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证据(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七十四章:证据(一)

王瑶收回毫不加掩饰的厌恶表情,她今天来可不是来这里跟沈扬诺逞口舌之快的,毕竟从来信奉‘有什么事情是打一顿解决不了的呢’如此信条的女人,再继续和沈扬诺在口头上绕来绕去,也没什么意思了。 “你做了什么,我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不过现在秦家的形势你也清楚,哪怕你聪明一点儿,都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惹恼老爷子。否则,老爷子的性格秉性,才不会管你是谁,秦家门,说不让进就不让进。” 沈扬诺心上一颤,其他的她都可以否认,但是老爷子的话……沈扬诺不得不承认,王瑶说的是有道理的,若是惹秦老爷子不舒服了,她再有本事也终究没办法得到承认。 王瑶将沈扬诺的反应看在眼里,更加不屑,这个女人若是真的不在乎秦家的名分,那还在乎秦老爷子对她的看法如何做什么? “沈小姐,我会做出退让。”在沈扬诺的不解中,王瑶微笑:“Moshang的新品发布会,你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会参加,到时候借着所有媒体嘉宾都在,我会告诉所有人,那一天的不是两人的私下秘密约会,而是我们三个人的见面。那些照片上所有的亲密动作,不过是,好朋友之间的礼节性问候。” “看来,你真的是很喜欢厉北了。” 王瑶不置可否,只挑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沈小姐,对于我的这个提议,你有什么其他的意见么?或者说,你不同意我这么做?” 手机响了,沈扬诺看了眼之前设置好的行程提醒,她是时候提前先去准备了。 “我同意,之后,我工作室的助理会将邀请函送到你手上。”沈扬诺果断道。 “好。”她这次来的目的已经达到,王瑶也没有再多废话,直接起身,告辞离开。 …… Moshang工作室楼下,保镖恭恭敬敬地上来开车门,王瑶回头看了眼工作室,笑了笑。 “回去之后,记得告诉老爷子,事情我已经办妥了。” 保镖粗狂的脸上,闪过一丝同情:“是的,三少夫人,我会将话带到。” “好,多谢你了,等会儿送我回王家,那边我也得过去解释一番。” 保镖点头,替王瑶关上车门,然后才上车,吩咐司机驱车离开。 王瑶靠着车背假寐,其实刚才说的那些,也就是强行挽尊而已,照片上那么明显的亲密互动,鬼才会相信只是朋友,可是她没有任何办法,她是秦厉北的妻子,和秦厉北荣辱与共,家里人也已经打电话过来询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她都不敢出门,怕被人问到任何有关于秦厉北、沈扬诺的事情。 在这个圈子里面,面子,比什么都重要。 …… 这边厢,简南将自己的计划说了之后,路衡也是十分同意的,现在只能是这样了。 正好路衡下午没有班,便开车和简南一起到了那家餐厅,可是到了那儿之后,好说歹说,餐厅老板都不愿意跟简南说起任何和丑闻相关的事情。 简南表示能理解,她刚才原本想要从大门口进来的,可是路衡的车经过那里的时候,看到了餐厅大门紧闭,门口还蹲着两三个拿着摄影机器的记者,估计是要来采访老板的。 不过,理解是一回事,放弃又是另一回事了,她必须得找出证据,简南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秦厉北说她什么都可以,却绝对不能将背叛的帽子扣到她头上。 “老板,我相信你也不是会做出和其他人一起出卖自己顾客隐私的事情来的,事情爆出来之后,应该有些原本的客人取消了预定了吧?” 餐厅老板无奈地点头:“是啊,我这接下来好几天的营业额可算是都打水漂了!他们还在们口赌堵我,堵我有什么用你说!出轨的又不是我!”老板越说越生气:“有本事他们堵那个秦总去啊!就知道欺负我们这种小本买卖的!” 路衡不明所以,简南凑到他身边小声解释:“这家餐厅向来是以保密性和安全性为噱头的,然后厨师手艺还很不错,所以吸引了很多来这里谈一些比较隐秘事情的客人。” 听简南这么一说,路衡立刻了然,所以秦厉北的事情一爆出来,那些做了预定的客人自然会觉得这家餐厅的隐秘性也不是那么高,而且现在还有这么多双记者的眼睛盯着这里,无疑就是拿着灯光对着这家餐厅死命的照,哪怕有脑子一点的都不会选择这时候来这家餐厅吃饭。 老板抓着头发发火:“究竟是哪个挨千刀的,这么搞我?要是让我知道了非得把人揍一顿不可,不知道做我们这种服务行业的,帮客人保密就是我们至关重要的人物之一吗?!” 简南哭丧着脸,往老板旁边一戳,也跟着开始哭诉:“我也很生气的啊,老板啊,我比你更惨啊,我现在已经被老板开了,然后我现在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孩子他爸还根本不管我们母子俩的死活!我能怎么办呢?” 说着,简南朝路衡丢了个眼神,路衡接住,立马会意:“是的啊,老板,我们可都是受害者,这要是找到了谁是罪魁祸首,那我们一定不会放过他的,所以,咱们现在是一个阵营的,应该同仇敌忾,将坏人抓起来,老板你说是不是?” “你们说的,好像,挺对的……”老板陷入沉思。 简南一看有戏,和路衡交换了个眼神,演得更加起劲儿了,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搭腔卖慘,把自己说的要多可怜有多可怜,最后,简南还生生地挤出了一行眼泪。 “唔,我可怎么办呐,老板,求你了,帮帮我们吧。” “老板,我同事,你看,一个女人在社会上打拼多么不容易,现在工作竞争多激烈!” …… 老板看了眼简南抹眼泪的样子,心生不忍,再加上他也的确是想把自己店里面的害群之马给揪出来,便点头答应了简南的请求。 “行吧,那我就帮帮你们,这个简小姐啊,你就说说,要我怎么帮,回答你什么问题,只要你能提得出来的,我都尽量帮你回忆!” 老板同意了,路衡高兴,简南更是兴奋,哗啦一下就把自己手里头的本子掀开递上去了。 “老板!这是我的问题,请您帮忙填一下!” 路衡满脸问号,探头过去看,只见笔记本上字迹整齐的从一罗列到了十,一个一个问题乖乖地躺在纸张上面。 刚才下车之后就见她一直拿着这本本子,原本还在想说是等会儿要记录一些线索的,没想到,直接连问题都写上了,这……呃……感觉有点像是考试? 老板也是愣了会儿,然后接过简南恭敬地递过去的笔,在桌子上摊开,认真填写了起来。 “这个,是你之前就准备好了的?” 简南因为终于说服了老板,此时很是高兴,清亮的牟眸子里面都是明媚的笑意:“嗯嗯,我去见你之前,在公司楼下写的,当时文思泉涌,感觉柯南上身,一挥而就!” 路衡:“……哦。” 好像没有哪里不对。 …… 老板很快就把问题都写完了,简南拿过来认真地看了一遍后递给了路衡,紧接着问老板说能不能去沈扬诺他们吃饭的桌子那边看看。 都已经说了要帮忙了,老板也没纠结,直接就带人上楼了。 靠窗的位置,雕刻精美做工精致的桌椅,欧洲古世纪的装饰风格,一大片玻璃落地窗后,是傍晚时分,阳光早就没有正午时候的强烈,可仍旧十分闷热,因为没有餐厅暂停营业,所以空调也没开,一进门,倒是热气先扑面而来,简南伸手挡了一下,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往桌子那边走去,她只是奉命打电话与餐厅的老板预约座位,还没亲眼见过这里。 “这好几年了,都是定的这间房间的位置。”老板突然感叹:“有钱人呐,我是不懂了,风雨无阻的,每周都是在这边吃饭,这样不比那些夫妻更坚持,也不知道为啥子不娶回家。” 简南站在落地窗前,看向外面的葱葱郁郁的一排排树木,在朦胧的光亮下,肩膀一抖。 是啊,真特么的长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