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幕:去哪儿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八幕:去哪儿

金茂度假村是从去年十二月份就开始立项的,中间的招标环节中,参与投标的很多企业都发生了或多或少的曲折。 金茂度假村就好像是有魔力一样,只要是跟这次开发案有关的企业,无论规模大小,不是资金链断裂就是重要高层辞职企业内部爆出管理问题,真是还有员工不满考勤制度而将公司告上法庭,理由千奇百怪,然而总归到最后一句话,便是有心想要在这个项目上参一脚的企业,纷纷打了退堂鼓。 于是乎到了最后,只剩下了白氏一家,但是随即,白氏便爆出了财务危机,股票大跌,所幸的是后来的白氏企业年报上,白氏的资产利润表让很多投资人重拾了对白氏的信心。 紧接着就是今年二月份,元北宣布参与金茂的招标,在经历了两个月纷繁复杂的竞标后,便只剩下了白氏和元北两家,紧接着就是她昨天在晚宴上听到的,金茂度假村将由白氏与元北两家共同开发的消息。 简南趴在一叠一叠的文件夹中,无力地抬起头,对着刘海长长的吹了一口气,心里也又是一阵叹气。 凭着她对秦厉北的了解,简南百分百地怀疑白氏的财务危机说不定就是元北动的手,唉,世界上哪里有正好那么巧合的事情哇,简南软绵绵地将头又垂了下去,无奈地感觉今天晚上又会是一趟剑拔弩张的悲壮。 …… 抵达白氏大厦,简南先行下车去摁电梯,指尖刚碰上摁建,骨节分明的手也伸了过来,好巧不巧地就碰在了一起。 简南顺着指节间暴起的青筋,往上一点点看去,白月笙立马缩回了手,疏离道:“不好意思。” 简南被白月笙碰见瘟疫似的冷漠在心尖狠狠滴刺痛了一下,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忙不迭地摇头,道:“没关系没关系!白少,您去哪儿?” 话音一落,简南便直接被自己蠢哭了,今天和白氏的会议,白月笙作为白氏这边派出来的代表,一定也是要去顶楼的,自己还问,真的是太丢人了! “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啊?”简南再一次愣住。 白月笙清亮的眸子里仿佛蒙上了一层白雾,让人看不真切,他往前一步,靠近了简南身边一些,微微俯身下来时却往左边测了个身,刚好遮住了从车后座下来的秦厉北投来凌厉的目光。 白月笙怕简南听不清楚似的,在简南耳边呵气如兰,简南捏紧了衣角,一动都不敢动,这个男人的声音太像了,不仅仅是和她的白大哥长得一模一样,连声音都是如此相像,还有说话的时候,说儿音的时候,喜还加重卷音的小习惯,都是一样的。 白月笙的嗓音和他这个人给出来的感觉是相辅相成的,一般无二的清亮,每一个音节都飘着淡淡的仙气。 白月笙说:“没想到简小姐今天也过来了。真是蓬荜生辉。” 鼻尖酸酸的简南喃喃低语:“……白,白大哥,是你吗……” “白少,小助理不懂事,是哪儿得罪你了吗?” 秦厉北带着寒气的声音插了进来,简南一个激灵,瞬间将想要说的话咽进了喉咙里,她偷偷用余光瞥了一眼退了半步的白月笙,低下头,深深的呼气吸气,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白月笙浅笑:“没什么,会议还有一个小时才开始,秦总来得真早,吃过午饭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简南觉得白月笙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是飘过了她的头顶的。 说起吃饭了没有,她还真的没有,中午为了能够早点将资料全部看完消化,她除了去洗手间,屁股连移开椅子都不敢,此时此刻听白月笙这么一问,倒还真的是有点饿了…… “白少还真的是像传闻中说的一样,春风化雨,连我吃没吃饭都关心到了。托福,我当然是吃了,至于来得真早这件事,白少不也是这时候来的,我们还真的是挺巧,都想到一块儿去了。” 简南站在一边,一脸蒙逼,他们两个是在说什么东东?想到一块儿去了,想到哪儿去了,她怎么什么也听不懂哇?

下一篇   第九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