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装模作样的男人(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八十八章:装模作样的男人(二)

其实人是很神奇的生物,能在同一件事情上将矛盾性与统一性辩证融合得淋漓尽致。 简南告诫自己不要随便泛滥同情心,可是一遇上秦厉北,所有事先设置好的原则的底线都会被一次次的往后延,到了现在,她自己都不知道,终究哪里才是最后的截止。 这样子过了几天,和路衡说好的时间就到了,简南重新回到了元北上班。 姜娜在顶层看见简南的时候很是惊讶,她完全没有想到,简南这个女人居然这么快就搭上了副总裁,哦,不,现在应该是执行总裁了,还有那么大的魅力令路总出面要求把她留下来,姜娜带着打量的目光重新将简南审视了一遍,看来,简南也不是空有花架子。 她想,以后要小心了。 “这几天公司很忙,特别是财务和法务这两个部门,由于秦总的个人原因,我们处在的这个职位,比较敏感,会有很多记者和八卦人士来摸底。该怎么做,我就不再强调了,至于路总上任的事情,股东那边决定,给半个月的交接时间,所以这期间,我们都要协助两位上司完成交接工作,明白吗?” 简南微点头,也不想多跟姜娜废话,说了声好,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开始了一天忙碌的上班生活。 而中午的时候,趁着午休时间,简南还跑去给秦厉北送了个午餐,原因是昨天离开医院前,秦厉北和她打赌,赌的是综艺节目里面,两队嘉宾的输赢,结果悲催的是秦厉北赢了,简南只好默默记下了他点的菜,今天中午急赤白脸地冲到了医院。 这样一来一回的,时间折腾了大半,午饭没吃的简南便又投入到了数据报表的整理中,而医院那边,简南刚走,路衡后脚便进来了,他现在还在当值,一身白大褂的医生身份到了今天,也就算是彻底结束了。 路衡拿着听诊器在秦厉北身上认真地检查了一通,道:“恢复的很不错,伤口慢慢开始结痂了。我跟你说,态度对阿南好一点儿,她还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来照顾你的,不然你之前那么冤枉她,她还能不计前嫌的照顾你,还照顾的这么好?” 念叨着,路衡的注意力便被桌上的食物给吸引了,“你从哪儿订的餐?哪家酒店的,看起来很不错。” 秦厉北嘴角一弯,连自己都没注意到的炫耀口气,认真道:“简南特地送过来的。” “看吧,阿南多善良,不聊了,我等会还有台手术,你自己悠着点,唐律师那边来话了,说是和王瑶已经联系上了,但是她要求和你两个人单独见面。至于具体怎么样,唐律师今天下午会来找你商量,我先走了。” “好,你忙。” …… 一天的时间过的很快,快下班的时候,简南手头上的事情也准备的差不多了,这中间,小薛还打了电话过来关心了秦厉北的离婚事情。 “我敢说,今年整个北城媒体界重磅新闻排行榜单前三,一定有秦总。国外的那些天价离婚案,老虎伍兹、梅尔吉布森、乔丹、还有斯皮尔伯格,哪一个不是付出了天价分手费,秦总身家远高于这些人,代价更大吧?” 小薛尽量用八卦的语气和简南聊天,实际上,她在事情从网络上爆了之后便一直想要联系简南,但是她被无辜卷进了金茂工地上的一宗打群架致人死亡的刑事案件中,整的她焦头烂额的,直到今天,她脑子里面才有了空余的位置里打探消息。 “这个应该会有离婚律师处理的吧。”简南踌躇着组织语言,既不想对小薛说假话,也不想随便地评判秦厉北。 “有钱人的爱情游戏,我也就一个打工的,雾里看花,看不清楚。” 想来想去,倒是觉得自己是有点想太多了的,不说她知道的也就和网络是那些网民一样多,就算知道了,也是不能嘴碎乱说的,小薛从简南的沉默中察觉到了尴尬,哈哈笑着就把话题给转移了。 “那个,我过几天就回北城了,到时候再聚聚吧,大顺哥知道我要回去,准备了很多东西托我带回去给你呢,到时候我们见一面,我这一趟出来,遇见了好多事情,都特别的有趣,很想和你分享一下呢!” “好啊,那我等着你来了!”简南浅笑:“到时候亲自下厨,给你做好吃的。” “好嘞,那我就期待了,到时候,我这边有故事和酒,你有菜,中华上下五千年,诗书词曲,咱们一定要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不醉不归,小仙女儿,再见!” 笑着挂了电话,小薛之前就一直唠叨着说特别喜欢津市的风景,还拍了很多照片,这次回来,应该又有很多漂亮的风景照片和小故事,一定会十分有趣的,光是在脑海中想一想,简南便已经很高兴了。 …… 她正沉浸于自己的小世界中,办公桌面上,指节分明的食指微微弯曲,轻轻地在桌面上叩了几下,叩叩叩……叩叩叩…… 简南惊诧,忙抬头的时候,映入眼帘的竟然是路衡竟然手腕撑着桌面,笑嘻嘻地看着她。 “路医生?不对,在这里应该是喊你路总了,你今天怎么来了?不是医院那边还有事情没办完么?” 路衡晃了晃手里头的电脑,说:“我现在可是升职加薪的商界精英了,当然是要继续努力,迎娶傻白甜,走上人生巅峰,从此以后傲视群雄的,所以啊,偶尔也得来报个到,不然公司工资不给我发了可怎么办?” 简南噗嗤一声,看着路衡逗趣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你可真有想法。” “对了,等会下班咱们一起接铮铮和团团放学?”路衡笑着说:“明天是幼儿园的闭园日,今天他们幼儿园有闭园仪式的彩排,铮铮和团团在他们班级的节目里面,当两棵树。等会儿应该会彩排的,到时候咱们可以提前先看看,饱饱眼福。” 路衡一想起夏铮那个小子在家里套这个从头到尾绿油油的大树模样的玩偶衣服,就很想哼上一句,‘雨滴落在青青草地’,特别搞笑。 “真的?” 闭园的事情,简南是知道的,前天老师也打了电话过来给简南,说了一下闭园和开学时间,还有新生入学该准备的东西,但是团团没说有闭园联欢会。 疑问陡升,简南先是答应下来:“好啊,下班之后一起走,嘿嘿,我又免费蹭你的车了,真不好意思。” 路衡微笑着点头,紧接着往办公室那边去了。 目送路衡进了办公室,简南刚坐下,身后便传来男人不满的质问声。 “聊得很开心?” 腾地转身过去,带看清站着的人是谁的时候,简南捂着胸口,分分钟就想要godie。秦厉北虽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但是无端端地却给了她阎王爷般的强烈压迫感,眸光又黑又沉,平静的光晕下是不折不扣的波光粼粼。 “你怎么来了?” 今天中午才在医院见过他,结果五六个小时之后,原本应该在医院病房好好休养的男人,竟然会出现在节奏快速高效的职业办公场所。 换掉了病号服,穿了身经典款黑西装白衬衫的秦厉北微微俯身,给身高仅仅是才到秦厉北胸口的简南,恢弘磅礴的低压,两人间的距离在秦厉北逐渐靠近之下,变得越来越近,充满着男性荷尔蒙的气息强势决然的包裹着简南所有的听觉嗅觉甚至是视觉,毫无破绽地将简南的思绪控制在了只有秦厉北一人的世界中。 秦厉北双手掠过简南身侧,撑在了她身后的桌面上,随后更是往前一俯身,瞬间将距离缩短,他盯着简南,缓缓道:“我来,和路衡交接工作。” “哦哦,路总刚进去,时间刚刚好。” 说完,简南觉得自己有些傻,两人前后脚的时间差,分明就是从医院一起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