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一无所有(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七十九章:一无所有(二)

噗嗤…… 简南没忍住笑了出来,她几乎可以想象到,此时此刻,秦厉北脸上郁闷又委屈的表情,可是这能怪谁呢,谁让你不好好回家,就算呆在车里,也不至于被蚊子叮得满是包子啊! 听见了简南朗声笑了出来,秦厉北嘴角不自觉的弯了弧度,现在这样自欺欺人,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就很好。 笑过了,简南认真道:“秦总,说吧,你究竟找我什么事情?是关于新闻的么?”这个话题该说是他们两个之间的地雷,然而简南主动提了出来:“我说过的证据,已经找到一个了,昨天我在餐厅里面找到了摄像机,使用记录能够证明,那是在我回国前就开始工作的机子,所以那些亲密照片不是我拍的。 “至于爆料的、分析的、提起以前你们俩的那些琐事,我现在正在找那个狗仔,等找到了,我会和她对峙。”说到这儿,简南认真问道:“我想知道,是谁指证我的,是狗仔么,那你有狗仔的联系方式么,你可以把她叫来,我们当面将这件事情理清楚。” “没有必要。” 话落,秦厉北便没有再开口,简南透过玻璃窗看到他点了根烟,没抽,就只是拿在手上,背影极为孤傲。 简南认真的再次解释着:“我是元北的员工,元北受到伤害,对我有什么好处?” 没有好处?秦厉北蓦然冷笑着,随意将夹着的资料丢进了车里,四年前,我拿命和老天赌,我输给了白月笙,如今我再加上所有身家,若是有又输给了白月笙,我又该拿你怎么办? 秦厉北冷了声线:“所以?” 男人的反问令简南一愣,所以?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以秦厉北的火眼金睛,看不出来事情疑点重重么?! 两厢沉默,简南微微抬头往远处看去,只觉得今天的太阳实在是太大了,不然怎么会才从窗帘缝隙中照了这么一会儿,眼睛就疼的这么厉害。 她抬手揉了下:“我问心无愧。” 秦厉北下意识回头,却只见到三楼305那边窗户的白色窗帘晃了晃,紧接着是手机里头传来的简南的问题。 “发布会什么时候开?” 一旦离婚,有多少人会在暗地里嘲笑秦厉北,等着看他笑话,还有秦家,秦老爷子又会有多愤怒。他有没有想过? 秦厉北回道:“今天下午三点,集团礼堂。” 他话音刚落,便听见电话里传来惊慌失措的尖叫,通话毫无预兆地断线。 秦厉北攥紧了手机,甩开了车门大步流星便往楼上赶,连电梯都来不及搭,直接从楼梯间三步并作两步地往305赶上去。 …… 铁门紧闭,秦厉北一路狂奔到了门口,气喘得又急又快,情急之下的他不愿意往坏的地方想,只用力敲门敲得猛烈又疯狂。 “简南!开门!” 屋里面极其安静,什么声音也没有,秦厉北焦急的等待了半晌,在准备打电话喊人过来拆掉铁门的时候,门终于是开了,映入眼帘的是,攥着苍蝇拍的小姑娘,眼里的惊恐就跟刚经历了世界末日一样,可怜巴巴的盯着他看。 “发生什么了?” “有,有,里面有……”简南快哭了,有了半天也有不出个所以然来,秦厉北见状直接抬步进门,刚进屋,环顾四周便发现地上躺了三只蟑螂的尸体,还是新鲜出炉的那种。 几乎是连脑细胞都不用调动,一瞬间,秦厉北了然,这是她从小到大的毛病,见到蟑螂就跟见到现实3D版哥斯拉怪兽一样,恨不能化身奥特曼的简南,看来还是没变,他都可以想象得出刚才简南是怎么疯狂又神经质地虐待这些甲壳类动物的。 简南见秦厉北进门之后看着地上的蟑螂就不动了,也是觉得囧囧有神,刚才不知道从哪儿飞出来三只蟑螂,耀武扬威似的在她面前飞来飞去,差点把她的魂儿都吓没了,叫得跟鬼一样的,想到这儿,简南猛然看向秦厉北,难道他刚才都听见了? 啊啊啊啊!好丢人啊!! 简南忍不住多想,另一边却又不断在心底默默地告诫自己已经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生了,别抱着那些不切实际幻想,既吃不饱也穿不暖的,还很有可能会是一把尖头朝向自己的刀,总会伤人。 简南缓缓吸气,将语气变得平淡了:“你怎么会来的?” 秦厉北主动出击,反问:“来者是客,不先请我坐会儿?” “我还没做早饭呢,这个不太……” 话音未落,简南便听团团欢呼声从卧室里边飘过来,小奶音落下,小家伙从门缝中露出了个小脑袋,还缩在门后边儿啪叽啪叽地鼓起了掌。 “叔叔~~早上好~~” 一头还未打理的卷发,清晨小小鹿斑比似的大眼睛。 “……你”秦厉北声音僵硬:“……好。” “叔叔叔叔~麻麻今天要做大包子~”团团高兴的炫耀:“还有大饺子哦~我最喜欢的了~” 简南默:心里头这种生了个傻儿子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呢…… …… 秦厉北不知道怎么搭话,简南也没想好接什么话茬,场面一时间很冷场,这时候小奶音再次响了起来,秦厉北听到声音低头看下去,一双黑溜溜地眼睛盯着秦厉北看,乐呵呵地喊:“叔叔!!你要和我们一起次饭吧~~” 小家伙的笑容明媚,可以看得出来是真心的见到他很高兴,秦厉北从肮脏丑陋的人心中淌过来的,如今被一个小屁孩而这样真心的毫不保留的喜欢,这种感觉是很奇妙的,好像,夏天最热的时候,咬的第一口冰棒,又甜又凉爽到了心底。 原本秦厉北神情严肃,此时却略有松动,他目光灼灼,盯着简南,缓声道:“如果你妈妈邀请我的话,我没有意见。” 这句话合起来,对小家伙的理解力是个很大的考验,但是他听懂了麻麻两个字,欢欢喜喜地盯着自家麻麻笑。 简南看看一脸高兴的团团,再瞅瞅神态自若的秦厉北,默默地想,你没意见我有意见呐!你都误会我了,我干嘛还要请你吃饭,我又不是闲得慌!简南心里咆哮:秦厉北我绝对不可能会留你吃饭的,希望你自觉慢走不送!谢谢! “这些都是团团爱吃的,我是要做给他尝尝。” 听见了没有,是给我儿砸吃的,跟你屁事儿关系都没有! 然而秦厉北似乎没有自觉这种东西,自顾自走到沙发边,在简南万分惊讶的表情中,坐下了,长腿交叠,双手交叉置于大腿上,无行中便秀了一波大长腿。 “那我就不客气了。” “秦总真是‘太客气’了!”简南咬牙切齿的说:“我们家早上就是随便吃点儿的,粗茶淡饭,秦总每天山珍海味的,希望不要介意!!” 今天就算了,不想让团团以为我是个小气的妈妈,要不是看在团团的面子上,你以为我会留你吃饭?简南自己个儿给自己个儿找了台阶,其实原因是什么,她不想深究。 “不用山珍海味,吃饭,关键是看,和谁一起。” 简南微愣,秦厉北伸手过来,她下意识反应地往后一躲,谁知秦厉北手长,继续往前伸了一点儿,便力道强硬地握住了她的手……上的……的……苍蝇拍?! 简南低头,这才发现苍蝇拍还攥在自己手里头呢,顿时觉得囧囧有神,今天一大早是不是她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不然怎么从醒过来开始到现在,画风都很诡异? 简南愤愤不平:“团团,走,麻麻,带你去刷牙洗脸。” …… 半个多小时后,简南站在厨房流理台前,手里打鸡蛋的动作不停,眼睛却是看向前面透过窗户玻璃倒映出的客厅内一大一小两道身影。 “苏苏~这个你会么?” 秦厉北眼角一挑,视线掠过小家伙手上的拼图,淡淡道:“会。” “那咱们一起拼吧拼吧~~麻麻说拼起来很好看的哦~” 那是简南前几天刚买的,有一千多块碎片。 团团热情邀请,秦厉北想了下,点头:“好。” 听见帅叔叔同意了,小家伙很高兴,小身子软软地扑进了秦厉北的怀里,边撒娇边往帅帅的叔叔怀里蹭,秦厉北长这么大还没有从哪个小孩子那儿得到这种待遇,顿时有点不知所措,所以接下来是要怎么做呢? “哇~叔叔身上好香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