刚才回来的路上,秦总并没有说要解除我的职务,所以我现在要回去上班了,麻烦娜姐你让让。” 说着,简南绕开姜娜准备回到座位上。 姜娜明显不信,秦总最讨厌自己人的背叛,何况这一次造成了如此恶劣的影响,现在公关部的那些人都快哭了,就算实时监控舆论又能怎么样,事实摆在那里,秦总的形象算是毁了,元北的集团形象和企业信誉可怎么办?! 一想到这个,姜娜对简南的恨便又更上了一层楼。 “自从你来了之后,不是会议上被歹徒威胁,就是工地的爆炸,还有今天的新闻爆料,简南你是不是有毒,你根本就是个扫把星!” 简南刚才被秦厉北那么责难都没有气笑,姜娜这么一说,简南直接笑喷了:“不是吧,现在什么时候了,还扫把星,你是读马克思唯物主义论长大的么?” 简南不想再跟姜娜废话下去,站在姜娜的角度想想,虽然她言辞太过了,但还是站在公司的层面来考虑的,简南不想像个泼妇一样直接在公司这样人来人往的地方吵起来,太难看。 “走吧,我和你一起去见秦总,至于之后怎么安排,听秦总的,我不会有任何意见。” “好,到时候我看你还敢不敢还嘴!” 姜娜将高跟鞋踩得哒哒作响,简南盯着她的脚,默默地想,这要是不小心摔一跤,后果得多么严重,十天半个月躺床上下不来都还是轻的呢。 …… 敲门进了总裁办公室,空调开得太低,冷气扑面而来,把简南冷的打了个哆嗦。 姜娜开门见上山道:“秦总,我刚才在电话里面已经向您汇报过了,将信息透露给外面那些记者,和他们里应外合闹事的内部人员,就是简南,证据确凿。但是由于简南目前还是金茂的项目组成员,这个项目组是由您之尅负责的,因此我特地来请示您,希望秦总能给出一个如何处理简南的方案来。” 秦厉北坐在书桌后面,周身气压低得吓人。 “解决方案?”他看向简南,将手里的钢笔随手一丢,无所谓道:“你有什么要说的?” 简南腰杆挺得笔直,仿佛这样便是与秦厉北的抗争,更甚至是能够在这场气压的对弈中去的哪怕是一点点的威力,不过从简南紧握的双手看来,貌似是没有什么用处的。 “我并没有做过,但是我现在找不到证据来证明我的清白,所以,我请求一个机会,给我时间,让我找出证据来证明,我并没有违背自己的职业道德,出卖公司利益,背叛上司!” 简南直勾勾的盯着秦厉北看,一双眼睛明亮有清澈,毫无尘埃,而在说到‘背叛’二字的时候,她加重了语气,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背叛,过去不曾是她对待秦厉北的方式,现在亦更加不会,至于将来,哪天她心死了,大概就能做的出来了。 空气突然安静,简南带着一丢丢的希冀,而姜娜面露怒容,只希望简南这个害群之马能够赶紧离开! 秦厉北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嘲讽道:“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的这个时间点,我在这里这等你,到时候,我要看证据。” “秦总!” 姜娜想要说些什么,被秦厉北一个抬手给制止了。 “你还有什么话想说?” 秦厉北盯着简南,目光里满是赤裸裸的怀疑和审视。 简南呼吸一滞,有些受不了了,她忙点头道:“没有了。我去找证据了,就先走了。” 秦厉北看着门被关上,姜娜再次开口,很是不理解秦厉北为什么要这么做。 “秦总,她现在这一走,要是再到外面去乱说,我们到时候就更加被动了,公关部那边也更加不好处理。” “还能怎么处理?” “我们……”姜娜话头顿住,实际上,在贴子刚被挂上去的时候,公关部的人就发现了,她们立马进行了跟踪,可是眼看着失态发展越来越不受控制,他们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更何况后面出来的照片,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想否认那就是睁眼说瞎话,连姜娜自认为自己的脸皮已经在无数个谎言中锻炼的越来越厚了,也是没办法当着睁眼瞎,说那是假的了。 “秦总,那么,沈小姐那边,是怎么说的呢?” “我和她商量之后,会给你一个答复。” 姜娜点头:“是的!我明白了!秦总,那么我就先下去忙了。” 秦厉北嗯了一声,姜娜领意,静静地退了出去。 房间再次陷入安静,不一会儿,桌面上震动的手机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妈。” 电话里的女人声音清脆,语调却是冷漠的:“我看了网络上面的那些爆料的东西了。你怎么回事?居然这么不小心,让这些东西被爆出来,你知不知道你爸爸有多生气?还有瑶瑶,你怎么跟她解释?” “那么,妈你觉得,我应该怎么解释呢?” “你这是在质问我么?做错的事情的不是我,你现在是在对我不满什么?厉北,我告诉你,今天晚上你必须给我回家里面来,好好地跟你爸爸解释,该有跟瑶瑶解释,你知不知道她今天看到了新闻,有多难过和伤心!还有我们出去喝下午茶的时候,张夫人王夫人徐夫人,都在问我是不是真的!你这让我的脸面往哪儿搁?” 玻璃上的倒影,男人冷漠的神情,微微蹙起的剑眉,不耐烦的而抿起的唇角。 “今天晚上不行,我另外有约了。” “你!”电波里传来的声音很是不冷静了,怒气腾腾地训道:“你是和那个沈扬诺有约吧?我老早就告诉你了,沈家的女人都不是好惹的呀,早就让你和她断了,你非不听,现在好了啊,可丢人!” “妈。”秦厉北冷笑了下,指出曾经故事的真实版本:“当初让我和沈扬诺在一起的人,可是你。” “我……” 听着他妈语塞,秦厉北有种报复成功的快感,不过,老爷子生气了,这的确是应该回去当面解释和交代一声,于是便又说道:“明天晚上我会回去吃饭。” “好,你可要说话算话,我明天吩咐厨房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糖醋肉。还有,先赶紧打个电话给瑶瑶,瑶瑶现在在你爸面前可是大红人,她要是肯在你爸面前说些好听的,你就没事了。你爸看你们夫妻俩自己没有间隙,自然不会再苛责你。” 秦厉北道:“我明白。” “那行,我先挂了。” “嘟嘟嘟嘟……” 听着电话里的挂断音……秦厉北猛地将手机砸向了窗户,玻璃上瞬间便又一道从中间向外面扩展开来的放射性裂缝。 秦厉北的脸在上面刹那间扭曲成了可怖狰狞的笑容,宛若地狱恶鬼。 …… 简南回位置上收拾了东西就走了,到了楼下,站在大门口,外面艳阳高照,简南竟然不知道要去哪儿,没地方可去,这时候她也不想回家,简南干脆就在公司外边儿的石椅上坐着呢,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把事情都整理清楚来。 就像一开始想的,这些照片和爆料的秦厉北和沈扬诺相处的细节,必定是在两人周围待过的,而且还得是待了两年以上的,而且还得是对秦厉北的行程十分熟悉,并且能够买通那家餐厅的有关人员混进去偷拍的。 “对了,才能去餐厅查一查,一定有人记得那天有什么进去过,说不定瞎猫碰上死耗子,有人愿意告诉自己躲在暗处拍照的时候,到时候顺藤摸瓜下去,就能找到真相了!” 只是,秦厉北难道真的要承认么?承认了之后呢?沈以沈扬诺的身份摆在那里,还有秦厉北那么喜欢,自然是不可能和沈扬诺分开的,那么离婚么? 简南扭头朝顶层望去,高耸入云的元北集团,一眼看上去除了刺眼的阳光之外,根本什么也看不清楚,简南果断放弃,转身将回到石椅上,继续灵魂放空。 和王瑶离婚,简南摇摇头继续否定了,首先秦老爷子的第一关就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