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你的良心不会痛么?(三)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八十六章:你的良心不会痛么?(三)

昨天早上在简南家,面积不大的套房,小家伙欢乐的笑声,温暖柔和的晨曦,饭香四溢,忙碌又充实的早晨,充满着电影原片胶质粗粝感的画面,循环播放,竟然令人欲罢不能。 路衡瞪大了眼睛,卧槽不是吧,他特么的居然在秦厉北身上看见了这种狗呢笑容,发自内心,从他们认识到现在,他也就见过四次…… 简直比发现新大陆还要来得惊恐,他觉得自己今天肯定是撞见什么了,不然怎么会看见如此骇人听闻百年难得一遇的奇幻场景。 “喂喂喂!该不会真的被我猜中了吧,你真的打算去度假啊?和沈扬诺?蜜月旅行?” 伤口还在隐隐作痛,路衡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秦厉北垂下眼帘,将笑意收敛在星眸之内,淡然道:“等我安顿好了,会给你地址。路衡,在这之后我们尽量减少见面的可能,若非必要,平常只用邮件联系。” 秦厉北还想说什么,门外传来护士说话声,他便止住了话头,对着路衡点点头,路衡回以一个撞拳的手势,无言的同意了。 来巡房的医生和护士先走了进来,然后是沈扬诺,一顿检查后,路衡看着没什么大事了,便跟秦厉北交代了声,他先去儿科那边走走,他的辞职来得突然,手头上还有很多事情还需要交接,临走的时候,医生正要也要出门,便一同离开了。 沈扬诺把人送到门口,回来的时候问秦厉北:“他就是接替你成为元北总裁的人?”她笑了笑:“看着不像。” 秦厉北闭眼假寐,反问:“什么看着不像?” “就是感觉,你也知道的,商场如战场,心不狠的人难以成就大事业,但是这位看起来,额,宅心仁厚?有那么点儿意思,还是个儿科医生,天天接触的都是心地纯良的小孩子,所以我说不像做生意的。” 秦厉北听见沈扬诺对路衡的评价,不置可否的笑了,宅心仁厚?路衡? 人不可貌相,今天算是彻底的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 …… “我很抱歉。”沈扬诺在床边的垫椅上坐下,握住了秦厉北的手,温柔道:“都是因为我,才让你不得不离开元北。” “与你无关,你不用自责。”秦厉北掀起被子下床,窗外是鱼肚白晕染出的大片柔和晨光,古老的榕树枝叶繁密,伸到了窗台边来,绿油油的叶子上几颗晶莹剔透的露珠,胖乎乎滚来滚去。 沈扬诺从背后轻轻地揽住了他,柔声细语地自责:“我和你在一起,便从来没有奢求过能和你结婚,然而有时候我还是会想,要是我们结婚了,现在孩子都应该有两个了吧,哈,说不定,都会出门打酱油了。每每这个时候,我就告诉自己,只要我们相爱,一切都没有关系,那哪怕别人都说我是小三,诅咒我不得好死,我也不会有怨言的。” 网上那些铺天盖地的谩骂声音,肯定不会少,秦厉北自己也上网,恶毒阴狠的评论也看了不少,沈扬诺这么一说,但是真的亏欠了她,秦厉北转身,牵住了她的手。 沈扬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应,脑海中当年的画面挥之不去,再接再厉,“厉北,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这句话说得违心,沈扬诺倒也不在乎,认真道:“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 简南洗了澡,出来的时候,泡着那件黑裙子的盆子里,水里有层淡淡的红色,应该是秦厉北抱她的时候,不小心沾上的。 她看得出神,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已经放进了水里,从衣服布料中渗出来的血液,在水中蜿蜒成的一条线,随着简南的动作而左右摇晃,很快便和水融合在了一起,只有淡淡的腥气漂浮在空气中。 她把手举到了眼前,仔细地盯着看了许久,才发现指甲缝里面也有部分干掉的血迹,分明也是秦厉北身上的。 好像上一次,她双手染血的时候,还是五年前,那时候刚刚搬进秦家,秦厉北和秦世昊像失去理智的疯子似的,在地上满身是血地滚做一团,互相殴打,拳拳到肉,最后秦世昊躺在血泊中,她想要救他,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秦世昊瞪着眼睛死死地盯着她,仿佛怨灵般,闪着怨毒的光。 也是那一次,简南第一次知道,秦老爷子有多残忍,她承认秦世昊的死是她的错,是她将秦世昊推下了楼,秦老爷子命令她在四十多度高温底下暴晒脱水,差点没命。 吴心意总说,她是无辜的,过去的事情不怪她,但是谁又是整的干净的呢? 没有。 简南使劲儿地搓着手,拿了洗衣粉扣着指甲盖里的血渍,最后甚至扣得皮肤都红了,还不够,还得拿洗衣液再重新洗一遍。 …… 卧室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团团揉着眼睛跑出来,喊着要找麻麻,简南半起身将浴室的灯开了,柔柔地喊团团过来。 “怎么啦?” “麻麻,我梦见大龙了,会喷火的哦,吓人!” 原来是做恶梦了,简南宠溺地笑了笑,擦干了手捏着儿子软乎乎嫩嫩的小脸蛋,疼爱地在他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安慰道:“不要怕,麻麻是超人,会保护你的,麻麻现在陪你回床上去睡觉,还给你唱歌,好不好?还是你想听故事?” 团团听见有麻麻陪着睡觉,可高兴了,小脑袋一点一点的,还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好啊好啊~团团要听麻麻唱歌~” “那好!”简南一使劲儿把小家伙抱起来,往卧室走,地上那盆泡着黑裙子的脏水,静静地放在角落,倒映着窗外的朦胧细雨和斑驳树影。 …… 隔天一大早,简南带着团团吃完了早饭,正准备下楼溜达,就接到了路衡的电话。 “早上好啊,路医生!” 团团蹦蹦跳跳地挥着手里头的狗尾巴草,哼着简南也听不懂的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小调子,很是高兴的样子,简南心情比之前明朗了许多,说话的声音不自觉的也就变得轻快了许多。 路衡也跟着笑了起来:“厉北那个挑剔到针眼里的男人,对几个护工都不满意,我算是服了他了,这位美丽的妈妈,能够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一下,就当做日行一善?” 去照顾秦厉北?可是……沈扬诺去不行吗?再说也没有工资,之前垫的手术费还不知道能不能报销呢,她最近手头很紧张啊! 简南犹豫着,可是路衡帮过自己,现在谈钱貌似不是很合适,她想了想,最后决定试探性地问一下:“那个,沈扬诺,我是说沈小姐哈,咋不找沈小姐呢?” “秦厉北不让啊,那个神经病,人家沈小姐要来照顾他,他非说不用,让沈扬诺回去忙新品发布会的事情,我看啊,就是心疼!” 简南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凝固,路衡继续道:“以前受的伤比这个厉害多了,自己一个人处理的溜溜大顺,这次也不知道怎么了,整个人从金刚变成了芭比,你就当帮我个忙?” “好的,我收拾一下,就过去了。” 路衡都这么说了,简南也不好拒绝,她答应之后,低头看看在前面小手认真戳着路边野花的团团,愁深似海,可愁死了,吴心意不在家,团团总不能放在家里没人照顾,隔壁老奶奶也不号再去麻烦她,正纠结着呢,团团跑回来,乐呵呵地问:“麻麻,我们今天可以去找铮铮哥哥玩游戏吗?” “怎么突然想和铮铮哥哥玩游戏啦?上星期在学校不是玩得很多了么?咱们歇几天,好不好啊?”简南蹲下来,用双手把团团圈到了自己的怀里,玩起了鼻子顶鼻子的游戏,团团咯咯直笑:“因为我们上课的时候要玩,铮铮哥哥和我是搭档的呀!我们要得第一名。” “好吧。”简南想想也是可以的,便给路衡去了电话,路衡觉得挺不错的,便过来接她们母子两个,等安顿好了两个小孩子,路衡去公司的时候正好顺路把简南给送到了医院。 “有事给我电话。晚上我来接你,咱们一起去吃饭,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韩国料理店,还有专门为小孩子设计的食谱。” 路衡坐在车里,跟简南约饭,简南想了想,自己的确还欠他两顿饭呢,正好这次先还一顿,便也就答应了下来。 “好啊,那就到时候见。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