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犟足(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八十一章:犟足(一)

以前如此,从来如此,倘若跟沈扬诺扯上关系,就算事实证据再明显充分,秦厉北依旧一个相信都不肯施舍给她。 犹如发泄似的质问,而在尾音结束后,简南却恍惚了,自己有什么资格对着秦厉北发脾气呢,她充其量就是个过路人,既然没有王瑶的名正言顺,说出来这些话未免就太跌份了。 简南深深吸气强迫自己现在需要镇定下来,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今天她自己的反应实在是太不受控制。 “好啊,我会去的……”简南起身,冷漠:“秦总的演技首秀,我怎么会缺席。” 两厢对峙,在简南的压抑着怒火的目光中,秦厉北淡然道:“我会安排人来接你。你自己找位置,发布会结束之后,跟我去一个地方。” …… 当天中午,简南让隔壁的老奶奶帮忙看一会儿团团,收拾了自己,穿了件黑色连衣裙,化了淡妆,临出门前,专门对着镜子练习了好一会儿的微笑。 …… 姜娜的办事效率的确高,仅仅一天的时间就已经联络到了北城几家权威媒体,当然,这几家媒体都与元北交好,交出的新闻稿件必然也会是有侧重点的,引导舆论这种事情,对于他们来说,驾轻就熟,姜娜为了保证事情的百分百毫无问题,甚至昨天晚上还和每个人吃了饭喝了酒蒸了桑拿,力求做到今天的发布会尽善尽美。 距离发布会开始还有十分钟,各家媒体派来的记者已经入座,简南在最靠近门口的那一排,找了个靠近角落的地方,刚坐下便接到了路衡发来的信息,说他找到那个记者的住址了,也已经装作一家八卦娱乐网站的负责人,和那个狗仔约好了四点半在奶茶店见面,商讨一下购买内部消息的事情。 简南利落地回短信,和路衡约好了在公司车库那边见面,之后再一起去找那狗仔。 路衡很快就给了回复,简明利落的一个字,好。 …… 没过一会儿,姜娜上台,先是一段开场词,台下观众鼓掌,然后展望了一下元北的未来,台下观众继续鼓掌,紧接着,便是切入正题,邀请发布会的男主人公上台。 万众瞩目中,简南看着秦厉北一身宝石蓝正装上台,一丝不苟的狼奔头,剑眉星目,鼻如悬胆,五官深邃,拿着话筒,环视场内,最后将漆黑如墨的眸子定格在她身上,目光波澜不惊,一点儿也不像是即将对着几十亿人做出可能会影响他一辈子的决定。 简南默默地坐着,回望他的视线,内心波涛汹涌,表面拿出了毕生的演技,淡然处之。 …… “感谢大家的到来,不说废话,近日,网上有些许关于我和沈小姐的新闻,在此,我首先对那些因为这件事受到伤害的人,表示歉意,其次,我想趁着今天的机会,再次宣布一件事,我将会离婚,并且是净身出户。再次谢谢大家。” 在简南的惊愕中,满座哗然,记者们一时间都忘记了该怎么反应,他们来之前猜测的最多也就是秦厉北想方设法玩文字游戏或者是拿角度说事,或者是图片是P图造假,当时还有另外的人在场,是谈公事等等,这些低级幼稚的理由来否认丑闻,谁会想到,竟然是自尽般的宣布,净身出户? 就站在一边的姜娜同时呆住,内心的弹幕呼啸而过:这个总裁是不是脑子秀逗了?开什么玩笑?!她是要换新老板了的意思么?净身出户?根本不是新闻稿里面的内容,她那天发过去的稿子是都被吃了么?!好生气啊,现在应该说些什么呢?! 姜娜举起话筒,却竟是一时之间不知知道该说什么了…… …… 泪水模糊了视线,心头沉甸甸犹如坠着万斤重的铁铅,直把人往绝望深渊拽去,简南呆呆看着秦厉北双手插兜,闲庭信步般走向后台,于此同时,她的手机响了。 “到车库来找我。” 简南刚开口:“我……”随之而来的便是机械的嘟嘟嘟声…… 她拿出纸巾将自己脸上的眼泪擦干了,又补了妆,简南仔细地举着镜子,确认了好久自己哭过的异样已经消失了的时候,才起身离开礼堂,身后,是幡然醒悟过来的记者们,叽叽喳喳堪比鸟群的讨论声。 …… “秦总疯了吧?” “哇呜!我仿佛看见了现代版的周幽王啊,古时有烽火戏诸侯博得美人一笑,如今有秦总,倾其所有恢复自由身追真爱,妈的,太刺激了!” “你们还别说,今天还真的是来对了,我跟你们说哈,这就是爱情的力量,我一直以为豪门没有真爱,没想到这真的爱起来了,这么不顾一切呢!” “哎呀,你们懂什么,人家沈小姐是京城第一名媛,那不得是值得这样对待的!” “净身出户,那是不是说,元北也易主了,秦夫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一家即将上市,前途一片光明的集团企业?真是太幸运了!要是我啊,那就让老公随便出轨,反正有钱怎么都可以!我自己养小鲜肉去!” “哈哈哈啊哈,你神经病啊!” …… 脚步渐行渐远,声音缓缓消失,简南拖着沉重的步子一点点往地下停车库那边挪过去。 …… 空旷安静的停车库,秦厉北抽了根烟,吐出弧度完美的烟圈,他一步步从最低处走到今天,比谁都清楚,今天之后,必然会有无数人等着看秦厉北的笑话,北城商界的秦厉北,如何从云峰之巅跌落泥沼,不得翻身。 他自问,值得么? 看着愣愣走来的女人,心不是他的,身体不是他的,就连孩子都不是他的,然而前路刀山火海,身后豺狼虎豹,答案,是……没有什么不值得。 …… 简南从电梯出来的时候,便看见了秦厉北,脚下的动作和脸上的神情差一点点就由不得自己掌控,她好不容易走到了他身边,竟说不出话来。 “有什么话想问我?” 简南摇摇头:“没有,我还有点事儿,想先走了。” 秦厉北开了副驾驶的车门,不容拒绝的,狠狠道:“上车。” …… 香山,整座山接近上千亩的面积全都是密林,深山中古树茂密树荫遮天蔽日,山顶泉眼水流汩汩而出,一条两条的小溪流,沿着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造化,最后在半山腰的小塔上汇聚成了一汪碧波荡漾的湖,湖中种满了白莲,在傍晚的风中,兀自摇曳。 整个秦家老宅子依山而建,从秦家祖爷爷那一代开始便在北城苦心经营,几十年前,秦家传到了年仅十八岁的秦柯手里头,也不过四五十年时间,当秦柯变成了其他人口中的秦老爷子,整座香山也就都成秦家的地盘。 提到香山,便等同于秦家。 此刻,十九点三十六分十一秒,秦家主楼——红楼,灯火辉煌遍地通明。 大门口两边各站了一群黑衣保镖,各个体型壮硕,在所有人的注目礼下,秦厉北熄了火,从车上来,此时天空微微飘着雨,呢绒薄款英伦大衣将身形挺拔的男人衬得愈格外长身玉立,男人随手将车钥匙交给了早就等候在门口的管家张叔。 管家张叔恭敬道:“三少爷,老爷在书房等您。” 秦厉北微点头,改变步伐的方向往左手边的另一条路走过去,张叔紧随其后,趁着左右没人的时候,小声对秦厉北道:“昨晚上,夫人回来了,还说二少爷很快就会结束掉手头上的工作,从伦敦回来,最迟不会超过老爷今年的大寿。” 秦厉北脚步一顿,继而极快速地便恢复如常,他整理着胸前的领带,神色不变,不经意间问道:“太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