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装模作样的男人(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八十七章:装模作样的男人(一)

和路衡告别,敲门进病房的时候,秦厉北正站在窗户前,眼光照进来,在地上留下了一片阴影,然而即使是背影,依然是硬挺的,小茶几上堆了厚厚一沓的资料,各种颜色的文件夹图钉都有,最上面的一份还标注了各种颜色的注意事项,只不过,除了标题之外,剩下的字都太小了,简南看不清楚上面究竟写了些什么而已。 然而,单单凭着标题,就已经够吓人的了,在秦厉北这里,上亿本金的投资案,也就是几个数据,几张薄薄的纸。 她在屋子中央站了很久,沉默地盯着秦厉北在地上的阴影看,仿佛要在上面凿出一个洞来,秦厉北仿佛已经知道了她回来,指着桌上的文件,头也不回地吩咐:“把这些东西收拾好,放回你家里面。” “等,等等,你说什么?”简南疑惑:“放回我家?秦厉北,你确定你知道你刚才说的是什么么?你……”简南没有说完的是,你相信我这个有背叛嫌疑的前车之鉴,不会把这些资料卖出去么? 秦厉北淡然:“你没聋,我也没说错,就是放回你家,这些资料,除非是我亲自找你要,否则,谁找你拿,都不能给。” 听着秦厉北这么说,虽然只是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但是看起来,貌似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还是很严重的那个等级。 “我受命来任您差遣,担任您养伤期间的从今天到后天三天的护工任务,所以有什么吩咐的话,你尽管提出来,我努力做到。” 秦厉北没有说话,倒是转过头来,定定地盯着简南,眸光赤裸而热烈,比上外面的当空烈日,都不遑多让。 “听路衡他说,他把你留下来了,现在hi他的助理?” “是,路医生,不,现在应该是路总,他是个好人,至少比我的前任上司来得火眼金睛通情达理的多。”简南故意嘲讽,“本来我不应该这么说的,但是鉴于我的前任上司离职,我才能得到这样的机会,我还是蛮开心,谢谢那位神秘的女士,简直是明察秋毫救人于水火之中!” 明明事实不是这样,直到现在,话音刚刚落下,她仍旧是担心秦厉北会不会在这场打击中恢复不过来的,但是她就是忍不住想要说点什么,纾解纾解郁闷烦躁的心情,没办法造成身体实质性伤害,那就只能过过嘴瘾了。简南这么自我安慰。 出乎意料的是,秦厉北却不恼,神色如常地听完了简南的指桑骂槐,缓缓道:“你感谢自己就够了。” “那是,我当然是要感谢自己的,我这么努力工作,勤奋拼搏,老天爷才会给我机会的,喂!秦厉北!你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我说的难道不对吗?”简南假装瞪过去,生气道。 “对,你说的都对,你是真理。” 秦厉北眼角余光扫过门上窗户映出的人影,那人做了个奇怪的收拾,他眼一眯,没看简南却是对简南说:“我还没吃早饭。” “好,那你要吃什么?” 秦厉北直接上前,推着简南往沙发上摁住:“把这些收拾进保险箱里,然后早餐随便。我现在是个病人!”他强调给简南听:“我现在很饿,所以麻烦你动作快点。” 这人真是不好伺候,简南手脚麻利地将茶几洗劫一空,然后飞速拿了钱包冲出门。 …… 简南走了没多久,门外的黑衣人就闪身进来了,个子很高,比秦厉北还要高,浑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严丝合缝,连帽衫还戴着口罩,给人表面的感觉应该是伫立于喜马拉雅山巅之上的冷漠,但是进了门,黑衣人直接就往沙发上葛优瘫了。 “注意形象。” “切~~注意啥形象?我跟你说,今天真是热死了,早知道北城这么热,打死我,都不会从伦敦回来。对了,白月笙在伦敦开完会了,明天就搭乘专机直飞津市,我是先回来北城这儿,毕竟是大本营,代替白大少爷向白老子报告一些事情。” “白月笙去伦敦做什么?” “伦敦金融街,还能干什么?融资,我看白月笙是真的要和你干上了,之前局势还没有这么紧张,怎么突然把场面搞得像是要你死我活?该不会又是因为那位祸水姑娘吧?” 秦厉北默不作声,自从金茂工地爆炸案之后,白月笙就秘密飞到了伦敦,貌似默默地从元北和兴和的敌对中退了出去,甚至连白氏和元北名正言顺的合作之门,也随着他飞往伦敦而顺手给关上了。 秦厉北还没有那么天真到以为白月笙就此放弃,所以他特地动用了白氏内部的钉子,想要查清楚,白月笙在暗地里就竟筹划了多少。 “你觉得……”秦厉北反问:“白氏会缺钱?” 这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的是否定的,当初白氏的前身,北城三大帮会之一,走私毒品军火交易,哪一样不是赚得盆满钵满,这十几年来白氏的发展有目共睹,根本不存在资金链问题一说,那么,白月笙混迹金融圈的顶级殿堂,还能和什么有关? 房里,黑衣人忍不住揶揄:“白月笙会缺钱的可能性,就和你放弃祸水姑娘的可能性一样低。厉北,咱们兄弟几个,怎么就你偏偏要吊死在这一棵树上。对了,我专门来这一趟,就是为了告诉你一件事情,白月笙那天派了人暗中保护你那祸水姑娘。” 黑衣人眼睛一瞥,笑得不怀好意:“有木有感觉到白月笙情深如海?要是我是个女,我一定感动稀里哗啦恨不能立马和他结婚,三年抱俩,生上一个足球队!” 秦厉北额角青筋暴起清晰可见,黑衣手里头把玩的小刀明晃晃的让人看着就不舒服,知道了白月笙派人保护简南,秦厉北说话便有些控制不住的阴狠。 “想办法把那个人的嘴堵上,我只有一个要求,白月笙从他那儿知道的,永远是我们想让他知道的。” “OK!”黑衣人做了个手势,继而道:“我明白,这件事情简单,那个保镖有个女朋友,谈婚论嫁的那种,随便动动那女的一根手指头,你想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比狗还听话。” …… 简南买完早点回来的时候,秦厉北正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看书,她略略瞄了一眼,是亚当的《国富论》。 她惊讶,这本书秦厉北从她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在读,到了现在居然还没看完,由于好奇心旺盛,简南便又多看了眼,十分确定了这就是以前的那本书,连封面右上角的杀生丸同款贴纸都还在,页脚被多次翻阅,也已经变得暗黄和污迹斑斑。 “这本书,你肯定看了很多遍。” “一直在看。”秦厉北将视线从书上移开,对着简南,深沉如海的眸子里,是她看不懂的情绪,简南听见秦厉北说,“我很长情。” 她真的觉得如果再继续呆秦厉北身边工作,肯定很快能和心肌梗塞缠缠绵绵到天涯了。 呵呵呵……简南没想到向来以端庄严肃一本正经为行为举止指南的秦厉北,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真的是让人意想不到。 她盛好了粥,还特别的解释了一下:“没有加任何香菜,你可以放心用膳了,秦·比罗密欧浪漫·比梁山伯深情·厉北,先生,猪肝排骨粥。” 秦厉北皱眉:“为什么是喝粥?” “补血补钙的,有意见还是有建议呢?”简南笑得人畜无害:“秦先生?” 莫名的,简南的笑意令秦厉北恍惚,他深深看了简南一眼,接过她递过来的碗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