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一无所有(三)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八十章:一无所有(三)

秦厉北轻轻碰了下团团的小肩膀,软软的,还有点弹性,有点像是布丁?唔,这个比喻好像不是很恰当,秦厉北干脆把人一把捞怀里,就这盘腿的姿势让下家伙坐到了他的腿上,然后把拼图从盒子里面倒出来,比着大概的形状开始动手拼图。 秦厉北和团团一样都是盘腿在毯子上面坐着,团团拿抿着小嘴唇把碎片期待地递给秦厉北,从这个角度刚好能够看到他的表情,不是一如既往的冷漠疏离,竟而是眉眼间缓和的笑意,那抹弧度很浅,却弯弯的恰似一把刀横亘在简南的心口。 团团对这个男人,天生的便很有好感,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命? 时钟悄悄地又往前进了一格,再有三格,到那时候男人便会解除身上的枷锁,重获自由身,几乎不用多加猜测,简南都能想到不久的将来,或许是三天或许是一个礼拜,再长点儿的,依照着秦厉北的脾气,最长不出半年,沈扬诺便会成为元北的总裁夫人。 事实摆在眼前,明明是早有预料的事情,还是有点奇怪的感觉。 简南叹气,如果那时候她还在元北工作的话,那么每天便是成吨成吨的狗粮往自己嘴里塞,还是逃不开的那种,甚至是就连他们两人间的旖旎,都得笑着面对。 这时候,学会视若无睹这项技能,显得多么救人于水火之中。 …… 锅里的水开了,简南把小猪造型的奶黄包,还有虾肉鸡蛋馅儿的饺子也一块儿放进了蒸盘上,盖上锅盖,确认好蒸煮时间后,推了门,对着在客厅的秦厉北喊了一声。 “你要喝什么?” 秦厉北闻言一愣,扭头,黑眸上下打量从门后露出脑袋的简南,不禁想,这个小姑娘和他怀里的小家伙,不愧是母子俩,连小动作都一模一样。 简南莫名被审视,心里不爽,看着秦厉北一脸“这人在干吗”的表情,耐着性子又问了遍:“我这边有苹果汁和牛奶,你要哪一个?” 团团听到苹果汁立刻抬头,如临大敌般拽了下秦厉北的领带,急乎乎地给了自己从小到大的建议:“喝牛奶喝牛奶!” “为什么?” 秦厉北本来也想选牛奶,然而团团突然这么激动的告诉他,秦厉北突然就有了好奇心,很想问理由,实际上他也这么问了:“为什么呢?” “因为,苹果很难吃!有一百分的难吃!” 秦厉北一愣,他也,不喜欢吃苹果。 “叔叔,你喜欢次苹果不?”团团认真的问,仿佛是要寻找同一个战壕中的队友那般郑重,秦厉北低头望着怀里虎头虎脑的小家伙,点点头:“不喜欢。” “耶嘿~~团团也不喜欢喏~~”团团往秦厉北身后偷偷啾一眼,嗖的一下又缩回秦厉北怀里,笑得弯弯眼:“我偷偷告诉你哈,团团也不喜欢喏,苹果不好吃,香菜也不好吃,葱不好吃,黄黄的姜也不好吃,还有鱼,有骨头呐~~” 小棉花糖团团跟他说着,这些生活中的小事情,这种时候,他竟然觉得该死的温馨。 厨房里面的简南特别郁闷,刚才那个小家伙还偷摸摸地瞄她,真的以为自己听不见他的小声嘀咕呢,好气啊,这要是放在战场上那就是叛变,这个小混蛋! 简南边想着边往冰箱那边儿走,又将问题重复了一遍后,伸手从保鲜柜里头拿豆芽。 “或者,牛奶和果汁都不用,我熬个粥?” 秦厉北转过头去看简南,穿着普通的家居服,头发随意在脑后扎了个马尾辫,不施粉黛,身上穿着件土到掉渣的大红色围裙,浑身上下都是勤劳小主妇的样子。 “……牛奶……就行。” “哎呀”简南盯着冰箱里的半罐牛奶,睁着眼睛说瞎话:“牛奶正好没了,这样吧,熬粥吧?我正好买了点儿黑米,还可以往里头加点蜂蜜。” 她拿了豆芽,往回走的时候因为心虚都不敢去看沙发边上的秦厉北,刚才她这么说,在最后还是自己决定了熬点黑米粥,只是因为突然想起了姜娜说过的,秦厉北胃不好。 所以啊,大早上的还是喝点粥再配上一点小菜,清爽又养胃。 秦厉北没说话,当是默认了,简南又进了厨房忙活,秦厉北朝厨房的方向看了看,然后收回视线,盯着团团头顶上的发旋。 现在这样,和他小时候也曾渴望的生活一般无二,有一个爱人,有几个孩子,亮堂整洁的屋子,清晨起来一顿精心制作的早餐,一整天各自忙碌,晚上接孩子回家,烹制上一桌子好菜,热热闹闹地边吃饭边说今天都发生了些什么好玩有趣的事情。 “叔叔你在想什么啊?”团团举起了拼图碎片问他。 秦厉北喃喃:“没什么,来,这里再放一块。” …… 哄着团团吃完了早饭,简南便给小家伙布置了一项任务,那就是让他乖乖到客厅里去画画,团团欢欢喜喜地就去了,拉着彩笔盒坐在垫子上,眼巴巴地等着简南帮他把盒子打开。 弄好了笔和纸,又亲了下团团表示麻麻的鼓励,简南起身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被秦厉北和团团两人拼好了一半放在茶几上的拼图,已经能大概看出来是什么图案了,广袤无垠的大草原上,各种各样的动物欢聚一堂。 妈的,全是一家人,这特么的也太糟心了点儿吧…… 简南回到餐桌上,团团一走,两人相对无言,简南低头自顾自的喝粥,心底暗暗地想,秦厉北这厮可千万不要说话,不管是好的坏的都不要提起来,吃完饭就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然而突然脑子拐了个弯儿,竟然是又想到了,中午时候的发布会,她都快被失业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能去现场看看,如果不能去现场的话,电视直播也是可以的,她真的还蛮想看看这个男人为了一生所爱,在众人面前,剑拔弩张英气逼人。 想到这儿,简南很想叉腰大吼一句:论如何自虐,她谦虚称第二,估计没人敢称第二。 一顿饭吃得压抑,简南眼睁睁看着白粥见了底,推开椅子准备重新再盛一碗。 秦厉北放下了筷子,缓声道:“你和我一起出席发布会。” “哦,啊?什么?”简南因为这件事心里憋闷着呢,恍恍惚惚中脱口而出:“为什么?我不是内奸么?你不怕我再从中使坏儿,毁了发布会啊?” 秦厉北原本正看向窗外,听见简南的话,偏头看她,眸色一暗。 简南略怂,她就是典型的‘开口一时爽,爽完火葬场’,秦厉北早前明显就在怀疑自己了,她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拿告密这件事情来打趣,在没有秦厉北无限容忍的情况下,这特么的就是在挑战秦厉北的权威。 话音落下,简南呵呵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呵呵笑了笑,正想说些什么来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却见秦厉北已经站了起来,此时周身气压摄人,反问简南:“作为奸细,难道不想看着我遭人唾弃,一败涂地?” 反问句,增强语气和话境,秦厉北话一出口,简南瞬间犹如被点了穴。 怎么会呢,她最多也就在脑海里想下个,过过干瘾而已,然而令简南失望的是,秦厉北还是不相信她,这个认知令简南的感到前所未有的失落,自己的坚持找证据就好像是一个不不合时宜的笑话一样,给秦厉北增添了许多的烦恼。 简南抬头,不再将直视秦厉北的目光看成是负担,相反的,她毫不畏惧迎面而上,说出来的话心不由己:“是啊,到时候有人上来扔臭鸡蛋烂番茄,我一定拍手叫好,如果有记者愿意采访我那就更好了,我一定如实所说,把几年前我看到的听到的全部告诉他们,让那些记者还要围观群众也来感受一下秦总你感天动地的爱情!” 她的语调越来越高,情绪亦是激动起来。 “你满意了吗?秦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