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装模作样的男人(四)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九十章:装模作样的男人(四)

“……”简南一口老血哽在喉咙口:“那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话音一落,简南便后悔了,这不是明摆着么,这家幼儿园和他又那么一丁点儿关系的就是夏铮,路衡在公司加班,他应该是来代替路衡接夏铮放学的。 这样看来的话,秦厉北百忙之中竟然来接夏铮放学,那么和路衡的关系是真的好,路衡这个人,秦厉北这种人还有朋友,简直不敢想象。 …… 又过了十多分钟,许老师拿着简南递过去的磁卡,朝一排排小豆丁的队伍里面喊团团的名字。几乎是老师话音未落,团团清亮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麻麻~麻麻~~” 团团扑过来栽进简南的怀里,一点儿也没有早上发现幼儿园上学真相的愁云惨淡。 简南把人抱起来,亲了一口,闻着小家伙身上的奶香味儿,烦躁了一天的心终于是沉沉地定了下来,她最大的宝贝还在这里,没有什么是熬不过的。 团团窝在简南肩头,咿呀了一声,这个小家伙还记得的,站那边站着的叔叔,是昨天的叔叔,他很厉害的哦! 团团哈哈的笑着,挥着白嫩的小手跟秦厉北打招呼:“帅叔叔好喏!” 小家伙的笑容明媚,如海中初升的璀璨曦阳,万丈光芒,秦厉北的内心一震,竟忘记了反应。 简南以为秦厉北是不屑得搭理团团,没来由心里竟然有些难受,在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恰好夏铮跟在团团身后走了过来,哪里还有第一天见面时候的小霸王气场,端端正正有礼貌地打招呼。 “简阿姨好!” “铮铮你好!” 夏铮看到了秦厉北的时候也是一愣,早上送他来上学的时候就已经够惊悚的了,现在还特地来接他下班,夏铮小朋友深刻的反思了自己最近有没有做什么事情招惹了这位面冷心更冷的秦叔叔,但是在脑海里搜寻了一圈,发现并没有啊。 这就让夏铮更加惊慌了。 “秦叔叔!你怎么来啦?” “接你回家。”简单概括,秦厉北依旧盯着认真研究简南头发的小家伙,淡淡回应。 “帅叔叔,医生苏苏呢?” 团团很乐呵地跟秦厉北聊天,简南郁闷,小孩子不都是心思敏感的么,团团这到底是遗传了谁,这么神经大条,没有发现那个男人根本不想搭理你么,我的傻儿子! “叔叔~叔叔~要跟我们回家嘛?” 可别了吧,简南心里翻白眼,昨天差点直接把你麻麻的心脏病吓出来了,再把这头狮子招进家门,她可以直接在医院预定床位了。 赶在秦厉北开口之前,简南立刻帮秦厉北回答了团团:“这位叔叔很忙的,咱们不应该打扰……额……” 秦厉北的眸光淡漠缓缓扫过,简南被吓得瞬间噤声,这人干嘛又生气? 而后秦厉北转向看着团团,却是意有所指:“你想我,和你们一起回家?” 团团在简南的怀抱中不知死活:“~嗯嗯~” “那就走吧。” 说着,秦厉北已经打开了车门,一言不发的看着简南。 简南扶额,秦厉北的外形优势太过吸引人,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就有人举起手机偷偷地拍了照片,这要是再不走,等会儿有人传上网,到时候,丑闻缠身的秦厉北出现在幼儿园门口究竟是为何,说不定就会变成秦厉北和沈扬诺早就偷摸摸都孕有一子这样的新闻就出来了。 简南不想把场面用的太难堪,只能抱着团团上车,夏铮敏锐地感觉到了哪里不对劲儿,但毕竟还是孩子,没过几秒钟就在车上和团团闹到一块儿去了。 到了小区楼下,简南带着团团跟夏铮说了再见,然后才看向秦厉北:“今天谢谢你,秦先生,回去路上小心,团团来,跟叔叔再见!” 团团笑:“叔叔~再见~铮铮哥哥再见~~” 小奶尾音一落,几乎是没有停顿的,简南立即转身带着团团疾步快走上楼,一路紧张到了屋子里,关上门,她才稍稍喘了口气,以后这样的接触还是越少越好,她可经不起这样大起大落的心绪折腾。 …… 就这么过了几天,秦厉北却突然像人间消失一样的,无声无息了,她还问过路衡,秦厉北他的伤情好点了没有,但是路衡也是一脸‘郁闷’地说,秦厉北自己退院了,现在他也不知道人究竟在哪儿。 两人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路衡还猜测过,或许是去度假,她一想,倒也是有可能的。 情场得意,是该浪浪的。 这天,简南出门买了早餐回家,楼道上灯管老旧,此时昏黄的灯光明明灭灭,走廊上的大片空间都仍旧被笼罩在一片漆黑当中,简南走了没几步,便感觉到了不对劲儿,前面,传来悉悉率率的声音,好像有人在做些什么。 她放慢了脚步瞅了瞅周围,紧张地顺手拿过了一旁的棍子,紧紧握在手里,一步一回头地谨慎地往前走。 昨天傍晚的时候,隔壁邻居家的老奶奶搬家走了,现在这层楼就只剩下了她们305有住人,而且现在还是在这么敏感的时间点,一大清早的,完全就是打家劫舍最好的作案时间! …… 距离声音越来越近,这边的光线好多了,简南看到前面,阴影下,一道西装笔挺的背影。 背影缓缓转过身来,只听那道背影语调平缓,淡淡道:“早上好。” 此时的简南内心波澜骤起,吓得手里的油条豆浆都要掉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你你你’的你了半天,说:“秦厉北,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个时候他不应该是在医院待着么?怎么就出现在自己家门口,然后……简南视线往秦厉北脚边一移,两大箱行李,安安静静地蹲着。 “??” 秦厉北将她的疑惑看在眼里,好心的出面解释:“我住在这里。” 简南更加迷茫了,什么叫做住在这里?等等,简南往隔壁一看,犹疑着问:“这套?” 秦厉北没有回答,接下来用实际行动回答了简南的问题,他拿出钥匙,哒哒两声,门开了,秦厉北用力一拉便将大门完完全全的打开,对着简南做了个请的手势,道:“要进来参观么?” “不了,再见!”简南拎着早餐便闪身进了自己家门,正在客厅看早间新闻的团团听着声音就跑过来了,抱着简南的大腿,眨着大眼睛问:“麻麻,我的奶奶呢?” “什么?”简南觉得自己脑子不是很够用了,对面那套房子之前住的是一对退休的老教师,前几天还把团团托到对门帮忙照顾的,怎么瞬间就变成了秦厉北的房子?究竟是世界变化太快,还是她的承受能力太低?这是个问题…… “啊~麻麻~我的饭我的饭!” 团团使劲儿抱着简南的大腿,她低头,这才发现团团急得都快要哭了。 好吧好吧,小家伙肯定是饿了,简南牵过团团的手,往餐桌那边走去,身后敲门声响了起来,这个时候说不定是秦厉北,而且概率还很大,简南本想装作没听见,但是奈何外面的敲门声颇有种不开门誓不罢休的架势,简南放弃,把豆奶和油条放桌上,又叮嘱了团团先自己坐着等会儿后,才去开门。 简南在门前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开了门,语气尽量装作不在乎的样子:“有事么?” “我有点饿了。” 简南面无表情:“那就去吃早饭啊,楼下出楼道口向左拐有一家早餐店,里面豆包饺子油条还有各种各样的粥,随你选择。” 简南说的认真,而挡在门口的动作也向秦厉北昭示着她并不想请他进门,然而秦厉北并不打算就这铩羽而归,他猛地连咳了好几声,感觉好似心肝脾肺肾都要被他这么努力用功的咳出来似的。 “你没事吧?”简南根本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秦厉北咳成这幅德行,而且前几天秦厉北脸色惨白地送进手术室时的情景,仍旧历历在目。 秦厉北有声无力:“没事。” “你不逞强会死啊?”简南特别生气,上前扶住秦厉北的手,把人搀进了家门。 团团扭头就看见麻麻搀着帅叔叔进来了,特别高兴,滋溜一下就从椅子溜下来,哒哒哒买这小短腿跑到,两人身边,好奇地问:“帅叔叔你怎么啦?” “团团去卧室里面帮麻麻把手机拿出来好么?” “~~好啊~~好啊~~”团团点着小脑袋,转身就跑进去了,简南把人扶到了沙发上放下后,倒了杯温水递给他:“如果不能喝下去,你就先握着,暖暖手,我等会儿打电话叫救护车送你回医院,才一个礼拜不到吧,你就出院了,真当自己是铁人啊,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 简南不自觉地念念叨叨,团团有时候也会贪玩磕磕碰碰的,她生气担心,但是又不可以打人骂人,就只能絮絮叨叨的,等她在对上秦厉北那双黑眸的时候,便瞬间清醒了,是她多事了。 “怎么不说了?”秦厉北在简南即将起身离开的时候,拽住了她的手腕,声线低沉慵懒:“还有什么,都可以说出来,我听着……” 你有病啊你听着!简南内心咆哮,表面却是淡定自若地想要将手从秦厉北手中拿出来,然而挣扎了几下,没有挣脱。 团团拿着手机从房间跑出来,急乎乎地把手机往简南怀里一塞,一抬头,就看见了秦厉北拽住自家麻麻的手,团团一刹那间就想到了在医院走廊,帅叔叔和另一个叔叔一起打架的场景,好凶好凶哦。 团团咬着手指头,闷闷地想:帅叔叔是要和麻麻打架么?