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一无所有(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七十八章:一无所有(一)

“喂?喂?喂!!秦厉北,你居然挂我电话!”莫名被拒绝的路衡,火气瞬间被点燃,秦厉北这是怎么了,哪儿来的那么大脾气对他撒火?! 秦厉北自然是没能听见路衡咆哮的,他直接摁了挂断键后,只觉得他自己的心里有一团火,扑簌扑簌地烧得正旺。 电话这时候又激昂地响了起来,秦厉北以为是路衡,正想挂断,没想到是姜娜。 “秦总,按照您的要求,明天的发布会,已经全部准备就绪,相关的流程和新闻稿件也已经发到了您的邮箱上……”姜娜犹豫着,虽然知道自己就只是个小小的员工,但还忍不住想要问一句:“秦总,您真的确定要这么做么?” “这是我的私事,与公司无关。” 姜娜一时哽住,秦总的这句话在她理解看来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这是老板的私事与她一个员工无关。 想到这里,姜娜态度恭敬道:“我明白了,秦总。” “还有一件事,通知唐律师,明天早上十点在办公室等我。” 唐律师是业内有名的大状,原先专门打企业股权非诉和诉讼业务,主要为大型集团的法务提供支持,而现在,唐律师是元北律师团的首席。 秦厉北提到了律师,姜娜不禁便联想了离婚协议中的财产分割这一部分,普通人离婚或多或少都会带着个八万的钱财纠纷,更何况是秦厉北和王瑶这样的豪门人物,天价分手费什么的,光是想想,姜娜都眼红。 不过,这个不应该是找专打离婚律师的么?胜算也比较高啊?姜娜想不通,然而也肯定是不能问的,因为便也就将这件事先放在了心上,领了命令道:“是,我会联系唐律师的。” 结束通话,秦厉北调出了姜娜发来的邮件,辞藻华丽,用词恳切,应该是找了人专门写的,反正这么些年,公关部的那群人就没有写出过一篇水平这么高的公关稿出来过。 匆匆浏览了一遍后,秦厉北便将稿件删除了,透过后视镜回望了来时的路,黑漆漆一片。 离婚,这件事情若是放在几个月前,他必定不会如此选择,被牵扯在这件丑闻中的几个当事人,他自己,王瑶,沈扬诺,谁都不愿意看到在这个圈子里面,名声颜面有损,如同王瑶所提出来的方法,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正室夫人和外室红颜,大家心知肚明,表面相安无事。 然而,秦厉北却不想再继续这么做下去,理由呢,他不禁自问,不惜把自己过错交到大庭广众之下让无关人员进行评判,这样的行事作风实在是不像他自己。 秦厉北收回视线,重新启动发动机,在引擎的巨大轰鸣声中,秦厉北规划了到简南所住小区的最短路径,时速直接飙到了180码速,迈巴赫如暗夜幽灵般急速而过。 …… 隔天,简南一大早起床的时候,团团正撅着小屁股往她怀里头钻,把被子弄的一拱一拱的,活像只小猪仔,简南忍不住笑出声来,团团听见了声音抬头一看,哎呦一声,笑眯眯地栽进了简南的怀里,简南生怕他从床上掉了下气,赶紧搂住,笑着去挠他。 “团团今天起这么早啊?” 团团糯糯地说:“团团想和麻麻一起玩儿!” 她之前一直在加班从未休息过,的的确确是很久没有带着团团一起做运动了,想来真的是挺内疚的,原本想的是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朝九晚五下班还可以多陪陪团团,不用过之前国外那种黑白颠倒的日子,但是现在貌似工资上去了,时间变少了。 简南无奈地深深吸了口气,她都不知道这究竟是好还是不好了。 “想和麻麻一起玩儿呐~麻麻也是哦~想和团团一起~”简南答应下来,正好今天也没有其他事情,那个ID叫做‘明天’的狗仔真人到底是谁也还没找到,那就先在家好好陪小家伙疯玩吧。 屋子里面开了一晚上的空调,现在有点冷,简南掀开了被子的一角将小家伙揽进了怀里,给他盖好被子后问:“咱们今天一起包饺子好不好,团团很久没有吃麻麻包的饺子了吧?想吃什么馅儿的呢,韭菜蛋黄的,还是香菇猪肉的呢,要不咱们,弄个大白菜猪肉的吧~” “不要不要!不要次菜!”着急起来的团团真是连话也说不利索了,好不容易熟悉了一点儿翘舌音,瞬间就被打回原形,简南赶紧安抚:“好,那就不吃蔬菜了,咱们做虾肉鸡蛋的,好不好?” 一个劲儿点头团团,笑得露出了两颗大虎牙:“~好啊好啊~~还有大黄包~~” 简南失笑,这小家伙还记得呢,昨天早上说要蒸给他吃的,结果因为新闻的事情急匆匆就出门了,没来得及,她想,那就正好今天便一并给解决了吧。 母子两个躲在被窝里面玩一二三木头人,团团开心的哈哈直笑,闹了好一会儿了,简南才边用手圈住团团以防他掉下去,一边去够床头柜上面的整齐叠好的衣服。 “乖儿砸~自己穿衣服,好不好啊?” “~好嘛~” 团团玩得高兴了,什么都是好啊,简南把衣服拿给他让他自己把衣服换好后,便下床,到化妆台前面去拿手机查看有没有未接电话短信什么的,没想到刚刷开屏幕就有一百多通未接电话赫然挂在屏幕上方,简南脑子里能想到,就是路衡帮忙查的那位狗仔有消息了! 她既紧张又有期待地点开一看,顿时惊悚,吓得把手机差点当做手榴弹丢出去。 上百个电话,时间从昨天晚上到今天凌晨,每一个未接通话记录,无一例外,都有一个相同的联系人名字——神经质boss,也就是秦厉北。 那厢,团团还揪着衣角在奋力战斗,简南摸了一把他毛绒绒的小脑袋后走到了窗户边,不禁想,这个男人给她打这么多电话是要做什么,难道是新闻有什么新的进展,有谁又把脏水往她身上泼了么?她胡思乱想了很多种可能,最后决定回拨过去看看。 电话刚嘟了一声,秒接,电话那头秦厉北低沉沙哑的声音透过电波传了过来。 “……喂……” 简南心跳一滞,好半晌才强装镇定,从一大堆想说的话中捡了个看起来还算是比较正常的回答:“秦总,我刚刚才看到你的电话,有事么?” 男人语调平缓,丝毫不见平日里的乖张狠厉,低音部的声线中带着极轻极轻的温润,犹如神秘莫测的深山老林中缓缓淌出的一缕甘甜泉水,撩动了简南记忆深处的弦。 声音好熟悉……似乎在哪里也听过他用这般语气对自己说话。 简南拼命搜寻,奈何模模糊糊地就是想不起来,只有感觉在那里飘飘乎乎的根本不真切。 秦厉北沉声反问:“你在做什么?” “我……”简南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卡通睡衣,正想开口,突然听见几声狗吠,一前一后传入耳朵里,有两声,其中一声是从小区楼下那边传过来的。 此情此景太过熟悉,几乎是在瞬间,简南灵台清明,把窗帘拉开了一条缝隙。 清晨绚烂刺目的阳光下,楼区间布满的低矮灌木丛的小道上,黑色光泽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的迈巴赫,与其主人相似的冷冽祁气质,就连初生的暖阳都不能融化半分的疏离。 驾驶座旁的车门边,正倚靠着一个男人,背影清寒料峭,带着高不可攀,强势闯入她的视线,生生将记忆中的灰尘弹开,扬起漫天的悸动。 “秦……厉……北……” 简南轻呼出声,音量极低,却满满都是不可置信和悲哀,在这座名为‘秦厉北’的监狱中,她到底是还未刑满释放。 简南耳畔闪过昨晚上吴心意的话,只觉得自己很贱,周遭凉意袭来,她打了个哆嗦。 “我给你打了很多电话。” “对不起,我昨晚上静音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 沉默许久的秦厉北,悠悠一声叹息:“你们家楼下的蚊子真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