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装模作样的男人(三)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八十九章:装模作样的男人(三)

虽然嘴唇看起来还有些白,但是秦厉北的脸色看起来也已经比前几天好了很多,简南不着痕迹地将上半身往后仰了仰,撇过视线不再去看秦厉北的时候,却撞进了路衡的视线里。 空气瞬间凝固,伴随着些许的尴尬,他们的姿势是在太过亲密,而从路衡那个角度看来,旖旎暧昧这几样全都占全了,简南几乎就要哭了。 简南看着路衡面色不渝地走了过来,一把拽住了简南的手臂,明明是对着简南说话,却是浓眉紧皱,盯着秦厉北:“跟我来,我有事找你。” “好,好的!”简南感觉到秦厉北手上的力度在路衡开口的一瞬间,加重了些,然而很快的,便松开了。 秦厉北从她身后抽出了一张纸,随手在上面写了一串数字,继而递给路衡,淡笑了下:“总裁办公室的密码,路衡,这一层,是你的了。” 路衡狐疑,却也没有表现出来,他松开了简南的手,吩咐简南去帮他拿一份文件。 得到这句话,简南可以说是落荒而逃,她的心跳声太快,快到怕被人听见。 看着小女人走开,路衡复又看向秦厉北,“你今天很反常。” “嗯?有么?” “有,若是放到以前,你肯定是恨不能远离简南十万八千里的,今天突然,就是刚才,厉北,我记得你之前问过我关于阿南的事情,如何,你现在和我抱着的想法是一样的吗?” 秦厉北率先抬脚往独立办公室那边走,边迈步边笑了笑,笑意渐浓,满满的都是对路衡提出来的问题的嘲讽。 “我刚才就是想去拿张纸过来写密码而已。” 这样的解释略显苍白,路衡识趣的不再问,却将自己脑海里面,刚冒出头的想法给记下。 …… 下班时间来得很快,简南收拾好东西,提着包站在电梯口等路衡过来的时候,万万没想到啊,从办公室出来的竟是秦厉北。 简南:“……” 信步走来的男人左手半弯挂着西装外套,肩宽体阔,纯黑色衬衣下包裹着结实紧绷的高大身材,衣摆妥帖地被往里收紧,仿佛所有的诱惑力都在那里被深藏于内,袖口处的钻石袖扣闪着熠熠光彩。 简南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然后深深地对着自己翻了个白眼,耽于美色的毛病要是还不改,总有一天她得死在这上面。 秦厉北在简南面前停住,问:“你等会儿去哪?” 简南装作认真地盯着电梯,说:“去接团团放学。” 这个回答意料之中,秦厉北摁了电梯,将领带扯了下来和西装齐齐丢给了简南,简南接住,疑惑地看着他,这是要,做什么咧? “把衣服送到我车上。” 简南低头盯了手上的西装外套和领带几秒钟,满头问号,就这么一丁点儿事耶? 简南不确定看向秦厉北:“这,这两件?” 秦厉北严肃:“这两件。” 两件衣服,一件还是领带,能有多重,你自己拿不行么?简南闷闷地咬牙腹诽,万恶的资本家,你是总裁,虽然是前任,但是你厉害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电梯叮的一下发开了,秦厉北先行跨步,简南回头去看,秦厉北冷冷道:“他今天加班。” 紧随其后进电梯的简南惊讶:“总裁还加班? 秦厉北:“总裁也要赚钱,要吃饭。” 听见这话,简南脚下一个踉跄几乎就要倒地。 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简南哼哼两声,自己个儿手扶着钩栏站直了,偏过头去连看也不打算再看秦厉北,一副我大人有大量不想和你计较的模样。 秦厉北不无嫌弃道:“好笨。” 其实,简南扭过头后,便恰好没看见,在她身后,秦厉北的一双隔着两厘米的距离虚扶着她的后腰,直到出了电梯,才堪堪放下。 …… 昂贵西装的对待方式自然也要有符合它的价值,简南小心翼翼地捧着它放进副驾驶之后,双手一摊,表示自己已经圆满的完成了任务,她认真道:“衣服我放好了,秦先生,我可以下班了么?” 秦厉北面色极为沉静,手里把玩着钥匙,淡声道:“上车,我送你。” 话音一落,简南几乎是下意识地微微扬起下巴,惊恐。 如果小薛现在采访简南,问她说最害怕的事情是什么,那么坐秦厉北的车绝对等排的上前三名,然后此时再加上排名第二的,秦厉北可能会和团团有任何交集的可能几率事件,她几乎是想也不想的便拒绝了。 “我自己可以搭车去的,公司大门口左拐一百米的地方就有公交车站,还是直达幼儿园!何况秦总你这么忙,我怎么好意思耽误您的事情。何况,我和路总约好了,等会儿……” 简南讨好的说,还没说完呢,便见秦厉北剑眉微皱,毫不客气地直接反驳抢白了:“路衡他很忙,要加班没办法给你当免费司机,还有,你怎么能让你儿子和你挤公交车?”紧接着,又是嘲讽的笑声:“白月笙不给名分,连钱都不给?这几年他赚的可不少。” 秦厉北和白月笙一向不对付,这在很久之前简南就知道了,然而当秦厉北第二次拿团团来讽刺白月笙的不负责任的时候,简南无名火起,可是理智却告诉她,只能装疯卖傻,甚至连沉默都不可以,因为秦厉北会觉得,那是默认。 “我和白大少并不熟悉,之前是我认错人了。” “连睡过,都能认错,简南,你可真行。” 简南不想继续和秦厉北在这件事情上多做纠缠,她语气生硬:“如果秦先生只是想来讥讽我们很穷的话,那我也没办法,时间快到了,不还意思,秦先生,让开点儿,你挡着我的路了。” 简南语气有些冲,和秦厉北谈论任何有关于团团的事情,都会让她的情绪处在失控的边缘,这样的感觉并不好,秦厉北眼神何等毒辣,稍微一点不注意,或者时说漏一个字,他都可以猜测出她拼了命的想要抹去的秘密。 秦厉北脸色明显不悦:“难道要我抱你上车么?” 动作一滞,简南毫不怀疑,秦厉北说到做到的可能性,而且旁边已经有人在经过时频频地往这边看过来,她隐忍着怒气,反问:“秦厉北,你觉得这样有意思么?” “很有意思。” 秦厉北说这话的时候,手臂已贴着她的脸侧划过,作势便要揽住她的腰打横抱起,反转来的太快,简南又惊又急,动作比脑子行动来得快,她立马弯了下来,闪身上车。 这下子,是只能给路衡发信息说,先走一步了。 秦厉北很满意,走到驾驶座方向,长腿一垮紧接着上车,动作利落地关了车门。 简南被吓了一大跳,发泄似的将怒气都用在了扯安全带上。 限量豪车在车流中飞速驶过,不时有行人投来打量的目光,简南干脆地摇上了车窗。 一路上,秦厉北不说话,简南心里又惊又怕,酥油的情绪夹杂起来便一郁闷到了幼儿园。 …… 放学时间,幼儿园外面都是来接孩子放学的家长,在门口排成了常常一条长龙,简南本来以为到了幼儿园,秦厉北就会走的,谁知道秦厉北竟然跟着下了车,还跟在她身后一起排起了队。 十分钟过后,简南的耐心耗完了,忍不住问:“你今天不忙?” “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