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犟足(三)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八十三章:犟足(三)

秦厉北没有留下来吃饭,和秦珂谈完便直接离开了,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秦珂突然有一种江山代有人才出的恍惚感,以前他们那个年代,靠的是逞凶斗狠,现在,时代变了,不一样了,然而在这个时代的秦家,仍旧不需要一个感情用事的掌舵人。 柳璃到书房找人的时候,只见到了秦珂一人。 “昀树,在么?” 秦柯,字昀树,柳璃当初认识秦柯时,只知其昀树的名字,后来进了秦家,所有人都是老爷先生的喊,也只有柳璃得了默认,可以直唤秦珂的字。 门外,柳璃手里提着个十分具有年代感的火漆雕花食盒,食指微屈不急不慢地敲了三声。 屋内传来秦珂的回答,声音洪亮:“进来。” 柳璃扶了扶脑后的发髻,认真地将珍珠发簪重新换了个位置插好,才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推门而入。 刚才在厨房,张叔急急忙忙地告诉她,厉北被秦珂喊到了书房,她一听便急忙收拾了东西过来了,生怕两个同样脾气不好的男人,一言不合就直接动手互殴起来。 柳璃实在是想不明白,原本昨天通电话的时候还好好的,以为厉北不会做傻事,结果今天突然间杀了她一个措手不及,什么叫做净身出户,元北集团不要的啊?! 发布会,离婚,净身出户,这里面那两个词组合在一起都够那些老总和贵太太们饭后闲聊个一个月的,更何况还是一股脑儿的全部倒了给她,柳璃气的,恨不能直接上手晃晃秦厉北的脑袋,看看究竟是不是装了一整个太平洋的水。 …… “就你一个人啊,厉北呢?”柳璃说着,将食盒里的糕点摆了一桌子,玫瑰糯米糍,青草梨花膏,还有石花蜂蜜水,边布碗筷边环视四周,问道:“佣人不是看见了他来找你的,怎么的,父子俩又吵架了,昀树你又把儿子气跑了?” 早在柳璃进来的时候,秦柯便缓和了脸色,现在听柳璃这么说,秦老爷子大刀跨马的坐下,连咳了两声,道:“翅膀硬了,居然敢顶撞老子!都是你给惯的!离婚这种事情是能随便说出去的吗?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现在怎么反悔?!” 柳璃在心里暗自盘算,她跟在秦珂身边这么多年,对于秦家,对于万秦的情况多多少少也是有些了解的,自然而然便知道秦厉北和王瑶的这段婚姻,对于秦家和秦珂来说有多重要。 “他和你聊了些什么?还是坚持要离婚?” “他连后路都已经想好,看来没有转圜的余地。”秦珂仍旧是气愤,拍着大腿怒吼道:“成大事者最忌讳沉溺于儿女私情,我看他是要死在沈扬诺身上!” 柳璃心里按捺摇头,秦珂不明白,她可是门儿清,对于当初听话乖巧地按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和王瑶结婚的儿子怎么就突然就下了这么大的决心,原因就在她昨天听到的那个消息里面——简南回来了。 …… 她昨天刚拿到侦探发过来的消息,说是简南从美国回来了,目前正在元北当总裁助理,这两个人重新搅和到了一起,那真的是要有一场天翻地覆腥风血雨了。 柳璃正想着,纠结要不要将这件事情也告诉秦珂,没想到秦珂起身,从书桌的抽屉里面拿出了一份密封的文件,递给了柳璃,示意她打开。 “这是什么东西?”柳璃接过来,只是略略翻过第一页起来看,只一眼,整个人顿时便都蒙圈了,她抬头望着面前秦珂,这个北城教父此时眸子里面似有种不明意味,令人心头一震。柳璃不敢想,除了简南回来了之外,秦珂还知道什么? “你什么时候知道这个的?” “三个月前刚回来,目前在元北上班,是元北的总裁助理。”秦珂道:“她一落地,就有人过来向我报告,而且,身边还带了个三岁大的孩子。” 柳璃心里一咯噔,该来的还是来了,简南带着孩子居然真的回到了北城,还让秦珂也知道了这件事情。 一时间,柳璃迅速找到了最合适此时的表情,还有面对这一消息时,在秦珂面前最应该表现出来的适宜心态。 “躲了咱们这么久,终于找回来了。”柳璃感叹着,手上一页页翻着照片,都是偷拍的,像素虽然不是很清晰,但是这并不妨碍她认出照片上的女孩子,简南。 柳璃指着其中一张照片,是简南抱着团团在小区楼下溜达的时候,她问秦珂:“昀树,你确定这就是她亲生的孩子?” “没错,叫做简柠。” 柳璃手中的文件应声而落,不可置信地盯着秦珂,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个反应,倒也是有八分的真情实感在里面的,毕竟柳璃也是实实在在的没有想到,简南居然真的敢把这个孩子生下来,还养大了,这个简南究竟知不知道她这样会害死多少人? 当初怎么就让她逃了,明明都送进了产科做打胎的! “送她出国读书,是想她好好读书,也算是当初赖家那个疯子做的那件事的补偿,没想到这个简南竟然……”秦珂怒气渐升,道:“未婚生子?!真是有辱门楣!” 柳璃眼角带着泪,柔声劝着面色不渝的秦珂,道:“南南还好好的,这就好了,至于孩子嘛,年轻的时候谁没犯过错,你也别太生气了,这样吧,我找个时间去看看她,把她接回家里面来。毕竟再怎么说,无论她做了什么,咱们对她是有责任的。”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柳璃已经打定了主意,等她见到简南的时候,就直接给简南一笔钱,让她有多远走多远才是正经。 不知道柳璃心中所想的秦珂也是早就做好了打算,当初简南准备和白月笙私奔,现在看来这个简柠就是白月笙的孩子了,若真是那样最好,秦家和白家几十年不和,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修补一下两家的关系,两家联姻,以后在北城,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来得好。 想通了这一点,秦珂轻轻拍着柳璃的背,道:“你先去看看,至于其他的,后面再说。” 夫妻俩心思各异,柳璃这边挽住了秦珂的手臂,另一边却是将文件紧紧地攥在了手里,她这辈子只有秦厉北一个儿子,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影响到秦厉北的未来。 …… 简南万万没想到秦厉北竟会将自己带到这里来,道路两边是郁郁葱葱的繁盛树木,熟悉的黄昏日落和倦鸟归家,漫天落霞中,秦家大宅楼群的屋顶,掩映在云朵下面,若隐若现。 这条路,简南走了无数遍,没想到四年之后,竟会是秦厉北带着她再次回到这里。 秦厉北将她在这里放下,独自开车上山,等到现在已经是两个多小时过去了,也不知道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如果还吃顿晚饭,和家里人叙叙旧什么,那她岂不是要等到天亮都回不了家。 想到这儿,简南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六点多了,她刚才在车上给路衡发了短信说去不了了,请路衡帮忙见见那位狗仔,现在看看,时间应该差不多了,路衡那边说不定已经是有了一些眉目的。 “嘟嘟嘟……”那边的电话很快便被接了起来,路衡笑道:“阿南,有奖竞猜,那位狗仔说了些什么?” 这样的语气的话,那肯定就是有有用结果的,简南紧张的心情的得到了缓解,笑了笑,说道:“唔,该不会是直接承认了是谁指使他这么干的吧?” “那倒不是,虽然他人品不怎么样,但还是挺有‘职业道德’的,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咬死了不松口,就只说是知情爆料人,不过,还是被我套出来了。对方是用一个加密邮箱给他发的信息,还有特别肯定是个男的,北城口音。” “那么,是不是能从加密邮箱这里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路衡大笑道:“和我想的一样,我已经着手请人去查了,不出意外的话,明天这个时候就有回音。” “那真是太好了!路医生!真的是太谢谢你了!我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这个消息可以说是今天听见的最好的了,简南站得实在是太累了,干脆的靠在了栏杆上,身体往后仰去,山间的风出过来,竟是硬生生地生出了一种‘我欲乘风归去’的飘渺感。 路衡那边声音渐渐嘈杂,似乎还能听见围追堵截的慌乱,简南关心道:“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等会儿!” “嗯,好。” 简南听着路衡貌似上了车,还有车门被大力甩上的动作,啪的一声,很响。 …… 过了好一会儿,安静到简南都要以为路衡是不是忘记和自己还通着话的时候了,才听路衡长长叹了口气,说:“累死我了,上手术台都没这么累。” 简南安安静静地听着他抱怨,路衡郁闷极了:“果然霸道总裁不是我的style,我就应该是在医院穿着白大褂当圣洁白衣天使的料!那群记者也真是,蜂拥而上,阿南你看过电视上那些被记者和粉丝堵在大门口的场景么,我刚才享受了一回当小鲜肉大明星的待遇,还真的是受宠若惊,太吃不消了。” 说了半天,简南还是没听懂路衡在说什么,便只能直截了当的问:“是因为秦总在发布会上说的那些话么?” 刚才路衡说是在元北大厦被围攻的,那么和元北大厦有关的目前也就只有秦厉北的‘净身出户’事件了,而路衡作为元北集团的副总裁,自然而然是会成为媒体追逐访问的焦点的。 “你没看新闻?”路衡反问,继而又说:“你没看的话,我告诉你也是可以的。秦厉北被元北的董事会开掉了,现在完完全全就是个无业游民。” 等等,这个消息太大了,她有点噎着,什么叫做被开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