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关注?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七十七章:关注?

“鱿鱼丝,辣条,现在这个牌子的好吃,咱们以后当然可以就吃这个。可是,其他的呢,明知道不好,为什么还不赶紧的更新换代,人是趋利动物,阿南,不要犯傻。” 吴心意说的是什么,简南自然是明白的,她们从小到大的感情,没有谁能比上吴心意对自己的了解,今天吴心意会这么郑重其事的说出这样的话来,无非就是看出了她心底可能连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事实。 “我忘不了,曾经的好。”简南抬手揉了揉眼角:“那些日子就像一张网,牢牢地将我锁在里面,我试了想要逃出去,可是没办法,越挣扎,缠得越紧。” “可你那是在勉强你自己!”吴心意盯着简南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太了解你了,你不会再接受现在的元北集团总裁秦厉北,但你仍旧爱着那个三哥,可阿南,你的三哥早就死了,记得吗,死在那场滔天大火里!” “……没有……他没有死……”简南硬逼着自己忍住眼泪,脑海中关于那场大火的所有画面全部犹如狂风暴雨猛烈地袭来,将她瞬间淹没。 “……心意,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的三哥,一直活在我的心上。” 吴心意不忍再说下去了,她为了能让简南从以往的美梦中抽离出来,甚至不惜狠心揭开了她的伤疤,从此又是一场鲜血淋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愈合。 吴心意愧疚,朝简南伸出了手:“对不起,或许我不应该,打着为你好的旗号,逼你。” 简南盯着她在半空中的手好一会儿,将自己的手放了上去,握住,笑了笑,吴心意的意思她怎么会不明白,既然明白了,自然而然便不会怪她。 简南另一只手把辣条递了过去,开玩笑说:“既然你已经认错了,那我就原谅你吧,来,本女王赏赐你的至尊皇家辣条,全世界仅此一份,还不谢恩?” 简南故意打趣,吴心意当然是配合啊,她接过辣条,学着电视剧里面后宫嫔妃向皇帝问安的样子,福了福身,笑道:“臣妾谢主隆恩~” …… 海边别墅,灯火通明,海浪拍打着礁石,溅起朵朵白花,归港的轮船发出汽笛的轰鸣声,呜呜呜,夹杂着海风的呼啸,越吹越远…… 不同于外面的海风劲烈,别墅二楼的主卧室中,暖黄色调装饰,空调开到了最适宜的温度,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折射着五彩绚丽的光芒,藤条圆桌上摆放着两杯红酒,均是喝了一半,地上是到处散落白裙,衬衣,西裤…… 硕大的双人床上,女人半裹着绸被,抬头看向窗前的高大英挺,身材精瘦的男人。 “王瑶找过我了,我也答应了她,邀请她作为嘉宾出席工作室的新品发布会,到时候,她会主动出面来澄清,我和你的关系……”女人话到一半,一顿,故作坚强道:“只是朋友。” 男人熄灭了手中的烟,望向远处无边无际的大海,夜幕下黑得阴暗的海面,月光如霜,撒在上面,黑与白的两相交织,盈盈灭灭。 “没有必要。” 女人心中惊喜,面上却还是佯装犹豫和不确定般问出了口:“你真的确定么?” 男人回头,“你想邀请她,大可以自己决定。至于我们的关系,明天中午,我会召开发布会,宣布离婚。” 沈扬诺大喜过望,直接从床上起来,奔到秦厉北面前,再次确定道:“真的,你真的愿意为了我,和秦老爷子作对?” 秦厉北搂着她的腰,再次点燃了一根烟,刀削斧刻的五官在烟雾袅绕中,神情令人愈发的不可琢磨起来。 “既然是错误,那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听完秦厉北的话,沈扬诺感动得一塌糊涂,她反手搂紧了秦厉北的腰,大喜过望,觉得自己终于是赌赢了一次。 “厉北,谢谢你,对我这么好。愿意为了我,做出这么大的牺牲,秦老爷子肯定会很生气,到时候,我一定会努力做出一个好儿媳妇该有的表现的。” 沈扬诺盈盈如水的眸子深情地望着他,言语间都是对他的依赖,秦厉北漫不经心的听着,狠狠地抽了一口烟,脑子里想的却是那个小姑娘,说要三天时间准备,他倒是要看看,三天时间,能折腾出什么花儿来。 “你先休息,我回公司拿份文件。” 沈扬诺点头,说话声音娇柔:“好,那你路上开车小心点儿。” “好。” …… 豪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如暗夜幽灵飞奔而过。 秦厉北给简南打了无数个电话,都没有接通,刚想再拨一个过去,路衡的电话就进来了,一接通,劈头盖脸便是一顿嘲笑。 “哈哈,让你小心点儿你不听,现在闹大了吧,看你怎么收场!” 秦厉北反问:“你打来电话就是为了说这些?” “不!怎么可能!”路衡突然拔高了声调,语气也比之前更加认真了些,秦厉北一刹那间有种预感,自己不会想要听见路衡接下来的任何一个字的。 然而没来得及阻止,路衡已经机关枪似的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 “我听说,有人指证是阿南出卖的你。厉北,阿南不是那样的人,何况她与你无冤无仇的,你还是她的顶头上司,某种程度上来说你可是衣食父母,她虽然有点傻里傻气的,但是不蠢,不会做这样自毁前程的事情来的。你要不,在好好考虑考虑,别动不动就对人家小姑娘那么凶,再怎么说,你这个年纪人家喊你一声叔都可以了!” 果然,不是自己想要听的,原本因为简南不接电话的心情十分不愉快,现在心情是乘以两倍的不愉快了,挺厉害的啊,连路衡这种不轻易开口求人的都来我这里帮你说话了,真是手段了得。 秦厉北冷声:“我只看证据。” “证据!证据!你这个人就是死板!哎呀算了,你等着吧,阿南她一定会把证据交给你的,到时候你等着看就好了!” 秦厉北:好,我等着,她的解释。 路衡听电话里没声音了,急忙问道:“你咋了,不说话了,是不是悄悄地谋划什么小九九准备坑一回阿南呢?” “我没那么多美国时间。” “哈哈哈!那就好啊!”得到了否定回答的路衡心情大好,笑开了:“我告诉你哈,阿南我罩着的,在公司的事情上面别太苛责她了。” “公司不养闲人……”末了,秦厉北心血来潮,加了一句问话:“你最近,很关注简南?” 被自己的合作伙伴兼职好兄弟发现了,路衡干脆也就承认了,坦白道:“觉得挺可爱的,有趣,莫名的,觉得很熟悉,或许,套用一句很俗的话,我们上辈子见过。” 路衡的回答令秦厉北心里咯噔一下,脚下的油门重重地踩了下去,车子犹如离弦的箭非一般窜了出去,在这次的对话中,秦厉北沉默了,路衡丝毫不知地继续刨白他的情感心路历程。 “和阿南在一起相处,很舒服,她身上有一种,清新的牛奶柠檬味,香香的,酸酸的,有点像,上学时候,能和你一起打架一起爬墙一起翘课,甚至是你追女生她还能帮你递情书的傻姑娘。” “你的口味真奇葩。” 说完,秦厉北哼了一声,继续沉默,路衡失笑,好无压迫感的反驳:“你喜欢沈扬诺那样的完美女人,总不能要求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跟你一样,都喜欢沈扬诺那一挂的吧?那你还不得累死,天天是个男的就得怀疑他是不是你的情敌?” “是个男的,就得怀疑他是不是你的情敌。” 秦厉北猛然刹住了车,不愧是价值千万的世界级豪车,纯黑迈巴赫在急速飞驰之下的突然停住,竟然也只是在地上划出了一道黑色车痕,而后稳稳当当地停在了路边。 其实,他很多年前,就体验过这种感觉,青春洋溢的少女,还有一群荷尔蒙旺盛成天想着恋爱的少年,每天总会不由自主地想,他好好养了那么久,好不容易从小萝卜养成水灵灵大白菜的,可别让哪个混小子给摘了,他要是知道了,得气吐血。 “喂?”尖锐的急速刹车声音传入了路衡的耳朵里,他关切问道:“厉北!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刚好像听见了你急刹车的声音?!” 秦厉北漠然回道:“没什么,路滑而已。” “我不跟你聊了,你先忙吧,就这样了!”路衡也是怕秦厉北开车在路上出意外,急忙忙地要挂电话,然而在掐断电话前,他还是记得今天打这个电话的木点,紧接着又是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句:“你千万记得哈,阿南去找你送证据的时候,你态度好点儿,今天我们去见餐厅老板,她可还是站你这边,一个劲儿的求人家不要随便跟媒体记者乱说话。” 所以,今天他们两个又见面了? 秦厉北将手机从耳朵边移开,认真地关掉了电弧,啪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