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豪门丑闻(五)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七十三章:豪门丑闻(五)

…… 简南在门口坐了半天,顶着大太阳,脚下的水泥路面冒着热气,而最后人进人出的总觉得不太体面,便搭了车到医院找路衡了。 简南想,路衡是公司的副总裁,也是秦厉北的朋友,和他聊这件事,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她到医院的时候,碰巧路衡正好在交接班,简南便在一边等着了吗,然后路衡坐好下班的各项准备工作,便带着简南一起到了一家川菜馆吃饭。 “这家馆子味道非常正宗,老板是地地道道的四川人,用料也很实诚,来今天我请客,不用客气,随便儿点儿!” 简南一听吃的,心情稍微好了些,没什么事情是一顿饭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顿,实在不行,那就吃第三顿! 两人火力全开,点了满满一桌子的菜,红红火火的样子,看起来就很喜庆,连带着郁闷的心情也好了很多,路衡边为简南夹菜,边唠叨说:“铮铮不爱吃辣的,我呢也不爱跟不熟悉的人一起吃饭,所以啊,好长时间都没有来这里吃过这些菜了,今天正好你来了,又是个爱吃辣的,简直是我的福音啊!” 简南疑惑:“不是还有秦总呢么?你怎么不叫上秦总一起呢?” 她记得,秦厉北也是很爱吃辣的。 路衡无奈道:“我倒是想叫上他啊,不过他的那个胃啊,除了清粥小菜米粉粟面,其它稍微刺激性强一点儿的食物,那可是一点儿都不能碰的。” “哦。”简南记得,姜娜好像是说过秦厉北经常喝酒喝到胃出血,就是因为这样才把身体搞坏的吗?“秦总的胃病很严重吗?” “很严重啊,一不小心喝过了就受不了得进医院打针吃药的那种,哎呀,我跟你说哈,太特么的受罪了。我以前是轮科室的,认识厉北就是有一次他被送急诊的时候,浑身是血,吓死我了,我就像是那个小媳妇儿啊,缝缝补补地,每一年都要有还几次死里逃生,不过现在好很多了,就是胃不好。” 路衡念念叨叨的,说完的时候,简南的碗里面也已经是堆得像是小山一样高了,而路衡还生怕简南不够似的,一个劲儿的要往她碗里面继续夹菜。 “我够了!真的!我吃完自己夹,你也别关顾着我了,你自己来啊!” 路衡又露出他那两颗招牌的雪白大门牙了,笑得傻兮兮的,认真解释道:“今天我也看了新闻了,其实吧,你不要和那些网上的人一样,觉得厉北是个花心大萝卜,脚踏两条船,是个劈腿的渣男,其实不是,他喜欢一个人很久了,真的是放在心底小心翼翼生怕磕了碰了的护着。然后现在这样的情况,也只是一些历史遗留问题造成的。厉北也不愿意看到现在这样的情况发生。” “那个人是沈小姐啊?” 简南自虐似的,明明知道明确还要再次确定一遍,借用他人手中的刀,一次次道捅心口。 “那不然呢?两人纠缠那么久了,要不是沈扬诺觉得对不起王瑶,估计厉北早就离婚了吧。” 路衡的一番话,简南听饿了后,只觉得碗里面最爱的食物也没有那么好吃了,胸腔里的心脏越来越重,仿佛下一秒就罢工了,而渐渐的心慌气短,也跟好像是要心脏病发的前奏似的,实在是太累人了。 对于秦厉北和沈扬诺的爱情,她已经足够认识到有多么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了,所以究竟老天爷还要派多少人来她面前,一遍遍的重复和提醒,她当初被当做备胎时候的幸福是从沈扬诺那里偷来的,还要一遍遍的自我认识到可悲的初恋到什么时候。 “这时候,你可千万别放弃别抛弃你的顶头上司哈!”路衡气势昂扬的拍了拍简南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劝说:“这个时候正是你体现你对老板的忠诚度的时候哈!” 简南一口汤呛在喉咙里,憋得脸都红了,连连咳嗽,咳得就像要把心肝脾肺肾都吐出来一样,生理盐水被逼了出来,挂在眼角,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哎呀,别这么激动哈,虽然说是要支持老板的,但是你也别先把自己折腾进医院了啊,你说是不是?” 简南拼命的点头,路衡递了水过来,她一把抱住,咕噜噜跟海牛似的灌了几大口,这才稍稍顺了些气。 路衡不无感叹道:“你可真是个好员工,这么激动!” 简南不置可否,伸手夹了菜给他,而心里想的却是希望他在自己说完下面的话之后,还能够像现在这样,乐呵呵的围坐在同一张餐桌上吃饭。 盯着眼前简南为自己夹的菜,路衡看得感动,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一点儿都不怕吃太快撑着了。 简南又喝了口水为自己顺气,然后做了个深呼吸,才鼓足了勇气,开口道:“路医生,现在所有的证据都表明,我就是那个内奸,和外面的狗仔记者狼狈为奸的那个元北内部的奸细,是我将信息泄露出去的。也是我爆的料。” “噗嗤!!!”路衡一口汤扑了出来,洒了一桌面,整张桌子上的菜算是全毁了。 简南为自己这时候还能一边替那些好吃的菜被侮辱了而惋惜,还有一边庆幸刚才路衡给自己夹那么多菜,自己已经吃的很饱很饱的了。 她赶紧递了纸巾上去,还贴心地拍了拍路衡的背,帮他顺气。 “你没事吧,你怎么就这么激动啊,我还以为你连手术都不怕,听见这个也能够很淡定的。”简南嫌弃:“路医生啊,看来你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有待提高!” 路衡拿着纸巾认真的擦着嘴,然后用一种看外星人的眼神,盯着简南上下左右前后的打量,最后简南受不住他这种跟凌迟一样的目光了,干脆主动坦白说:“我可以向你发誓,我绝对没有做过这件事。” 路衡收回目光,点点头:“我相信你。你对厉北挺好的,不会这么伤害他。不过……”路衡一顿,继而了然道:“你被厉北误会了吧?他觉得是你做的?然后你别跟我说你刚才进办公室见我第一眼的那个哀怨的眼神,是因为,厉北把你开除了?” 简南点头,简直对路衡的猜测能力五体投地:“也不是很准确,秦总给了我三天的时间,让我三天之后带着证明自己不是那个泄密者的证据去招他。路医生,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啊,三天之后我要是找不到,我就直接被辞退了啊,到时候我的履历表上多了一个‘出卖老板’的头衔,我还怎么在北城混下去啊?呜呜!我就真的找不到工作了哇!” 简南一直都是冷静自持的,空谷幽兰都不是很能够完整而体面的描述出她给自己的感觉,路衡动作很快,在他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已经伸了上去,食指弯曲,以指节轻柔地擦掉了她眼角的泪花。 路衡温柔和煦的声音飘进简南的耳朵里。他充满磁性的低音炮,认真的安慰她道:“你不是那种人,证据一定会找到的,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我陪你一起找。就算最后你真的找不到,也不用怕没工作,大不了,我养你。” 简南顿住,惊讶地看向路衡,路衡将简南的反应看在眼里,立刻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门边改口加了一句道:“嘿嘿,阿南,我这样说是不是很帅啊?哈哈哈,你想得美咧,你这么能吃,养你还不如养猪,过年的时候还可以卖掉换钱。” 简南翻了个白眼:这是开玩笑的时候么?!路衡你真的是气死我啦! 简南无语郁闷落在路衡眼里,路衡讪笑:“不好意思,就是想逗你开心一下的,没想到弄弄巧成拙了。别生气哈,咱们还是来认认真真地研究一下现在你的处境最好了。” 从刚开始吃饭到现在的欢乐逗趣,一直都没个正形的路衡清了清喉咙,敛眸抿唇,神色极为认真地说:“你把你知道的怀疑的,都说出来,还有你有什么计划也都说出来,我们一起来商量参考一下。真好,我这个挂名的副总裁,也是时候,为我们元北集团的事业添砖加瓦了!” …… 另一边,一辆大奔在Moshang工作室门前停下,保镖先下来撑伞,开车门,一个姑娘从车上下来,身材娇小,皮肤如白瓷般清透,乌黑浓密的长发散落的两肩,笑容明媚。 “三少夫人,这就是沈扬诺小姐的工作室,她最近忙于新品发布会,每天都待在这里。” “好,我知道了,你在楼下等着,” 保镖为难:“三少夫人,我们是奉命来保护您的安全的,这样,我们回去很难向老爷子交代。” 王瑶对着保镖娇俏一笑:“我能有什么事情?她一个服装设计师吗难道还能打得过我一个跆拳道黑带?谢谢你担心我,不过,这件事情我想自己面对。” 保镖虽然为难,但是一想也对,三少夫人的武力值一直很高,还不至于会随随便便的就让人欺负了。 “好的,我明白了。” …… 沈扬诺接到助理的电话,说是有个美女找她的时候,她还以为是简南,没想到走出来一看,竟然是王瑶,这个秦厉北明媒正娶的女人,北城王家的小女儿,她很少在公开场合见过王瑶,之所以能一眼认出来,是因为在秦厉北的婚礼上见过,沈扬诺不禁回想,那时候穿着婚纱的王瑶,可是真的美啊,就凭那张婚纱照片,还曾经荣登过北城最美新娘的榜单第一名。 王瑶朝她走来,沈扬诺得意地笑了笑,心中鄙夷尽数藏于这个完美无缺的笑容中。 那时候再漂亮又如何,现在还不是被自己踩在脚底下,一个被束之高阁的秦少夫人,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沈小姐,自从婚礼之后,我们有四年没见了吧?近来可好?” “好是挺好的,不知道王小姐今天来是要?如果是要定制礼服的话,正好我们最近要退出一款新品,是蔷薇花裙,正适合现在这种炎热的夏日时节,出去游玩,和朋友闺蜜聚会,都是很休闲的打扮的。” 沈扬诺说话的时候,已经领着王瑶往展品陈列室那边走进去了,一推开门,便是各式各样的高定礼服以及最新款成衣。 沈扬诺指着其中的一款,笑盈盈地介绍道:“原本我是打算做成玫瑰花的,不过后来想想,玫瑰被称为花中之王,还是太高调了,不过蔷薇和玫瑰相似,样式也不错,便用上了,现在正好给王小姐试试。” 她笑意盈盈地望着门口的王瑶,朗声道:“还真的挺配的。” 王瑶也是从大家族里面长大的小姐,从小到大听到的话里面,藏了几层意思拐了几个弯的话都有,现在沈扬诺的言外之意,王瑶心内冷笑,她岂能不懂? 面对着沈扬诺的借指蔷薇总是正版的替身来暗骂王瑶,王瑶心里不爽,也不愿多在这里浪费时间,她直接拒绝了沈扬诺的建议,边往外走边说道:“不了,既然是沈小姐的巧思,那还是沈小姐最适合了。我最近刚才巴黎回来,带了好几箱子的衣服,穿到下次Valentino新品面世,还是可以的。” 说话间,两人一起往外走,沈扬诺邀请着王瑶到休息室去坐一坐。 这里面的笑容,有多少锐利的刀箭,一招一式都旨在置人于死地,周围的工作室员工纷纷低头做忙碌状,她们也是看新闻的,自然是知道现在自己深处的刀光剑影里面,一不小心就会成为炮灰和箭靶,所以都秉持着看不见听不见两大原则,乖乖做沉默的羔羊。 休息内,门锁紧闭,沈扬诺为王瑶倒了杯咖啡。 沈扬诺在王瑶对面坐下,目光笑容不动如山,一片沉静,她装作什么也不清楚的样子,问道:“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了,王小姐要跟我说什么呢?” 王瑶接过咖啡杯,勺子在杯子里轻轻晃动了两下,轻笑了两声:“我呢,也没别的事情找你了,今天的新闻闹得很大,也很难看,大家都是在北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出了这样的事情,谁的脸上都无光。我是无所谓啦,毕竟只要我不离婚,我就还是正室,再怎么闹,外边儿始终是外边儿的,三儿还是四儿我不管,就算以后有了孩子,谁能保证能生出来,生出来之后谁又能保证一定能平平安安的长大呢?世界上意外那么多,你说是吧,沈小姐。” 话里藏针,这其中的暗讽沈扬诺听得明白,然而那沈扬诺却也不是那种能够让人随便就欺负了的女人,她笑得无所谓,顺便讥讽道:“王小姐,可是我不要名分,不要孩子,就只要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的心,是我的。” 这下子,王瑶脸上的笑意再也挂不住了。 “没想到,天下闻名的沈小姐,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沈扬诺继续笑,端庄自持,若不知道她们谈论的内容的,说不定还会以为这只是两个好朋友之间简简单单的茶话会呢。 “王小姐给人的感觉也是不一般呢,我在想,若是没有厉北,或许我们能成为很好的朋友呢。” 王瑶摇头,笃定又淡笑道:“不会的,就算没有厉北,我们的兴趣也不一样,沈小姐专注的抢别人的丈夫,这就难度字数很高了,练习不来的啊。” 王瑶这话说的就很直白了,沈扬诺脸上挂不住,她咬住了嘴唇,而后分开,一张小脸泫然欲泣我见犹怜。 “王小姐,大家都是文明人,何必将话说的那么难听,我也没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